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大意了!養的小白菜被人撬了
大意了!養的小白菜被人撬了 連載中

大意了!養的小白菜被人撬了

來源:google 作者:桉藍QAQ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司逸寧 桉藍QAQ 都市小說

[養成][慢節奏][無系統]司逸寧穿越到平行世界的一個嬰兒身上,而且還是「天胡開局」——是個孤兒還是一個孤兒的司逸寧,創不了業,也談不了戀愛但他明白,付出就有回報,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司逸寧覺得未來可期,誓要成為祖國最靚的那個花骨朵,為祖國發光發熱!直到那天他不小心遇到了一場車禍,救了一個冷冰冰的女人,故事便由此開始……十幾年後的某一天,女人看着隔壁雙胞胎姐妹纏着自己養的小白菜,登上了某乎「在線等,自家養的小白菜被撬了怎麼辦?」展開

《大意了!養的小白菜被人撬了》章節試讀:

孤兒院並不大,主樓只是一個兩層的樓房而已。

給司逸寧穿好了衣服,狸幼薇甚至還給司逸寧洗了臉。

牽着司逸寧的手,狸幼薇牽着司逸寧來到二樓最裏面的院長辦公室。

做足了心理準備之後,狸幼薇才推開了院長辦公室的門。

隨着房門的打開,被狸幼薇牽着的,站在旁邊的司逸寧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女人。

修身的銀灰色小西裝勾勒出了女人堪稱完美的誘人曲線,離膝蓋大概只有五公分的銀灰色包臀裙包裹着女人豐腴的大腿,黑色的微透**包裹着圓潤的小腿,腳上是聖羅蘭的七厘米黑色高跟鞋,看樣子,應該是當下的最新款。

女人的臉很精緻,雙眼透露着鋒芒,端着茶杯的手上,戴着一款價格高達幾十萬的卡地亞女士腕錶。

看見門被打開,女人的鳳眸投了過來,落在了司逸寧的身上。

司逸寧陡然一個激靈。

這個女人的眸子透着一股子侵略性。

未等溫院長開口,女人就先開口了。

「你就是司逸寧?」

清冷悅耳的女聲傳到了司逸寧的耳中。

「嗯嗯。」

司逸寧點點頭。

女人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審視着司逸寧。

十幾秒過後,女人轉頭對着溫院長說道。

「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辦手續吧。」

???

司逸寧的腦袋上有着大大的問號。

橋頭麻袋,你都沒問過的意見呢。

「不,我不同意。」

狸幼薇有些激動,大聲說道。

雖然聲音不是很大,但和她平時說話的聲音比起來,已經算的上很大了。

「嗯?」

女人緩緩翹起二郎腿,雙手交疊放在腿上,清冷的鳳眸盯着面前帶着絲絲青澀的女孩兒。

一股上位者的氣場把狸幼薇給包裹進了裏面。

「你有什麼意見嗎?」

狸幼薇顯然也是被女人的氣場給鎮住了,但也只是一瞬間。

她才不會輕易的把逸寧交給「競爭者」,兩女開始了第一次交鋒。

「我看這位小姐的年齡也不大,應該還沒結婚吧?」

女人點點頭。

「我今年二十四,別說結婚了,連男朋友都沒談過。」

「既然沒結婚,那你如何能夠保證照顧好逸寧?」

「我不會照顧小孩子,但我可以請全市最好的保姆,一個不夠就兩個,兩個不夠就三個,直到把他照顧好為止。」

女人輕輕的開口,彷彿這些錢都是小數目,不值一提,甚至說這話的時候,眼皮子都不抬一下。

「真是有錢吶。」

司逸寧咂舌。

按照靜海市的行情來說,最好的保姆一個月的工資在兩萬至五萬不等,而這個女人一張口就是請最好的保姆,看來是真有錢。

「你怎麼能確定她們能把逸寧照顧好?」

狸幼薇有些氣急,怎麼能請保姆來照顧逸寧呢?

「就憑她們每個月的工資是五萬。」

狸幼薇一時間也是有些震撼。

五萬,一個月五萬,還是用來請保姆!這是什麼家庭?

顯然,第一次交鋒,是狸幼薇敗退了。

不過狸幼薇沒有放棄,立馬整理好思緒,發起第二次進攻。

「那你家裡人知道嗎?」

她不相信,一個沒有結過婚的、才二十四的女人,家人會同意她領養一個孩子。

「這個是屬於我的私事,我會處理好的。」

果然!

狸幼薇的眼中閃過一絲雀躍。

「溫奶奶。」

狸幼薇轉頭看着溫院長。

溫院長也是有些猶豫了,她也明白,要是家裡人不同意的話,誰都不能保證不會發生爭吵,到最後,留還是走?

與其這樣,還不如就讓司逸寧留在院里。

「墨小姐,不如算了吧。我怕到時候這孩子夾在你和你家人之間……」

被稱為墨小姐的女人站起了身子,走到辦公桌前,翻看着自己的領養資料。

「他和我住,不是和我家人住一起,不用擔心。」

「溫院長,我的資料合法嗎?」

溫院長點點頭,資料她看過,是合法的,況且,以這女人的身份和手段,犯不着弄假的。

「既然合法,那麼現在只需要徵得孩子的意見就可以了。」

女人說完,頓時小小的辦公室內,三個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司逸寧的身上。

狸幼薇的眼中露出一抹焦急,心中很是矛盾。

一方面是女人看起來很有錢,司逸寧的物質生活肯定能夠得到保證,但另外一方面,狸幼薇很不舍,擔心司逸寧受委屈。

狸幼薇有很多的話想說,但卻什麼話都沒想說。

領養的主動權還是在司逸寧的手中,只要司逸寧不願意,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不管用。

以司逸寧原本的既定路線就是跟一個好人家就行了,不管待他如何,只要能夠保證他上大學就夠了。

上完大學畢業了,把該盡的義務和責任盡到了,也不算是白眼狼。

當然,如果領養家庭視司逸寧為己出,那麼司逸寧也會將養父母當做親生父母對待。

眼前的這個女人幾乎完美的符合他心中的人選,不過心中也有顧慮。

溫院長當然是希望司逸寧跟着眼前這個姓墨的女人,以她的身份和家庭,想來也是做不出虐待兒童的事兒。

時間在一分一秒過去,司逸寧還沒有給出答案。

墨姓女人也不急,靠在桌子上看着司逸寧,不過她不急有人急啊;現在最焦急也最煎熬的就是狸幼薇了。

「逸寧啊,你要不要跟着這位姐姐回去啊?」

溫院長來到司逸寧的面前蹲下,慈祥的說道。

似乎知道司逸寧有顧慮,司逸寧還沒有做出回答,墨姓女人就開口了。

「這樣吧,你先到我家住一個月,一個月內你有半點兒不開心,都可以回來。怎麼樣?」

溫院長聞言,摟住司逸寧的肩膀說道。

「這個姐姐不是什麼壞人,你可以先去這位姐姐家裡住一個人看看,如果住的不舒心,也可以回來。」

司逸寧看向女人,女人也看向他。

「好。」

狸幼薇的面色頓時有些蒼白,她好像輸了。

……

狸幼薇帶着滿心的不舍和溫院長一起給司逸寧收拾好了行李,司逸寧的行李並不是很多,就一個人小編織袋。

墨姓女人看的出來司逸寧和她的這位姐姐應該有話要說。

「我在外面等你。」

墨姓女人接過司逸寧手中的編織袋,便朝着院門走去。

看着女人走出了孤兒院,狸幼薇蹲下身子。

「逸寧,如果你受委屈了,就給阿狸姐姐打電話,阿狸姐姐過來接你回家。」

狸幼薇的眼眶有些微微泛紅,她捨不得。

「好,阿狸姐姐的電話我可是背的熟熟的。」

司逸寧朝着狸幼薇眨眨眼。

「阿狸姐姐也要照顧好自己,多吃一點兒,我感覺你都瘦了。」

「哪有?」

狸幼薇紅着耳根,又低頭看了看,好像是比之前大了「」

「我室友都說我胖了。」

「嘿嘿,我說阿狸姐姐瘦了就瘦了。」

司逸寧幫狸幼薇粘在臉上的一縷髮絲挽到耳後,湊近狸幼薇的耳朵說道。

「阿狸姐姐以後要樂觀一點兒,多笑一些,我就喜歡看阿狸姐姐笑,還有啊,阿狸姐姐也要照顧自己的身體,還有就是阿狸姐姐可以試着找一個男朋友。」

「你這個小大人說什麼就是什麼。」

狸幼薇有些好笑,伸出兩根手指夾了夾司逸寧肥肥的臉蛋兒。

「有可能這是最後一次捏了吧。」

狸幼薇心中頗為蒼涼的想到,但臉上還是洋溢着笑容。

「其他男生有什麼好的,我有逸寧就夠的。」

「可是阿狸姐姐遲早會有男朋友的啊。」

司逸寧歪着腦袋說道。

「你這個小屁孩兒知道什麼是男朋友嗎?」

輕輕的颳了一下後者的鼻子,狸幼薇輕輕的將司逸寧摟進懷中。

「真捨不得放開啊。」

即便狸幼薇心中再不舍,但感受到懷中小男孩兒的掙扎之後,便放開了司逸寧。

「嘿嘿,逸寧還是這麼的容易害羞。」

看見司逸寧有些微紅的耳根,為了掩蓋離別的傷感,狸幼薇故意打趣道。

「哪有,明明是阿狸姐姐摟的太緊了,熱的。」

司逸寧小聲辯解道。

狸幼薇微微一笑,伸出的手,牽住司逸寧的手。

「走吧,阿狸姐姐送你。」

縱然有太多的不舍,但人生總有離別。

從主樓到院門,不到三十米的距離,十幾秒就可以走完,狸幼薇卻喜歡慢一點兒,再慢一點兒。

但狸幼薇終究沒有超能力,終究是要走完的。

院門處,女人站在一輛打着火的黑色轎車旁,見司逸寧出來了,女人給司逸寧打開了車門。

「阿狸姐姐,拜拜,我會回來看你的。」

在狸幼薇不舍的目光中,司逸寧登上了轎車,女人也緊隨着上了車。

看着汽車正要起步,狸幼薇敲了敲車窗。

女人搖下了車窗,清冷的回答。

「還有什麼要交待的嗎?」

「我能去看看逸寧嗎?」

狸幼薇有些忐忑的開口。

女人遞出一張名片。

「工作日不可以,周末和節假日可以。」

隨後,轎車發動,揚長而去。

狸幼薇看着手上的名片,有些愕然。

摸起來價格不菲的純黑色卡片上印刷着銀色的字體——「嵐想集團 董事長 墨言雪」。

《大意了!養的小白菜被人撬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