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驚悚遊戲:失恐症的我殺穿詭異
驚悚遊戲:失恐症的我殺穿詭異 連載中

驚悚遊戲:失恐症的我殺穿詭異

來源:google 作者:叄柒不是三七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叄柒不是三七 懸疑驚悚 陳長歌

【殺伐果斷瘋批主角無限流詭異末世】失恐症:因腦內杏仁體異常,導致患者失去恐懼這一情緒,無法治癒,目前患者僅一例,患者姓名:陳長歌陳長歌穿越到了一個詭異復蘇,邪神降臨的世界,人類瀕臨滅亡的世界僅存的人類在世界一角築起高牆,於恐懼之中苟且偷生同時,驚悚遊戲降臨,成為了人類的噩夢,也是人類僅存的希望通關驚悚遊戲,克服人類的恐懼,即可開啟詭樹,達成進化,獲得詭異般強大的力量而陳長歌,這個無恐無懼的異類,即使面對災厄級詭異,也只會感到興奮,嘴角咧開,露出狂笑於是,一個比詭異更加恐怖的存在出現了展開

《驚悚遊戲:失恐症的我殺穿詭異》章節試讀:

對於搬運這老者,安東尼其實是打心底里拒絕的。

雖然提示寫明了,這怪物沉睡後,不到時間便不會輕易醒來。

但剛才被追逐的恐懼感依然縈繞在心頭。

不過,安東尼最終是克服了心裏的恐懼,搭了把手。

陳長歌的想法也很簡單。

將這老者丟到一層房間的深處。

等其再次醒來,變身巨狼之時,層層房門總歸是能耽誤一些時間的。

搬運過程中,安東尼的臉色一直不太好看。

「還真是倒霉啊,在新手遊戲中,居然會碰到這個級別的怪物。」

陳長歌眉頭一挑。

「哦?這個怪物的級別很高?」

通讀原身筆記,陳長歌可以確定,以原身的身份,是接觸不到有關詭異的信息的。

所以,此時正常套話即可,無需顧忌太多。

安東尼也沒感到意外。

因為陳長歌的裝扮很明顯是下城的平民,接觸不到此類信息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詭異的級別由弱到強,分為僕從、教徒、恐慌、領主、災厄、外神六個級別。

家族內的信息記載,正常新手遊戲中至多也就碰到僕從級的怪物,但這怪物明顯超過了,至少是教徒級別,若沒有限制...甚至可能逼近恐慌級。」

陳長歌記下這些信息,然後又問道:

「那此前,那個傢伙說的詭樹又是什麼?」

「詭樹是人類的進化之源。存在於部分人類體內,在被選入驚悚遊戲後,有概率開啟,獲得類似詭異的強大力量。

大概在七十年前,世界迎來災變,部分人類開啟詭樹,依靠詭樹的力量,人類才勉強在災變中存活下來,建立城邦。」

許多細節沒有說清楚。

不過陳長歌根據安東尼的微表情和語調看來,安東尼應該並非刻意隱瞞信息,只是也不清楚其中細節。

不過,總歸是讓陳長歌對這個世界有了更多的認識。

安東尼又補充道:

「根據詭樹的生長度,人類也有一套實力等級,從低到高為:紙、並、強、凶、狂、神。六個級別和詭異境界大致對應。」

兩人交談間,已經將那老者拖到了一層房間的最深處。

將沿途的房門一一關閉。

當兩人走回的時候,那少女也恢復了一些體力。

至少能夠繼續行動了。

三人離開一樓的房間,重新從走廊處來到了二樓的階梯處。

這別野雖然巨大,而且高度頗有宮殿之感,但實則只有三個樓層。

而且呈金字塔形,二層和三層的總面積,加起來大約和一層是差不多的。

沿着階梯來到二樓。

這二樓的布局,倒是和一樓大同小異。

同樣是一條走廊,通向二樓的主廳,兩旁遍布房間。

就在三人準備在二樓搜索線索之時。

卻是同時一頓。

因為三人腦內此時同步響起機械音,眼前浮現信息。

【飢餓讓怪物虛弱,這是機會,在它飽飲鮮血之前,求得生機。】

這是第二條線索。

「如此看來,線索是全隊共享的。新手遊戲還是蠻友好的嘛。」

陳長歌的感嘆讓安東尼和少女齊齊感到離奇。

這算是友好?

「從線索上看,那怪物現在其實是虛弱狀態?那種令人恐懼的力量和速度,居然還是虛弱狀態!?」

安東尼感覺自己已經有些麻木了。

陳長歌攤了攤手。

「顯然事實就是如此。」

在二層房間內探索一番後,於二層**的大廳處,五人再一次匯合到了一起。

暫時駐足,交換了一下情報,進行總結。

第二條線索是在二層西側走廊盡頭,進入大廳前的一處展示柜上找到的。

和第一條線索一樣,隱藏並不深,只要細心觀察,路過時便會看到。

而安東尼也是將怪物的信息告知了漢斯兩人。

陳長歌則是完全沒開口。

安東尼雖然不知道,為何陳長歌這個明顯智謀超乎常人者,此時反倒是不參與討論。

但既然陳長歌並不願意站出來,安東尼也不會強行將陳長歌推出就是了。

因為安東尼隱隱感覺,和陳長歌交好,是此次驚悚遊戲的最佳選擇。

而漢斯則是總結着現有信息。

「別野兩側各有樓梯,現在一層和二層大致已經探明,發現了兩條線索。

剩餘兩條線索大概率在第三層,若在第三層找不到,屆時使用我的地圖即可。

怪物按照你們所說,是一隻狼人,速度和破壞力都遠強於普通人類,顯然無法正面匹敵。

正常的直線路段,即使相隔百米以上,即使全速逃跑恐怕也會在半分鐘內被追趕上。

所以我們應該依靠這別野內複雜的地形...」

就在漢斯分析的時候。

別野的地面開始輕微震動。

眾人腳下傳來了巨響。

那聲音就好像準時在周末早晨,吵醒凄慘上學黨的拆件隊一般。

漢斯四人都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聲音,而繃緊了身體。

陳長歌倒是依舊泰然自若。

安東尼很快也反應了過來,開口說道:

「那怪物被我們丟入一層房間的深處了,想要衝出來會耗費不少時間。」

「不愧是埃米爾家族的人。」

漢斯點了點頭,頗有讚許之感。

安東尼卻是表情怪異。

這想法完全是出自陳長歌,他當時腦子裡除了恐懼恐怕就別無他物了。

「既然如此,趁此時間我們依舊和剛才一樣,從兩側的樓梯上去,探索三層,在中間區域匯合,這樣效率是最高的。」

漢斯說完,其他人也沒什麼意見。

於是,五人再次分開。

從東側樓梯來到三層。

不同於下面兩層,第三層的地形更為空曠。

長廊兩側已經沒有多少房間了。

一眼望去,幾乎就能看到**的大廳。

這環境看的安東尼和少女一陣發慌。

若是在這裡遭遇那巨型狼人,估計下場會很凄慘。

而兩人發慌的時候,陳長歌則是迅速探查了一番周圍的房間。

很快,三層東側走廊的一個房間的門後,陳長歌找到了第三段線索。

這第三段線索刻在門板後面。

若是換了旁人,還真容易忽略過去。

【生路就在腳下,卻通常被輕易忽略。】

《驚悚遊戲:失恐症的我殺穿詭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