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靈眸
靈眸 連載中

靈眸

來源:google 作者:逐夢蒼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北辰 奇幻玄幻 逐夢蒼穹

萬年前,星空主宰靈眸族突然湮滅在了歷史的長河中,萬年後,從小靈界的山溝里走出了一個擁有妖異眼眸的少年,頂着瞎子、怪物的名頭,在世人的流言蜚語中漸漸崛起,逐漸撕開了歷史塵封的一角……展開

《靈眸》章節試讀:

次日巳時,北辰正睡得迷迷糊糊,房門外卻傳來了叮叮咚咚的敲門聲。

雖說多日沒有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覺,但北辰還是從床上爬了起來,打開了房門。

「事情都辦好了?」一見到店小二,北辰便猜到他是來說搭船這件事的。

「一切都準備妥了,一會兒會有人帶你去碼頭的。」店小二又轉過身去,將一些洗漱器具拿到了屋裡。

待店小二離開後,北辰用冷水洗了把臉,算是徹底清醒了過來,又走到桌椅旁漫不經心地坐下,替自己倒了一杯熱茶,有一口沒一口地品着,心思全放在了即將到來的行程上。

「這位爺,就是您要搭船吧?」

半盞茶的功夫,一個穿着淡青色服飾,小廝模樣的人來到了門口,領着北辰往江邊碼頭走去……

寬闊的江面,風平浪靜,儘管矇著雙眼,北辰還是能夠通過江面的聲音和氣息感受到大江大河的壯闊氣勢。

由於是搭船,北辰一直很自覺地在船尾的甲板上待着,這裡一般沒什麼人來,也沒有什麼東西存放,倒是船上難得的清閑之地。

入夜時分,正在閉目養神的北辰忽得聽見甲板上傳來了密集的腳步聲,且這聲音正是衝著他來的。

北辰心中縱然有些慌亂,但還是佯裝鎮定,決計以不變應萬變,依舊在地上盤坐着。

頃刻間,十幾號人手便將北辰的正面圍了個水泄不通,隨後從人群中走出了一個書生模樣的年輕人,輕搖摺扇,極為不屑地打量了北辰一眼。

「青老三,這就是你說得那個瞎子。」

聽見公子哥發問,人群中離他最近的那個中年大漢趕忙回道:「回稟葉公子,正是此人持有流雲碎銀。」

大漢一邊說著,一邊小心翼翼地將手裡那塊有些秀氣的銀子遞了過去。

年輕人把玩着手裡的碎銀,嘴角微微上揚:「不錯,這正是我葉家特有的流雲紋,此人定然與前段時間我葉家的三枚聖陽令失蹤有關。」

聽得兩人的對話,北辰不由得暗自悔恨自己竟然如此大意。

他一直以為這些銀子是村民給那三人的,加之自己又多年未曾使用過這般黃白之物,一時疏忽,竟因為這銀子的事情平白替那三人背了黑鍋。

想來應該是那三人不知用什麼辦法搶了葉家的聖陽令,而那些錢也應該是他們順手搶來的贓物。

「小子,膽子不小啊?連我葉家的東西也敢搶?」葉缺饒有趣味地打量着北辰,一個瞎子,到底是怎麼把他西川郡堂堂葉家的東西給搶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只是一個瞎子。」當著葉缺的面,北辰面不改色心不跳。

「小子,當你拿出流雲碎銀時便藏不住了。」

「本來我還打算去臨江城尋那賊人,要不是無意間聽說有人用流雲碎銀住店,怕是真就把你放跑了。」

「那是別人送我的!」北辰不慌不亂地反駁。

「真是死鴨子嘴硬,我葉家的流雲碎銀向來不會外流,又怎會平白無故地出現在青石鎮這等窮鄉僻壤。

要怪也只能怪你運氣實在不好,那店小二竟然識得流雲碎銀,還拿到其他人那裡到處炫耀。

本公子追查那些賊人來到這裡,正好聽人提起這事,索性就在船上來個瓮中捉鱉。」

聽見葉缺的話,北辰知道這事是沒法善了了。

難怪自己之前向店小二打探臨江城時總感覺他哪裡有些不對,原來問題竟是出在這裡。

北辰緩緩站起身來:「你想如何?」

「交出聖陽令,我留你一具全屍。」葉缺冷冷道。

在他葉缺看來,一個瞎子而已,即使不知用什麼手段搶了他葉家的聖陽令,終歸也是上不了檯面的存在,這麼多人在,他還能跑了不成?

在葉缺的示意下,眾人步步緊逼,很快便將北辰逼得緊緊貼在後欄板上。

「我從未搶過你葉家……」

北辰咬牙撂下一句話,一躍跳進了中川江里。

「你……你……你……」

見北辰竟然跳江,葉缺氣得渾身發抖,他怎麼也沒想到北辰會如此果斷地跳江,本來萬無一失的局面竟然出現了這麼個結果。

他不會蠢到認為北辰能在波濤洶湧的中川江里活下來,更不會認為憑藉自己這麼點人手能夠從萬里中川當中,把三枚小小的聖陽令打撈出來。

「罷了,罷了……」

中川河橫貫中川郡一百零八鎮,支流無數。

此時,一處不知名的江邊灘涂上,一具屍體半趴在江水和泥沙之間,而一隻小黑狗正吃力地把他一點點地往江邊拖去。

其實在跳江前,北辰曾想過用眼睛和他們同歸於盡,但他覺得沒必要,以他的水性,跳江或許還有一線生機,留下來卻是必死無疑。

更何況他的眼睛已經給自己和太多的人帶來不幸,他寧願作為一個普通的人死去,也不想再被別人當成怪物。

北辰意識模糊之間,感覺有什麼在拽着他前進,肺里又嗆了不少水,憋的難受,便不自覺地猛烈咳嗽了一陣,弄得臉上、嘴巴、鼻孔里全是咸澀的沙土。

北辰被拖着走了一段,見自己的身體突然停下來了,吃力翻過身來,眼神迷離間看見一條渾身濕漉漉地小黑狗正累得趴在沙子上,有氣無力地與他對視着。

「看來我是真的死了,雖說還有很多遺憾,不過能和別人,哪怕是一條狗安然無恙地對視一眼,也該知足了。」

許久之後,一陣微弱地犬吠聲再次喚醒了北辰沉睡的意識,同時而來的還有冰冷刺骨地痛苦感,使他格外清醒。

北辰有些疑惑,難道他賭對了,他還沒死?

他有些不可思議的爬了起來,半坐在灘涂上,眼前所見的正是那條有些萎靡的小黑狗,正朝着自己打轉。

北辰連忙摸了摸眼睛,發現他的蒙眼布早已不見,可是那隻黑狗卻可以安然無恙地和自己對視,不免有些激動,難道他的眼睛恢復正常了?

北辰把身體的不適拋在一邊,一點點地湊向小黑狗,仔細端詳之下,才發現它的眼睛始終是閉着的,看樣子是從小就沒法睜開眼睛,失落之餘,倒是有了一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同時,看着小黑狗渾身無力,可憐巴巴地模樣,估計是為了救他,把他從江邊拖到這灘涂上費了不少功夫,不由得心裏一暖,心疼萬分。

《靈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