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苟聖
苟聖 連載中

苟聖

來源:google 作者:一襲灬青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襲灬青衫 奇幻玄幻 肖仁

苟道小成,苟於荒野苟道大成,苟於俗世修行之間!苟之道,居於三千大道之上也!本小說人物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切勿模仿!展開

《苟聖》章節試讀:

原本寂靜的密林里,突然竄出一個上身**的男人,手上還死死的抓着一個橘黃色的果子,後面四五個手持柴刀的攔路劫匪正跟在這個男人的背後,其中一個劫匪叫道:「小子,交出朱果便饒你不死「!

白駒:「做夢,這顆千年朱果我就是扔了也不給你「!

這時其中一個土匪,拿出了放在背後的弓箭,對着白駒就是一箭。

「呲「

一聲利器刺穿皮膚的聲音傳到了正在逃命的白駒耳中,「完了「,白駒在心中默念一句,本來在密林奔逃了幾里地,已經疲憊不堪的白駒腳下一滑徑直摔倒在地上。

劫匪:「跑,你倒是接着跑哇,小兔崽子,快把朱果給我「!白駒強忍着疼痛委身爬起,看着手裡的朱果又看了看慢慢向自己走來的土匪眾人,對着土匪說到:「呵~這朱果我得不到你們也別想要「!說著便把朱果一口吞下,頓時一眾追來的土匪不經怒目而視,劫匪一:「小兔崽子「劫匪二:「不,別吞「!

「咕嚕「

劫匪一:「媽的,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老二老三,把這小子宰了,拖到萬屍谷扔了!「

劫匪二:「老大,萬屍谷可是養屍地呀!這麼做會不會……「劫匪一:「你他娘的怕什麼「!

劫匪一:「這小子吃了我的朱果,那可是我做夢都想得到的寶果,把他仍養屍地那都是便宜他了!還不快動手?「

劫匪二:「這,好吧,老三來搭把手「。

近乎昏迷的白駒只感覺自己被人抬起走了好久,漸漸的就聞到一股淡淡的惡臭味!然後由於失血過多就昏迷了,之後這些土匪對他做了什麼,白駒也就不知道了。

兩三個月後……

躺在地上的白駒緩緩抬起頭看了看四周,只見周圍全是駭人的白骨,有的骨頭是人骨,有的骨頭卻是牛骨羊骨。

四下打量後,白駒發現,自己正身處一個圓形的峽穀穀底,峽谷兩邊長着七八棵參天大樹,谷底終年不見陽光只有幾束光影透過樹葉照在地上,起身後卻發現自己身下有着一大片的死人骨頭,有的骨頭上面還有蛆蟲,有的死人骨頭上面還帶着點沒有完全被腐化而風乾的黑肉,看到這,白駒腹中一陣翻滾,白駒:「這……這難道…………」

在這峽谷底下不止有着骨頭和死人,還有很多以腐肉為食的生物,蠍子蜈蚣甚至白駒還看到墨毒蟾蜍。

白駒:(不對,我當時受了那麼重的傷,這峽谷足有數百丈的高度,而且周圍也沒有可以行走的棧道,那群土匪不可能是把我抬下來的,可是如果是把我扔下來的,這樣的高度,我怎麼可能還活着……)

(難道,是因為那顆朱果?)

白駒剛想轉身繼續看看周圍的環境的時候。怎麼回事?嘶……我的身體,白駒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早已破爛不堪,肚子上更是破開了一個足有足球大小的窟窿,蛆蟲更是一團一團的往自己肚子里爬,蒼蠅蜈蚣蠍子散部在自己身體的每個地方臉上身上腳上手上更是有着一群足有筷子粗細的蛆蟲在那啃食自己

白駒:「這,我這是,我難道是變成了殭屍?「

用眼睛探查了一下周圍的情況後,剛想往前走去的白駒就發現,自己的腿像是灌了水銀似得,邁開的腿只能一點一點的挪動,白駒踩在這堆積成山白骨上發出,「咯吱咯吱的「的聲音,說不出的詭異,看着這些骨頭白駒不經心想,這麼多死人骨頭,這些人到底是因為什麼才被人殺死的,四下探查一番後,白駒發現在那些成堆成堆的白骨骷髏的邊緣角落裡似乎有着一個人,那個人正背靠着涯壁單手撐着地另外一隻手上好似拿着一柄破木劍,好似是在指着某個東西,這人背後的涯壁上還有着一行字寫着,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白駒順着他手指向的那個方向看去,正前方有着一片鬱鬱蔥蔥的黑色森林,那黑色森林一眼望不到頭,而且散落在森林外圍的屍體,手也像涯壁角落裡的那具屍體一樣指着黑色森林。

白駒緩緩的像這些人走去,發現這些人的身體形同乾屍,身上除了一身青灰色的衣物和手上死死拽着的半柄破木劍就什麼也沒有了。

白駒把手往屍體的身上摸去除了一些看不懂畫了什麼的黃符,什麼也沒發現,白駒不禁疑惑,「看這些人身上的衣服樣式,應該是修士,一些正直的修士向來以除魔斬妖為己任,這些人的手指着那片黑色森林,想來那森林裏肯定有什麼領他們也忌憚的東西,看來這地方沒我想像的安全啊「,此時天色漸晚,無奈白駒只好慢慢的走向那黑色森林,想着今晚就靠在那黑色森林裏的大樹上將就一晚,落日的餘輝透過樹葉照在那成片的白骨堆上說不出的壓抑,靠在涯壁邊的白駒想着曾經活着的時光,…………

白駒一閉上眼睛,就感覺身邊的那一大片的白骨在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直到後半夜因為實在太困,白駒才睡去,睡到三點多的時候一隻大老鼠爬到白駒的身體上,對着白駒肚子上那還在流着血的窟窿啃咬起來,驚醒的白駒抓起邊上的石頭,摁着大老鼠就是猛砸,那老鼠開始拚命的掙紮起來,發出「吱吱吱「的叫聲,像是在呼叫同伴,白駒當即雙手掐住大老鼠的脖子,就這麼活活的把它掐死了,掐死大老鼠後的白駒再也沒有了困意,起身貼着涯壁向前走去,剛走出一步,白駒的肚子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音,白駒看了看被自己掐死的大老鼠,蹲下身拿起石頭砸下大老鼠的一條腿便生撕啃咬起來,這老鼠很大,好似一頭豬仔一般。

白駒:「這老鼠,應該是靠着吃這谷底的死人肉長大的,一身的肥膘。」

白駒:「也不知道,它在這底下呆了多久!」

《苟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