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隔層紗
隔層紗 連載中

隔層紗

來源:google 作者:野次小崢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於靚 現代言情 蔚楓

於靚初見蔚楓時,還是他室友的女朋友那天一早,於靚尿急,隨手撈了件男友的T恤套上,沖向廁所,近視五百度走到近前才發現有個人蹲那兒那天一早,蔚楓蹲在門口系鞋帶,聞聲抬頭,石化當場,全副注意力都在女孩身前的洶湧起伏上於靚瞪着鏡子里的自己,風中凌亂,身上薄紗質地的黑T幾乎半透明,一覽無餘,紅纓墜雪,芳草萋萋......蔚楓半晌才從心跳聲中找回呼吸,鞋帶系成了死結,落荒而逃,門合上的瞬間,一聲尖叫被攔腰截斷,他忍了又忍,漏出笑意幾天後的tutorial,於靚看着桌對面蔚楓發來的「癢嗎」眼皮狂跳自己是什麼時候加的他微信?還是主動添加!展開

《隔層紗》章節試讀:

*

蔚楓是真的和朋友有約。

就像他真的是專門去Lidl買牛油果;

真的習慣在每周三中午的大課課間就近吃賽百味;

真的有急事待處理,所以周一那天的指導課提前到場,想早說完早離開,卻在見到她後沒捨得走;

真的是臨時決定,深夜把材料搬回公寓,通宵趕製模型,偶然中的偶然,看到了她的身體。

他習慣了紮根在自己搭建的工作區,那裡空間開闊,鋪得開稿紙和模型材料,通宵開放,不用擔心切板子的噪音打擾到別人。尤其是周一和周四兩次指導課的前一晚,他通常不回家睡覺。

但上周日那天,他的外設被偷了。

價值2.3w的筆記本,加上他早已製作好的概念模型,喪心病狂!

還好那筆記本是他的備用機,裏面沒什麼資料,最重要的是模型沒了……

他第一次感到學校的環境讓他毫無安全感,無法靜下心做事。

於是他把大本營搬回了公寓,連夜重新做模型。然後被迫聽了隔壁牆角,想來室友也不知道他回來了。

和朋友約在「五味軒」就是為了被偷這件事。

對方是他哥哥的朋友,搞網絡安全的,特意從倫敦趕火車過來。他總得請人吃一頓好的。

學校監控根本不讓看。

一是學校聲稱給他看監控會侵犯別人**,二是他不能提供足夠的證據證明自己的筆記本電腦就放在工作室里,三是他工作室那裡屬於公共區域,雖然他用桌子劃分了空間,但並不能被判定為私人領域。

問就是一句查不到……

報警,來了兩個**耗費一下午慢慢悠悠查了監控,趕着下班時間得出結論,沒有排查到可疑人士。

廢話,任何一個背雙肩包的人都是可疑人士。

要說他就差那一個筆記本也不是,只是他咽不下這口氣,覺得事情發展成這樣實在有失公道。

尤其小偷還壞心眼地偷了他的模型,想害他在馬庫斯那裡吃癟。

還好,他被偷走的筆記本上插着一隻迷你u盤。

那不是普通u盤,他哥給他的時候說,是對面這個人開發的防黑客工具。他覺得沒那麼簡單,就沒往常用的設備上插,隨手插在那台備用筆記本上。

「叫我Eatos就好,我來之前已經查到,你的筆記本現在還在你學校附近。」

果然……

「但不在建築樓,在……」

Eatos把手機翻轉過來遞給他,解析出的IP地址在地圖上定位為……

他的公寓。

「如果你不是自己帶回了家,那麼很有可能,偷你筆記本的人和你住在同一棟樓。」

Eatos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好像在說,你確定不是自己帶回家又給忘了?

他沒空理會,自己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思緒又過了一遍周日下午發生的種種。

那天學院的木工坊到了一車木料,朋友阿棋想和木工坊的兩位助教處好關係,以便偷師學木工手藝,就拉他一起去幫忙。

他從下午三點半離開工作室,到晚六點半吃完晚飯回來,其間三個小時,studio里趕方案的很多,幾乎沒斷過人,唯一有可能的空隙就是晚飯時間。

從三層工作區有且只有一道鋼製樓梯下到二層開放區,而二層離開建築樓有兩條路線:一條過空中走廊到附樓的教師辦公區,那裡周日並不開放;一條是東西兩側樓梯下到一層,最後到達整棟樓唯一的常用出入口。

建築樓每天通宵開放,出入口設有門禁,只有建築學院學生的ID卡可以刷開門禁。

再加上他一同消失的建築模型,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最高。甚至,小偷很可能和他前後腳,甚至擦肩而過。

他凝眉沉思,在公寓樓見過哪些同專業的人,其中有沒有人和他發生過不愉快。

最終一無所獲。

他這個人,通常只專註於自己,很少會把注意力浪費在別人身上。

Eatos面前的一碗清湯牛肉麵已經見底,沸騰魚又辣又鮮,吃的嘶哈卻停不下來,一個人幹掉了一整瓶1L的蘆薈汁。

他遞還Eatos的手機,招手喚服務員加菜,卻見收銀台旁俏生生地站着一個已經逐漸熟悉的背影。

《隔層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