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沒錯我就是莽夫
沒錯我就是莽夫 連載中

沒錯我就是莽夫

來源:google 作者:筆如刀鋒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筆如刀鋒 郝孟

[靈氣復蘇穿越無女主偽無敵文]當一個勵志成為聖賢輔助者的系統遭遇了一個滿腦子只有莽的宿主,然後提桶跑路的故事靈氣復蘇,規則體肆意殺戮,人人自危之下,郝孟莽出了一片天,然而跑路的系統居然又回來了且看郝孟醉卧女人膝,笑談滅強敵展開

《沒錯我就是莽夫》章節試讀:

「林澈王八蛋!」

憤怒中夾雜着委屈的咆哮聲在迷宮通道里回蕩。

李雲天一隻手臂已經被折斷,血液染紅了全身。

他的邊上還躺着一具死不瞑目的屍體,臉色發青,胸膛的心臟被掏了出來。

李雲天一個人獨自進的地下迷宮,他對於收容規則體充滿信心。

然而沒想到的是他剛擊潰了鏡靈複製的襲擊,就撞見了另外一個規則體屍僵。

猝不及防之下,他被扯斷了一條胳膊,要不是路過一個想要救他的同學,被他情急之下拉過去當了盾牌,估計此時的他已經涼透了。

有了緩衝時間之後,他立馬回憶起了這個規則體的資料。

「代號:998-屍僵。等級:D級。

發現地點:考古古墓時從棺槨中發現。

特性:人形外表力大無窮,雙目無法視物,可通過呼吸追蹤獵物,牙齒和指甲有無法解析的毒素,在空曠場地會隨機行走。

被屍僵殺死後會成為屍傀,有生前的記憶,存活時間三天,指甲牙齒帶有同樣毒素,身體會有一股異樣的臭味,會不由自主的攻擊一切活着的生命。

收容方式:製造一個密閉不透氣的方盒即可,如野外遭遇可通過閉氣躲避。」

隨後李雲天捏住鼻子閉氣,一路狂奔暫時躲過了死亡的危機。

為了活下去,李雲天從兜里掏出了止血噴霧噴在斷臂的地方,強烈的痛苦差點讓他昏厥過去。

「我還有機會,只要收容了鏡靈就算成功了。」

李雲天扶着牆步履蹣跚,失血帶來的虛弱感纏繞着他。

咚咚咚咚!

忽然他聽見牆邊似乎有什麼敲打的聲音,他好奇的把耳朵貼了上去。

嘭!

牆面裂開,李雲天整個人像個破麻袋一樣飛了出去。

「誒?這裡怎麼有個人啊?」

鑽出來的郝孟撓着頭看着渾身飈血的李雲天有些疑惑。

楊天從後面走了出來看了一眼然後說道:「估計太累了,在這兒休息吧,不用管他,馬上到地方了。」

郝孟也沒過多關心,朝着另一邊散發著臭味的地方走去。

落在後面的楊天俯下身子摸了摸李雲天的脈搏,發現還有跳動。

「李雲天啊李雲天你也倒霉,落成這幅樣子就算出去了也活不了太久,我幫幫你吧。」

一把匕首從兜里被楊天摸了出來,然後輕輕的划過了李雲天的脖頸,殷紅的血液順着衣服流落一地。

「郝孟!看見李雲天那個畜生了嗎!」

王強面色鐵青,身上散發著濃烈的臭味,一旁的郝孟皺着眉頭捏着眉頭。

「不認識,兄弟你身上這麼臭要不要去洗個澡啊,還有你別靠近我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郝孟一想到這麼臭的玩意兒靠近自己,忍不住就硬了,拳頭硬了。

王強走路搖搖晃晃,有一個前胸能看到背後的傷口。

「我要報仇,我要報仇!你身上有他的味道,你不告訴我我就殺了你!」

王強猛的沖向了郝孟,他傷口的血液在空中肆意揮灑。

此時的王強心裏只有對李雲天的無限恨意,他知道自己已經成了屍傀,只剩下了三天時間。

他已經成了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誰阻攔他報仇都得死。

王強高高躍起宛若一隻兇殘的野獸,帶着呼嘯的聲勢撲殺向郝孟。

啪!嘭!

郝孟一臉嫌棄的捏着鼻子,一巴掌扇飛了王強。

後者在空中旋轉的跟個陀螺似的,身上的血液差不多都被甩乾淨了。

等王強一落地,郝孟看了一眼那如同碎西瓜一樣的腦袋才算放下了心。

那臭是真的臭,比郝孟之前吃過的什麼黑蒜啊鯡魚罐頭都還臭上幾倍。

忽然一道破空聲響起,郝孟的背後出現了兩隻乾枯發青的手,手上的指甲漆黑髮亮像一柄柄小號的匕首一樣。

楊天恰巧在此時看見了屍僵的攻擊即將降臨在郝孟的身上,一時間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背後!!!」

Duang!的一聲兒,郝孟下意識的一個後踹,被踹到的東西發出了響亮的金屬撞擊聲兒。

屍僵直接被踹進了牆裡卡住了,掙扎了半天才下來。

轉頭過來的郝孟看見屍僵肚子慢慢復原的場景,頓時眼睛都亮了。

「這就是規則體嗎?果然抗揍啊,來啊正面上我!」

郝孟拍着胸脯啪啪作響,一旁的楊天覺得自己這個室友似乎腦子真的有問題。

不過畢竟是在一起睡了一年的室友他還是開口提醒了郝孟。

「這是屍僵,牙齒和指甲有劇毒,只要呼吸它就看不見你。」

聽見楊天的話,郝孟立馬猛的吸了幾口氣,生怕屍僵不找他。

楊天一拍腦門,他覺得自己就不該提醒這莽夫。

屍僵張嘴露出了黑乎乎的獠牙嚎了一聲,一蹦三尺遠飛快地撲向郝孟。

郝孟見獵心喜,啥也不管也沖了上去,躲過了屍僵的鋒利的指甲。

左一拳右一拳擊打在屍僵的腹部,不停的發出DuangDuang的聲音。

郝孟越打越興奮,比他在拳擊館打活靶都興奮。

畢竟人是會累會受傷的,可屍僵不存在這樣的問題。

被打斷的手臂三四秒就復原了,凹陷的胸骨也不過眨眼功夫就恢復如初。

咚咚咚咚咚!

地下通道里的響聲越來越密,越來越大。

郝孟的雙臂快的化作了殘影,他砂鍋大的拳頭像攻城錘一般無情砸落。

武術中有個說法叫打人如掛畫,而郝孟現在正是這樣的。

屍僵被郝孟雙拳擊飛在半空根本落不下來。

「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

郝孟打着打着興奮的大喊起來,臉上洋溢着無可比擬的幸福笑容。

「嘖~莽夫啊莽夫。」

楊天在邊上看着這一幕,不知道是該擔心郝孟還是擔心屍僵了。

看着在空中被錘的和橡皮泥隨意變形的屍僵,楊天默默的吞了口口水

「算了,我先去把鏡靈收容了,讓這莽夫在這裡玩會兒吧。」

楊天最後看了一眼郝孟然後消失在了轉角處。

很快他就找到了規則體鏡靈擺放得位置,邊上除了他自己一個人的複製體什麼也沒有。

楊天很輕鬆的擊碎了自己複製體的關節,然後脫下了外套罩在了鏡靈的鏡面上面。

下一刻整個地下迷宮通道里的複製體瞬間消失。

等楊天抱着鏡靈原路返回之後,卻發現郝孟和屍僵不知道去哪兒了,只剩下滿牆的人形大坑。

《沒錯我就是莽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