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和離後一人一狼闖天下
和離後一人一狼闖天下 連載中

和離後一人一狼闖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火火大人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墨宸殤 白司凰

她本是二十一世紀的天才獸醫,最近事業正在上升期,卻意外穿越,成了人人厭惡的痴傻丑展開

《和離後一人一狼闖天下》章節試讀:

二月十二,月圓之夜。
護城河邊的一處草叢,蛛網密集,老鼠竄爬。
白司凰滿臉血肉模糊,渾身血跡斑斑,已分不出死活地躺在草叢上。
即便如此,三個男人手持棍棒,大搖大擺的圍成一圈,手裡的動作仍不停歇。
「砰!」
「砰!」
「砰!」
棍棒下的一陣陣重擊,讓昏迷的白司凰瞬間疼醒,卻已無力**。
她意識昏沉起來,只感覺自己被人拽着頭髮走,粗魯的拖至護城河。
刺骨的冰面加上鑽心的疼痛,逐漸侵佔了她的大腦,就在她即將昏死的前一刻,一道孩童聲將她從死亡線拽回。
「娘,娘你別睡!
你醒醒!」
「放開我娘,你個壞女人!
放開我!」
白司凰視線模糊的看見一道倩儷的身影,正擰着一個大約三歲的孩子的手臂,從遠處走近。
孩子滿臉污穢,但也擋不住那雙淺藍色清澈的雙眼,咬牙瞪着掐他的壞女人。
爆發出宛如野狼般的倔強。
「將軍府的規矩,偷東西就得受重罰,你不懂事,姨娘只能責罰你的娘親!」
白晚蓮柳眉輕佻,吐出的寒氣模糊了她惡毒的眼神。
一旁的丫鬟香椿,得意道,「回蓮姬,偷東西還要剁手呢,小狼少爺也不能例外。」
白晚蓮滿意地點頭。
緊接着,她從袖間掏出一枚三寸長的軟針。
小狼似乎意識到要發生什麼,他拚命掙扎着,可那禁錮在他雙手上的魔爪卻紋絲不動。
「啊!」
凄厲稚嫩的童聲,響徹了整個護城河。
白晚蓮柔弱的神情逐漸病態癲狂,猛力又一推,軟針又逼進了一寸。
軟針入體,生不如死!
「叫啊,你個賤種叫的再大聲,你那傻娘也不會救你!」
她眼底儘是嘲諷與解氣。
四年前,她一母雙胞的傻姐姐白司凰,竟被皇帝賜婚給輔國將軍蕭薄擎當夫人,自己卻成了名不正言不順的蓮姬。
今晚,她就要親自送他們上西天,以後她就是將軍夫人!
小狼弱小的身體瑟瑟發抖,他手腕里的血流不出,堵在脈絡里,體內的銀針與肌膚碰撞的每一下,都如同全身被攪碎般疼痛。
看着孩子受欺辱,痴傻的白司凰用盡全力站起身來,拚命沖了過去。
一頭將她撞倒。
「誰也不許欺負我的孩子!」
白司凰狐眸渾濁不堪,瘋亂的髮絲垂下,遮住了她臉上恐怖猙獰的舊疤。
她什麼都不記得了,但母親要保護孩子,她記得!
「你個瘋子,都瘋了還要來作死!」
被撞倒的白晚蓮,掙扎着從冰面爬起,她雙眼浸滿嗜血,冷喝道,「來人,快把這賤人的手腳打折,堵住她的嘴,扔進河裡去!」
聞聲,幾個下人亂棍揮向白司凰。
「妹妹,你不能……」 她口齒不清的嗚咽,血與淚交融。
她一邊祈求,一邊試圖往小狼那邊爬,瘦弱的身軀在刺骨的冰面上拖出一道鮮紅的痕迹。
白晚蓮見狀,拿過棍子,又狠狠砸向她的脊樑之上。
「啊!」
白司凰的脊樑直接斷裂,在棍棒不停揮打下,她渾濁的雙眼也在恍惚後合上。
早已昏迷的小狼雙眼緊閉,已聽不到她的呼喚了。
白晚蓮剛要吩咐人對昏迷的小狼下手。
突然,香椿驚叫起來,「蓮姬,您看那是什麼……」 只見一雙發藍的眼睛在草叢中若隱若現,在寂靜深夜下越發詭異。
白晚蓮猛的嚇了一跳,渾身寒毛豎起。
香椿聲音發抖,」蓮姬,這裡常有野狼出沒,咱們還是快離開吧。」
夜幕之下,白晚蓮急切地命人先將屍體扔進河裡,隨後帶着小狼沿路回府。
「噗通!」
白司凰殘破的身體,被幾個人抬着扔進河裡。
水花四濺,一瞬間河水變成了血水。

《和離後一人一狼闖天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