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破事精英!大力莫菲雙豐收
破事精英!大力莫菲雙豐收 連載中

破事精英!大力莫菲雙豐收

來源:google 作者:拖更又拖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歐陽莫菲 諸葛大力 都市小說

人生往往如此慾望困於都市,開懷散於交際,理想死於生活,青春老於世故圓滑的你,從來不敢相信,原來曾經的你熱情似火,敢冒着大雨穿過一座城市,敢對着世俗大喊大叫而今的你成了樓上的過客,靜看他人夜雨連城那麼為什麼不重活一次呢?去找尋自己錯過的,追求的,熱烈的曾經展開

《破事精英!大力莫菲雙豐收》章節試讀:

又過了半年,時光距離那個神秘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12月21日。

理智的大力查閱資料,一直堅定這只是瑪雅人兩種曆法重疊的日子,根本沒有必要擔憂。

而古靈精怪的莫菲卻一直在討論這件事。

「如果真的世界末日了,那會不會直接提前多少天報道出來讓全世界的人們放鬆放鬆啊?我可不想以後工作的時候,加班加到凌晨多少點了,突然人就沒了,還沒好好享受生活呢。」

張陽聽了不禁暗笑,莫菲還真是個貪玩的性子。不過他也在心裏暗自想着,如果當時沒有光球先生出現,那麼當天應該就是世界毀滅的日子吧。就是不知道那個時候,大力與莫菲過得怎麼樣。

(白色光球:謝謝你還能在百忙之中抽空提我一嘴。)

不過日子還是一樣的過,轉眼來到了21號。

這天從早上開始就有些不對勁。

明明天氣預報上說好今天天氣晴朗的,可是烏雲卻一直盤旋在天上,一絲陽光都透不進來,昏暗的一片令人窒息。

一向想像力豐富的莫菲便有些怕了。從第一節課開始就緊緊地攥着張陽的手——沒錯,因為某張姓院長的面子果實能力,他們仨都在一個班,並且坐的是三人一排的那種桌子,張陽在中間。

回歸正題,雖然大力不理解莫非害怕的點在哪,但這並不妨礙她爭風吃醋。

於是張陽的另一隻手同樣失去了自由。

這個情況一直持續到中午吃飯,張陽好說歹說,才將自己的雙手解放了出來——代價是,晚上他要給兩個人分別講一個睡前故事。

魔都的冬天雖然不經常下雪,但還是極其冷的,這要是兩個地方來回跑,那還不凍死個張陽了?

張陽心想:這該死的冬天。這該死的世界末日。

然而在這些日常的小事上,張陽的意見從來不被採納,兩小隻得到保證之後,便開開心心的吃完飯,繼續回到教室學習去了。

等到終於下午下課了,三人結伴出了教學樓,抬頭看去,天還是那麼陰沉,如同一張巨幕蓋在他們的頭頂,日月不分。

於是三人連車都不騎了。視線陰暗的條件下,很多突然衝出來的貓貓狗狗熊孩子,單車根本就來不及閃躲。

要說張陽一個人翻車了,他皮糙肉厚的還沒啥事,但是這車上可還有兩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呢,張陽早把這倆女孩當成了自己的心頭肉,這要是因為他摔着碰着了,那張陽還不心疼死。

於是三人就這麼慢慢推着車往家裡走。

沿途中,他們總聽見有小孩子在哭,此起彼伏,連綿不絕。這讓莫菲的眉頭是皺了又皺,不用想都知道他們在為什麼哭,無非就是這一點都不給面子的天氣,和只剩幾個小時,看架勢真的要發生的末日。

人心惶惶,不可終日。小孩子的感覺最為明顯,大人的情緒不對勁了,小孩子比誰都先察覺出來,再加上朋友間那些雜七雜八的討論,現在壓力大,哭出來也正常。

可是他們哭了一場壓力是釋放出來了,這邊哭聲給到莫菲頭上的壓力就大了起來了啊。

張陽無意間瞥了一眼,看見莫菲握着車把的手都捏緊了,整隻手發白,連骨節都看得清楚。

他心思一轉明白了什麼,悄悄伸手把住了她的小肩膀。

「沒事的,莫菲,這都是謠言。再說了,我倆都在你身邊的呢,要是出事了,我肯定比你先上,放心啦。」

莫菲拉不下面子,猶自逞強着說:「誰…誰怕了?我就是,就是有點冷了,這麼冷的天氣,還吹這麼大的風,能不冷嘛?」

張陽聽着她有些顫抖的語氣,沒有揭穿,另一隻手也摟住大力,微微用力將兩人往自己的懷裡擠一擠。

「冷就擠一擠,湊一堆就暖和了。」

(張陽:咳咳,這樣衣服貼得緊,不容易透風,我是暖男,才不是什麼變態。)

大力斜着瞥了他一眼:「我又不冷,那你擠我幹嘛?」

張陽嘿嘿裝傻:「都一樣嘛,我冷,我冷還不行嘛。」

……

於是三人打打鬧鬧,就這樣一路走回了孤兒院。

天氣陰沉,吃過飯後的他們選擇在大力的房間裏面學習。畢竟張陽那個小檯燈,不僅亮度低,時不時還閃上那麼一下,拿去恐怖片裏面做道具都綽綽有餘了。

平時他的房間窗戶正對西邊,藉著落日的餘暉也勉強能達到寫作業且不傷眼睛的標準,可今天這麼黑,他們也只有啟動b計划了。

好在大力的房間寬敞明亮,大力坐在書桌旁邊看高三的物理書,莫菲趴在大力的床上複習功課,至於張陽,他正躺在大力的地板上翹着二郎腿看漫畫。

他們互不打擾,各自安好,其樂融融。他們都有光明的未來。

(手動狗頭)

搞定完學習目標的兩個姑娘閑着沒事,就開始拉着張陽聊天。他們從昨天的作文聊到某國插手其他國家內政,從國內軍事力量幾年內趕超白頭鷹國,最後甚至聊到了火星上究竟有沒有外星人……

直到大力定的鬧鐘響起,他們才發覺此時已經九點半了。於是三人打鬧一番,便準備各自離開了。

回到宿舍的張陽洗完澡把衣服搓了,就穿着一身派大星的睡衣前去敲莫菲的門了。

畢竟莫菲假小子的性格始終沒變,洗澡都要比其他女生快一點,聽到張陽敲門便打開了。

看見門開了,張陽一個側身就擠了進去,急匆匆跑到莫菲床邊坐好。

莫菲此時正穿着一身奶牛睡衣,剛吹乾頭髮,戴上了她的奶牛頭套,她一臉疑惑的看着張陽。

(插一句,這裡本來想放個圖的,但翻遍全網都莫得,哪個好心人有莫菲戴奶牛頭套的請務必發給我,QQ了。)

「你幹嘛?你不會想跟我睡吧?」

張陽一頭黑線,這話可不興亂說嗷,說了書都沒了。

「不是你說要我給你講睡前故事嗎?」

莫菲恍然大悟,跑到床前,刷刷兩下甩掉拖鞋飛撲上床,麻利地用被子裹好了自己,然後瞪着大眼睛看張陽。

「我好了。開始吧。」

張陽怎麼尋思這話都不對味,但也不好說,於是只得搖搖頭,把自己下午從圖書館借的《從你的全世界路過》翻開。

張陽此時正在變聲期,說話的嗓音不是那麼好聽,但張陽講故事帶着濃濃的情感,於是,一篇故事都還沒有說完,莫菲就已經睡著了。

深情投入的張陽講完了一個章節,正在那放下書慢慢回味,卻突然用餘光看見已經睡熟的莫菲,嘴角抽動了一下,有些無語。

但看着這丫頭沒有擔心今天的事,能這麼安穩的睡着,張陽也就放心了。他將頭湊過去,近近地看着她的睡顏,看着她勾起的嘴角,他輕輕一笑,伸手將被子給莫菲掖好,輕手輕腳地關燈、離開了房間。

他沒有回自己的房間,而是偷偷翻過圍牆,敲響了大力家的門。

不一會兒,門就開了,一個穿着黃皮電耗子睡衣的身影半露了個頭,看見了他,然後驚喜地說:「誒,張陽,你怎麼來了?」

張陽把藏在身後的書拿出來:「當然是給你講睡前故事啊。」

大力笑了一聲,將門讓開好讓張陽進來。

「大力,阿姨不在嗎?怎麼是你來開的門?」

大力關上門,微微嘆了口氣:「沒辦法,媽媽她有個緊急的案子,本來說今晚十點左右回來的,結果剛剛又打電話回來,說不回來了,案子一時半會搞不定,又特別緊急,讓我一個人先睡。」

張陽撓撓頭,什麼話也沒說,跟着大力上了樓。

來到她的卧室,大力為他搬來一張椅子,然後縮進了自己的床里,就把半張臉露了出來,好奇地看着張陽。

那雙眼睛好似會發光,就那麼盯着他,隨着眼瞼的開合一閃一閃的。

張陽心裏老鹿瞎特么撞,臉上卻還是保持着從容,淡定的翻開書準備選取章節。

「張陽,你書拿倒了。」大力從被子里把整張臉露出來提醒到。

張陽尷尬地把書轉了半圈,咳了兩聲示意這個話題揭過,便開始講述起來。

大力也乖巧,重新把小臉縮了回去,聚精會神地聽着。

很快,一個故事講完,這次大力並沒有入睡,依舊神采奕奕地看着他。

正當張陽準備再講一個的時候,大力打斷了他:「張陽,你說,過了今晚十二點,真的會有壞事情發生嗎?」

「大力你不是不相信這些的嗎?」張陽有些奇怪。

「可,可是萬一呢?科學都要講究實踐出真知,這可沒有人實踐過,誰知道是不是真的呢。」

張陽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他將臉湊過去,與大力鼻尖碰鼻尖,一臉壞笑:「難道,大力你…害怕了?」

大力被突如其來的接觸嚇到,連忙縮進被子里,只露出一雙大眼睛,目光有些躲閃,但還是嘴硬地告訴他:「怎…怎麼可能,我才不怕呢,我就是…就是想着我人生的計劃還沒有完成,就這樣死了挺不甘心的。」

張陽悄悄放下書,伸出手將大力的被子往下拉,露出她紅紅的小臉蛋,笑着說:「那,我想請問大力女士,你的未來計劃里有我嗎?」

大力猛地側過臉,陷在枕頭裡,她的話透過枕頭穿出來,悶悶的。

「不告訴你,哼。」

看着她微紅的、晶瑩剔透的小耳朵,張陽幾乎忍受不住內心的衝動了。他將大力的臉扳正,在她的臉上輕輕一吻。

「可是,我的未來計劃里有你哦。」他輕輕一笑,將自己的臉埋在她的秀髮里,嗅着她洗髮水的香味,他的鼻尖在大力臉上亂劃。

呼吸加重,溫度升高,大力似乎並沒有推開他,也或者推了,但沒推動。他只知道自己似乎沉溺在這溫柔的海洋里了,他和大力輕輕耳語,心跳加劇似乎心臟快跳出來,原來真的有魔力,能讓人深深的陷進去。

那種感覺,他應該一輩子都不會忘。

那種親昵,我們曾經叫做耳鬢廝磨。

……

終於,張陽僅存的理智告訴他,要是再這樣下去,這本書就沒了,於是他停下自己的動作。

慢慢抬起頭,他們對視着,兩個人都在大喘氣。

此時大力的臉已經紅到發燙了,就像一隻熟透了的蘋果。

張陽有些局促,這樣的行為對於大力來說過於早了,於是他說了聲晚安就準備離開,想讓大力獨處一下,自己也冷靜冷靜。

沒想到,大力從被窩裡伸出了一隻手拉住了他的衣角。

「我好像…真的有點害怕,張陽,你能留下來陪我一會兒嗎?」

張陽艱難地咽下一口唾沫,回頭看着大力的眼睛,還是那麼忽閃忽閃的,惹人憐愛。

「留下來?那我睡地板?」

「我的床可以睡兩個人的,睡得下。」

張陽徹底呆住了。他像是個缺失腦幹的低能兒一般機械地脫下拖鞋,慢慢掀開被子躺了進去。

大力往旁邊挪開了一點,給他騰出了一點空間,他感受着被窩裡專屬某人的餘溫,鼻尖似乎還有某人的發香,某人牽着他的衣角還沒放開,此時的他心跳得更快了,比他前世執行危險任務的時候還緊張。

身處溫柔鄉,張陽卻四肢僵硬,一動也不敢動。他甚至不敢側過頭去看看大力,跟剛才主動佔便宜的人大相徑庭。

(張陽:沒辦法,第一次跟女孩子睡一張床上,你以為我不想動手動腳的?我怕我沒忍住,第二天老大把我做成建國最後一個太監!)

「啪嗒」,燈關掉了。

黑暗裡只傳來兩人悄悄說話的聲音。

「張陽,你很熱嗎,我怎麼感覺你渾身都在發燙?」

「沒…沒有的事,男孩子火氣旺,熱一點很正常。」

「張陽,你說過了十二點我們全部都死掉了怎麼辦?」

「沒事,我陪着你,怎麼也不會孤單的。」

「張陽…」

大力第一次這麼多話,只是越來越小聲,到最後低得張陽聽不見。

此時外面烏雲已經散開了,皎潔的月光透過窗戶灑進來,鋪了一地。

張陽藉著月光看了眼鬧鐘,已經是第二天的零點幾分了。

「世界末日」平穩度過了。

張陽再悄悄轉頭看一眼大力,她已經靜靜地睡著了。只不過睡著了她的手也沒有放開他的衣角。

張陽微微一笑。

這完美的冬天。

這完美的「世界末日」。

這完美的,2012。

《破事精英!大力莫菲雙豐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