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詭異輪迴者
詭異輪迴者 連載中

詭異輪迴者

來源:google 作者:烏花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傾賜 周清 懸疑驚悚

詭異的事要從一個陰暗潮濕的樓道開始,那隻黑貓和跑不盡的樓道都在預示着一場大危機的到來,到底是誰才是真正的鬼展開

《詭異輪迴者》章節試讀:

在我小時候曾經聽祖母說過一個故事。

說以前她住在山村裡,沒有太多外來人的打擾,小小的村子十幾戶人家住着也倒悠閑自在,可是直到有一天從山裡來了個女人,長着一對大翅膀,左肩的翅膀已經被劃的血肉模糊,村民好心救活了她,她卻將那一年誕生的孩子都吃掉了,像野獸一樣兇殘,嘴裏還念叨着「詛咒,詛咒,沒時間了!」人們氣憤難當,將她綁住用烈火燒死了。

自從那以後,村裡怪事不斷,家禽全部死亡,無一不是被摳下眼珠,更駭人的是村裡的半大孩子在一夜之間都失蹤了,而剛出生的嬰兒背後卻蔓延這恐怖的圖騰。

一開始人們還以為是有野獸,後來逐漸發現這是詛咒,不管是跳大神還是土醫治都無法解除。無奈下人們只好搬離村子,離着越遠癥狀越輕,後來這事就被人們忘記了。

我當時被這個故事嚇得好幾個夜不敢入睡,後來生了場大病,高燒不退,最後瞎了隻眼,也不能說瞎,只是右眼球變成了全黑的,什麼也看不清了,在我出院那一天,祖母看見我的眼睛,立馬嚇了一跳,脖子上帶着的紅金鏈子一下子破成幾段跌落在地摔得粉碎,第二天清早,我和我爹就發現祖母坐在床上,以極其僵硬詭異的姿態,死了。

桌子前放着一串白色圓珠鏈子,鏈子中心刻着一些模糊的紋路,像是骨頭的質地。

我們將祖母火化,把那串鏈子也焚燒,我那時小,看那串珠好看,就偷偷的戴了一下,沒想到帶上後怎麼也無法摘掉,深深地嵌入肉中竟然慢慢融到了肉里,我不敢告訴父母,瞞了下去。不過自那以後我就再也沒生過病,我一直覺得那珠子是祖母的骨頭,帶上後祖母就一直保佑着我。

因為我的右眼是全黑的,十分瘮人,於是我常帶着半面黑色眼罩,有些學校不讓帶,可當我摘下眼罩,他們紛紛被嚇得魂不着令,立馬又讓我帶上。不過還好,同學們沒有因為我的怪異而排斥我,反而很喜歡我,說我披着黑色長髮,皮膚異常白,有種淡然的美感。

我倒也看的開,並不在意,只是讓人麻煩的是,每次打雷下雨時,我爛掉的眼睛就會發熱發痛,那種痛深入腦髓,隨後我的腦子裡就會浮現一些黑色的山洞,山洞裏用紅字寫的密密麻麻的符號,並不是漢字,每當我想湊近看清楚,就會覺得手腕刺疼,有一次我忍着疼撫摸了洞壁上的符號,我發現那些符號也像文字,而且我好像認得,只記得我摸到的那四個字,「七道輪迴」

我查閱了很多書,都沒有記載,直到我大學畢業後,學校舉辦了一場野外游旅,我才在長白山的一個山洞裏發現了一絲絲線索,但這份線索卻將我和整個世界都拉入無底深淵。

神是沒有人性的,沒有人性反而更加殘忍,鬼是神和人的過渡,這樣卻保留着一份善意。

《詭異輪迴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