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百年離殤
百年離殤 連載中

百年離殤

來源:google 作者:竹林三閑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烏泰 其他小說 池震宇

簡介本書真實地還原和展現了近代北方草原開拓的悲壯歷史畫卷一百年前,北方和東方的列強吞噬東北的壓力迫使清廷放墾北方草原成千上萬闖關東的內地人湧入,草原上呈現出波瀾壯闊的開拓景象,促使草原由游牧經濟迅速轉向農耕經濟農耕經濟的擴張讓草原上生長出僱佣關係,失去牧場的牧民們被迫痛苦地重新選擇生存方式,部落血親紐帶變得鬆弛,盟旗王公制度也由此走向衰落,引發了北方草原上近百年的一系列血雨腥風俄國人、日本人的滲透更讓草原危如累卵本書對一九零零年到一九三四年北方草原的描述,把人們帶回到那個烽火連天的年代以池震宇為首的一群闖關東的山東漢子在草原的創業經歷,及以草原王公烏泰走上分裂道路的心路歷程為脈絡,身臨其境地展現了草原上百年前粗獷狂野丶桀驁不馴的風土人情展現了百年前恢弘磅礴的史詩般闖關東歷程展現了草原百年波詭雲譎丶風雷激蕩的社會演變以及百年前蒙古族民眾、鄂溫克獵人、闖關東的山東漢子共同和覬覦我國土的俄日列強以命相博,捍我國土的那段艱難竭蹶、如詩如泣的歷史,警示國人勿忘國恥展開

《百年離殤》章節試讀:

剛布桑布起事擾得科尓沁草原翻天覆地,各旗王公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紛紛調動旗兵討伐剛布桑布。一些草原貴族也練起鄉勇自保,草原上颳起了血雨腥風。

王爺廟山向北,索岳爾濟山下,烏蘭河旁一條寬闊的山谷里,坐落着札薩克圖王旗台吉(貴族)朋蘇克巴勒珠爾的牧場。

歸流河西岸的鄂托克(貴族領地)領主是札薩克圖王旗協理台吉巴圖濟爾噶勒,他的牧場也坐落在這裡。

烏泰王爺私招卓索圖盟逃來的蒙民到扎薩克圖王旗墾荒,墾荒戶們佔據了洮兒河和歸流河兩岸肥沃的土地 ,扎薩克圖王旗的台吉丶牧戶丶壯丁們輪牧的草場日益縮小,被迫把畜群趕往山裡貧瘠的山溝輪牧。

索岳爾濟山向南這片水草豐美的廣闊山谷已經是扎薩克圖王旗剩下的最肥美的牧場。

朋蘇克巴勒珠爾帶着家丁從王爺廟山下的扎薩克圖王旗府衙連夜催騎躦行,奔回烏蘭河,回到烏蘭河岸上的牧場。

第二天,就讓家丁去草原上到各家牧戶串聯,又讓家丁去洮兒河和歸流河兩岸串聯農戶。

朋蘇克巴勒珠爾自己也騎上馬串村屯,鑽蒙古包,逐家召集壯丁練勇。

草原上到處流傳紅毛羅剎胡作非為的輿論,又傳來有一股外旗蒙人在扎薩克圖王旗割地自立,四處劫掠。

扎薩克圖王旗的台吉丶壯丁丶農戶丶牧戶丶墾戶被嚇的惶恐不安,家裡的糧食都藏到山上的樹叢里,牲畜趕到山溝深處,不敢住在家裡,在山上搭窩棚。

朋蘇克巴勒珠爾回鄉倡練鄉勇,眾人一呼百應,到了約定日子,眾人騎着馬,馱上糧食,有的背着槍,拉上大台桿,從四面八方湧向朋蘇克巴勒珠爾的牧場。

扎薩克圖王旗牧丁陶格圖呼丶伊日畢斯丶阿拉格巴日把畜**給家人,三人扛上從清軍潰兵手裡買來的槍,也騎馬趕來。扎薩克圖王旗的旗兵指望不上,清廷連潰兵都聚攏不起來,扎薩克圖王旗的民眾只能自己組織鄉勇了。

朋蘇克巴勒珠爾的牧場中一字排開三座蒙古包,背靠索岳爾濟山脈的莽莽群山,前面是流水潺潺的烏蘭河。烏蘭河從山谷中奔騰而出,攜帶的泥土在兩岸積澱下肥沃的平原,繁育出綠草茵茵的草原。

蒙古包前是一座牛棚,再向遠處,山溝里扎一座羊欄。山坡上,依附朋蘇克巴勒珠爾的牧丁躺在草地上眯着眼睛打盹兒。羊群散落在周圍埋頭吃草。

一下湧進幾百人,牧場里到處都是人。朋蘇克巴勒珠爾扎了十多座蒙古包,搭了許多窩鋪,眾人住了進去。挖上土灶,支上帶來的鍋,生火做飯。

朋蘇克巴勒珠爾又讓人們在牧場周圍挖出壕塹,立上柵欄,營地就建起來了。

朋蘇克巴勒珠爾又把大家帶來的銀兩集中起來,派人找到潰散的清兵買槍支。

扎薩克圖王旗東南的圖哈莫,色納道爾吉正在集合他營盤裡的人馬。捲毛虎早就按捺不住,已經帶領他的馬隊奔鎮國公旗而去。

色納道爾吉的人馬也是他聚集起來的流民,裏面混進了許多草原上的地痞二流子,還有零散的馬匪。

色納道爾吉帶着他聚集起來的人馬向扎薩克圖旗北部奔來。這彪人馬沿洮兒河溯流而上,闖進歸流河兩岸。

牧人們看見一彪人馬凶神惡煞般撞進了草原,飛馬奔向朋蘇克巴勒珠爾的牧場。

朋蘇克巴勒珠爾聽到消息,馬上集合隊伍,率眾鄉勇衝出營地,迎面向色納道爾吉的人馬衝去。色納道爾吉的人馬也向草原深處趕來。

朋蘇克巴勒珠爾率眾鄉勇跳上馬,沿草原路向前跑,跑到一道峽谷前,草原路從峽谷穿過。這是進入草原的必經之路。

朋蘇克巴勒珠爾讓眾鄉勇停下,對大家說:"我們就埋伏在路旁樹林里,等色納道爾吉一過來就阻擊他們。"

鄉勇們跳下馬,藏到峽谷兩側山坡上的樹林里。色納道爾吉率一群流民急馳過來,一頭鑽進峽谷。

朋蘇克巴勒珠爾見色納道爾吉一干人跑到跟前,先對準馬隊開槍,眾人跟着一起開槍。峽谷里砰砰叭叭的槍聲響成一片,震得峽谷嗡嗡作響。

色納道爾吉沒有想到這裡還有隊伍向他進攻,正毫無防備的向前奔。一陣槍聲響過,兩個流民應聲落馬,滾落在草叢裡。色納道爾吉也不知道誰在阻擊他們,慌忙帶着馬隊後退。

色納道爾吉退到一里以外,色納道爾吉觀察一會兒,不見峽谷里有人衝出來。又帶着馬隊向前沖。

陶格圖呼丶伊日畢斯丶阿拉格巴日拽來一棵倒樹,擺在路上做路障,三人埋伏在路邊。色納道爾吉馳馬衝到峽谷口,遇到路障被迫停下。

陶格圖呼丶伊日畢斯丶阿拉格巴日衝到路上,站在路**向色納道爾吉的馬隊射擊。

子彈又射中一個流民,馬受驚扭頭往回跑,這個流民一隻腳插在馬蹬里,被拖着跑了回來。

色納道爾吉起事以來攻擊的都是大戶和難民,色納道爾吉率馬隊一衝,大戶和難民扔下財物就跑,從來沒有遇到過抵抗。這次一會兒功夫就被打死三個人,色納道爾吉心生怯意,再也不敢向前。退到後面放槍。

僵持到天黑,色納道爾吉害怕朋蘇克巴勒珠爾趁夜偷襲,不敢再在草原呆下去,率馬隊轉身向回跑。很快不見蹤影。退出了草原。

朋蘇克巴勒珠爾不敢掉以輕心,帶着鄉勇繼續守在樹林里。

東方天邊漸漸發白,朋蘇克巴勒珠爾讓陶格圖呼丶伊日畢斯丶阿拉格巴日騎馬前去查看。

陶格圖呼丶伊日畢斯丶阿拉格巴日向前馳出去二十里,色納道爾吉的人馬已經無影無蹤。回來稟報朋蘇克巴勒珠爾。

朋蘇克巴勒珠爾鬆了一口氣,率鄉勇返回到營地。

一路上大家興奮的連吼帶唱。消息傳開,洮兒河丶歸流河上游的農戶丶墾戶丶牧戶們都鬆了一口氣。

《百年離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