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暗光肆意
暗光肆意 連載中

暗光肆意

來源:google 作者:吃馬鈴薯長大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方執 楊予微 現代言情

方執從來沒想過他也會為一個人動心,可是真正醒悟過來的時候,一切還來得及嗎?可是什麼都模糊了,絕望就異常清醒楊家大小姐身邊從不缺人,可就是缺他方執一個就是大小姐愛上沒錢沒勢的男主的故事,大概率會很虐(很狗血)展開

《暗光肆意》章節試讀:

序.

仔細想想這些年,楊予微覺得說過最絕情的話,大抵是在她跟方執提分手時候說的話了吧,有些嘲諷又有些可悲。

「方執,你其實並不喜歡我吧,只是你寂寞的時候,我撞了上去,剛好我對你很好,剛好我稍微能入你眼,剛好你來者不拒。」

可是到頭來困在回憶里的也只有她自己吧。

或許是懲罰那些念舊的人吧。

其實。

她真的好好等過他,她向所有人說謊,她拒絕一切可能的適合,卻始終相信他。

她盼着歸宿,盼着這段感情的好結局。

等了多久呢?

久到她一眼就認出他模糊的清瘦背影。久到她閉着眼能辯出他身上的味道。

她在日暮蒼茫下迎向鎂光燈,等過一個又一個斜陽。

久到他送的那個蘋果都變質,久到白霜成片的季節又來一輪,久到她都能清楚知道他的喜好,她的愛她的念都能越過空間的距離。

她不曾知曉何為青梅竹馬,何為一見鍾情,可是她知道何為情竇初開,何為情根深種。

她知道自己最想要什麼——

她想要他好,其次才是自己好。

她愛他已久,卻從不生厭,只覺歷久彌新,老而彌堅。

她一直都把他做為她的偏愛和例外,可是很多事情從來都是沒有結果的。

京城的天空很陰,灰鉛色的雲朵壓下來,很濃很濃的顏色。

狅風疾走而過,吹亂了一片空域,路邊時不時捲起幾片枯葉,或者攜飛垃圾桶旁沒扔進的垃圾袋。

很安靜的風,但是可以斷定很大,大的不像冬天的風。

楊予微難得休息,沒有任何意外,她剛剛起床。

發尾在脖頸處雜亂着,一雙眼睛半睜半閉。

楊予微擦着頭髮從浴室出來時,她看了一眼

窗外,沒由來的念了句,「天這就黑了啊。」

暮冬的陽光又薄希又淡,照在身上也沒有溫度,反而會產生更加寒冷的錯覺。

風聲四下出沒,填滿外衣的縫隙,頭頂的天空流雲變幻。

她要趕航班飛去看方執,他們在一起很久了,好多事就像泡在水裡,冗長乏味。

可她卻依舊情難自禁,但他好像早已厭倦,只是她一直沒發現吧。

黑暗在方執身後漸漸踱開,煙灰缸里有人落掉了一根煙,燃了半截,露着一尖紅色的火星,力道微弱,光影一息。

味道慢慢地散,他輕輕合住木質門板,桌子下面被碰掉的煙盒。

方執靠在窗台上,機場的暖氣抵着他半邊肩身,他手裡捏住一件棉外套,鬆鬆垂下小臂。

口裡偏燙的咖啡滑進喉嚨,甜感瞬間提升了催產素,連坐了多巴胺。

他並不四處張望,也不吭聲,連呼吸都放得很低,彷彿在靜靜地等一個審判。

他看到了那個姑娘,長途客機後略顯蒼白的臉,嘴唇卻紅得發媚。

冷冷的彎眉下躺着一雙靈動的瞳仁,無機質感般透亮的眸帶了些茫然無措,眼角睡醒泛開的紅還沒褪乾淨。

方執看着她身上的牛仔棉衣,默默想,這樣的設計,對女孩子來說,終究是差了溫度。

他表情柔和,哪怕是看到有個彬彬有禮的男人在向她靠近,也沒動搖他嘴角的溫情。

男孩先人一步用棉衣裹住她,嗅着她耳後,隨之無聲地嘆了口氣。

他愛的審判,唯一的歸途,抱住了。

楊予微被他嚇了一跳,反應過來想去打他,落下的手變成寵溺的揉。

男孩像一隻大犬,頂着被揉亂的毛髮,側臉咬她唇角。

女生沒有躲,偏了一點角度,承接了這個細膩柔軟的吻。

方執抬手碰她輕顫地眼睫,而後蹭了蹭她的眉毛。

他掌心很暖和,楊予微眨眨眼睛,感覺心都燙了。

到家時,方執站在車門前側身彎腰去夠后座的棉衣。她坐在那,臉撲在他挺起撐着的腰腹上。

敞開的羽絨服里是棉質短袖,帶上燙暖的纖維蹭着她的臉。

雪松墨汁清冽的味,衝著他身上海鹽焦糖沐浴露的氣息,纏繞着她的鼻腔黏膜

方執順手解了她的安全帶,他在耳邊感受了一下小寒風。

眼角天然地帶着一點弧度,被冷風一掃,又泛起細微的紅,「到家啦。」

女生坐在那,一切都如往常那樣四平八穩。

可這個時候,楊予微卻清晰地知道自己愛他,

女生靜靜地想,如果面前的這個男人被弄丟了。

那她剩下人生中的愛,就不夠了

因為給他的不是受體、效應器的愛,是她放在大腦中樞保存了二十多年的僅有。

她看着方執,順勢扣住了他的胳膊,雙臂一展抱緊他的腰。

聲音模模糊糊地,「困死我了。」

方執只當小姑娘又鬧人了,把她小臂下自己的衣服抽出來。腰間肌膚溫潤的貼在她冰冷的手上,男孩連眉峰都不曾動。

「先暖着。」

楊予微輕輕皺了下眉,眼睛好似一直沒睜開,「你背我回去吧。」

方執扣上外衣扣子,轉身半跪下來,

「來。」

他站穩了,笑了一聲,

「鎖上車,鑰匙在我兜里。」

他能感覺到她的呼吸,在他領口處呼出點微末的溫度。長發掉出一縷,柔軟的垂在他脖頸。

楊予微摟着他,他後背堅硬的骨頭抵在她胸口上,刺得她有點心疼。

生氣的不是你不好好健身,生氣的是你又瘦了。

方執一抬手抱起她,親親她的臉,「下車了,別睡了。」

「好睏。」

女生幾不可聞的哼了一聲。

他把後車座的薄毯拿過來裹住她,雙手一用力,直接把她抱了出去。

冷風刺過去,楊予微縮了下身子,把頭埋進他頸窩,男孩棉質感的內搭貼在臉上,涼氣混着他身上殘留的、基調低沉的木香鑽進她的胸口,讓人安心。

玻璃窗上吸附的水汽在夜色中悄然凝結,開出一片雪白的霜花,燈下那支沒吃完的葫蘆糖衣折射出一點琥珀色的光。

楊予微窩在暖和柔軟的被子里露出毛絨絨的腦袋,瞧着帶一身水霧從浴室出來的方執。

她拍拍床邊喊他,「方執。」語調有些軟軟的,一點不似那個驕縱的楊家的小姐。

男孩嘗了一口杯里的水,遞給她,「喝點水,這空調房裡有點干。」

她目光掃過他,略一停頓,「衣服被你頭髮上的水弄了。」

他低頭去看,濕漉漉的頭髮垂下來滑掉一顆顆水珠。

起身拿條幹毛巾在頭上甚是暴躁得擦了擦,頂着半干不幹的亂髮要去抱她,像想起什麼似的,扯掉**肩頭的上衣。

他胸口的紋身露了出來,是一隻彷彿要張嘴噬人的凶獸。

「怎麼紋身了?」表情卻是不悅的。

皮膚暴露在微涼的空氣中,方執脖頸起了一點雞皮疙瘩,他走過去鑽進被子要伸手抱她,楊予微偏頭躲着非要看他的胸口。

他有一下沒一下地捏着她的腰,大大方方任她看,

「納米的超仿真紋身貼,廣告打的挺響,就試了試。」

男孩把她撈進懷裡,楊予微起了點壞趣味,輕輕舔了一下。

方執嘶了一聲,眼珠轉下些許,「不防水的,最好不要舔。」

小姑娘瞪着澄澈的雙眼反駁,「騙人,你洗澡都沒掉。」

方執眼尾彎出一點勾人的弧度,把她按進被子里,貼着她後耳,

「你先招我的。」

口腔里都是他的氣息,女生潔白的手臂泛出粉紅色,大腦快要缺氧。

男孩咬了咬她的嘴唇,把溫暖的手放在她小腹慢慢地揉,

「乖一點,等會又要喊疼。」

而後親親她發頂,把她冰涼的小腳拉到自己大腿處暖着,「今天不折騰你,好好睡覺。」

她呼吸平緩悠長,長長的睫毛覆下一片陰影,手指扣着他腰腹。方執卷着她散落的頭髮,替她拉了拉被子。

《暗光肆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