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剛穿七零,糙漢就要拉着我去領證
剛穿七零,糙漢就要拉着我去領證 連載中

剛穿七零,糙漢就要拉着我去領證

來源:google 作者:梧生有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行簡 現代言情 祁玥

【年代·甜寵·空間·溫馨治癒·1v1雙潔】祁玥穿書了,她是年代文里的知青女配一睜眼,一個俊美的男人闖入她的視線!她以為是姐姐介紹的對象,肆意撩火事後,本想翻臉不認、相安無事男人卻纏着她:「什麼時候嫁給我?」☆☆一開始的祁玥:遠離女主身邊的男人,否則會變得不幸!真香後的祁玥:她這不算打臉吧?不算吧?不算吧?☆☆ps:男主跟女配(原女主)沒關係寵是真寵,甜是真甜展開

《剛穿七零,糙漢就要拉着我去領證》章節試讀:

「!!!」

祁玥屬實沒想到,這人臉皮還挺厚:「你在說什麼痴心妄想的話?」

她發誓,她沒說過要嫁給他。

林行簡洗好碗,擦乾手,坐到她身邊,看起來頗為正經,嘴裏卻道:「你昨晚還滿意嗎?滿意的話,不該給我一個名分?」

祁玥倒吸一口涼氣:「這位同志,請問你是以什麼樣的心態說出這種話的?」

這是七十年代吧,雖然是小說,有虛構和架空的成分在,也不至於這麼離譜吧。

這會兒的人不是挺保守的么?這位仁兄出口成騷啊。

「這位女同志,請問你昨晚是以什麼樣的心態,說出『就這?這麼短』這種話的?」

呃……

這狗男人有億點記仇。

「我已經為我的口出狂言付出代價了,你還想怎麼樣?」她下身還有點不舒服呢。

「想要你當我媳婦。」林行簡有種直覺,他如果放棄了眼前的姑娘,定會後悔終生。

祁玥有一瞬無語,心想後面的一切雖然還未發生,林行簡目前也沒喜歡上江星若的跡象,她不該把莫須有的罪名安在他身上,但不代表她就要接受他。

人生的意義,又不是為了嫁人,也不是為了看女主江星若和男配們的熱鬧。

她是有點喜歡林行簡,長得那麼好看的帥哥哥,氣質絕佳,誰能拒絕喜歡呢?

但,鬼曉得她喜歡的是那張臉,還是這個人?

以他們簡短的認識,說有多深的感情,那不是欺人也欺己么!

祁玥眼珠子一轉,想到一套說辭。

「我實話實說吧,前段時間江星若有點神神叨叨的,我偷聽到她自言自語地說一些奇怪的話,她說有個叫林行簡的人很愛她,她一定要嫁給這個人。」

見林行簡皺着好看的眉頭在認真聽她說話,祁玥不大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繼續道。

「那會兒我還以為是她的青梅竹馬呢,也就是聽到你的名字,以及昨天你們之間發生的事兒,我才知道她說的人是你。」

唉,撒謊真費腦子。

林行簡直勾勾地盯着她道:「絕不可能!我跟她昨天是第一次見面,不可能存在關係。」

祁玥攤手手,眨巴着無辜的眼睛。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她是那樣說的,不然你如何解釋她爬你炕的事?她都沒見過你,為什麼對你做這種事?」

祁玥看到林行簡陷入了沉思,懶得管他,徑直換回自己的外套,打算趁他不注意悄咪咪地回知青院。

這時,又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林行簡開門看到一群人圍在門前,有知青,有圍觀的村民,為首的正是村支書周結民。

林行簡故作不明:「周伯,你們怎麼來了?」

周結民看着林行簡,頗有些語重心長地問道:「簡小子,你昨晚做什麼去了?」

「周伯你是什麼意思,發生什麼事了嗎?」

嘁,承認是不可能承認的,要他對那什麼江知青負責,想屁吃呢!

他林行簡想負責的人,只有屋裡那個叫祁玥的小姑娘。

沈玉兒稍稍打量了下林行簡,開口道:「你就是林行簡同志吧?星若說是你把她打暈綁起來的,指不定你趁着她昏迷動手動腳呢,她說她可以不計較,但為了你們的名聲着想,希望你對她負責。」

沈玉兒心中不甚服氣,這江星若命可真好,還以為林行簡一個村民就是個糙漢泥腿子,沒想到長得挺俊俏,氣質和氣場都是極好的。

她都不想成全這兩人,她不希望江星若嫁得好,可與溫瑾初相比,她不得不幫江星若說話,撮合江星若和林行簡。

哦,溫瑾初就是原書男主。

這樣,江星若就能從知青院搬走,溫瑾初就是她一個人的了。

林行簡連眼神都懶得給她:「一,我不認識你們說的江知青;二,你們所說之事,是在給我抹黑,我可以告你們污衊;三,你們要是拿不出人證物證,那就是誹謗。」

綁人的繩子,是他在路邊撿的。他不想跟所謂的江知青扯上關係,影響他走向他的小姑娘。

「三哥,你撒謊才是給自己抹黑!」林思貴在人群中擠出來。

「昨晚吃過晚飯後,我們一家人都出來串門了,只有三哥你一個人在家,江知青就是那會兒去咱們家的。

江知青出事,你說她沒有人證,三哥你也沒有人可以證明你沒幹吧!」

他和家裡其他人收了江知青好處的,得把三哥跟江知青湊成一對!

祁玥悅耳的聲音從人群後響起:「誰說他沒有人證?」

她在屋裡聽到這些人吵吵鬧鬧的,擔心林行簡有嘴說不清,便翻牆出來,趁着大家不注意,溜到了前門。

這不,她還抽空順便在村裡換了點雞蛋。

沈玉兒有點高興了,看祁玥的眼神都不一樣了:「祁知青,你看到林同志綁江知青啦?」

祁玥一副看傻子的表情:「沈知青你說什麼呢?我,是林同志的人證。

你忘啦,我們幾個女知青約着去河邊散步,我比你們要出發,經過林同志他們家時,剛好看見他出門。」

馬旭明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那江知青去林家的時候,林行簡同志根本就不在家,她被人打暈,卻誤以為是林同志?」

信息量有點大啊,這林同志昨天才休假回到村裡,他們只聽說過,還沒見過此人,江知青為何偏偏咬定是林同志乾的?

沈玉兒扁扁嘴:「什麼啊!這也不能證明不是林同志做的啊,萬一他出了門又回家了呢?」

「別急啊,我話還沒說完。」

祁玥環視一圈,視線最後落在知青張德娟身上,「我一個人到了河邊,就坐在那裡玩水,沒一會兒,也不知道是哪個缺德的,從背後把我推下水。

是林同志路過把我救上來,又送我去縣裡的。你們知道的,我縣公安局裡有親戚。」

祁玥說著,別有深意地微微一笑:「如此,你們還覺得林同志有時間對江知青下手?」

知青院里,能對原主下手的,大概率就是張德娟。

張德娟被祁玥看的有點不自然,攥了攥自己的衣袖:「真巧啊,有沒有可能是林同志一直尾隨你,把你推下河,再把你救上來,以救命恩人自居?」

《剛穿七零,糙漢就要拉着我去領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