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黑白
末世黑白 連載中

末世黑白

來源:google 作者:神經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牧邊 趙光榮

《末世黑白》港口的午夜總是那麼令人迷醉,一望無際黑色波紋深邃而迷惘微微的海風,吹得二狗子嘴上的煙頭愈發紅燙二狗子坐在海邊的圍桿上,一個手拎着不知名的酒瓶,等待着今天的買家而瘸子並不是真的瘸了腿,只是有一次玩鬧中意外摔斷了第三條腿引擎的機械轟鳴音越來越近,二狗子單手撐起圍桿,乾淨利落地翻身跳下「給我盯好了,一丁點不對勁就趕緊給我打信號,要不然今天咱們都得栽倒這」二狗子拿着對講機嚴重地說道一道刺眼的白光把二狗子打的光亮,一輛機械猛獸帶着與地面刺耳的摩擦聲隨即戛然而止從車裡陸續下來七八個高矮不一男人,從站立姿勢看得出來不是什麼好鳥「喂,我要的貨帶來了吧,可別讓我失望,你們這些雜碎知道的!」戴着黑框眼鏡,把身上穿的西裝撐的幾乎要撕裂的壯漢開口說道「帶來了,老闆」二狗子深知道這些人都只是幕後老闆的打手,輕軟怕硬得很,所以二狗子一點不虛地回應着「瘸子,上貨!」二狗子對着對講機喊着,突兀地破音在港口的夜晚顯得格外的詭異,可二狗子卻絲毫沒覺得今晚的交易有什麼不同分界線-------------------------------------二狗子牧邊在顛倒黑白的世界又有怎樣的妖孽人生展開

《末世黑白》章節試讀:

二狗子直接開進加油站,開門下車,對着自主加油機**油卡,自顧自地加起油來,腦中開始盤算起來,瘸子丟了就丟了,頭兒安排的副手,說是過來掙個買命錢的,反正這傢伙總是偷奸耍滑,一路上沒少明裡暗裡給我埋雷,不是在乎任務怕暴露早就把這丫的整沒了。這接下來的路還長着呢,就當放個假,邊玩邊回唄。剛好在腦中做出決定的二狗子,這時自助加油機叮的一聲顯示油已加滿。二狗子放回油槍,翻上末日賽博一路朝洛城的市中心駛去。

目的地洛城古韻酒店,一座外形古香古色的中式建築,在古韻之中又透露着現代建築的新潮,古韻酒店佔地5萬平方米,前後都有院子,錯落有致綠化,和仿製江南水鄉的小橋庭院,青石板路的石塊間隔恰到好處,一步一景煞是好看。

二狗子可沒心情看這些,熟練去前台地開好房,哼着小曲朝着電梯的方向走去。前台小姐小聲怒罵道「哪裡來的土殼馬,還調戲我,什麼不用看就知道我只有個A,還想讓老娘去陪他,做夢去吧。」旁邊濃妝艷抹的中年女人說道「小夢啊,別跟這種暴發戶置氣,你看他一身灰土,還開個總統套房,不是顯擺是什麼,我敢打賭他絕對交不起明天的房費,你等着看他的笑話吧」小夢回道「李姐,我就是看這種人不爽,明明是個窮屌絲,還要顯擺,更過分的是不知誰給他的勇氣來調戲我,不知道我是古韻酒店的店花嗎,隨便叫幾個人都讓他吃不了兜着走」。李姐繼續說著「是啊,小夢,別生氣了,調整好心情,等會兒邱總馬上就到了,嘿嘿」。說完的李姐瞟了一眼小夢,心想他媽的還裝純,邱總來了她個小婊子跑都跑不急,指定一個勁往上貼,不行我得想個招支開這個小娘兒們。

這時的二狗子已經進到了房間,完全沒有因總統套房的奢華而感嘆有錢真好,完完全全就是因為總統套房隔音效果好,沒得監聽監控,房門還特結實,這個刀口舔血的日子出門在外的就為了安全,其次才是享受。二狗子關上所有門窗拉上窗帘,從帆布包取出土銃裝上子彈關上保險,立在床頭邊。隨手卸下了衛星電話的電池,嘴裏碎碎的說著:「這下劉老在會安靜了吧」。每次快遞交易成功的第二天劉老的電話絕對準時的打來,如果不接,呵呵。那就等呼死你來招呼吧。劉老給配的衛星電話關不了機,上面還有定位系統,而且電池也是一體的,只有拆開後蓋,剪斷連接線才行。這等操作,二狗子已經做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早已輕車熟路。二狗子脫下衣服,走進浴室,赤條條地看着鏡中的自己。二狗子前胸有一條刀疤,從左邊鎖骨下方一直拉到右邊的人魚線,貫穿了這個腹部,當時還是幸虧劉老是地下有名外科黑醫,才撿回額一條爛命,至那後就一直跟着劉老打下手。二狗子每當回想起那天發生的事情,

心中總會湧起一腔怒火,那是背叛的仇恨!二狗子用力地握緊了拳頭,心中憤憤道,哥我一定會救你出來的,不管花多少錢,這個仇一定會報。

也許是路途詭異驚恐,二狗的眼色已經有了乏意,從浴缸邊的酒架上拿起一瓶威士忌給自己倒了一大杯。翻身進已經放好熱水的浴缸,好洗去全身的疲憊,洗滌掉着污濁的靈魂。二狗子一邊酌酒一邊泡澡,一杯接着一杯,可能是疲憊可能是酒精上了狗頭,漸漸地睡著了。

在他睡着的時候手指上染着黑紅色血液與之前破開的傷口正在相互交融着,殊不知這一覺可能永遠都醒不過來。總統套房的浴缸是有持續加熱的功能,可以保持水溫不變,無論泡多久都可以,還能不間斷換水。

古韻酒店前台兩個女人正在小聲議論着每天形形**過來開房的人,這會兒,姿色稍退的中年女人李穎也就是小夢口中的李姐,眼光狡黠的一閃,對着小夢壞壞地說道:「小夢啊,你看這也快到中午,咱們酒店總統套房不是有配餐嗎?」。小夢無精打採回道:「是啊,你想給那個土殼馬送餐?但是我記得總統套房的配餐是免費的,也讓他出不了丑啊」。小夢嘴上敷衍地說著,心裏想的是我的邱總啊,您今天不是說上午10點就來的嗎,現在都到中午了,哎這個月愛馬仕又落了空。

李姐繼續地說著:「你想啊,配餐是免費,但是我們可以搞一些不是免費的東西一起送過去啊,給他送一整個餐車的東西,他肯定付不起」。小夢突然靈機一動地回復道:『對啊,李姐,我怎麼沒想到呢』。李姐繼續發起陰謀地說道:「你看吶,等會兒給他配一整個餐車的東西,全都搞最貴的,然後咱們再讓保安隊長祥子多叫幾個人,在後面跟着,待會你就去送,他對你有意思,肯定會拉不下臉的,這種人我最清楚了」。小夢似乎看到結果一般瞬間來了精神說道:「然後我再把賬單一給,要求他立馬付錢,他沒錢又點了東西,肯定會被祥子他們收拾的,哈哈哈,好!就這樣辦!」

李姐眼裡不經意地流露出姦猾之色,心裏想着小妮子跟我搶男人你還嫩着呢,邱總昨天走的時候說今天上午有個會議,中午才過來。誰讓你昨天一聽邱總今天上午過來,就火急火燎請假去買情趣內衣,小騷蹄子跟老姐我斗。李姐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說道:「我現在就給後勤的張哥打個電話,說有個金主來了,餐車的東西全部按照最貴的配,越多越好」。小夢的腦袋跟小雞啄米似的直點,心想邱總今天來不了,肯定是你這個煞星把老娘今天的運勢都搞沒了,老娘今天我就整整你。不知情的小夢還在開心地補着妝,等着餐車送到前台的電梯來。李姐幾個電話就安排好了整件事情的前前後後,其中為了儘可能地拖延小夢的時間,還特意給保安頭頭祥子放了個彩蛋,說什麼這次你一定要給小夢做主,早上的時候被個土殼馬調戲了,幫小夢好好地教訓一下那個土殼馬,小夢說不定會傾倒在你高大威猛之下。

祥子在剛來的時候就一直暗戀小夢,每天上下班就只能打個招呼僅此而已。他深知自己沒啥文化,說不了什麼情話,如果能每天這樣陪着她就行。

不一會兒五大三粗的祥子屁顛屁顛地泡了過來,朝着小夢打了招呼:「嗨,小夢,今天不管是個什麼事,祥子哥今天替你出氣」。小夢這個時候皮笑肉不笑回道:「祥子哥啊,今天人家被人欺負了,你可要幫我出氣啊,人家想看看你有多勇猛呢」。李姐也應和着:「祥子,今天這個事只有你能擺平,事情做漂亮了,姐姐我一定幫你牽線搭橋」。李穎剛剛說完,小夢便用腳踩了一下李穎,回敬了一個眼神,像是在說把老娘當槍使,以後等着瞧。

說時快,也說時慢,這會兒,張強肥胖的身子已經把餐車推了過來,而且還是一手一個,整了倆,還真他娘的實在。李穎看張強肥膩的身形一陣厭惡,隨即又獻媚地說道:「張總啊,送個餐車,怎麼能讓您親自來送啊,吩咐下面的人不就好了嗎?」李穎嘴上應付着,心裏卻是一秒鐘都不想看見張強。張強自從當上了廚師長,眾人的口糧全在他手裡捏着,他讓誰吃好吃差,全憑心意,也就是他當上額廚師長後,醜惡的嘴臉全部都暴露了出來,調戲服務員

都是家常便飯,聽說上次在後廚把一個小姑娘給辦了。平常李穎很怕跟張強一起,每每感覺到張強猥瑣的眼神都有些後怕。

張嘴上回復着:「穎妹啊,有啥要求就直接跟哥說,別的哥可能辦不到,後廚這塊哥百分之百給你辦得妥妥的」。手上卻沒有在餐車上絲毫停頓,徑直向李穎手上搭去,嚇李穎連忙縮回了手。李穎急忙說道:「謝謝張哥的幫忙啊,小穎今天確實有點急事,改天再來給張哥你好好道謝哈」。張強的肥豬頭應聲點了點,開口道:「行啊,小穎,改天哥候着你」。小夢在一旁看着李穎的笑話,眉毛都笑彎了,似乎把整蠱二狗子都要忘了。

看着小夢笑得開心的祥子,就像看到仙子下凡對他傾城一笑般,干留着哈喇子,呆愣在那裡。

李穎連忙推着小夢說道:「再不走就過午飯時間了,咱們趕緊辦正事吧」。李穎招呼着小夢跟祥子一同上了電梯,李穎開口道:「你倆知道怎麼弄吧」。小夢回答道:「知道,知道,待會讓祥子別走遠了就行」。祥子憨憨地點着頭,還沒從剛才畫面回過神來。小夢心裏嘀咕着,這個傻逼大憨憨,別給老娘臨時掉鏈子。電梯到了樓層,李穎便以樓下前台來客人為由就先閃了。倆人一前一後,不慌不忙地朝着二狗子的總統套房走過去。祥子看着小夢曼妙在前面走着,就這一小段路看得祥子出神,連衣的超短裙剛好包裹住了圓滾挺翹臀部,漏出白皙修長的**,這雙腿就像走在祥子內心上,一步一步,一陣一陣的火熱。

小夢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於是加快了腳步,殊不知後面的祥子早已**難耐。

由於浴缸有不間斷地換水功能,二狗子手指上傷口的鮮紅與黑紅色血液,早已看不見了。就這樣靜靜地躺着浴缸里,露出脖子與狗頭,完全沒有聽見門鈴的響聲,以及外面正在拍門的聲音。小夢疑惑地說道:「這土殼馬不會睡得這麼睡得這麼死吧,從早上7點一直到現在還沒醒,我記得房間裏面有智能管家到點了會不斷提醒客人用餐的啊」。可在浴缸里睡死的二狗子,哪裡聽得到。祥子上前說道:「小夢,我拿我們安保的萬能卡打開吧,指不定這傻逼交不起房費翻窗逃了吧」。小夢微作點頭,當房卡滴的一聲,門鎖機械的響動,門開了。

小夢二人推着餐車進入了房間,乍眼一看房裡整整齊齊,什麼東西都還是擺在原位,像是沒有人住過一樣。於是二人繼續往前走,推開半掩着的房門,小夢心裏有一種竊賊的快意升起。

沒等她多體會一下,映入眼前的是一個大大的帆布包,和空無一人的房間,浴室里還時不時飄出熱氣。小夢忽然心中一驚,從進入房間這麼久該不會是被人殺了,拋屍浴室吧.小夢跟祥子兩人大眼瞪小眼,一時間房裡的空氣都凝固了,小夢咳咳兩聲說道:「祥子,你去浴室看看有沒有人」。祥子故作鎮定的點頭示意,朝着浴室走去。小夢則是在房間里仔細打量了起來,祥子一進到浴室看一個男人全身赤條條地躺在浴缸里,臉色有種說不出的怪異,也不像死人的慘白,要是死了,現在幾個小時早就泡發了,於是祥子壯着膽子越走越近,準備看個仔細,好一手把這個小崽子給拎起來。

外面的小夢被床頭的一根略粗的黑色鐵管吸引了注意,由於被床頭櫃擋住了下半截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於是走過去準備看個仔細。就在這時祥子已經走進了二狗子,一手居然沒拉起來,差點失去平衡摔倒在浴缸里。祥子心裏疑惑着,手不自覺地伸向了二狗子的鼻子。「啊!」外面一聲尖叫嚇得祥子連連跌坐在地上,祥子的內心還是惶恐不安的,因為剛才這人他娘的斷了氣啊。祥子連忙從地上爬起,轉身就朝門外跑去,喊着:「小夢啊,出事了!」上氣不接下氣的。小夢這時也跟祥子差不了多少,她分明看見了一把大口徑的土製短槍上面還沾染着黑紅色細小碎塊以及紅褐色的血手印。

兩人對視一眼,目光所及之處就是這個大大的帆布包,都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兩人貪婪地拉開帆布包的拉鏈不出意外,果然是他們所想的那樣,滿滿一袋子的美金鈔票和一個裝衣服的塑料袋。祥子拿出塑料袋,拉起拉鏈,把帆布包甩在肩頭,拉起小夢的手就準備往外走。

《末世黑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