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給於的戀情亦或是救贖
你給於的戀情亦或是救贖 連載中

你給於的戀情亦或是救贖

來源:google 作者:原淵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淺羽海瞳 現代言情 雨宮司

雨宮司:如果說摯友的死亡是我童年中的陰影,那麼你的出現對我來說就是救贖我多少次對你說:「淺羽同學,其實你不用感到有負罪感,這件事和你沒有關係」但是始終被你一笑帶過你說我救贖了曾經的你,但是我不這麼覺得對我來說一直都是我被你單方面的拯救吧!你說我溫柔,但是溫柔的一直是呆在我旁邊的你吧!如果沒有你,我現在會怎麼樣?我想還是會一直陰沉下去,所以,多虧了有你淺羽同學,謝謝你淺羽海瞳:對於我來說,首先我要謝謝自己能在高中大膽的接近你,在你需要別人肩膀的時候,我能在你身旁,然後安慰不安的你,雨宮同學在國中就已經將我救贖,所以,你接下來的黑暗就由我來照亮吧雖然很想這樣對你說,但是我不知道你會不會喜歡我,周圍的人都說我溫柔、善良、可愛,但是我自己卻想狡猾的用這些稱讚將你一人獨佔,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雨宮同學,我一直都喜歡你,希望你能牢牢牽住我的手,永遠不放開吧!這是我新年的第一個願望展開

《你給於的戀情亦或是救贖》章節試讀:

我一直將自己封閉在狹小的黑暗的空間,我將自己的記憶封鎖起來,不願意回想,我只是一個懦弱的人類,始終不敢正視自己真實的記憶。

所以,我才會遺忘,將關於銀的記憶拋棄在腦後,即使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和別人保持距離,性格變得陰沉。但是,現在我腦海中關於銀的記憶全部恢復了,我……比以前更加痛苦嗎。

「嗯。」頭依舊在痛着,但是和剛才相比已經減輕不少,雨宮司緩緩睜開眼睛,是熟悉的天花板。

「這裡是……我家嗎?」雨宮司強忍着頭疼慢慢坐起。

「這床被褥,不是我的吧。」雨宮司看着自己身上蓋着的被褥思考。「雨宮同學,你醒了嗎?晚飯馬上就好,你就再睡一會吧。」說出這話的正是站在卧室門口的淺羽同學。

「這裡是?」

「我的房間哦。」

「不好意思,我睡了多長時間了?」

「大概三個小時吧。」

「啊—」雨宮司捂着頭部疼痛的位置,不自覺的發出**。「你沒事吧,雨宮同學。」淺羽同學跑到雨宮司面前一臉擔心的看着他。

「沒、沒事了,抱歉,給你添麻煩了,我這就離開。」

「不,你不能走,今天就聽我的,在這裡睡吧!」淺羽同學態度強硬的說,但隨後又注意到自己的發言很羞恥,臉色變得很紅。

「為什麼?淺羽同學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溫柔?我這種人你早就應該規避了吧。」雨宮司低着頭捂住臉,努力不讓眼淚流下來。

「雨宮同學,已經沒事了。我不知道你為什麼總是那麼陰沉,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臉上沒有笑容,我不知道你獨自一人在承受着什麼。但是我知道你一定很痛苦吧,因為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從國中開始,我一直都在注視着你,雨宮同學很溫柔,特別特別溫柔,我不知道為什麼想你這樣溫柔的人會擺出這副痛苦的表情。」淺羽海瞳用手輕輕撫摸着雨宮司的頭,聲音也柔和的像是對待一個年紀尚小孩子。

哭泣,雨宮司此刻無法抑制着自己眼中的淚水一滴一滴的落下來,淺羽海瞳將他的頭抱在自己懷裡,「很痛苦吧,所以,放聲痛苦也沒人會說哦。」淺羽同學像個姐姐一樣慈愛的平撫趴在自己懷裡的雨宮司。

雨宮司雙手緊緊掐着心臟的位置,尖銳且嘶啞的哭聲彷彿想將埋藏在心底已久的感情釋放般,卻又顯得如此苦澀。

過了三十分鐘左右,雨宮司的哭聲已經完全停止。「已經哭夠了嘛。」淺羽同學溫柔的聲音出現在雨宮司的耳邊,接着雨宮司像是意識到什麼迅速抬頭,和淺羽同學對視一兩秒後,眼神躲躲閃閃,然後撓着臉說:「那個,抱歉了,剛剛的事請你全部忘掉吧。」

「這個我可做不到,畢竟是不一樣的雨宮同學嘛。」淺羽同學開玩笑般說。

「為什麼淺羽同學要管我這種人,要是別人的話都會避而遠之吧。」

「這樣啊。但是,別人是別人,而我就是我,人的性格都不可能完全一樣吧。」

「嗯,淺羽同學,總之謝謝你啦,哭出來以後感覺舒服多了,頭也不痛了。」

「那,要不要一起吃飯?」

「不、不了吧,比起我,我反而抱歉弄髒了你的衣服,真是抱歉。」

雨宮司看着淺羽同學的裙子濕濕的一大片,露出愧疚的表情。

「這個沒關係,清洗一下就好了。」

「嗯。總之,謝謝你了。那、明天見。」

「雨宮同學!一定要振作起來。」雨宮司到門口後,淺羽同學做出加油的手勢說,雨宮司看見之後,嘴角不自覺的微微上揚,「謝謝你,淺羽同學。」

回到家後,雨宮司摸着自己的嘴角陷入沉思,外界的一切干擾都好像與他隔離,雨宮司蜷縮在玄關的角落,腦海中不斷重現銀出車禍的場景。

「已經沒事了,小銀,我再也不會把你忘記了。」雨宮司聲音很小,像是說給心中的銀聽,又像是說給自己聽。

黑夜漸漸將最後的黃昏吞噬。至少,在黎明到來之前,總有人要稍微照亮黑暗。

淺羽海瞳視角:

我在老師辦公室角落整理資料時,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和老師交談。

「老師,對不起,我身體不舒服可以早點回家嗎?」

「嗯,沒問題。」

「謝謝老師。」

對話內容如上,是雨宮同學身體不舒服向老師請假的事。我默默蹲在角落裡,不敢抬頭張望,手裡拿着班裡的資料,順帶一提,我並不是班級里的委員,只是受人之託來幫忙的而已。

直到聽見關門聲,我才站起來。看着手中的資料,我下定決心。

「老師,不好意思,我身體突然有點不舒服,可以早點回家嗎?」

「嗯,可以是可以,自己一個人沒問題嗎?」

「沒問題,請您放心。」

就這樣我推辭掉手上的工作回到教室,但雨宮同學已經走了。

「呦,淺羽同學,下節體育課要一起去嗎?」

「抱歉,我的身體不舒服,所以想早點回家。」

「誒——連淺羽同學也不舒服。」

「嗯。」我提起書包,禮貌的道了句「再見」就跑出學校,天氣陰沉沉的像是要下雨。過了不久,幾滴雨落在我的臉上,我加快腳步往家的方向趕。

在離家不遠處,一個和我穿着同一學校制服的人倒在地上,「雨宮同學?」我不自覺的喊出他的名字。我向雨宮同學跑去,看見他的臉頰緋紅,雙眼緊緊閉合著,一臉痛苦的樣子。

我把雨宮同學背了起來,「有點重啊。」雨宮同學的胸膛緊緊貼着我小小的後背,就這樣我一步一步把他帶回了家。

我把額頭貼在雨宮同學的額頭,雨宮同學的額頭有點發燙。我準備了濕毛巾,幫他降溫。

「銀、小銀,不要離開我。」

雨宮同學像是夢到以前的事,伸着手錶情很痛苦,我握着雨宮同學的手,他的表情才變得安心下來。

看着熟睡的雨宮同學,我也放心下來。趁着雨宮同學睡覺的時間,我打算先去一趟超市買今天晚飯的食材。

「雨宮同學,你在這裡安心睡吧,我一會就回來。」我將嘴巴貼近雨宮同學的耳旁小聲的說。

買完食材後,我看着還在睡覺的雨宮同學,變得安心,嘴角露出笑容。做晚飯吧,等雨宮同學醒來後就能一起吃了。

我穿好圍裙,清洗着買來的蔬菜,晚飯我打算做牛肉蔬菜沙拉和味增湯,但是和雨宮同學兩個人一起吃的話,再加個煎蛋卷是不是會更好。

正當我做飯的時候,聽見卧室里傳出聲音,我走過去打開卧室的門,看見雨宮同學正捂着頭坐在床上。

雨宮同學哭了,這是我第二次看見雨宮同學哭泣,那麼傷心的表情,扭曲的臉部,和之前判若兩人,雨宮同學一定想起痛苦的回憶了吧。我將雨宮同學的頭部抱在懷裡,他哽咽着在我懷裡流下眼淚,溫熱的眼淚落在我的裙擺,不過三秒,就已經變得冰冷;尖銳而苦澀的哭聲回蕩在我耳邊,我低着頭撫摸趴在懷裡的雨宮同學,我們倆就像互相依偎的小鳥。

三十分鐘過後,雨宮同學從我懷着脫離向我道謝,在離開之前,對我露出笑容,我第一次看見雨宮同學的笑容,溫柔的雨宮同學露出的如初升太陽照耀般暖洋洋的笑容。

等到雨宮同學離開過後,我一個人坐在餐桌前,看着眼前的晚飯卻沒有胃口,我拉開窗帘,看着最後的黃昏被無盡的黑夜吞噬,「在黎明到來之前必須有人要稍微照亮黑暗嗎……」

雨宮同學,我是否能成為稍微照亮你心中黑暗的那個人,只要能稍微照亮一點點…一點點……我就很滿足了。

《你給於的戀情亦或是救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