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凡人之軀
凡人之軀 連載中

凡人之軀

來源:google 作者:零七度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鄧光富 鄧平安

穿越到以武為尊的世界,在這個強者才能制定世界規則的時代,無論你用什麼辦法,只要能展開

《凡人之軀》章節試讀:

寂靜無聲的房屋中。
鄧平安堅定有力的聲音回蕩着。
鄧光富眼中浮現一抹悲傷,他而今被定身於此,卻不知是次子鄧平安的話,讓他難受;還是無法割捨兒子離家,去修鍊玄門道法,去爭那億萬分之一的希望!
道人只是看了一眼鄧平安,淡淡一笑,充滿了一種如春天般的親和力: 「玄門修道,便是遁出紅塵,你與你父親和兄長作別吧。」
他話音落下,鄧光富身上的定身咒力量立刻散去。
那盤曲着身體的黑色毒蛇,也瞬間變成了一根平平無奇的木棍。
鄧光富急切地走到了鄧平安身邊,未曾開口說話,眼中已經有淚花閃動。
「阿爹,方才道長和我說的話,你也都聽到了。」
鄧平安率先開口:「我這樣的身體,對於你和大哥,包括我自己而言,都是一種煎熬。」
「平安,不許這麼說,只要你能活着;爹天天給你換洗屎尿,爹都心甘情願!」
鄧光富強忍涌淚的感覺,可淚水卻已奪眶而出。
鄧平安掙扎着給老父擦掉淚水:「阿爹不哭,天無絕人之路的,等我二十歲的時候,如果我沒修成金丹大道,延壽三百載的話......」 他的語氣停頓了片刻,緩緩地說道:「落葉歸根,我會回到生養我的家。」
鄧光富強忍着痛哭的臉,已經有扭曲,淚花奔涌令他視線模糊。
鄧平安卻笑着為其擦拭淚花,露出赤子般的笑容: 「阿爹,不哭的。
這是兒的好日子。」
「好,不哭,不哭!」
鄧光富咬牙切齒,憋住眼淚,渾身在顫抖,他怕自己一個忍不住,直接不顧一切的嚎啕大哭起來。
「若兒得天之庇護,爭得那億萬分之一的機會,破日金丹大道,定然是白日飛升天界,位列仙班去了。」
鄧平安轉頭看向身邊的道人,目中飛快地閃過一抹懇求: 「是吧,道長?」
道人本不欲撒謊欺騙一個區區凡人的。
金丹大道,雖已然是可望不可及,但與傳聞中的白日飛升,卻如天與地之距離。
怎麼能混為一談?
可,他稍作思索後,眸光堅定如鐵: 「金丹大道,一日修成,便白日飛升天界,享無量壽福!」
「好!
好!
好!」
鄧光富不只是聲音在顫抖,渾身都在發抖: 「我兒自當修持大道,白日飛升,為父唯一能為你做的,便是日行百善,為你積攢功德......」 鄧平安看向了道人的眼中,閃過一絲感激。
道人只當自己沒看到,緩緩地開口說道: 「紅塵緣已了,貧道在城外等你。
你自己走出城來,這段路,不準任何人幫你。」
鄧平安聽到道人這話後,面色大變,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有年齡不相匹配的瘦弱雙腿。
鄧光富驚恐道:「道長慈悲,我兒實在是無行走的能力,可否由我代為......」 「不可。」
道人面無表情道:「將來玄門修道之路,比而今面對的要難上千倍萬倍,你今日可以幫他走出平城。
來日難不成還能幫他修成金丹大道,白日飛升不成?」
鄧光富滿臉難受,眼神擔憂的看着道人,似乎還想哀求些什麼。
可道人卻「咻」的一下,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阿爹,你扶我起來,穿好衣服和鞋子吧。」
鄧平安眼神出奇的平靜,似乎從這一刻,他整個人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樣。
鄧光富顫抖着聲音,重重地點頭:「好!」
鄧平安忍着虛弱的身體,在父親的幫助下,穿好了衣服。
可,就是如此尋常的一個動作,卻也讓他周身傳來一股股徹骨般的奇怪痛感。
只是片刻時間,鄧平安就已經疼的滿頭汗水,頭髮髮絲,都因為汗水纏在一起,看起來頗為狼狽。
鄧光富心如刀割,卻不敢在臉上表露出來,只是強撐着,當做自己什麼都沒看出來一樣。
作為父親,他心疼兒子如此虛弱,卻也不忍心戳穿兒子的倔強。
「要不,給你一根拐杖吧?」
鄧光富忽然想到了什麼。
鄧平安愣了一下,似乎想拒絕,可看着父親的眼睛,他點頭笑道: 「好呀,就要父親給自己準備的那根梨木雕花拐杖。」
鄧光富方才轉過身去,就看到長子鄧平心帶着許多孔武有力的家僕出現在門口。
此刻他正賊頭賊腦的往裡邊看,發現那木棍安然無恙的躺在屋子裡,眼中充滿了奇怪之色。
鄧光富見了長子鄧平心這般模樣,頓時怒聲吼道: 「你還愣在這裡做什麼!
還不快去拿梨木雕花拐杖!」
鄧平心嚇了一跳,急忙轉頭喝走僕人,趕緊去拿。
顯然,這傢伙放在就躲在外邊看呢。
知道那道人憑空不見了,他才敢露頭。
鄧光富頓了下來,小心翼翼的給鄧平安穿鞋。
他清楚兒子的病,輕輕動一下,渾身都是徹骨的痛。
哪怕他很小心了。
可是,鄧平安還是疼出一身的冷汗來。
看着蹲下去,為自己穿鞋的父親,鄧平安默默的嘆了一口氣。
「一個人在外邊,不比在家,要照顧好自己,知道嗎?」
鄧光富忽然叮囑了起來。
鄧平安愣了一下,點頭道:「阿爹,我知道......」 鄧光富整個人似乎已經完全平靜下來,為兒子穿好鞋後,他站起身來,看着滿頭都是汗珠往下滾的兒子,輕輕的抬起衣袖,擦着汗: 「爹是沒什麼本事的人,但道長是有本事的人......健健康康的自然好,時間短了點......也沒什麼。」
「阿爹,梨木拐杖!」
鄧平心氣喘吁吁的捧着拐杖回來了。
鄧光富轉過頭去,眼神複雜的看着長子,然後點了點頭,伸手接過拐杖,攙扶着次子鄧平安要站起身來。
鄧平安強撐了一下,腳底上傳來的痛感,如同常人踩在全是鋒利釘子的木板上。
那種劇烈的痛感襲來,幾乎瞬間,就差點讓鄧平安窒息。
可,鄧平安強撐,牙齒咬的嘎吱嘎吱的聲音。
父親和大哥都聽的清楚,他們的心,似乎也在這一瞬間,跟着顫抖。
「如果這點疼痛,我都承受不了的話,又怎麼玄門修道,奢望金丹大道!」
一個聲音,忽然在鄧平安心海中回蕩。
他站起身來了。
哪怕渾身上下都在劇烈的顫抖,隨時都會倒下。
可他就終究是站起來了。
鄧光富快速地抹掉臉上的淚水,露出欣慰的笑容,口吻滿是驚喜: 「我兒已能站立起身了!」
周身各處的劇烈痛感潮水一般,一陣又一陣,鄧平安強忍着露出一個比哭都難看的笑容,扭頭看了一眼身邊的父親: 「我可以的!」
下一刻,鄧平安緩緩地轉身,看向了大哥鄧平心。
鄧平心心中有愧,不敢與阿弟對視。
「大哥......」 阿弟的額頭,輕輕的靠在了大哥的肩膀上。
兄弟兩人,呼吸相聞。
直到這個時候,大哥感受到了這個病秧子的弟弟,渾身上下瘦的像是骷髏一樣的身體,緊貼着自己,似乎他的骨頭,隨時都會散架一樣。
「平安,對不起......」 鄧平心滿臉羞愧。
「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 鄧平安忍着劇痛,以至於他說話的時候,呼吸都顯得很粗。
「大哥,我今日離開家門,恐不能在阿爹面前盡孝。」
「還有,找個好女子成婚,若我出了意外,鄧家的香火,總不能斷了吧?」
說完這話,鄧平安不顧滿一臉錯愕之色的兄長,緩緩地直起身來,轉頭看了一眼身後的父親。
病怏怏的少年郎,只是露出一個燦爛如春光般的微笑。
一手扶着牆,一手吃力地杵着那根梨木雕花拐杖,近乎是一寸一寸挪動般,朝着房門外走去。
每走一步,周身的奇寒刺痛就會襲來。
鄧平安感覺,像是有一根根寒冰刺入身體,而後瘋狂攪動,撕裂他的血肉、靜脈,甚至於,碾碎他的骨頭。
從床邊上,走到門檻邊上的時候。
他身上衣服,都已經為汗水侵透。
這個時候,他本應該覺得很熱,可他這怪異的身體,卻讓他覺得自己周身發冷,陰寒的痛感,一陣又一陣襲來。
宛若是他身上不着寸縷,被丟在了冰天雪地里一樣。
鄧光富和鄧平心,默默地站在鄧平安身後看着。
家中的僕人雖然不知具體發生了什麼,但是大致上也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
此刻看着老爺和大公子都如此,也沒有人敢走上前去攙扶鄧平安。
太陽偏西的時候,鄧平安終於挪到了大門口邊上。
此刻的他,已經疼得快要失去了理智。
若非是心中唯一的求道執念,尚且能夠支撐的話,他恐怕都已經要倒在地上爬行了。
夕陽西下。
面色蒼白的病態少年,像是一隻病貓一樣,蜷縮在門檻邊上,似乎是在巨吃力的劇烈喘氣。
如血的殘陽照在他的臉上,讓他蒼白的臉看起來像是浮現了一抹紅暈。
鄧府大門外,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每一個人都身體康健,可負重,且還能大步穩走。
少年人看到一個身材魁梧,赤着全是健壯肌肉,扛着重物穿街而過的壯漢。
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瘦弱不堪的雙腿,眼中的光芒卻並沒有如往日一般渙散。
他扶着門檻,杵着梨木雕花拐杖,強撐着、顫巍巍的站起身來。
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任何時候,都不應該浪費。
甚至於......休息。
鄧平心似乎想到了什麼,立刻叫來了家僕,低聲耳語了一句。
剎那間,鄧府兩百多家僕從側門奔上街道,開始湊到路人和街邊商販們耳邊,輕聲耳語了什麼話。
只是片刻工夫,川流不息的街道上,竟空無一人。
鄧平安似乎感受到了這份兄長的歉意,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但是這一抹笑意,卻很快被疼痛所淹沒。
鄧光富站在大門口,看着小兒子消瘦病態的佝僂背影,在如血的殘陽下越拉越長,哭聲再也無法止住...... 「阿爹,大哥,希望這一別,不是永別吧!」

《凡人之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