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病態偏寵
病態偏寵 連載中

病態偏寵

來源:google 作者:杳杳不棄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忱 現代言情 蘇顏

江忱喜歡上自己教授的女兒,終於和他喜歡的人在一起了,但是控制不了自己的佔有慾,終於,江忱將她弄丟了蘇顏一見鍾情比她小的男生,在一起後,蘇顏以為是幸福的,但是卻越來越令她感到窒息當兩人再次相見,是否還會在一起展開

《病態偏寵》章節試讀:

A市機場,站在廣場中心的蘇顏拿着箱子準備打車回家,這時聽見手機響了。蘇顏接起電話,喊道:「爸」

電話那頭:「小顏,你媽說小深去機場接你了,你找到他沒?」

蘇父剛說完,就聽見傳來林深的聲音:「姐」

蘇顏抬頭看是林深,朝他點了點頭,對蘇父說:「看見了,我們現在就回去」

蘇顏坐上車後,看向窗戶外面,雖說兩年半的時間不長但是足以改變一些物,外面有很多是兩年前沒有的新店,新的設施。

蘇顏坐在副駕駛座上看着外面發獃。

「江總,李家那個項目懂事長讓你多注意點」路上的一輛黑色豪華車裡,開車的王秘書說。

而后座穿着白色襯衫的江忱頭也沒台,說:「嗯」

王秘書看了一眼江忱,其實他想說懂事長完全不用擔心,雖然江總剛剛接手江市,但是他的能力完全不用擔心。

江忱看了一眼手錶,對前面的王秘書說:「先去公司一趟」

隨後扭頭看向窗外,不知看到了什麼,愣了一下。

他好像看見了那個自己親手弄丟的女人,江忱摸着那個帶着手錶的手腕,冷嘲的想:又出現幻覺了嗎?怎麼可能呢,怎麼可能看見她。

這邊蘇顏剛到家接到閨蜜的電話,說晚上去酒吧聚一下,說是為了慶祝自己回來。

晚上,蘇顏和閨蜜黎欣一起到了酒吧。

「顏顏,這才多久不見,變得越來越迷人了,快把我的魂給勾走了」黎欣看着兩年不見的閨蜜,真心是羨慕嫉妒恨呢。

說著還不忘用手去摸蘇顏的臉,一臉猥瑣樣,看的蘇顏無語極了。

「行了吧,我在國外和鬼開的視頻?搞得像是沒見過似的」蘇顏說。

黎欣摸上手之後,才發現比看着要光滑不少,嘖嘖嘖。

黎欣和蘇顏喝着酒,接着調戲着說:「看來你在國外過的挺滋潤的」接着又是一臉壞笑,說:「國外的帥哥是不是都挺帶勁的?有沒有被滋潤過?」

蘇顏看着越來越不正經的黎欣,說:「沒有,看你笑的猥瑣的」

黎欣感嘆說:「如果你當初不出國,說不定現在都混成副主任了,那可就是最年輕的外科副主任」

蘇顏今年26,兩年前24歲,當時是天辰醫院最努力最有天賦的醫生,本來就是個天才還有個當教授的爸爸和天辰醫院副院長的媽媽。所有人都看好她,但是她卻直接出國了。

蘇顏看着手裡的酒,晃了一下,有點漫不經心的說:「可惜什麼,我出國是深造又不是放棄了」

黎欣想了想,也是哈,這也是好事。

......

酒吧的另一件包間,江忱坐在沙發上喝酒,顯得豪不走心。

身邊的一個男生,說:「林深,今天下午說好的一起組隊打遊戲,結果放我鴿子」

林深答應了他,結果還放人家鴿子,確實不太好,就說:「額,不好意思啊,明旭,我今天去機場接我姐,我忘了。」

裴明旭切了一聲,明顯不信,說:「你不是只有一個妹妹嗎?哪裡來的姐?」

林深說:「表姐好吧,表姐也是姐」

江忱從林深說時就愣了,因為他知道蘇顏就是林深的表弟。

原來,今天在車上看見的不是幻覺,她,真的回來了。

......

蘇顏回到家洗了個澡就打算睡覺了,畢竟年級大了,需要保養滴。

收拾好之後,她走到窗戶旁,將窗戶關上,在那一瞬間她好像看見了江忱,靠在樹邊吸着煙。

蘇顏愣了,他怎麼會來?他怎麼會知道她回來的?

蘇顏當做沒看見,剛想關上窗就看見江忱已經抬頭看來。兩人的目光對視了。

即使現在是晚上,但是因為小區樓下還是有路燈的。蘇顏看着他的眼睛,和以前一樣是溫柔的,隱忍的。

江忱看着蘇顏,他一直都知道她很美,但是現在的她好像更美了,像一個落入人間的妖精。

他等了兩年多,學會控制自己的脾氣,不去打聽她的消息,但是這兩年多里他一天也不曾忘記她。

自己也陷得越來越深,今天聽到她回來的消息以為自己能剋制住,但是還是偷偷地來了。

看一眼就好,就看一眼就走,可是現在看見她之後更不想走了。

蘇顏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到樓下的江忱,他好像變得成熟了許多,褪去學生的稚氣有了男人的成熟。

蘇顏等了將近一個小時吧,這麼久了,她以為江忱已經走了,也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蘇顏還是起身走向了窗戶前。

看着依然站在樹下的江忱,不由得愣住了,他還沒走。

江忱本來低着頭的,突然感覺到樓上的目光,讓他猛地抬頭,看見蘇顏站在窗戶邊。

就這樣他已經很滿足了,他對着他笑了笑。

蘇顏看到他抬頭本來想躲的,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他沉默了一會,將窗戶關上。

他站了一會還是開門下去了,蘇顏走到江忱身邊,對他說:「這麼晚了,回去吧」

江忱的脾氣她清楚,他會在這裡站一夜的,她不想管,但是還是忍不住下來了。

江忱對她笑了笑,很溫柔,很輕的語氣說:「好,回去,我回去」

江忱說著好,但是一點回去的想法都沒有,蘇顏還想說什麼,江忱又說:「你,這些年過的好嗎?」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感覺江忱的眼睛紅了,低頭看見他的手,緊緊地握着,有點顫抖。

蘇顏心理也不好受,本來以為自己經過時間的流逝,那些感情也都會淡忘。

但是看見江忱這副樣子,為什麼還是會心疼。

她不由得想起和江忱的點點滴滴,從相識到相知再到相戀,是什麼又讓他們走到了分手的程度呢?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江忱的時候,是意外,是驚喜,也是彼此命運的開始......

《病態偏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