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女尊帥氣夫郎俏當家
穿越女尊帥氣夫郎俏當家 連載中

穿越女尊帥氣夫郎俏當家

來源:google 作者:糖吃栗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晉空雪 鐘行

晉空雪穿越到了女尊社會,開局就是一個二流子,家徒四壁,賭場欠債,還要賣掉自己的夫郎還債晉空雪賣方子,參加糕點大賽,開自己品牌的鋪子,從一無所有到人生巔峰的故事情感版:鐘行是人人口中的醜男人,卻是晉空雪心裏最好的夫郎,他們牽手一路走過藉藉無名,到名聲大噪,那麼可不可以,就這樣,手牽手到白頭展開

《穿越女尊帥氣夫郎俏當家》章節試讀:

老闆娘沒有立刻回應她,她看着晉空雪,嘴角勾起一個笑容「晉小姐,今天又來買糕點啊?」

他們認識?

晉空雪愣了一下,腦海里突然又被填充了和老闆娘的記憶碎片,還不等她說什麼,老闆娘又繼續說道

「又去看林公子啊?可不巧,他剛從我們店裡離開。」又看熱鬧不嫌事大,盯着身後的鐘行「這位是?」

晉空雪這下可都想起來了,這原主不僅吃喝賭,居然還喜歡青樓里一個公子,天天獻殷勤,俗稱就是舔狗。

那林公子最喜歡吃的就是這裡的糕點。

晉空雪都不敢看後面鐘行的表情,連連擺手,非常有求生欲的說「沒有沒有,這是我的夫郎,我今天不是來買糕點的,是想問問你這個告示上寫的還算數嗎?」

晉空雪立馬把話題拉回了正事上。

「算啊。」老闆娘搖着扇子站起來,懶洋洋的說「晉小姐難道有什麼方子?」

「我有,可否讓我試試?」晉空雪心裏已經有譜了。

老闆娘低頭一笑,「晉小姐,如果你誠心要買東西呢,我自當開門迎客,但你要是想來捉弄我,那就只有請您出去了。」

「我真的有,我奶奶離世以前手把手教我的,以前是我渾,但現在我真心實意想出方子,絕無虛言。」

晉空雪能想到為什麼老闆娘不相信她,也只能真誠的保證道「我夫郎也在這裡,我可以在你們的廚房裡做出來,如果我說的是假話,浪費的時間和材料我都雙倍賠償。」

老闆娘看着晉空雪,倒是一時有些猶豫,他們為了參加糕點大賽,已經和朱師傅製作出了多款糕點,但皆無什麼新意。

好不容易有一個人來提供新點子,這個人還是鎮上的混子,這讓她如何相信?

晉空雪看到老闆娘軟化了,繼續再接再厲「而且這大中午的沒有人,我如若做出來了你不虧,如果我沒做出來你也能得到賠償,還不如試試。」

「我要怎麼相信你?」老闆娘心下一狠,如果這個痞子真有好點子,那倒是好,如果沒有,店裡的小二也不是吃素的。

晉空雪摸遍了全身,好像真沒啥值錢的東西,拿給人家做抵押,一時尬在原地。

「我把這個放這裡吧。」鐘行突然在身後出聲。

只見鐘行從貼身衣物里拿出了一塊玉佩,看色澤應該不是什麼俗物,晉空雪朝着鐘行露出一個感激的眼神。

鐘行也是一時上頭,拿出去就後悔了,這玉佩一直被他貼身放着,他沒有從前的記憶,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家人,說不定玉佩就是那個信物,現在卻被他抵押出去。

鐘行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只是從晉空雪的語氣中感受到了她的認真,莫名其妙的不想讓她失望,許是昨天,她出來認真的向賭房的人保下他吧!

老闆娘拿起了那塊玉佩,看不出多少價錢,但玉應該是真的。

「行,既然抵押有了,那你就去廚房把你的方子做出來吧。」

老闆娘說完又向著裏面喊了一聲「朱師傅」

一個女人從裏面走出去,身上捆着圍裙,正在擦手

「怎麼了,掌柜的?」

「你帶她進去,讓她把方子做出來。」老闆娘說完,又對着晉空雪「你夫郎就在我們店裡休息一下吧,你安心進去做。」

老闆娘話雖這樣說,其實對晉空雪也是一種警告,相當於把鐘行也抵押了。

「你放心,在外面等我一會兒。」晉空雪拍了拍鐘行的肩膀,讓他安心。

隨後便走進了廚房,現在是夏天,又問老闆娘要了些冰塊,做糕點需要。

晉空雪想做的東西叫荷花酥,來的路上,她看到路邊的荷花,突然想起了這道糕點。

荷花酥,外表如荷花一般而得名,味道香甜,層層酥脆,製作工藝算比較複雜。

這不愧是鎮上最好的糕點鋪子,廚房裏面什麼東西都有,看着這些,晉空雪從內而外的有了一種親切感。

先制餡心。豬油放置溫軟化,倒入糖粉,倒入兩個蛋黃和一點紫薯,分成10份,團成小球,放冰塊上備用。

等豬油呈固體狀,團成團,分成10份,放冰塊上冷藏備用。

水裡滴入兩滴色粉,這個時代雖然沒有食用色素,但有色粉可以使用。

接下來做水油皮,攪勻後揉成團,先蓋上鬆弛十分鐘,用手掌的大魚際部位捻搓麵糰十摔打麵糰,兩動作交替揉麵糰,團成光滑的麵糰,團成球蓋上鬆弛15分鐘。

取出一顆水油皮按扁,用擀麵杖擀平一點,包入一顆油酥,用虎口收攏。

取一個包好的麵糰,光滑面朝上,按扁擀成橢圓形。收口處朝上,一頭往中間折,另一頭疊折,蓋在前一折上面。鬆弛1十分鐘,如此反覆。

鬆弛好的酥皮光面朝上擀平,收口處朝上,包入餡料。

包好的荷花酥放進冰塊冷凍半小時。

需要等一會兒,晉空雪也不着急,出去說明了緣由,便看到鐘行坐立不安的模樣。

在外等待的鐘行,是等的越久,心裏越忐忑,他已經不期望自己拿回玉佩了,不知道還能否安全回家嗎?

晉空雪非常自信自己能做好,安慰了一下鐘行,讓他放心,等荷花酥的冷凍時間到了,又進去繼續忙碌了。

凍好的荷花酥用刀子一割為八。

油炸是最後一步,也十分關鍵,直接決定了荷花酥成品的樣子。

古代沒有油溫計,晉空雪只能自己控制好合適的油溫,確保萬無一失。

又準備了一個漏勺,炸制的時候可以托着荷花酥。

油溫差不多了就下鍋炸,等到最外側的麵皮慢慢展開,再用筷子從花中間往外撥動,調整花形。

晉空雪一鍋一個炸,大約炸兩個,就要讓廚娘燒小火,等油溫降下來再炸。

不然一個接一個地炸,油溫會越升越高,油溫高了花的顏色就掉色成白色,所以低溫油炸保持花的顏色艷麗。

花開的形狀滿意後,就升一點油溫定型,用筷子輕砸花瓣,感覺硬硬的,推一下花瓣可以使荷花酥轉起來,晉空雪就知道荷花酥做好了!

做了有十個荷花酥,晉空雪信心滿滿的端出去,外面的人早就等不及了,晉空雪一出來,就被圍觀了。

老闆娘也快步走了過來,看着晉空雪手中成型的荷花酥。

《穿越女尊帥氣夫郎俏當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