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之鳴人的靈魂哥哥
火影之鳴人的靈魂哥哥 連載中

火影之鳴人的靈魂哥哥

來源:google 作者:塵心不塵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鳴人 鳴生

不久前,鳴人身邊便出現了一個來自其他世界的靈魂名叫鳴生,他認這個靈魂為哥哥鳴生的出現,讓他顛覆了對世界的認知,自己的人生也在他的影響下發生着轉變鳴人:「哥,我覺得阿修羅的意識,對我們沒惡意!」鳴生:「他來的太早,滅了他也是沒辦法的」鳴人:「哥,我體內的九尾……」鳴生:「沒事,有我在掀不起大浪!」……有了哥哥,鳴人發現自己變得好強展開

《火影之鳴人的靈魂哥哥》章節試讀:

「我回來啦!」

鳴人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衝著黑暗空蕩的房間,熱情的打着招呼。

關上房門的同時燈光亮起,原本漆黑的房間瞬間被光芒所籠罩。

而在不遠處的餐桌前憑空出現一道身影,

他的樣貌與鳴人有幾分相似,只不過眉心有一枚黑色的火焰。

他看向鳴人,眼中帶着寵溺的微笑。

「回來啦!快去洗手,吃飯吧!」

話音剛落,圓形的餐桌上,升起一股白煙,煙霧散去,竟是鳴人最喜歡吃的拉麵。

對於這一切反常的現象,鳴人似乎見怪不怪。

因為坐在餐桌前的身影,正是他的哥哥鳴生。

鳴人端起拉麵,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似乎一天的疲憊,都如這碗面一般慢慢消散。

他邊吃邊瞥向眼前之人,準確的說並不是人,而是一縷靈魂,一縷有實體的靈魂。

鳴生的出現,讓鳴人體會到從未感受到的溫暖,自己與對方就像一體一樣,心靈相通。

相處時間久了,鳴人乾脆認對方哥哥,正好他倆名字還很像。

看着眼前的哥哥,鳴人想了想,還是放下碗筷,鄭重的說道:

「哥,自從你出現,你就說這個世界是虛假的,不完整的,可是我為什麼一點都看不出來。」

鳴生起身,笑着揉了揉他的腦袋:

「你的境界太低,我與你靈魂伴生,而你的力量都無法讓我正常顯形,更別說喚醒我的力量,自然觸碰不到那個層次。」

鳴人聞言耷拉個頭,小聲嘟囔着:

「我會變強的,我馬上就是下忍了,將來更是要成為火影。」

看着他的小情緒,鳴生有些苦笑,儘管早熟,但終歸是個孩子:

「不要失落了,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還沒你厲害呢!」

鳴人嘿嘿一笑,看着哥哥

「哥你當初說,你是被封印逃到這個世界的,那封印你的人一定是個大壞蛋!」

聞言,鳴生搖了搖頭:「沒什麼壞與不壞,只是理念不同罷了,但我遲早會回去,與他再次交鋒。」

鳴人握着拳頭,大聲喊道:

「我一定會變強,將來陪哥哥一起教訓他。說到做到,這就是我的忍道。」

鳴生笑着揉着他的腦袋:「好,那你要儘快變強哦!」

自從鳴生出現,鳴人便不再懶惰,反而很積極的修鍊起鳴生提供的術法。

看着勤奮的鳴人,鳴生很是欣慰,若不是自己的到來,對方的人生或許是另一番風景。

他走到窗邊,看着天上的月亮,喃喃道:

「你一定想不到,你將我封印後,我竟然借用神器逃了出來,還逃到你創造的世界。

你放心,我會好好培育你的這一世身,不知成為至高神的你,將來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他看着自己的手掌,他能感覺自己靈魂之力正在慢慢蘇醒。

他探手伸出窗外,可卻被一股力量反彈了回來。

「還是有些慢了,如此按部就班,我連這神器空間都出不去」

他看向窗外,漆黑的夜色彷彿在他眼中並不存在,任何風吹草動都沒有逃過他的眼睛。

似感受到空氣中的異樣波動,他偏轉着頭,朝着不遠處一棟閣樓上看去。

目光穿透漆黑的夜,徑直看向不遠處,兩個身穿夜行衣,頭戴面具的忍者。

他很早便發現,鳴人一直有人在背後監視。

而且按照他的觀察,監視的人不止一波。

他的嘴角露出一抹邪惡的微笑,為了此刻他已經盤算很長時間。

「現在只差一個契機,我給你們一個機會」

他右手在眼前一揮,一股奇異的波動以他為中心無形散開。

他看到的那兩名忍者,正是根部的成員,奉命監視鳴人,一有異動,立即抹殺。

雖然在他們眼中,鳴人好像精神不正常一般,在那自說自話,

但是試想一下,從小就飽受村裡人冷落侮辱的孩子,精神能正常到哪裡去。

正當他們想像往常一樣收工時,忽然感受到一股特別的查克拉波動。

而這波動正是從鳴人的房間中傳來。

其中一個佩戴豹臉面具的人,目光一冷,似久等獵物的獵豹,終於抓住時機。

不知為何,他的心底突然有種難以言明的躁動,越是感受這波動,他就越控制不住自己。

「我過去看看!」

另一個佩戴貓臉面具的根部成員見狀趕忙制止:

「別衝動,現在還不知什麼情況」

可是豹臉男子已經遏制不住心底的衝動:

「就算是狐妖,他也是個屁大的孩子,有什麼好擔心的。」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豹臉男子心底也知曉狐妖的可怕。

所以必須要做到,一擊必殺。

他看着正在修鍊的鳴人,內心的殺意已經快要掩蓋不住了。

他本不是根部成員,但是自從那場狐妖之亂,痛失家人,為了復仇他才加入根部。

尤其是派他過來監視狐妖的時候,他覺得自己離復仇更近了一步。

如今好不容易抓住異動,這等機會他不想放棄。

他越是這樣想,越難以控制住殺意,瘋狂的想法,已經讓他忘記了鳴人只是一個孩子。

另一個頭戴貓臉的根部成員見狀不妙,剛要上前,突然一種無形的波動掠過他的身體。

頓時一個恐怖的身影屹立在他身前,

與那身影相比,他的存在簡直就猶如螞蟻一般,掙扎不得。

《火影之鳴人的靈魂哥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