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今日很想你
今日很想你 連載中

今日很想你

來源:google 作者:檐上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漣宿 風亦卿

時至今日,慕漣宿仍記得她意識昏沉,迷迷糊糊醒來時抬頭對風亦卿問道:「你是誰?」「我是你爹」他義正言辭道「???」你沒事吧?「你叫王翠花,我是你爹王瑾澤」他繼續面不改色道「......」呵呵男主語錄:即使你是太監,我也願意(•‿•)女主:你願意個毛啊!!!!Ps:1.女主當然不是太監啦2.架空古言3.沙雕小甜文展開

《今日很想你》章節試讀:

一大早,慕漣宿忍着困意起床換衣,洗漱。剛推開房門,隔壁的門也隨之推開,門後是風亦卿俊朗的臉。

「早啊,大雨。」他率先打招呼。

「早啊,大風。」慕漣宿笑笑。

然後她迅速往樓梯方向跑,風亦卿反應也快,也跟着就往樓梯跑。

「我先下!」慕漣宿左手按着風亦卿的頭,右腿攔着風亦卿。

「我先下!」風亦卿也不甘落後地右手按着慕漣宿的頭,左腿向前一大步。

「哈~」,月辰打着哈欠推開房門,一推開就看見「糾纏」在一起的倆人。

他眨眨眼,把門關上又推開,推開又關上,來來回回好幾次,對面那兩人依舊維持着這姿勢不動如山。

「吱呀」風源推開房門,一推開就看見月辰箭步跑到他門前,小聲道:「他們為什麼又爭起來了?」

風源:「......」

我怎麼知道,可能他們看不順眼很久了吧......

「這樣吧,我們鬆手,一起下。」風亦卿提議道。

「好啊,你先松。」慕漣宿道

「松什麼松?!」

頭頂傳來一個陌生的男聲,風亦卿和慕漣宿抬頭一看,只見一個留着絡腮鬍子的壯漢站在面前,他直接強行將倆人分開下樓,嘀咕着:「有病啊?大早上圍堵在樓梯口,真是晦氣。」

有病的慕漣宿:「......」

有病的風亦卿:「......」

倆人互看一眼,然後各自飛快轉頭,走下樓梯。

吃過早飯,他們就出發了。

.

街上是霧蒙蒙的,天空陰沉,光線昏暗。

慕漣宿越走越覺得不對勁,「月辰,你確定這裡是渝州嗎?」仔細聽還能聽出一絲顫抖。

「是是...是吧?」月辰不確定道,朝慕漣宿靠近了一點。

「那這滿大街是怎麼回事?」慕漣宿哆嗦地指着滿大街的魑魅魍魎。

街上「人」很多,霧色蒼茫中,有的臉色蒼白,眼泛青黑,身着白衣;有的甚至維持着吐着舌頭的樣子,表情幽怨,儼然一個心有不甘的弔死鬼;不遠處一大群人吹着嗩吶,披麻戴孝,前方一男子啜泣着撒紙錢,身邊竟無一「人」側目,彷彿事不關己;有的全身上下濕透,水「嗒嗒嗒」從衣服上滴落,嘴唇乾裂發紫......

一條街呈現出詭異的氛圍,唯有他們顯得頗為格格不入。

「現...現在還是大白天呢,慌什麼?」風亦卿將快黏在自己身上的風源推開道。

「現...現在」慕漣宿學着風亦卿剛才的語調,「你不害怕,那你結巴什麼?」

「誰說本少爺害怕了,本少爺只是被小源纏着噎了一下。」風亦卿立馬傲嬌道。

「少爺,夏公子,咱先別吵了,搞清楚狀況吧。」風源躲在風亦卿身後小聲道。

「對呀對呀」,月辰跟着附和道。

慕漣宿看着風亦卿揶揄道:「走吧,小少爺。」話剛說完,就受到了風亦卿一頓瞪眼。

走着走着,慕漣宿完全不淡定了,她稍稍退後朝月辰道:「月月...月月辰,我們真的還活着嗎?」

「活着呢少爺我們肯定活着呢。」月辰一個大高個努力縮在慕漣宿後面抖着道。

「我們肯定活着呀夏公子,你別怕呀」風源緊緊貼在風亦卿身後瑟瑟發抖道。

「你要是害怕呢本少爺允許你抱着我。」風亦卿抱着手悠哉悠哉道。

「不不...不是啊...」慕漣宿驚慌地盯着前方,搖了搖風亦卿的手臂,「大風你看啊,這前面怎麼有個鬼門關啊?」

風亦卿順着慕漣宿的目光望過去,穿過重重怪異的「人群」,只見遠方一雕梁建築高高聳立,左右是黑紅瓦磚交錯,牌匾上黑底白字寫着龍飛鳳舞三個大字——鬼門關,鬼門關下守着一黑一白兩個身影,來來往往的「人」手中拿着路引從中通過。

風源當即和月辰「啊啊」叫着抱成一團,慕漣宿顫抖地抓着風亦卿的手,「我們是不是早就死在了那片樹林,之前那一切存在只是幻影罷了......」

越說越感覺有可能,恐慌、害怕在心中蔓延。

月辰和風源靜默不語。

一隻手輕飄飄搭在肩上,風亦卿用手安撫着慕漣宿道:「其實......」

「這位公子不必害怕」,一道蒼老的聲音**了倆人的對話,只見一位老者拄着拐杖,他鬚髮花白,臉上白瘮瘮的,兩邊的顴骨用腮紅暈染,顯得詭異又滑稽。

「幾位公子是初次到鬼城來吧?不必驚慌,這裡被稱為鬼城,最近正逢祭祖,街上這些人的打扮都很正常的。」那老者善意地看着他們道。

「那...那裡怎麼有個鬼門關呀?」月辰從慕漣宿背後探出頭道。

「哦,那裡呀,很多來這裡遊玩的人都喜歡去那裏面玩的,只要你有鬼國通行證,就可以進去。」

慕漣宿道:「鬼國通行證?」

「對呀,這街邊到處都是賣這個的,你們沒注意嗎?」

他們還真沒注意,光顧着被嚇了。

「哦,我知道了!」風源一拍腦袋想起來了,「少爺,這裡很有名的,這裡就緊挨着渝州啊。」

「我知道」,風亦卿低頭看了看慕漣宿抓着自己的手,慕漣宿閃電般將手伸回去,「剛才看到鬼門關時就猜到了。」

慕漣宿道 :「所以這裡真的會有柳神醫的下落嗎?」

月辰道:「對呀對呀,神醫真的會來這種地方嗎?一般這種世外高人不都喜歡隱居山林,脾氣古怪不好捉摸嗎?」

慕漣宿頓時朝瞥了月辰一眼:「你又偷看我話本?」

月辰立馬噤聲減少存在感。

風亦卿道:「之前聽說的是在這一帶有出現,找個人問問不就知道了?」

慕漣宿點頭道:「也是。」

她正準備問問剛才那位老者,結果四下看了看那老者已經不知什麼時候就走了。沒法子,只能隨便找個其他人問問了。

慕漣宿隨手拉了一個旁邊路過的人:「請問您聽說過柳無雙神醫嗎?」

那路人一轉頭就兩眼翻白地看着她,吐出的舌頭還在地上拖着,他「咿咿呀呀」地說著什麼,聽了和沒聽沒啥差別,慕漣宿禮貌地道了謝將人請走了。

慕漣宿道:「我們還是看看附近,找個相對『正常』的人來打聽吧。」

風亦卿點點頭,風源和月辰跟在他們身後朝前走着。

「咦,那不是剛剛那個老爺爺嗎?」風源指着路邊一個擺攤賣葯的攤子道。

慕漣宿一看,還真是,擠擠攘攘站在葯攤前的身影中還真有一個就是剛才那位老者。

「去看看。」風亦卿朝葯攤走去。

還未走近只聽賣葯的人喊到:「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各位父老鄉親大家快來瞧一瞧看一看了啊,這可是神醫聖手柳無雙親自熬制丹藥啊,不管你是想美容美顏,強身健體,延年益壽,又或者是百毒不侵,這裡你想要的丹藥都有,只有你想不到,沒有我們柳神醫做不到,今日恰逢祭祖,我葉某願意虧本降價四兩銀子,圖個吉利66兩,只要66兩銀子,你就可以把快樂帶回家了,大家快來看一看了啊!」

風亦卿與慕漣宿對視一眼,皆默不作聲站在人群外觀察情況,月辰與風源也疑惑地站在身邊。

擠在葯攤前的人群都躍躍欲試。

「這真的是柳神醫親自煉製?」

「這葯真有這麼神奇?」

「好貴呀,可不可以便宜點?」

......

......

七嘴八舌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那葯攤老闆拍着手大聲道:「大家安靜!安靜!大家都聽我說」他從腰間取下一個葯囊,道:「看見這葯囊沒?大家聞聞,誰家還能製作出這種款式的葯囊?當然是我們藥學世家葉家呀,我可是葉家的人,我們葉家會拿假藥欺騙大家嗎?當然不會了,這葯肯定是真的,這價格嘛,我已經降到烏黑了,想要獲得什麼不就得付出點什麼,大家說是不是?」

「這葯我怎麼聞着不像呢?」,之前那位老者在人群中拿着一瓶葯聞着道。

「哎呀,老人家」葯攤老闆一把將藥瓶搶過來,道:「這是要賣出去的,可不能隨便打開的!」

老者道:「那你把延年益壽的丹藥給我看看,我要是滿意了,我就買。」

葯攤老闆立馬從葯攤上拿出一個裝着丹藥的瓶子介紹道:「這就是延年益壽丸,像您這個年紀,吃了這個呀,腿也不酸了,腰也不痛了,保證您身姿輕盈,年輕十歲...哎呀老人家」葯攤老闆一聲驚呼,那老者將藥瓶從葯攤老闆手中搶過來,一把打開藥塞,將丹藥一股腦倒了出來。

「抱歉啊,我這手啊今天可能不太乾淨,這葯估計也沒人買了,要不你就便宜點賣給我吧?」

此話一出,人群中頓時傳來此起彼伏的抱怨聲。

「這什麼人啊?葯都被他給碰了,別人怎麼辦?」

「要我說,這些老人就喜歡倚老賣老。」

「我看他就是想買這個葯,自己沒那麼多錢,就賴着也要買,這葯攤老闆也是倒霉,怎麼就遇上這麼一個無賴啊!」

葯攤老闆臉色很不好看,他正準備伸手將葯搶過來,誰知那老者頭一仰,手一抬,直接將丹藥全部塞進嘴裏。

《今日很想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