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皇帝:金手指是書城
穿成皇帝:金手指是書城 連載中

穿成皇帝:金手指是書城

來源:google 作者:蘇敘白是我好大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溫暖暖 蘇敘白

普通學生蘇敘白意外穿越到架空的大宇王朝勞累猝死的皇帝身上,隨身金手指居然是系統書城!愛國青年蘇敘白表示,這不得對着種花家的模式發展一波?什麼?普通人沒有當皇帝的能力?不怕我有書城,我不會可以讓他們對着書學啊!後宮宮斗太可怕,誰說女子無才便是德?來來來,一人管一個項目誰也別嫌着,誰做的好全家族都光榮!於是蘇敘白帶着系統,和妃子大臣們一起建設王朝,周邊國家紛紛羨慕大宇朝的蒸蒸日上,搶着來進貢本文無極品,會有各種各樣的人設,架空,作者寫文就是為了塗個快樂,大家看的開心就好~展開

《穿成皇帝:金手指是書城》章節試讀:

見天色已晚,蘇敘白正準備出門,準備說再見時轉頭看見了溫暖暖微抿的唇角和眼裡的糾結,想說的話又咽了回去。

在快要睡覺之前回自己宮裡很下她面子,容易傳出帝後不合的風聲。蘇敘白自認為智商普通但情商還算在線,想到這他開口問道:「我今晚在你這裡休息可好?我知道你與夫君情深義重,你別怕,一會我在軟榻上睡。」

溫暖暖不着痕迹的鬆了口氣,隨後搖搖頭。讓一國之君去睡軟榻,她不敢。「臣妾與您是夫妻,不該如此生分,臣妾這就準備伺候您沐浴洗漱。」

「不用不用我自己來。」蘇敘白還沒這麼厚臉皮能接受不熟悉的人圍觀自己洗澡,趕緊拒絕。「你先,女士優先。」

古代女子地位低,哪怕是與她恩愛的夫君都從未說過這種話,從來沒有人跟她說女士優先,突然就感覺到了被尊重,不是因為她是皇后所以尊重,僅僅因為她是女生,不由得有些感動。

沐浴過後,溫暖暖穿着單薄的寢衣端坐在床沿上,等待蘇敘白洗漱,心亂如麻。一會他若是要與自己行夫妻之禮該怎麼辦?她只想從一而終,恨不得隨了夫君一起去了,但是九族的生死都會為自己的任性葬送性命。

等蘇敘白回來的時候,溫暖暖還是坐在床邊,凍的嘴唇都有些發白。「怎麼不蓋被子,這麼冷的天凍感冒了怎麼辦?」說著趕緊鋪開被子示意溫暖暖去裡邊。

溫暖暖凍的手腳都有些僵了。上床以後看到蘇敘白很自然的替她掖好被子,隨後在被窩裡握住自己冰涼的手,一時間體溫順着指尖往上,一路順着血液來到心臟,驅散的心頭的不安。「臣妾是在等皇上一同就寢,不礙事。」

「瞎說,這個時代醫療水平落後,一場重感冒就有可能要了你的命。我知道你在害怕,怕我殺了你,怕我因為你的不小心牽連族人,你放心,我不會的。在我生長的國家,殺人是犯法的,更不可能株連九族,大家人人平等,女子也沒有三從四德,包括強迫女子行不軌之事也是犯法的。」蘇敘白確認把她兩隻手都捂暖後就沒再繼續握着不放,「不管怎麼樣你都要珍惜生命,天大地大,人命最大。或許這些話在這個時代看起來很匪夷所思,但是事實就是這樣。

你害怕,其實我更害怕。你身後還有族人,但是我什麼都沒有了。

對了,我可能有點會搶被子,要是你沒被子蓋了喊我。你安心睡吧,晚安。」

說完,蘇敘白往床邊上挪了點,中間留出足夠的空餘,一頭埋進被子里睡了。不過一會,就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

溫暖暖內心的忐忑被一點點撫平,又有點忍俊不禁,一邊說自己害怕,一邊又好像沒心沒肺似的倒頭就睡。他說在那個世界人人平等,女子也沒有三從四德,換了別人說她定是要訓斥一句大逆不道,但從他口中理所當然又認真的說出來,好像不信才是可笑的。

她規規矩矩地仰面躺在床上,看着床頂的花紋思緒萬千,想了許多事情。若是女子也可以讀書,不必困於深宅後院,那她會做些什麼呢?

她想不到,她只知道從小到大她都聽從母親的教導,要如何孝順父母,相夫教子,養兒育女,這樣才是女兒家該有的樣子。

天大地大,人命最大?能說出這樣話來的人,應該不是一個殘暴的人吧?或許,我可以試着相信他。

溫暖暖舌尖還有一股淡淡的甜味殘留,是晚上的牙膏留下的味道,他說這是西瓜味,還說以後要是有別的口味可以換着試試看。她也算錦衣玉食,見過無數珍寶,但是她不知道什麼叫西瓜。突然想起來一個成語,坐井觀天,幼時讀書覺得青蛙愚蠢,卻不曾想自己現在就彷彿那隻井底的青蛙一般,不明白天外有天。

正想着,身上的被子忽然被扯歪,短暫的停頓之後更是嘩的一下從身上逃走。

溫暖暖:……原來是真的會搶被子不是說說的……

蘇敘白明顯是一個人睡慣了,睡着不到一個小時就腿一伸,佔領了全部的被子,從頭到腳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被子有多大他就能裹成多大的毛毛蟲,並且被子底下的睡姿千奇百怪,四仰八叉。

溫暖暖不得不挨近一點試圖分一點被子蓋。但蘇敘白卷被子功力深厚,她努力半天被子紋絲不動。

溫暖暖:……生活好難.jpg

Q版暖暖放棄掙扎.jpg

此時正是倒春寒剛剛過去沒幾天,夜間確實是非常冷,凍一晚上那是一定會風寒的。

溫暖暖試着喊他:「皇上,皇上?」

毫無動靜。

溫暖暖:……我覺得還是喊梔子給我拿床被子比較靠譜。不對,睡前皇上說不喜歡太多人伺候,讓下人們都回去歇息了……

又挨了一會溫暖暖只覺得自己又冷又急躁,鼻子都有點堵了,心裏默念天大地大,人命最大,要珍惜生命不能被凍死,伸手搖晃蘇敘白:「皇上,醒一醒,皇上?」

終於在喊第8遍第三次加大力度搖晃的時候,蘇敘白迷迷瞪瞪地睜開眼:「你誰啊,喊我幹嘛?吃飯了嗎?」說到吃的好像清醒了一點,揉揉眼睛,「吃的啥?」

如果溫暖暖會用網絡流行用語,她一定會說一句我裂開,但是她不會,只能帶着鼻音回答:「皇上,臣妾是溫暖暖,有些冷,您能分一點被子嗎?您若是餓了,臣妾喚人去廚房給您做些點心。」

「啊對,你是溫暖暖。」蘇敘白一拍腦袋,「對不起對不起,我一個人睡慣了所以搶被子,真的對不起,我的鍋我的鍋。」說著趕緊打開被子給溫暖暖捂好,「我給你捂捂,快把手給我。」

溫暖暖不理解什麼叫我的鍋,只是順從的把凍的麻木的手伸過去:「皇上,您是天子,無需道歉,臣妾受不起。」

「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做錯事就要道歉,讓你凍着就是我的不對。」蘇敘白捏着她冰涼的小手心裏滿是愧疚,「這麼冰,你明天一定要喝薑湯,別感冒了,身上冷不冷?」

溫暖暖縮在被窩裡,垂着眼睛小幅度地點了點頭。

蘇敘白看着她這樣子心疼壞了,嗚嗚嗚我的錯我該死,老婆還沒相信我我居然又讓她凍着了,腦袋一熱,伸手就抱住了溫暖暖,讓她的小臉埋在自己胸口:「我抱抱你,抱抱就不冷了,對不起,以後不會再讓你凍着了。」

溫暖暖先是掙扎了一下沒掙開,就不再反抗。她很喜歡夫君的懷抱,這是她可以依靠的港灣,但是如今這個可以依靠的人不在了,難過,委屈和悲痛湧上心頭,瞬間嚎啕大哭起來。

她也是個千恩萬寵的掌上明珠,婚後還有夫君的疼愛保護,何時提心弔膽,受過這種委屈。

蘇敘白嚇得不輕,還以為是自己的行為太過冒犯了,想放開時發現溫暖暖緊緊地抱着自己,並且揪住了衣領,哭的像個受委屈的小孩,就不再鬆手,改為輕輕的拍着溫暖暖後背,偶爾摸摸頭安撫:「不哭了暖暖,不哭了……我在呢,以後我替他保護你好不好?」

我也委屈,我也想哭。蘇敘白眼眶有點泛紅,但是忍住了沒讓眼淚掉下來,只是抱緊了溫暖暖。

《穿成皇帝:金手指是書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