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陸夫人的馬甲被曝光了
陸夫人的馬甲被曝光了 連載中

陸夫人的馬甲被曝光了

來源:google 作者:淳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知意 現代言情 陸垣衡

孟家有個傻姑娘,竟嫁給了陸家的殘廢,吃瓜群眾紛紛表示這可真是「天生一對」所有人展開

《陸夫人的馬甲被曝光了》章節試讀:

門被輕敲三下。
房間里陰暗無光,只有從外面隱射帶來的微光可以窺清四周模糊的邊角,原本偌大的落地窗更是遮的嚴嚴實實,一絲光線都透不出,而輪椅之上坐着一個身姿挺拔的男人,正背對着他。
「陸先生,那邊答應了。」
秘書拿到半個小時之前孟家給的答覆,小心翼翼地說。
落地窗旁沉默半晌,良久,才傳來一聲輕嗤。
「同意了?」
因為四年前的那場大火,陸垣衡的聲音變得有些沙啞,但無疑是好聽的,更多磁性,卻也更讓人聽不出喜怒。
秘書擦了一把額上的冷汗,膽戰心驚地答:「對,已經敲定了日期,按照你的要求,一切低調從行,三天後孟小姐就會過來了。」
前面傳來輪椅轉動的聲音。
明明知道陸垣衡看站不起來,可真的面對他時,秘書還是感到了一種無形的壓力。
良久,才聽見他說:「按照計划行事。」
昏暗的光影下,男人一張臉半明半昧,長睫斂下,遮擋了無神的目光,也依舊掩蓋不了俊美無儔的面容。
對於這門婚事,他沒有過多要求,不過是老爺子那邊硬塞過來的人,只要這位孟小姐不惹事,該給的陸夫人的位份,他自然也會給她。
有了這位「陸夫人」做擋箭牌,以後他做事,也能更方便一些。
三日後,孟知意登上了去A市的飛機。
陸家那邊有要求,婚事從簡,不辦婚禮,畢竟自從四年前陸垣衡傷了腿便深居簡出,傳聞更是他不止是癱瘓,更是一張臉被燒的毀容,面如修羅,不僅如此,性格更是陰晴不定,喜怒多端,否則,也不會找到一個小門小戶的孟家了。
徐茉心倒是能理解,也對自己的女兒不用嫁過去伺候暗喜不已,對孟知意也多了三分好臉色,又交代了幾句去了陸家千萬不能惹人生氣,要好好伺候陸垣衡。
孟知意還在揪着自己衣服上的毛球,聞言還是沒反應過來,徐茉心說了好幾遍才回過神。
「聽懂了沒有!」
看見她這幅模樣,徐茉心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聽懂了聽懂了,」孟知意笑嘻嘻的,也不知道到底聽進去了多少。
事到如今也沒有辦法,只希望孟知意不要闖禍,至少在那百分之五的股份拿到手之後再說。
六點十五分,孟知意到達A市。
一下車,就被專人接送過去,因為孟知意被交代活沒見到人之前千萬不要說話,因此一直沒有出聲。
接人的人之以為這位新夫人是生性靦腆,並沒有多疑,開車往陸家送去。
孟知意一路沉默,心思卻活絡的很,早就查清了這位陸垣衡背後的事迹。
他三年前有過一任未婚妻,卻因為車禍導致未婚妻當場去世,而他自己也傷了眼睛,至於毀沒毀容嘛,這不好說,希望不會太難看吧。
孟知意腦海不由浮現起自己查到的親生父母資料,好像是跟陸家也有那麼點關係,這也是為何徐莉剛同她說要讓她嫁到陸家來,她順水推舟同意的原因。
車上晃晃悠悠的,睡意蔓延上來,忍不住打了個哈欠,見路程還久的很,便閉上眼睛睡覺起來。
等再睜開眼的時候,已經到了陸家,又被領着去了房間,說是讓她先休整一會,等會少爺回來了再見面。
孟知意在車上已經睡了一段時間,現下早就沒了困意,便乖巧的點點頭,等門被關上,才放鬆下來。
重獲自由的感覺,真爽!
雖然裝傻還是必要的,但是肯定不會再像在孟家那麼累了。
孟知意打量着這間房,像是為了她特意布置過的,整個房間透露出少女的粉色,不管什麼東西都是全新的,她正想掏出老式手機看看消息,卻突然聽見身後傳來輪椅轉動發聲音。
聽這聲響,應該就是那位陸垣衡本人無疑了。
孟知意深呼吸一口氣,轉身,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大聲叫道:「抓到你啦,木頭人!」
裝傻是她的技能,孟知意知道,孟家肯定沒有把最終要嫁的人是誰告訴陸垣衡,仗着陸家不知,陸垣衡又沒見過「孟小姐」,但紙包不住火,陸家遲早會知道這事,但到時候兩家起了齟齬,就是她趁亂調查的好機會。
誰會在乎一個「傻子」。
孟知意打着算盤,做好了準備,卻還是在看清男人的一瞬間被驚艷了。
陸垣衡穿着白襯衫,扣子一絲不苟地扣到第一顆,露出明顯的喉結,下裝黑色西褲筆直,雖然眼盲看不見,但卻不像傳言,高鼻深目,輪廓分明,身形也不是那種瘦的像白斬雞一樣的孱弱,反而蘊藏了力量,並不是什麼病秧子。
他坐在那,竟然有種清冷矜貴的意味。
這男人——真的有些過分的好看。
可惜了,是個癱子。
她是答應了徐茉心嫁過來,但是沒有答應要「安安分分」地在這生活啊。
陸垣衡微微皺眉,看向身後秘書的眼神裡帶了探究。
大概看他過久沉默,孟知意走過去,又是嘿嘿傻笑:「媽媽說了,讓我不要說話,好好伺候你,漂亮哥哥,你長的真漂亮,怎麼不說話啊?」
身後的張媽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
陸垣衡卻突然露出了一個冷笑。
他一抬手,示意身後的人將他推了出去。
半個小時後,秘書拿着資料敲響了二樓最裡邊的門。
「好一個孟家,竟然敢拿一個傻子過來糊弄我,膽子倒是不小。」
聽見秘書解釋之後,陸垣衡卻不怒反笑,手指在桌面輕敲。
「傻子......」他喃喃,緊閉的雙眼讓人猜不出他的真實想法,就連跟了她八年的秘書都不敢多加揣測。
「孟家既然敢做這事,自然是拿捏了我們不敢動他們。
不過陸家也不是那麼好騙的,把我陸垣衡當傻子,自然就要承受後果。」
「不過,」他話鋒一轉,「這痴傻的孟家小姐,也不是不可被利用一番。」
 

《陸夫人的馬甲被曝光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