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流放後得惡毒女配震驚了四國
流放後得惡毒女配震驚了四國 連載中

流放後得惡毒女配震驚了四國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巧克力的丸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筱莉 蕭子逸

蘇筱莉一朝穿越,即是蘇丞相嫡女,也是當朝首輔兒媳,還沒享受王朝富貴便要開始流放之路,但她一點也不慌,因為她擁有一做商場,九百億得物資,後期更是誤打誤撞打開了金手指系統,一路開掛爽爽爽!剛開始某小姑子小叔子:惡毒大嫂怎麼還不死某男人:我定要合離某公婆:對,趕緊休了她某弟弟:這樣得惡毒姐姐我才不想要後來她們都說:啊,筱莉筱莉,你不要走,不要丟棄我們!本文空間強大使用起來特別爽,不愛看的誤點喲展開

《流放後得惡毒女配震驚了四國》章節試讀:

「小姐,蕭府到了」小廝恭恭敬敬小心翼翼的喊道!

蘇筱莉快速下了馬車,什麼也沒有說,火速般衝進蕭府,往庫房奔去

二十分鐘得時辰,終於找到了庫房,又是一個撬鎖,閃身了進去,好在今日的家廝管家都被派了出去,沒有一個人守在庫房,倒是方便了蘇筱莉

來不及觸及眼前的各種寶物直接大手一輝,全部收進了空間,同樣敲打了半天找到了密室,把密室里的各種金銀通通收進了空間,一文錢也沒留下,

嘿嘿嘿,沒想到吧,苦命打工人的我,一朝穿越,也能成為大富婆,哇咔咔,哇咔咔

咳咳,現在不是得瑟的時候,估計抄家得人馬都快到了吧,趕緊鎖好庫房,溜了溜了。

「首富蕭府眾人接旨奉天承運,因書相府嫡女蘇筱莉品德敗壞皇風————」

前來傳旨的公公嘴皮子上下翻飛,蕭府眾人在聽到了前幾句就已經亂了神,氣憤不已炸了開了鍋。

憑什麼因為一顆老鼠屎敗壞兩大鍋?

判蘇府流放無人可挑剔什麼,憑什麼蕭府也要受波及

「 來人把群這大逆不道得罪人抓起來」,鴨子嗓公公,一聲令下,隨行的禁衛軍便行動了起來。

一時間,蕭府上下,雞飛狗跳,一片混亂

「娘親,娘親,咱們怎麼辦啊,爹爹和大哥怎麼就被先行流放了,」蕭府幺女蕭子甜着急的問道。

「娘親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蕭家主母,雲氏開口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皇帝忌憚蕭家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儘管沒有這個惡女蘇筱莉得做法,皇帝依舊不會放過蕭家,早在蕭府蘇府聯姻,皇帝就起了忌憚,害怕兩家壯大,觸及龍威,這種明面上的事情,何人不知,該來的始終會來。

「這。。。」蕭子軒崩潰,嚇得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咱們家的命怎麼這麼苦啊?,為何要攤上蘇筱莉這種毒婦,直到此時此刻,還要跟着受到牽連」。。。

蕭子軒叫個不停,可這會壓根沒有人能夠搭理他。

近衛軍抄家分成兩批人馬,一批人負責控制蕭府上下人等,一撥人則是去了庫房清點蕭府內得財務。

到了庫房內,領頭的禁衛軍,一刀砍碎了大鎖,進門翻找了起來,結果就發現了一些上好的布匹和不值錢的東西

「怎麼可能?只會有布匹,你們確定仔細找了,這可是當朝首府蕭府,不可能只會有一點布料,去把每個院子的庫房都給我翻遍,里里外外仔細的給我找!」領頭大感意外。

手底下的人持續翻找,幾乎把整座庫房翻了個底朝天,依然沒有見到任何值錢的玩意,連一個銅板都沒翻到。

「回領頭,屬下翻完了整個庫房,可是可是除了這些布料,真的再也翻不到任何東西了。。」一個士兵尷尬的小聲說道

禁衛軍頭目沒想到堂堂首富之府居然什麼錢財也翻不到,如今惱羞成怒道「諾大的首輔府,竟然如此寒酸至此,傳出去莫不是是個笑話,還是別有洞天」

手底下的人一個個不加言語,看不出來,平時看着光鮮亮麗得首富府,實則上窮的連老鼠都懶得光顧?

「哼,走,現在立刻去抄蘇相府」,頭目吼道,雖然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人就是在眼皮底下,他們身上也不敢藏有任何值錢的東西,等以後有時間慢慢再回來翻吧,或許是把值錢的東西都隱藏在了密室,也說不定。

禁衛軍一行人氣勢沖沖的往外去,不少人嘴裏還在談論着府里的潦倒,又說著趕快去蘇丞相府,免得去晚了,什麼也撈不着。

小浣耳尖,聽到蘇丞相府幾個字,嚇得呼吸都亂了

「小姐,小姐」小浣趴在蘇筱莉得耳邊說道:「奴婢剛剛聽到禁衛軍,現在要去丞相府了,這該怎麼辦呀?這可怎麼辦?」

蘇筱莉虛攏着手指,擋在自己嘴巴前,示意小浣閉嘴

這種時候要盡量保持低調,千萬不能引起別人的注意,認清局勢,再做籌謀。

「你們這群人還愣着幹什麼?,一個個給我排成隊,即刻發往荒蕪之地」剩下的禁衛軍得頭領,大聲呵道

「府內三百多人都要跟着去嗎?」管家戰戰兢兢的開口,他年紀大了身子骨也不硬朗了,實在不想跟着主角跑到那種荒蕪的地方去,

「是呀是呀,我們這些人都要跟着去嗎?」底下的丫鬟侍衛小廝嬤嬤們都炸開了鍋,嘰嘰喳喳一大片的聲音傳開。

「都給我閉嘴,皇上沒有要求,若不想跟着的人都退到一邊去,自有上面的人定奪新的去處」禁衛軍開口

其他人聽到這裡以後面面相覷,心裏都鬆了一口氣,比起荒蕪之地,無知的未來,更讓人接受,很快,三百人全部奔向了一旁

雲氏看到這裡,心裏一陣發涼,罷了罷了,索性看開便是了,

倒是蘇筱莉身邊的小浣一直緊緊拉着蘇筱莉。

「行了,別磨嘰了,一個個都跟上,去丞相府匯合去吧!」

此刻,整個京城都沸騰了。

「你們都聽說了嗎?丞相府嫡女設計禍害太子被皇上判流放了」

「當然聽說了,而且一同流放的還有首輔府一家呢」

「這首輔家也真是倒霉。攤上丞相府這個親家,這下好了,直接受牽連了」

「我看呀,也是未必這皇上忌憚首輔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估計皇帝也為此很開心,這蘇家嫡女倒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你快閉嘴吧,你小心受牽連,這皇家又豈是你可以言論的小心惹禍上身」

「快別說了,快別說了,趕快湊熱鬧去吧」

蘇丞相府外

蘇筱莉頭疼極了,接下來的abc 里路,要在大家眼皮底下活下去,是個技術活呀!,就原主造的孽不被大家生吞活剮了

蘇筱莉根本不需要抬頭,就可以感受到滔天的恨意和冷意撲面而來,就像龍捲風,

她知道,這是蕭府一家的恨意。

「既然你們兩家都一個不少的在一塊了,就立刻自行上路吧,皇帝念在兩家舊情份上,不會靠枷鎖,也不會派官爺跟隨,若三個月沒有抵達到北地,便會通緝到各地,天涯海角都會殺無赦!」禁衛軍頭目咬咬切齒,抄家這麼多年都沒有這麼憋屈過,好不容易趕到了丞相府,居然也一個銅板都沒刮收到手,難道都已被別人捷足先登了,不然怎麼解釋清楚呢,真晦氣!

在禁衛軍得一聲令下,丞相府,蘇名,余氏,蘇文茂,首輔家,雲氏,蕭子甜,蕭子逸,都陸陸續續的趕在了一起不多言語向前前進了。

蘇筱莉和丫鬟小浣也緊跟着,看來,蘇家,也沒有其他人跟着了,蘇筱莉望着小浣真是感動的不得了,在這樣得情況下,小浣還願意跟着自己,不管以前如何打罵她,她都沒有任何怨言,如此傻裡傻氣的衷心,蘇筱莉嘆了一口氣

走了大概四十多分鐘,在前面終於看見了首輔蕭安以及蕭子逸

「相公」雲氏看到蕭安以後連忙小跑了過去撲進了蕭安懷裡

「爹爹,大哥」蕭子軒蕭子甜這一對雙胞胎,也奔到了蕭子逸跟前

「夫人」

蕭子逸揉了揉了兩小隻得頭「乖,哥哥在,不要怕」

「首輔,哎,真是作孽啊,是蘇某連累了你們啊」蘇丞相看到蕭安以後,也迎了上去,萬分內疚得開口

雖然兩家因為蘇筱莉鬧的雞犬不寧,可是蘇名蕭安得關係在朝堂上卻是好的不得了,兩家一身公正廉明,合得來,不然蘇筱莉也不會那麼容易嫁得進來,

「蘇相別自責了,此事也與你家無關,畢竟這其中的利害,我們都心知肚明」蕭安嘆了口氣

「儘管如此,也是我蘇家連累了你家啊,以後別叫我蘇相了,再也沒有丞相,首輔,什麼的了」

「那以後便親家相稱吧,大家都改口吧,以免禍從口出,招來殺身之禍」

「對。。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在這裡給大家致歉,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都難逃其咎,不值得任何人得原諒,但是我真的知道錯了,~公公,婆婆,爹爹,娘親,弟弟,小姑子,小叔子,相公,還有小浣」

蘇筱莉也適當的開口,並深深地彎着腰對着大家鞠了一躬!

蘇筱莉得行為,讓大家都傻了眼,這是那個只知道囂張跋扈窩裡橫得惡毒女蘇筱莉能做出來的事情?別說道歉了,就連正常看人一眼都不可能,哪次不是鼻孔朝天,對誰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蘇筱莉知道她此次得行為,洗白什麼的比登天還難,誰叫原主作天作地。

片刻的沉默中,一道賴如天音得嗓音響起了「不管你是真假,眼下大家都快啟辰吧,在天黑前走出京城大門再說!」

蘇筱莉望過去直接看呆了,這名年輕的男子外貌非常的出眾,,他居然有一雙異於常人的紫瞳。

此時,他穿着一身暗紫錦袍,五官如刀削般那樣俊美無斯,長發束起,一雙狹長的紫眸,眼含着一股冷意,冷冷的看了自己一眼便轉向了別處

妖孽啊!!!!這一張禍國殃民得容顏,難怪原主要死要活的要嫁給他了!

《流放後得惡毒女配震驚了四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