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冥婚:鬼戲請魂
冥婚:鬼戲請魂 連載中

冥婚:鬼戲請魂

來源:google 作者:長耳朵的兔子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楊程 鄭軍

小時候貪玩去村子後山撿人骨頭,結果碰上唱鬼戲,險些丟了小命,幸虧一條青蛇救了我,但是這蛇居然開啟了一段「陰」緣唱鬼戲、請魂、黃皮陰墳、桃木封煞,匪夷所思的黔南民俗,恐怖離奇的陰陽詭事震撼來襲警告:膽小勿入!!!展開

《冥婚:鬼戲請魂》章節試讀:

忽然,我脖頸處傳來一陣沁人的涼意,匆忙低頭一看。

這一看,頓時嚇得我魂飛魄散,渾身的汗毛齊刷刷倒豎起來。

只見一條翠綠如玉的小蛇,正盤在我的肩膀上,猩紅色的信子滋滋吞吐着,距離我近在咫尺。

我看得清楚,這條玉蛇不正是上次我從胖子手裡救下的那條蛇嗎?

我嚇得悚然一驚,整個人瞬間清醒過來,趕緊甩開那條玉蛇,同時察覺到我的周遭,似乎寂靜的有些可怕。

抬眼望向戲台,我才發現那些花花綠綠的戲子此時皆是面色慘白,動作死板而僵硬,最詭異的是他們的嘴巴機械地張合,卻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而我同村的夥伴個個雙目凸出,神情獃滯地望着台上,如同丟了魂一般,

再看旁邊的那些看客,全都杵着一動不動,臉色也是白得嚇人,胸口沒有絲毫起伏,根本沒有半點活人模樣。

糟了!

冷汗順着我的脊背流下來,我恍然想起了爺爺曾說過的「鬼戲」。

那是在荒郊野外的地方,專門演給鬼看的大戲,如果活人誤入其中,便會被迷走魂魄。

沒想到我們在誤打誤撞之下,竟闖進了這樣一個兇險的地方。

回過神來的時候,我的牙齒禁不住打着寒顫,心裏唯一的念頭就是跑,趕緊跑!

趁着周圍那些「東西」還沒發覺,我貓下身子悄悄往後縮,竟成功鑽出了人群。

正準備撒丫子狂奔,聽着身後那令人悚然的戲曲聲,我卻有些猶豫起來。

畢竟都是一個村的夥伴,要是我扔下鄭軍他們不管,就這麼一走了之,待到天一亮,他們的魂肯定就被勾走了,難道我就這樣眼睜睜看着他們死掉嗎?

想了想,我強忍着心中恐懼,又咬着牙回去了。

想起村裡的老人說過,「髒東西」是循着活人氣息過來的,我便用手掩住口鼻,盡量屏住呼吸,再度回到戲台下的人堆里。

來到最前排,鄭軍他們依然傻傻地看着戲台。

我抬手使勁拍了拍鄭軍他們的後背,期望他們能夠醒轉過來。

說來也怪,我這一拍之下,他們俱是身子猛然一抖,連喘幾口氣後,灰濛濛的眼瞳中彷彿又有了一絲生氣。

回過魂後,眾人望着眼前詭異萬狀的情形,嚇得幾乎癱軟,有兩個膽小的張嘴就要哭出聲,被我慌忙捂住嘴巴。

「噓!」我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大家和我一樣捂着嘴,然後紛紛調轉身子,躡手躡腳往外鑽。

我們都是半大孩子,身形本就瘦小,而戲台上吹吹打打,正自精彩,那些看戲的人倒也沒有注意到我們。我們七八個孩子就這樣並成一列,一個跟一個溜了出來。

眼看就要脫身的時候,我忽然聽見「撲通」一聲響,似是有人摔倒在地上。

回頭一看,我差點沒被氣死。

只見隊伍最末尾的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手忙腳亂的想要爬起來,他的身前站着一個穿着壽衣,頭髮花白的老叟。

娘的,被發現了!

一口涼氣直衝腦門,我心急如焚,暗罵胖子是個傻缺。

那老叟冷冷瞧了胖子一眼,居然俯下身將胖子扶了起來。

這時我才發覺老叟慘白的面容有些眼熟,竟像是前兩年村裡去世的李老爺子。

老叟抬眼打量了我們一圈,低聲道:「你們幾個娃,不要命了嗎?趕緊走!走!」

說著,就使力把胖子往外推。

這時,戲台上的聲音戛然而止,台上的那個穆桂英手握長纓槍,筆直地指着我們。

戲台下的人群慢慢轉身,一張張慘白的臉龐就像抹了麵粉一樣,死灰色的眼珠子一動不動地看着我們。

我嚇得頭皮發麻,周身的血液仿似凝固了一般。

也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嗓子:「跑啊!」

我們慌慌忙忙轉身,拚命向前逃去,藉著眼角的餘光,我瞥了一眼身後。

那些看大戲的人們,一窩蜂的朝我們涌了過來。

我們嚇得魂飛魄散,除了拚命往前跑,腦子裡完全是一片空白,連腳上的鞋子跑掉了都不知道。

氣喘吁吁衝進小樹林,但是小樹林里有幾個岔口,我們卻不知道該往哪個路口走。以前這裡只有一條路,此時卻出現了好幾條路,到底哪條路才是回村的道路呢?

我們渾身冰冷,一旦走錯了路,就可能永遠都回不了家了。

這個時候,就聽見正前方的路口,傳來輕微的滋滋聲響。

定睛一看,竟然又是那條體型纖細的玉蛇。

玉蛇盤在路口,不停地沖我搖頭擺尾,像是在示意我過去。

我當時也沒有多想,就衝著其他人喊了句:「走這邊!」,然後就朝着玉蛇所在的那個岔口跑了過去。

「楊程,你確定這條是回村的路嗎?」鄭軍在後面問我。

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因為我也不敢確定。

跑過那條玉蛇身旁的時候,我回頭看了它一眼,我彷彿能夠讀懂它的眼神,我的心裏一下子就有了底氣。

我跑得很快,跑着跑着,前方出現了那棵熟悉的老槐樹。

那棵老槐樹此時就像一個和藹的老人,一直守在村口等待我們的歸來。

天空已經泛起魚肚白,一夜驚魂未定,又是接連奔波,大家都熬不住了,倒在老槐樹下不斷喘息,有兩個膽小一點的,忍不住放聲大哭。

胖子湊過來小聲問我,說剛才那條小蛇咱們是不是見過,怎麼瞧着那麼眼熟?

我抬手一個暴栗敲在他腦門上,說鉤子山上的事兒你忘了么?

胖子這才恍然想起,他臉上肥肉一顫一顫的,慶幸地說,幸好當時沒弄死它,否則咱們昨晚就完了!

我點點頭,蛇是通靈性的,我上次在鉤子上救過它的命,所以昨晚它也救了我的命。如果昨晚不是玉蛇給我們指路,我們肯定是轉不出那片鬼林子的。

鄭軍虎着臉,叮囑我們別把昨晚的事情說出去,不然大家都沒好果子吃。

昨晚是鄭軍提議去冒險的,出了事他要擔責任,所以他給大家下了封口令。

《冥婚:鬼戲請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