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變成惡毒女配後,系統崩潰
變成惡毒女配後,系統崩潰 連載中

變成惡毒女配後,系統崩潰

來源:google 作者:難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寧安 難鳴

一覺醒來,寧安穿成了修真文里團寵女主無惡不作的大師姐,沙雕系統卻讓她干翻女主走上人生巔峰寧安表示:不不不!女主的東西她一概不碰!師尊要收女主為徒,她摔了師尊送她的劍表示從此恩斷義絕!偶遇男主情毒纏身,她拿起誅神劍就要助男主練成葵花寶典!她只想苟住性命,卻不料系統讓她去搏命,萬般無奈之下她只能拿出沙雕本色,誣陷女主、推女主入水、給女主投毒,惡毒女配乾的事情她一樣沒少,甚至乾的更多!一錘爆頭男主、一槍干廢男配,她甚至還坐上了門派掌門之位吊打眼盲心瞎的師尊!展開

《變成惡毒女配後,系統崩潰》章節試讀:

一時間,大殿上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掌門身死之際,將寧安託付給清虛仙尊,清虛仙尊也是親口答應繼寧安之後不再收徒。

如今距離掌門之死不過短短三年。

清虛仙尊就要收元樂為徒。

而且...凌雲宗上下無一反對。

因為寧安在劍道方面資質平庸,他們也實在不想讓清虛仙尊后繼無人,於是對於收元樂為徒一事,都是默認。

現如今被寧安親口提起,長老們甚至有一絲羞愧。

「師尊,您曾立下誓言說只收一個徒弟。」寧安不給清虛仙尊說話的機會,連忙又繼續說道。

這一次,聲淚俱下。

「既然如此......」寧安停頓了一下,抹去了根本就不存在的眼淚,再一次站直了身子。

既然如此?

怎麼樣?

四個字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

清虛仙尊眼中閃過一絲躁意。他答應掌門,出於道義,是被逼迫。可他一生之中,最記恨別人逼迫他。

寧安,現在就是在逼迫他。

和她父親如出一轍!

「既然如此,元樂無緣凌雲宗。」一旁沉默了很久的女主開口,「元樂何德何能,能讓尊者失信於逝者。」

元樂眼中蓄滿了淚水,低頭,滿是不甘。

聲音顫抖,卻透露着讓人心疼的堅強。

示弱,誰不會!

元樂眼中的得意之色一閃而過。

痴迷於劍道的清虛仙尊怎會輕易讓她離開,她一旦站在了弱者的位置上,便會收穫更多的同情。

寧安:「......」

好傢夥!高段位!好演技!

果然,長老們同情的人又變了。

「好!好!妹妹這思想覺悟着實很高!」寧安不等那些準備勸她的人開口,連忙將跪地上的元樂拉了起來,眼含熱淚的緊握元樂的手。

「我不過區區掌門之女,雖然師尊答應了我爹爹再也不收第二個徒弟,但是我不能讓師尊左右為難啊!」

寧安拿出了她十幾年朗誦比賽的經驗,聲音高昂煽情,感染了無數長老。

是啊。

寧安是掌門之女啊,早早的就失去了父親,現在還要和別的女人共享師尊。

真的是聽者悲傷、聞者落淚啊!

【......】系統震驚了,它統計的群體好感度在飛速增長。

這,這宿主可真是另闢蹊徑!

元樂愣住了,看着被緊握的雙手,眼底掠過殺意。

眼前這個人差點將她打死,她恨不得現在就將人碎屍萬段了!

「既然師尊與你一見如故、意氣相投、情真意切、比翼雙飛、如膠似漆、如魚得水......」

寧安巴拉巴拉說了一堆四字成語後,做了一個陳述性總結:「我就只好含淚退出了。」

一邊旁聽的眾長老,只覺得寧安說的太快,他們沒有每一個詞都聽清楚,依稀聽到了什麼比翼雙飛?

情真意切?

難不成這清虛仙尊收元樂為徒.....

眾長老看兩人的眼神頓時微妙起來。

要不然怎麼說吃瓜八卦是所有物種的天性呢。

「夠了!寧安,你休要搗亂!」清虛仙尊出聲打斷,眉頭緊皺,顯然也有了幾分怒意。

可是,內門弟子們面面相覷。

這清虛仙尊該不會是被說中了心事,惱羞成怒了吧。

「師尊!」寧安頓時也提高了聲音,分毫不讓的回應着清虛仙尊。

「請允許我最後一次這樣叫你......」寧安清脆的聲音轉了個彎,流暢的還帶了點小調。

眾人忍不住哼唱。

結果就見那渾身是血的少女,將自己的長劍扔了出去。

看的一眾劍修眼睛直了。

眾所周知,劍是劍修的老婆!

誰能隨手把老婆扔出去!這個不講究的劍修不是好劍修!

「清輝已殘,宮鈴已毀。」寧安氣沉丹田,沉痛無比的捂着胸口,「你我師徒二人恩斷義絕!」

系統:???

它怎麼覺得這台詞有點耳熟,好像在哪裡見過一般。

【宿主你瘋了?】

【咱拿的也不是師徒虐戀的劇本!】

大殿之上,鴉雀無聲。

清輝是把好劍,這麼輕輕一扔不會殘的!

宮鈴又是什麼東西?

他們沒有聽懂,但是大為震撼!

掌門之女為了成全清虛仙尊和元樂的情真意切,就這麼和清虛仙尊斷絕師徒關係了!

美好的愛情得意維護,清虛仙尊的名聲信譽得以保全。

而這一切的功勞都要歸功於那個受到了最大傷害的孤女身上。

她!還是個孩子啊!

做好事要留名的寧安揮一揮衣袖,轉身就走,不帶走一片雲彩。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然而,不太穩固。

「寧安師姐,你要去哪?」有內門弟子含淚問道,對這個為大義犧牲的師姐充滿了崇拜和憐惜。

「世界這麼大,我買幾個橘子去。」寧安瀟洒揮手,留給眾人一個蕭瑟的背影。

太可憐了。

橘子那麼酸,寧安師姐心裏一定很難受吧。

【任務完成,積分獎勵30】系統說這話的時候,內心是拒絕的。

這些內門弟子瘋了嗎?被人佔了便宜還在這兒同情?

瀟洒的寧安剛剛轉身,還沒離去,迎面撞上了剛剛進殿的人。

「師叔收徒也不通知我飄渺峰,真是讓人傷心啊。」

來人一身紅衣,手拿黑色妖刀進殿。

聲音慵懶溫柔,內里暗藏幾分涼薄。

寧安正巧對上了那人的眼,一雙柳葉眼似是含着笑意,又帶着一絲陰鬱詭譎。凝視久了,便是撲面而來的殺戮與窒息。

「他好騷啊。」寧安要不是看這人一副很大佬的模樣,真的想張口就給他表演一個經典語錄。

原已經和她擦肩而過的紅衣少年突然扭頭看向她,眉頭微挑,帶着幾分興味。

【溫洛言,寧安父親的大弟子,宗門天才】系統的提示很快,這是一個重要角色。

【發佈系統任務:......】

系統還沒開始,就見寧安飛一般的衝出了長生殿。

頗有幾分只要她跑的夠快,任務就追不上她的氣勢。

溫洛言扭頭看向已經跑遠的身影,嘴角的笑容慢慢斂起。

好騷?

看來這個寧安小師妹還真是個與眾不同的......攻略者。

《變成惡毒女配後,系統崩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