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強寵:嬌妻你別跑
強寵:嬌妻你別跑 連載中

強寵:嬌妻你別跑

來源:google 作者:原來如此的白羽衣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舒雅 林琛 現代言情

七年前,她瀟洒地丟下100塊,帶著兒子落跑七年後,她帶着女性殺手的天才兒子回來,沒想到被寶貝兒子賣進BS國際城她的頂頭上司竟然是七年前的MR.¥100!……壞丫頭,七年前你敢這麼羞辱我,這次一定讓你付出代價!「一億,我買你一生!」那我多不划算,買一送一?當腹黑遇上腹黑,外加一個腹黑兒子,拼的是段數級別,拼的是演技,那麼,看誰能技高一籌展開

《強寵:嬌妻你別跑》章節試讀:

葉舒雅,女,17歲,身高164cm,體重48公斤,大美女一枚,無性格也是一種性格....

她穿着一件淺黃色的襯衫,洗得發白的牛仔褲,樸素的帆布鞋,長相清純漂亮,一雙大眼,盛着滿世界的天真。

今天是她男朋友王銳的生日,她想給他一個驚喜。

袋子里裝着的就是她精心挑選的鋼筆,名家手筆,價格不菲,她省吃儉用兩個月才買得起。

王銳高她一年級,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全校學妹的夢中情人。

剛進屋她就感覺有點不對勁,鞋櫃前有雙紅色的水晶高跟鞋,地上四處散落着紅色的披肩、上衣,短裙,長**……

男人的襯衫,長褲……

卧室里傳來陣陣不和諧的聲音。

真人秀?

如果這裡不是她男朋友的家,葉舒雅可能會有興趣趴在門外看錶演。

這對男女已迫不及待一進門就辦事的猴急樣子,地板上的凌亂,空氣中的麝香味,程安雅她就算再怎麼單純也知道發生了什麼。

「舒……舒雅……」王銳首先發現葉舒雅,眉心一擰,快速拉過棉被蓋住他們的身體。

「舒雅……」

陳盈盈隨意丟給王銳一套衣服,她自己也套上王銳的襯衫。

葉舒雅很鎮定,雖然她的臉色蒼白,但她的眸光是含着笑意的,清純的,甜美的,媽媽說,人不管在什麼時候,都要微笑,是最好的偽裝。

「葉舒雅,你也看見了,我們在一起,你退出吧!」陳盈盈風情萬種地勾着王銳的手臂,朝葉舒雅示威,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恩賜般的口氣。

葉舒雅這種窮酸相,怎麼能配得上英俊亮眼的王銳,她陳盈盈才能配得上他。

「王銳,為什麼?」要劈腿,你也別吃窩邊草啊,況且這根草的名聲還很爛,那是有名的公共汽車。

王銳冷冷一笑,一甩頭,年輕英俊的臉有着嫌棄,高傲地說,「葉舒雅,實話告訴你,當初會追求你,是因為和幾個兄弟打賭,誰讓你這麼難追?說實話,你看看你,素顏朝天,一身垃圾裝,配得上我嗎?」

長得漂亮又怎麼樣,帶她出去一樣丟臉。

「原來是這樣……」葉舒雅了解地點點頭,她甜甜一笑,「你打賭的賭金是多少?」

「100萬!」

「沒我你也贏不了,賭金給我一半吧!」葉舒雅笑得更甜美了,雙眸冒出人民幣。

丫的,騙了我也不會分一半,你個鐵公雞。

王銳臉色鐵青。

看,這女人就是這麼俗氣,一提起錢就兩眼放光,光長一副騙人臉,靠之!

他當著她的面和別的女人xxoo,她竟然笑得這麼甜,還有心情問他賭金,還要錢?

靠!這是什麼怪物?

陳盈盈怒不可遏,「葉舒雅,你要不要臉?」

「當然要臉,起碼我這張臉要出去賣,價錢也比你高。」葉舒雅甜甜一笑,「真小氣,不給就不給,一個人贏了錢獨吞,小心天打雷劈啊你。」

「如你所願,我們分手,我祝你們永浴愛河。」

兩人臉色鐵青。

葉舒雅微笑,揚長而去。

華燈初上,a市正鬧。

坐落在a市黃金地段的酒吧熱鬧淫靡,舞台上,妖嬈的**水蛇般的腰靈活地扭動着,濃妝艷抹的臉精緻美艷,媚眼如絲,不停地放電,引得台下男子一片喝彩。

音樂震天,酒氣醇香。

這是一個酒色場所,享樂場所。

葉舒雅在吧台前,一杯一杯地灌酒,臉色潮紅。

王銳出軌,兩人分手,她表現很瀟洒,其實,心裏還是有一咪咪點的痛啦,真是只是一咪咪點。

「葉舒雅,來,乖,不開心的事都忘掉,多喝一點,多喝一點。」她名義上的姐姐葉麗慫恿着她多喝酒,並不動聲色地把一粒藥丸放進酒杯里。

「你別在我耳邊嘰嘰喳喳行不行,讓我靜一靜。」葉舒雅淡淡地道,仰首把酒喝光。

丫的,要不是要拉着你來付錢,誰會忍受你的噪音。

葉舒雅的媽媽過世後,她的繼母帶着葉麗嫁給她爸爸,兩人雖然在一起也有三四年,感情一向不好,葉麗的交友圈龍蛇混雜,男朋友換得比翻書還容易,葉舒雅一直不喜歡她。

只是,買醉,她沒錢付賬,只能拉着葉麗。

葉麗忍住怒火,死丫頭,一會兒有你受的,她見葉舒雅喝下那杯酒,得意一笑,讓酒保又給她倒了幾杯酒,葉麗閃到角門的黑暗處。

「怎麼樣,那就是我妹妹,漂亮吧,300萬,不二價!」葉麗狡猾地對一個長相猥瑣的男子說,她欠了高利貸,實在還不起,只能把葉舒雅騙到酒吧,把她賣到地下賣場去頂債。

誰讓她剛好倒霉失戀要買醉呢,葉麗一點也不覺得內疚。

「成交!」男子摸着肥肥的下巴,眼睛露出淫光。

真是極品,這樣的貨色,地下賣場能拍賣到1000萬。

葉舒雅喝得有點醉了,又不完全醉,丫的,王銳說她古板,無趣,她就有趣給他看,為他這麼一個爛男人買醉,實在是蠢到極點。

葉舒雅站起來,放下酒杯,迷迷糊糊地往前走,倏地腳一拐,撞撞跌跌地沖向一個男子懷裡。

很年輕的男子,看樣子二十齣頭。

雕刻般完美的五官,長相極為精緻,屬於一種很妖孽的男人,他身上有一種渾然天成的優雅,尊貴,一雙過分冷冽的眸子卻把這種優雅襯得近乎冷漠。

優雅得冷漠的男子。

林琛冷冽的眸子看向主動投懷送抱的女人,一臉厭惡,他最討厭這種主動纏人的女人。

當他看向她的眼睛時,倏地……

怔住了!

整個天地,都充滿了明媚的顏色。

是她?

《強寵:嬌妻你別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