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門錦路
農門錦路 連載中

農門錦路

來源:google 作者:夏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翡 夏絨

【fqxs】當見到院中場景第一眼時,夏絨只覺得這一刻的記憶令她不管經歷多久都再難以忘懷墨翡的院里有兩棵樹,一棵桃樹,一棵杏樹,一棵開滿粉花,一棵開滿白花,蓬鬆如浮雲三月的花開得很滿,彷彿要溢出枝頭,從夏...展開

《農門錦路》章節試讀:


「你要如何。」墨翡問道,雖是問着話,卻沒有看他,眼中一直映照着床上靜坐的人兒。

羅亦臣今日身着浦桃青色暗紋長袍,血牙色玉扣腰帶,一身文人氣息,偏偏又透出一股痞氣,兩者本該相衝的性格竟在他身上完美融合。

他的身高與墨翡相當,容貌英俊,一雙桃花眼,似桃花釀酒,只是一眼,便讓人如痴如醉宛若沉溺於酒香深巷之中。

在這個小山村裡,羅亦臣這般出眾的容貌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但他並未放在心上。

他今日來的目的一是來道喜,二來嘛……自然是來撈一撈墨翡的人情。

不過墨翡對他的小心思並未在意,滿心只在娶親上。

羅亦臣見墨翡娶了媳婦,滿眼都是新娘子的樣子,心裏嘆氣,現在有了媳婦,他這個時常對他照顧有加的人,連個眼神都不給。

但深知墨翡這種難以看透的人的性格,他也不再計較什麼,反而笑呵呵地伸手摟住墨翡的肩膀。

感受到肩膀上的重量,墨翡的視線這才看向他。

「別看啦!媳婦跑不了的,出去喝酒去,今天我要跟你不醉不歸,也看看你喝醉的醜態!哈哈。」

「如果是你先醉呢?」墨翡接着話,又順勢拉開羅亦臣放在他肩上的手,語氣和緩,卻又透露一股喜悅。

「你別太自大,誰說要單獨與你喝的,我跟外面的一群人來灌醉你,你還說我先醉,哼,最後可別連洞房都進不去啊!」羅亦臣信心十足地說道。他十分想看墨翡出糗的樣子,當然他也不傻,知道自己一個人灌不醉墨翡,所以他多拉點人灌他。

平常墨翡一副盡在掌握,不急不燥的樣子仿若仙人,讓人自慚形穢,今日終於逮到機會破壞他的仙氣,他當然不能放過。

看着羅亦臣洋洋得意的樣子,墨翡心中明白羅亦臣的小心思。

忍不住扶額道:「你先出去,我一會兒過去。」

墨翡雖不想離開,可畢竟是他的大喜之日,敬酒是必須的。

聽到自己想要的,羅亦臣也不再催他,轉身出去,招呼客人道:「大家吃好喝好,千萬別給墨翡省錢。」

「那是自然,羅公子你也坐!」眾人附和。

「來了!來了!」他那麼厲害,掙錢還不快,只不過他不想掙而已,羅亦臣嘴上說著心裏又嘀咕起來。

墨翡沒管外面的喧嘩,走到夏絨面前,握了握她的縴手,輕聲道:「等我回來。」

聲音如沐春風,給人一種安穩之感。

「嗯。」夏絨輕聲回答。手上的溫暖漸冷,那種溫暖不免讓人有些留戀。

院里,墨翡一出來,羅亦臣立馬眼尖地看到他,興奮道:「新郎官來了。」趕緊起身將他帶到他在的那一桌,生怕他跑了似的。

並開始慫恿四周人跟墨翡喝酒,「今天是墨秀才的大喜之日,大家舉起酒杯都來與他喝一杯,本公子先做表率,與新郎先喝上三杯。」

說完,舉起手中的瓷杯,滿滿一杯,敬向墨翡。

「請。」滿眼都是笑意,像一隻將要達成目的的小狐狸。

「好。」墨翡應了一聲,一飲而盡自己手中的酒。

一杯酒下肚,羅亦臣想再倒酒,墨翡攔住他自己斟酒的手,拿過他的杯子,滿上酒,羅亦臣心中疑惑,這是什麼,只見墨翡手上拿的酒壺是剛剛他從屋裡出來拿的那個。

「這是酒釀千曲。」墨翡解開他心中的疑惑。

一聽名字,羅亦臣只覺得自己今天來對了,想不到墨翡還藏着這樣的寶貝,別人不知道酒釀千曲是什麼,他可清楚,是千金難求的酒。

羅亦臣有些按捺不住,又想把墨翡灌趴下,但是又想先嘗嘗他的酒。

不急不急,時間還長,先嘗一杯看看,草草敬墨翡一下,長袖一擺,一杯下肚。

墨翡勾唇,相伴飲下。

見墨翡也喝,羅亦臣放下心來,不愧是美酒,滋味當真絕佳。再舉起空杯,讓墨翡倒酒:「說好敬你三杯,還有最後一杯。」

墨翡給他倒上酒,提醒道:「可別醉了。」

「我醉?才三杯下肚,你當我酒量那麼淺嗎?」羅亦臣不以為然,今天醉的是你才對。

第三杯下肚,羅亦臣正想慫恿其他客人敬酒,可卻怎麼也表達不出,舌頭跟打了結一樣,我……我的就是說不出整句話,腦袋暈得看人都有些重影。但當他趴倒在桌子上的一瞬間,他這才清醒地知道自己着了墨翡的道,不過這清醒也只是一瞬,一瞬過去,他便進入沉睡,醉倒了。

「羅兄醉了,記得讓他的小廝送他回去。」墨翡看着醉倒趴在桌子上的羅亦臣,便託人照顧着。

旁邊的人也都應和:「沒問題,沒問題。」

想要再敬酒的人見連羅公子都被墨翡灌醉了,他們自然更是喝不過,不免找個台階下,一起敬他一杯便完事了。

墨翡在院里轉一圈,雖說一桌一敬,但真正喝酒的人並不多。

不知不覺天色已晚,吃喜酒的人散去,雜事結束,院里重新回歸寧靜。

屋內,紅燭光搖曳似蓮花。

此時心心念念的人正坐在紅紗帳里,等他回來,心房似乎多了一處柔軟,墨翡走上前挑起鴛鴦戲水的紅蓋頭,溫聲道:「等久了吧。」

蓋頭剛一拿,還沒看清她的眉眼,夏絨的頭便鑽到他的脖頸,摟住他的肩膀。

墨翡同樣抱住她,「怎麼了?」聲音溫和如風。

夏絨感覺到墨翡頸間的溫度,腦袋輕輕蹭了蹭,像只弱小的獸。

「我餓!好餓!」

忍不住在墨翡頸間低語。說起來她除了早上吃的一點,到現在就再也沒吃過東西,第一次有了萬惡的封建社會的想法。

墨翡聽見微微一愣,轉而輕笑,抱起她坐到凳子上,將一塊糕點放到她嘴邊,「先吃塊糕點墊一墊,等下我給你熬些熱粥喝。」

吃了一塊糕點,夏絨這才恢復元氣。

「不要了,吃幾塊糕點已經飽的差不多了,吃不下別的了。」她私心不想讓墨翡再離開。

「那便喝點熱茶,糕點不是熱飯,別涼着胃。」墨翡說完,倒了一杯茶送到夏絨嘴邊。

一杯熱茶入肚,胃裡果然暖暖的。

夏絨又咬了一口墨翡送到她嘴邊的糕點吃着。

墨翡見她確實餓了,有些心疼道:「既然早就餓了,為何不先吃點東西,幹嘛還要在意起那些規矩。」

「跟你成親當然要在意規矩了。」

「不過你的意思是我之前很沒規么?」夏絨佯裝厲色,鳳目上挑。

墨翡看着她佯裝的厲色,也裝作思考一會兒道:「不是。」

夏絨雙手抬起捏向他的臉,撇嘴道:「沒誠意!」

墨翡笑着撫上放在他臉上的手,目光里滿是面前眉眼如畫的人,人兒眸中含秋波漣漪,丹唇若紅蝶棲花,心中微動,提醒道:「娘子,吃飽喝足,該喝交杯酒了。」

「哦……喝……交杯酒。」墨翡忽然的一聲娘子,讓夏絨頓時臉上一熱,結結巴巴地說道。

見夏絨害羞的樣子,墨翡笑着端起兩杯酒。

放到夏絨手裡一杯,挽過她的胳膊,兩人一同飲下。

接下來的事他們都心照不宣,墨翡細長又骨指分明的手撫上夏絨的眉眼,他想把她的樣子,印刻在心裏。

他的唇漸漸貼近夏絨,溫潤的唇讓他不忍離去。

溫暖的感覺,在彼此之間縈繞,讓彼此都不想分離,紅紗帳漸落。

屋外明月皎皎清雅,屋內紅燭燈火通明,一片春意盎然……


《農門錦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