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逆耳
逆耳 連載中

逆耳

來源:google 作者:森嶼呀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森嶼呀 陸瑾憶

從小就能看見鬼的周瑾憶,懷着一腔熱血進入A市重案四組;沒想到第一天便遇見了一起凶殺案,痴傻的犯罪嫌疑人,消失的警員,以及遊盪在太平間被割去舌頭的被害人鬼魂;一切都讓周瑾憶毛骨悚然,更讓他沒想到的是,自己的隊友,居然都不是什麼正常人;展開

《逆耳》章節試讀:

「你小子行啊,這也能看出來。」陸明站起身拍了拍何深的肩膀,何深一臉嫌棄的避開,這時已經有警員將頭撈起來。

何深看着頭顱上不斷掉落的碎肉,嘖了一聲後道:「一鍋端走,嚯,煮的真爛。」

陸明摟住何深的肩膀,低聲說:「你告訴我,咋看出來的?屍體還沒送到解剖室呢。」

何深看着陸明手套上不知道什麼時候蹭上的血跡,皺了皺眉道:「屍體喉管和**你看了嗎?」

陸明搖了搖頭,何深拍開陸明的手道:「嘖,都腫了,腫挺大。」

陸明聽了這話,想起屍體喉嚨確實有一塊凸起,有些感慨地道:「啊,我還以為是缺血導致的。」

何深撇了一眼陸明道:「明兒等屍檢報告吧,我先回局裡了,好不容易遇見這麼稀奇的案子。」何深說完,便轉身走了出去。

陸明轉過頭,看了一眼一旁臉色蒼白,不停乾嘔的周瑾憶,揚起得逞的笑容。

高飛一臉嫌棄地對陸明道:「組長,你這惡趣味啥時候能改啊。」

陸明揚了揚眉毛,衝著高飛豎起一根手指頭,高飛猜測道:「一年?」

陸明搖了搖頭,曲起手指敲了敲高飛的頭道:「一輩子都不改!」說罷,便大步往外走去。

高飛捂着頭,看了一眼一旁面如菜色的周瑾憶,嘆了口氣,走到他面前道:「還能行嗎?」

周瑾憶白着臉點了點頭,高飛摟住他的肩膀道:「走吧,回局裡,這兒的味可真大!」

周瑾憶點了點頭,木納的跟着高飛走了出去。

剛回到局裡一個小時,刑偵大隊長杜成龍便通知他們開會。

會議室內,杜成龍還沒到,高飛看着好不容易緩過來的周瑾憶道:「沒事,過一段時間,你就不會吐了。」

周瑾憶絕望地看了一眼高飛,高飛摸了摸鼻子道:「不過你小子運氣挺背,咱們市好幾年沒有凶殺案了,偏巧你來報道就有了。」

高飛越說越覺得周瑾憶有點背,剛想再說什麼,陸明啪給了他一巴掌,沒好氣地道:「沒聽到說開會嗎?」

高飛捂住頭,滿臉委屈,卻還是乖乖閉上了嘴。

不一會兒,刑偵大隊長杜成龍提着公文包走了進來,一臉嚴肅地看了一眼會議室內的眾警員後,沉聲道:「開會。」

「無頭女屍案,上頭明確表示,一定要嚴查,徹查,聽說是接到了報警電話,報警人找到了嗎?」杜成龍對着陸明問道。

陸明點了點頭道:「通過監控,確認了一個叫鄧宇的年輕人,他說是有個女人給了他一百塊讓他報警,已經確認了那女人的體貌特徵,與現場的腳印相符,已經畫出畫像進行數據比對,暫時沒有發現,並且正在對公用電話附近以及進入廢棄工廠的道路監控進行排查。」

杜成龍點了點頭道:「首要任務還是查清死者身份,調查最近失蹤人員了嗎?」

趙天點了點頭道:「第一時間調查了失蹤人員名單,沒有與死者指紋一致的人員。」

杜成龍壓制住火氣,眼睛一一掃過底下的警員,最終在周瑾憶臉上停住,一臉嚴肅地道:「新來的,你告訴我,目前對屍體我們知道什麼?」

周瑾憶蹭的一下站起來,一臉緊張地道:「報告隊長,死者為女性,20歲左右,無頭,死亡時間預估超過24小時,現場只遺留了一枚腳印,初步判斷為女性,身高約一米六左右,報告完畢。」

杜成龍聽完後,拍了拍桌子吼道:「距離發現死者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一個小時,你們居然什麼都沒有發現,要知道一個小時,兇手已經能駕車逃往b市,亦或者已經坐飛機往國外逃竄,你們這一個小時都在幹些什麼?啊?」

陸明掏了掏被吼的有些耳鳴的耳朵,舉起手道:「隊長,咱得等屍檢報告啊,屍體身上沒有致命傷,頭被煮的稀巴爛,排查監控,以及從數據庫調出那女人的信息都得要時間啊,與其開會,還不如放我們去調查。」

杜成龍一噎,看向陸明沒好氣地道:「我不知道啊,領導要求開會,好了好了,散了散了。」

陸明撇了撇嘴,起身對着杜成龍道:「領導又罵你了?」杜成龍黑着臉點了點頭,陸明笑呵呵地道:「活該。」轉頭跑出了會議室。

杜成龍看着跑的飛快的陸明,笑了笑,而後低下頭,看着公文包內加密的案宗,眼裡閃過一絲難過。

「組長,監控有發現了。」在盯着監控看了三小時後,高飛激動地站起身對陸明道,陸明抬起頭,眼下一片烏青。

「是嗎?我看看!」陸明從椅子上蹦起來,聲音充滿喜悅,前一個小時,數據庫中和鄧宇所說的女子相似的人都已經逐一排查過,官方也發了有被害人體型特徵的通告,都一無所獲。

陸明迫不得已只能下令所有人一起加班,現在已經快凌晨兩點了,終於有了消息,全組都湊了過來。

「組長,你看這裡。」高飛將一幀畫面放大,陸明一看,是一個穿着一身嘻哈服,褲腿拖在地上,那男子戴着耳機,臉上戴着極誇張的墨鏡,往通往廢棄工廠的路走去,之所以說是男子,是因為這人很高,同旁邊的路人想比高了一個頭。

高飛將男子的畫面放出來,監控內,男子走路極誇張,彷彿在跟着耳機里的音樂一起扭動,陸明眯着眼睛看了一會兒後,一拍桌子道:「她踩着東西。」

高飛點了點頭道:「褲腿雖然寬大,可是組長你看~」高飛放大了男子走動間不經意露出的一小節防水台。「按照這個防水台的厚度,這高跟鞋只怕不低於二十公分了。」高飛感慨道。

「馬上搜尋附近的監控,把這個畫面發佈到網上,尋找知情人。」陸明一拍桌子道,臉色有些難看。

高飛知道陸明為什麼不高興,這監控是去往廢棄工廠唯一的監控,今兒一天已經找出了十二個人往廢棄工廠方向去,傳喚後都是住在工廠前面的居民,沒有一個和鄧宇若說的女子容貌相似。

好不容易有了線索,可監控內,臉上的墨鏡將半張臉遮的嚴嚴實實。

「明兒再傳喚一次鄧宇。」陸明沉着臉道。

高飛點了點頭,有些憂慮地道:「組長是懷疑鄧宇沒說實話?鄧宇昨天和今天都有不在場證明,他住在電子廠,宿舍里的人都可以為他作證,咱們沒有證據證明他和犯罪嫌疑人有關係。」

陸明白了一眼高飛道:「誰說我懷疑他,我就想看看什麼人這麼二,啥錢都掙!」

陸明說完轉頭去了技術部,高飛愣在原地,半晌後,辦公室傳來一陣爆笑聲。

《逆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