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從天啟到諸天神魔
從天啟到諸天神魔 連載中

從天啟到諸天神魔

來源:google 作者:我愛吃栗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我愛吃栗子 鄭棋元

空白的歷史,背負着命運的人們當三歲的鄭棋元翻開那本孤本,就已經註定了一切的謎底都將在這場旅途中解開歷史中從未消失的百家姓,天空之中無人可視的巨大眼球,隱形的太陽,究竟什麼才是那一行空白原本的樣子?展開

《從天啟到諸天神魔》章節試讀:

「如果在三歲那年,我沒有翻開那本書,也許現在也不至於如此糟糕。」

「似乎從我翻開那本書開始,我的人生軌跡已經開始發生了一些我意想不到的變化。」

「在我六歲那年,我的眼睛因為一些原因壞了,跑遍了全國也沒有醫生可以治好我 ,我知道,這不是可以靠任何人可以治好的,這是它們給我的懲罰。」

「也許這一切都不應該由我來承擔,我只是翻開了那該死的書!對,不應該由我來承擔!」

……

「你好,請問是鄭淵先生嗎?這裡有一個您的快遞。」

「……」

「你好?」

「……放在門衛那吧,我自己有空去拿。」

「好的。」

衛生間里,鄭棋元掛斷電話,看向鏡子中**着上身的自己,臉上滿是迷茫,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張陌生的臉,周圍陌生的環境,是借屍還魂還是穿越?

「還好,不是什麼異世界,或者變成什麼怪物了。」

此時的他,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己,至少這張臉比原來的自己稍微帥點不是?而且家庭環境看上去也好上不少,唯一的缺點,就是自己根本沒有前身的記憶。

「希望不會被人看出來。」

鄭棋元離開衛生間,回到自己清醒過來的房間,看着周遭的一切,鄭棋元知道,自己可能要開始一段全新的生活了。

拿起床頭的手機,稍微掃了一眼,不由得笑出了聲,「還是水果手機。」

用指紋打開了手機,鄭棋元希望在手機里找到可以讓稍微了解一下原身的情報。

首先打開了聯繫人,鄭棋元有些失望,但更多的是慶幸,上面只有兩個聯繫人,通話記錄如果不專門去翻,甚至都找不到有關於這兩個人的記錄,大部分都是一些騷擾電話。

而那兩個有備註的人,則是還專門配了照片,一個戴着口罩的光頭胖子,一個穿着牛仔褲,夾克看上去酷酷的女孩子。

「不會是女朋友吧?」

鄭棋元舔了舔嘴唇,但還是將心放在了正事上。

打開了99+的短訊,清一色的騷擾和垃圾短訊。

隨後是相冊和聊天軟件等等……

鄭棋元將手機扔到一邊,他大概了解了一點,原身雖然長的不錯,但是似乎性格方面有點問題,朋友幾乎沒有,寥寥無幾的那些朋友,這幾個禮拜從未聯繫過。

讓他疑惑的是,手機里所有的通訊軟件裏面,居然沒有任何一個人疑似原主的親人,難不成原主是個孤兒?不過如果真是孤兒,這倒也說的通原主這幾乎是離開社交圈子的情況。

幸運的是存款倒是不少,居然有足足七十多萬,銀行卡與各類支付軟件也沒有什麼大消費,奇怪的是只有每個月會固定時間打來的一筆錢,這筆錢具體什麼情況,鄭棋元也不太清楚,可以查到的記錄是從七年前就開始向著這個賬戶匯款了。

鄭棋元又花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時間了解了一下現在所處的世界的情況,可是令他疑惑的是,一切都是空白。

非常純粹的空白,彷彿這個世界的人從未在意過這些一樣,沒有任何記錄。

多次嘗試無果的鄭棋元只能作罷,躺在床上,鄭棋元開始思考自己該幹什麼,來到這個世界雖然暫時不需要為了溫飽而擔心,但是七十多萬總有花光的一天,難不成要做回老本行?

搖了搖頭,鄭棋元放棄了這個想法,既然老天讓自己再活一世,自己也不能按照上輩子的劇本來啊。

思索着,鄭棋元突然覺得自己的脖子有些硌的疼,伸手向著枕頭下摸去,居然摸出一本筆記本。

一本很樸素的筆記本,看上去有些年頭了。

得到了意外之喜的鄭棋元欣喜若狂,沒想到原主還有寫日記的習慣,這倒是能幫自己一把。

「今天是…1997年7月3日,我第一次聽說了日記這種東西,思來想去,便寫了一些話,算了,反正也沒人能看見…」

僅僅只是看了第一頁上的前面幾行,鄭棋元便傻眼了,合著這不是原主的日記?

按照原主手機里保存的信息來看,1997年自己可還沒出生啊!那這本筆記到底是誰寫的?

來不及細想,鄭棋元只能繼續看下去。

「真是不習慣,如果是以前的我,肯定不會如此優柔寡斷,也許年紀大了,自然就會變吧,沒想到我也會這麼矯情,寫這些東西,不寫了——1999年10月22號、鄭東征。」

「2002年3月23號,突然我有些害怕,棋元他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希望先祖保佑,不要讓這個孩子再捲入這些事情了。」

「2012年3月1號,當你看到這行字的時候,我已經不在了吧,但還是希望你可以坦然面對即將發生的一切,我們背負着的東西,遠比你想像的沉重,記住,你看到的東西,不能告訴任何人,我很希望你能按照我給你鋪好的路走下去,原以為按照我的計劃,至少也能見到孫子呢…你的父親——鄭東征。」

到第二頁為止,娟秀的筆跡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潦草的筆跡。

「為什麼是我,偏偏是我,你這該死的老東西。」

「你們為什麼不去死!為什麼要把我生下來!這是詛咒!把我們全家都拖入深淵的詛咒!你們就應該死在那一天!而不是把我生下來!」

鄭棋元越看越覺得毛骨悚然,迅速合上了筆記的他只覺得全身雞皮疙瘩不自覺得升起。

這兩個人無疑,一個是原身,另一個就是原身的父親,名為鄭東征的男人。

筆記里所說的詛咒,背負的事情,到底是什麼?

恐懼終究敵不過鄭棋元的好奇心,他打開了筆記本,新的一頁上,字跡明顯好上了許多。

「如今的我開始逐漸理解一切,也許一切都和您沒有關係,讓我們陷入苦難的,是它們,我會按照您和先祖的指引前進,直至解開那些謎題——您的孩子:鄭棋元。2019年6月2號。」

鄭棋元心中有了一些猜測,估計現在所用的鄭淵這個名字只是假名,真名與自己的名字一樣,同樣是鄭棋元這個名字。

不過還好,至少變得正常起來了,不然他都要以為原主會是個神經病了。

「我的計劃有序的進行着,不知不覺間,已經過去了三年了,我才重新在這本筆記本上寫上字,計劃就要成功了,以後不再會有所謂的詛咒。」

鄭棋元眉頭一皺,這麼看,原主似乎身份並不簡單,如果這本日記不是在瞎扯淡,那麼現在的自己可能已經被捲入一些未知的麻煩當中了。

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鄭棋元只能保佑原主的計劃能夠成功,這樣自己就能輕輕鬆鬆的過完這輩子,說不定還有下輩子呢。

而當他翻到下一頁時,頓時心肺驟停,只有短短的四個字,卻讓鄭棋元如墜冰窖。

「計劃失敗。」

這四個字似乎用光了原主的所有力氣,筆跡之深,就連最開始滿懷恨意的原主寫的那兩句也比不上。

咽了一口唾沫,鄭棋元翻開了下一頁,內容卻是讓他寒毛倒豎。

「你好,鄭棋元,我不知道如此稱呼你是否是對的,但是請先容許我如此稱呼你。」

《從天啟到諸天神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