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越成陳世美
穿越成陳世美 連載中

穿越成陳世美

來源:google 作者:秦香蓮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秦香蓮 穿越重生 陳墨

【zwzx】「誰點的,一晚上得多少錢?」心裏嘀咕着,陳墨打算去衛生間洗把臉,以免稍後把持不住,把剛發的獎金跟工資都揮霍一空「官人,五日後動身時,切記帶好浮票,到時縣府考官要核對檢查的」女人邊整理着邊提醒...展開

《穿越成陳世美》章節試讀:


縣城不遠,三十餘里。

但架不住道路難行,牛車緩慢。

當陳墨進入城門的時候,已經是巳時的尾巴,也就是將近十一點鐘。

白河縣屬於邊城,與北方的大燕接壤,所以貿易發展的極其繁盛,縣城到處都蒸騰着欣欣向榮的氣象。

陳墨趕着牛車來到集市,找好位置擺下攤位,一邊領略風土人情,一邊等待着買家上門。

至於眼下木炭的行情如何,根本就沒興趣去打聽,反正他也不打算以常理來賣。

正如秦香蓮之前的稱讚,陳墨燒的這車炭,遠超其他的同行。

加之立冬在即,很多大戶人家都要備炭禦寒,因此很快便有人陸續上前詢價。

「不散賣,整車千餘斤,十兩紋銀。」這是陳墨的回答。

「十兩?」

「你怎麼不去搶?」

眾人的反應一致,鄙夷中帶着嘲諷,下賤花子簡直是窮瘋了。

唯獨一人,表現的饒有興緻。

觀瞧木炭的時候,不住的嘖嘖讚歎,轉頭審視陳墨,又會流露出幾分憐憫和不解。

「這位小哥兒,我多嘴問上一句,就算這木炭成色極佳,也不至於要如此高的價錢吧?」

陳墨抬頭,仔細打量了幾眼。

面前中年人衣冠端正,不怒自威,儘管收斂着氣勢,還是能窺見他非富即貴的出身。

這種人,正是陳墨苦等的主顧,於是毫不猶豫的作了回答。

「因為我賣的,不僅僅是炭。」

哦?

中年人更加的好奇了:「除了炭,還有什麼?」

「這個。」

陳墨說著,將寫有詩句的木板豎了起來。

中年人疑惑着瞥去,頓時眼睛一亮,忍不住讀了出來。

賣炭翁,伐薪燒炭南山中。

滿面塵灰煙火色,兩鬢蒼蒼十指黑。

兩句念完,中年人閉口看向陳墨,先前不解瞬間釋然的同時,心中也多了幾分難以言說的唏噓和感慨。

賣炭得錢何所營?身上衣裳口中食。

可憐身上衣正單,心憂炭賤願天寒。

「好一句心憂炭賤願天寒。」看到最後,中年人忍不住擊了手掌,「敢問小哥兒,此詩為何人所作?」

「伐木燒炭時有些感想,於是便寫了下來。」陳墨隨口回應。

「真大才也。」中年人毫不吝嗇的稱讚着,「詩好,字也好,顯然是飽讀過詩書的。不知小哥兒名諱為何,兩日後又是否參加縣試?」

「陳墨,字世美,至於縣試的事情……」

說到趕考,陳墨有了猶豫,不知道怎麼回答合適。

「管家,拿銀子。」

中年人只當陳墨是在為生計發愁,吩咐一聲後做着叮囑。

「陳墨,炭我買下了,希望兩日後能在縣試中看到你。除此之外,還想再問一句,這首詩是不是沒有作完?」

「作完了,只是沒寫出來而已。」陳墨搖頭。

「為何不寫?」中年人追問。

「不可寫。」陳墨再次搖頭。

「此話何解?」

「無解。」

「罷了,既然有苦衷,那便不問了,只希望日後有機會,能求得全篇了卻遺憾。」

中年人說完,指了指一車的炭,示意陳墨送到家裡。

十兩銀子到手,陳墨長出口氣如釋重負,揚鞭趕牛朝着前面走去。

後面,管家小心翼翼的問着。

「大人,在老奴看來,十兩銀子一車炭,可虧慘了。」

「那是你眼淺,我王安石可不覺得。」中年人搖頭說道,「本府剛剛來此上任,權當是千金買馬骨了。」

「藉此可以推動一股風氣,無論做的什麼營生,只要不違反法理,只要勤奮向上,就一定能有豐厚的回報。」

「知縣大人聖明,相信此事很快就會傳遍全城的,屆時民風定當煥然一新。」管家趕忙奉承着。

「你去了解下陳墨的底細,務必在縣試之前呈報上來。」

望着趕車的背影,王安石下了命令。

此次上任知縣,他打算找試點推行一些新政,求賢若渴之下,自然要抓住每個具有可塑性的人才。

王安石的府邸,距離集市並不遠,所以陳墨送完木炭以後又返了回來,並且找地方把自身收拾了一番。

購置些生活必需品,又買了一壇酒二斤肉,然後把牛車停在了一家名叫生香閣的店鋪前,去給秦香蓮買些胭脂水粉。

女人越美,越是要修飾妝容。

許是店裡客人很少的緣故,夥計熱情的把陳墨迎進去,主動介紹起了店裡的名貴之物。

「你去忙吧,有需要的話再喊你。」

支走夥計,陳墨繞着櫃檯尋找起來。

在他的記憶中,迎娶秦香蓮入門時,嫁妝里有一種名為桃花雲的胭脂,她非常的喜歡。

胭脂用完後,盒子至今都沒捨得丟掉。

之後疲於生計,再也沒有買過。

陳墨覺得,該送給秦香蓮這樣一份驚喜。

可惜的是,胭脂只剩下了一盒,而且正被人拿在手中。

女子身姿曼妙,輕紗遮面,手裡托着桃花胭脂,正跟身邊的丫鬟抒發感慨。

「翠兒,不枉我們苦尋三日,終於找到了家鄉產的桃花雲,雖然只有一盒,總算能消解些思鄉之苦了。」

「小姐,你總是這樣,每次隨着老爺搬遷新居,都會多愁善感好一陣子,弄得翠兒也要跟着難受。」小翠噘嘴。

「我只是害怕,以後跟着爹爹越走越遠,餘生可能都回不去家鄉了。」

女子說完,眸子里多了些思鄉的迷離。

似有水霧,氤氳生成。

兩人交談的聲音不大,奈何店裡客少冷清,所以被陳墨一字不落的聽在了耳中。

不由得,讓他想起了前世的種種。

離愁湧上心頭,陳墨也有了些許傷感,外加此行沒買到胭脂的遺憾,離開時忍不住低吟出聲。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

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駕!

陳墨的愁緒,隨着鞭子的落下而消散一空,趕着牛車去其他的店鋪,打算為秦香蓮買件別的禮物。

直到牛車遠去,店裡的女子才猛然回神。

「翠兒,剛才那位官人呢?」

「已經走了。」

「你為什麼不攔下片刻?」

女子責怪着,急匆匆追了出去。


《穿越成陳世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