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披衣救贖知乎閱讀
披衣救贖知乎閱讀 連載中

披衣救贖知乎閱讀

來源:google 作者:付家敏白欣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付家敏 現代言情 白欣容

視頻里是一個網吧,昏暗的燈光下,一個全身赤裸的女孩子在網吧通道里走動,她頭髮亂糟糟的,身上很多泥巴,還有傷痕,一隻手擋着胸部,一隻手擋着下面,圍觀的人不停地鬨笑拍照吹口哨,還有人在罵她變態,神經病……...展開

《披衣救贖知乎閱讀》章節試讀:

付家敏如釋重負,彷彿甩出個燙手山芋,連連稱謝。
很快收到了葉安逸的微信驗證請求,顧老師好。
葉安逸說,非常感謝您讓我加入您手下的課題組。
對青少年校園心理這方面的健康,你有什麼想法?
他問。
暫時沒有太多的想法,附近有個高中生跳樓自殺,我在和她的父母談話,說不定會有什麼發現。
死者的家屬願意和你談?
顧一鳴好奇地問,他聽說葉安逸平時不是一個喜歡多話的人。
葉安逸沉默了一會兒,回復說:死者的父母和我是老鄉。
哦,你老家哪裡的?
顧一鳴好奇問。
我母親的祖籍在榕城。
葉安逸說。
榕城?
顧一鳴幾乎沒有聽說過這個地方,用百度查了查,是個廣西地區的地級市,並不起眼的一個南方小城市。
不好意思,給我導師發個信息。
葉安逸放下手機,對白欣容的母親抱歉地說。
白欣容的母親是一個特別瘦弱的女人,痛失愛女之後,面容憔悴。
她穿着普通的 T 恤衫和牛仔褲,如今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了葉安逸。
在白欣容送到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後,她的母親一下子就在醫院崩潰了,也沒搞清楚狀況,就跑到住院部來鬧。
她說的話帶着濃重的口音,醫院裏的醫生護士聽不懂,白欣容的父親似乎也不願意和她多話,立刻跑去學校找學校算賬去了,留下白欣容母親一個。
葉安逸穿過人群,聽見那很多年都沒有聽過的口音,愣了一下。
我只有一個女兒啊我怎麼活啊怎麼活啊!
白欣容的母親往窗口衝過去,又要跳樓。
那些護士拚命拉住,領導怕醫院裏鬧出人命更加不好交代,叫來了保安。
阿姨,你不要激動,有話慢慢說。
一聲鄉音傳來,白欣容的母親滿臉淚痕地扭頭,去尋找來源。
說這話的是一個穿着病號服,支撐着拐杖的女孩子,看起來就是個少女的模樣,眼睛黑黑亮亮的,下巴尖尖的,神情有點漠然,但是說出的話卻是很溫和的。
也是榕城人?
她彷彿看見了救兵般地撲過來,護士趕緊攔住她:別鬧!
她身上有傷!
一次性塑料杯里放了點廉價的茶葉,然後衝上了熱水。
住院部的護士能提供的只有這些了。
因為害怕白欣容母親驚動病房裡其他客人,護士長拉她去家屬溝通室慢慢溝通。
葉安逸坐得很直,顯示出非常戒備的姿態。
對方當做救命稻草一樣抓住了她,也是沒有辦法。
護士發現她在用一種自己聽不懂的方言在和白欣容的母親說話,對方慢慢平靜了下來。
白欣容的母親叫陸敏,是榕城本地人,和白欣容的父親李琦在白欣容三歲的時候就離婚了。
白欣容隨母在榕城生活,李琦則是早早就離開家鄉外出打工,現在在北京工作,已經再婚生子。
她爸爸因為她是個女孩子就不要她,我寧死也不肯扔下她,所以只能和她爸爸離婚。
她爸爸就是因為她才不要我的,後來我為了她又改嫁給另外一個男人。
這不,白欣容不是要上大學了嗎,那個男人害怕供她上大學,所以又要和我鬧離婚,我的命苦啊……說到這裡,陸敏又開始抹眼淚。
因為是女兒就不要她?
如此重男輕女嗎?
葉安逸問:你姓陸,你前夫姓李,為什麼你女兒姓白呢?
這不是我改嫁了嘛,我想要她繼父供她讀書,所以特意讓她改的姓,想讓他把自己當親生女兒看待……陸敏抹着眼淚說,但是眼看上高三要花錢了,他就不幹了……葉安逸看着她,沒有做聲。
她是被同學欺負才去死的,就在原來的學校被孤立,我要是知道是哪個人乾的,我非殺了他!
陸敏突然又咬牙切齒地說。
葉安逸還是沒有做聲。
你看起來和我家欣容差不多大,可是她比你慘這麼多,嗚嗚嗚……我的命苦啊!
說到這裡,陸敏又哭了。
這時候外面傳來的喧鬧聲,一個男聲非常嚴厲地說:我和她已經離婚很多年了,和我沒關係!
不要找我!
陸敏聽到這個聲音,立刻坐直了身體,然後突然情緒變得很激動:就是他,他是欣容她爸,他不管不顧欣容才這樣的……白欣容的生父李琦被護士勸進來,看着陸敏,陸敏立刻轉過頭不願意看他。
他冷笑:叫我來有什麼用?
欣容的後事我會包了,但是我不想看見你,你給我滾!
陸敏大叫:欣容不會還給你的!
她死也要和我死在一起!
你當年這樣拋棄我們母女!
你還有臉說這種話!
你為什麼不說說當年我是怎麼被你逼得背井離鄉的?
李琦不禁大怒。
兩個人大吵了起來,葉安逸注意到陸敏看到李琦充滿了幽怨,但是李琦看見她卻充滿了厭煩,是那種根深蒂固的嫌棄。
她不喜歡這種場面,想離開,卻被陸敏拉住:你不要走!
你作為老鄉你評評理!
葉安逸非常小心地護住自己受傷的手肘:這種事我也評不了理,我先走了。
你別走,你是不是我女兒一個學校的?
李琦叫住了葉安逸,你跟我說說她之前到底遭遇了什麼事情?
誰害她自殺?

《披衣救贖知乎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