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東漢:正要造反被託孤?
東漢:正要造反被託孤? 連載中

東漢:正要造反被託孤?

來源:google 作者:阿凱隊長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阿凱隊長 陳奇

〖無金手指〗〖無系統〗〖主角不妻妾成群〗〖沒有女主〗〖男人戲〗陳奇穿越三國成為禁衛軍的統領武衛將軍,知道三國歷史的他準備在劉宏駕崩以後起兵造反,出去當個土皇帝,結果被劉宏託孤,反而擁立起漢室來為了讓陳奇有足夠的權力跟大將軍何進與十常侍對抗,劉宏給陳奇加官進爵,為了大漢的安穩,陳奇先左右逢源,讓何進與十常侍反目,逐個擊破魔王董卓進京?夥同呂布誅殺,把分裂消滅在萌芽中!袁紹你個濃眉大眼的也反了?沒想到你曹孟德也叛變革命了?劉備你不是皇叔嗎?為何背反朝廷?袁術你喜歡喝蜜水是吧?來人,喂二位袁公子喝蜜水!劉宏:朕知天年已盡,可滿朝文武朕最信任的就是愛卿,今托卿之大任劉備:逆賊陳奇,囚君弒後,屠戮忠良,我很不得生啖其肉,寢其皮!曹操:天下英雄,唯奇與操爾!劉協:愛卿真乃霍光重生,我大漢穩如泰山!展開

《東漢:正要造反被託孤?》章節試讀:

張府前,六輛華貴的馬車緩緩停下,走出來九個身穿華服的太監。

為首的是大長秋趙忠,剩下八人也是十常侍中的封諝、段珪、曹節、侯覽、蹇碩、程曠、夏惲、郭勝。

剛一下車,趙忠便對眾人說道:「諸位,今天張公把大家叫來為的是一件大事,望諸位好好思量思量!」

侯覽聞言附和道:「趙公說的是啊,我等定會深思熟慮!」

眾人也皆言是。

張讓的管家見人都到齊了,便把所有人都帶進後院,進入一間大廳以後,管家命所有人都退出房間,包括管家自己。

這時,大太監張讓走了進來,而以趙忠為首的九人紛紛向張讓行禮。

這十常侍中,以張讓最受靈帝寵愛,趙忠次之,蹇碩為後。

靈帝曾言:張常侍是我父,趙常侍乃我母。

所以十人之中以這兩位為準。

待十人分主次坐下後,趙忠這才問道:「不知張公今日召集我們又有何謀劃」?

張讓聞言嘆了口氣,指着自己腦門上的傷痕言道:「陛下最近對我等的態度可是非常微妙啊?日前居然為了一個陳奇責罵咱,看來這朝廷是要變天了!」

蹇碩卻是疑惑道:「陛下不可能對咱們下手吧,咱們可是陪着陛下長大的,而且之前郎中張鈞誣陷咱們,說黃巾作亂都是因為咱們的原因,反被陛下下獄。」

「是也是也!」

眾人都覺得是張讓過於緊張了,皆是笑出了聲。

「諸位!」

張讓聽了這些話,頓時感覺到了危險,可能他們這些人已經享受了太久的安寧,不知道死亡的來臨。

隨着張讓聲音的拔高,眾人又都安靜下來。

「如果諸位都是這樣的想法,那就離死不遠了,請諸位想想,我等十人皆是陛下的奴僕,卻能夠在這朝堂之上呼風喚雨。

這一切的原因,難道不是因為有陛下在我們後面撐腰嗎?陛下最討厭朝中大臣結黨營私,所以才會默許我等的所作所為。

表面上我等搞得朝中烏煙瘴氣,可也確實讓這幫子大臣老實了不少。

但是萬一有一天陛下不再護佑我等,朝中的那些大臣只怕會把我們的骨頭都嚼碎!何進他就是第一個!」

眾人聞言心中皆是一驚。

卻也是反應了過來,現在他們的處境可能已經極其危險了。

「難道陛下又想扶植何進了?他現在已經被陛下封為大將軍,掌管天下之兵!」

「絕無可能!何進雖然只是個屠夫出身的小人,可是他的野心不小。」

「不錯,自從何貴人被陛下封為皇后,何進愈發的囂張,而且暗地裡與許多世家子弟交好如袁家公子袁紹,兩人關係非同一般!」

「這也是陛下一直所擔憂的,他們這些人,哪有我們忠心,都是一幫吃人不吐骨頭的餓狼。」

「張公的意思是,陛下準備扶持陳奇,為朝中的第三大勢力?」

蹇碩卻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平日里陛下除了非常寵信他們十人之外,最受寵信的就是陳奇了,並把陳奇時常帶在身邊。

其他人哪有這種恩典,與他同為護衛統領的張清就沒有這個待遇。

「哦,看來蹇大人已經明白此事的嚴重性了,不過有句話大人說錯了!」

蹇碩不解。

趙忠卻是說道:「不是第三大勢力,而是加入我們!」

「趙公此言何意?那陳奇平時就與咱們不和,若非陛下護佑,咱們早就讓他人頭落地了。」

「就是,咱看反過來也一樣,陳奇未必不想要咱們的命,怎麼會加入我們。」

張讓看了看眾人,這才語重心長的道:「諸位,不管是咱們,還是陳奇,歸根結底終究是陛下的人,都是陛下用來統治朝堂的工具。

陛下已經派陳奇出兵前往剿滅黃巾,就是趁這個機會給陳奇加官進爵,分走何進的軍權來掣肘何進!咱們,終究是陛下掌上的玩物。

所以我建議,等陳奇歸來與他交好,不僅能穩住他,也可以向陛下表明忠心,難道諸位認為,就只有何進才是陛下的眼中釘肉中刺嗎?」

「這……」

聽了張讓的話,眾人沉默,事情已經再明白不過了,他們這種身份的人,走錯一步都是萬劫不復,所以臉皮什麼的早就丟到十萬八千里以外去了。

「我同意!」

趙忠首先站了出來。

有了領頭的,剩下的人也都明白了局勢,紛紛表示贊同。

天色漸晚,眾人依次上了馬車各自回府,唯獨張忠還留在府上。

張讓親自給趙忠泡了一杯茶,表示感謝道:「若不是趙公一直神機妙算,我等難有今日。」

趙忠擺了擺手道:「你我二人多年交情,未進宮前便自小相識,又一同進宮在陛下身邊做事,而這朝堂險惡,伴君如伴虎,更當相互扶持。」

「是也是也,我張讓能夠有趙公這樣的好友實在是天大的福分。」

二人一直交談至深夜,趙忠才從張府離開。

待張讓一走,剛還一臉喜笑顏開的趙讓頓時臉色陰沉了下來。

放下手中茶杯拍了拍手。

從後面屏風中走出一名蒙面女子。

「暗夜部隊,代號:燈,參見大人!」

女子作揖行禮,雖然帶着面罩,可是依舊能感受到她的面容姣好,不過她的眼神如冰,就連看張讓,都好像看死物一般。

「讓你去監視趙忠的事怎麼樣了?他最近跟何人有往來?」

「趙忠最近沒有出門,不過我發現他跟何進有密切的書信往來,而且還命人給陳奇送給養。還與朝中的一些大臣有書信往來,比如豫州刺史王允……」

「這個老狐狸,果然不出我所料,你先下去吧,繼續監視他,不要放過任何細節!」

「是!」

女子說完以後快速的消失在黑夜中,身上異常敏捷,好像從未來過一樣。

虎賁軍營內。

虎賁中郎將張清正在秘密召集人手,讓他們換上百姓的服裝。

副將張衛一臉諂諛的對張清道:「將軍此計真乃天衣無縫,小人佩服。」

張清冷笑一聲:「還不是那陳奇自找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會讓他知道得罪我的代價!」

張衛卻是有點擔憂的問道:「不過您這樣做,到時候會不會惹的陛下與張大人不快,昨天張大人還派人跟您說以後少找陳奇的麻煩,要是陛下與張大人知道……」

「知道又如何!」

張清一臉不屑:「他一個閹人而已!如果有我一半的魄力,豈會讓那陳奇囂張至今!我看哪,陛下對他們的耐心已經沒有多少了,到時候還要靠我這個侄子教他們。」

張衛心說將軍你有魄力那陳奇不也是一直都很囂張,分明是被陛下冷落太久心生嫉妒。

「傳令所有人,到時候不得露出一絲蛛絲馬跡,如若不然,就地正法!這次我要讓陳奇好好喝一壺!」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東漢:正要造反被託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