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全日制心動
全日制心動 連載中

全日制心動

來源:google 作者:玖美絡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聲聲 現代言情 賀延

【重生+校園+相互救贖+甜寵】【熱愛學習甜妹&戀愛腦狼狗】上一世,林聲聲是一個苦練八年的練習生,好不容易可以出道,結果自己的人渣男友出軌,還聯合小三倒打一耙一時之間,她被罵上了熱搜,她抑鬱自殺重生後,她發現她的同班同學居然是上一世的頂頭上司賀延!!!這是什麼孽緣?她決定遠離他可某一天,同學們發現林聲聲被堵在樓梯口,他們眼裡的校霸賀延居然搖着林聲聲的手,像一隻大修狗:「我到底哪裡惹你了,我改還不行嗎?」展開

《全日制心動》章節試讀:

上一世,賀延作為他的頂頭上司,表面上說要對自己公司練習生負責的話,實際上公報私仇,只要林聲聲在練習室,就肯定會有賀延的身影。

相同的舞蹈動作,別人做的能過,她做的就過不了,對她嚴格了千倍百倍。沒事的時候就對她呼來喝去,讓她泡咖啡,送文件。她想破了腦袋也沒想通自己到底是哪裡惹到了他。

為什麼這一世他還在?這難道就是重生的代價嗎?

「你是不是笨?這麼多人還這麼剛,這不是找打呢嗎?」

一句話把林聲聲拉回現實。

賀延一隻手把「橫肉」甩到一邊的桌子上,另一隻手抓住林聲聲的胳膊把她護到身後。

「橫肉」趴到桌子上,死死護住自己的手,看起來應該是脫臼了。

林聲聲稍稍眯了下眼,情不自禁的去看抓着自己的那隻手。

他的手修長乾淨,骨節根根分明,看着賞心悅目,很用力地抓着自己,像是怕自己跑了一樣。

「橫肉」看只有他們兩個人,自己有六七個人,一股腦的把賀延和林聲聲圍了起來。

賀延緊緊的把林聲聲護在身後,林聲聲只能看到他的後腦勺,他的頭髮很雜亂,特別干,蓬蓬鬆鬆的像一個麻雀窩。

不知道誰喊了一句「**來了」

警笛聲響了起來,很快幾個**從人群里擠出來,問是誰報的案。

林聲聲眼看救星來了,舉起手,往旁邊一瞅,賀延的手也懶懶散散的舉了起來。

然後他們全都被帶進了派出所。

一到那,「橫肉」就去找了他所說的所長兄弟。

所長一臉嫌棄,擺明了覺得他丟臉不想搭理他的樣子。

「陳彪,你能不能別老惹事了,三天一小事,五天一大事,你乾脆住派出所算了。」

「那你就讓他住派出所吧,出去也是禍害社會。」

林聲聲神補刀。

所長一下子被她懟得啞口無言,干瞪了半天眼,知道碰上了個不好惹的主。

「小姑娘,確實是陳彪做的不對,但是這個小夥子也把他手弄脫臼了,就這麼算了吧。」

「對,是我把他的手弄脫臼的,一切原因在我。」賀延把責任都攬到了自己身上。

「和你有什麼關係?」林聲聲蹬了他一眼,「別給自己抗事。」

賀延愣住了。

林聲聲看所長根本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也不想廢話了,拿出自己的手機,播放了陳彪在麵館威脅她的那段錄音。

「第一,給我們倆道歉,第二,賠償500元,我修手機的錢和我的精神損失費,少一分都不行。不然我就把這個錄音發到網上。」

「500塊錢?」陳彪一臉震驚,「你那是什麼破手機,修個屏要500?」

林聲聲一臉堅毅,表示如果你不同意,我真的能幹的出來這件事。

賀延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林聲聲,看不出絲毫情緒,目光淡淡的。她那頭濃密但看起來不算太黑的頭髮雖然用發繩綁着,但還是散落下來了一些,遮住了她的前額和面頰,五官很細緻,眼睛亮亮的,聲音甜膩嬌軟,帶着一絲拖長的尾調。

賀延很納悶這麼甜軟的調子是怎麼說出的這麼冰冷的話。

所長畢竟是所長,可不會被一兩句話忽悠,「你這小姑娘,還沒成年吧,這威脅人的本事可不小。這樣吧,把你家長叫過來,商量一下這個事。還有這個小夥子的家長也叫過來。」

「把家長叫過來,行啊,我家住在青雲街238號,我奶奶叫紀荷,我現在就給她打電話。」

所長一聽到紀荷的名字,臉色瞬間變了。

林聲聲繼續不緊不慢地說:「反正我奶奶也是老師,讓她教教你們怎麼做人。」

說罷就準備撥號碼,所長急忙攔住,「我怎麼沒聽說過紀荷有孫女?」

林聲聲笑笑,「你不信?電話撥通了你就信了。」

所長是徹底的信了,彷彿紀荷是什麼洪水猛獸,態度馬上一百八十度大反轉,「信信信,我信,」他陪着笑,「那個,其實我覺得私下解決這個事也還行,就這麼個小事就別麻煩你奶奶了。咱好說好商量。」

「道歉,賠償。」

最後陳彪認栽,道了歉給了500塊錢了事,還好聲好氣的把人送出去。

林聲聲拿着手裡的票子,扯了一張遞給賀延。

「喏,給你,今天謝謝你了。我不喜歡欠別人人情,也不喜歡別人幫我抗事。」

雖然林聲聲對於上一世的事很討厭他,但畢竟今天他救了她,一碼事歸一碼事,總歸還是謝謝他。

賀延沒說話,半張臉陷在陰影里,輪廓凌厲分明,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延哥,你可讓我們一頓好找。」

「怎麼剛回來就進所子了,延哥,厲害呀!」

林聲聲聞聲看過去,三四個少年朝他們走過來,是賀延的朋友。

一個淺灰色頭髮的男生偏頭看林聲聲「延哥,這個小妹妹是誰啊,給我們介紹介紹唄?」

雖然林聲聲穿着一件素色襯衫,一條藏藍色的普通長褲,一雙白色膠鞋。但她就像是天生的衣服架子,什麼衣服穿在她身上都別有一番高級風味。

而且配上林聲聲精緻的五官,她不是那種一眼萬年的臉,但她確實是美,有無言的吸引力,給人很舒服的感覺。

手機亮了,林聲聲點開綠色鍵,「喂?奶奶,我馬上就到了,剛下雨耽擱了會兒。」

「好,飯做好了,等你。」

掛了電話,林聲聲抓了抓頭髮,猶豫了半天,最終還是吐出幾個字:「那個,你們誰知道青雲街238號怎麼走?」

已經七點多了,天黑了大半,街上行人也愈來愈少,有的房子里已經亮起了燈,傳出飯菜的香味,而林聲聲卻還沒找到家在哪。

「青雲街?延哥你家不就在青雲街嗎?反正離這兒也不遠,正好你回家把小妹妹送回去唄!」淺灰毛神助攻。

「對呀,小妹妹,你讓延哥送你回去吧,天黑了一個人走多不安全。」

林聲聲心裏說,我真是謝謝你們了,我本來不想和他有瓜葛了,你們可真是他的好兄弟啊。

「要送你回去嗎?」賀延轉過頭問,不經意的低眸。

林聲聲這次絲毫沒有猶豫,「emmm,不用了,不是說不遠嘛,你告訴我,我自己走就行,哎…」

還沒等她說完,賀延就拖着她的箱子向前走了。

那你為什麼還要問我,你直接送就行了唄,林聲聲只得硬着頭皮跟上去。

林聲聲只有小時候來過一次奶奶家,自從父母離婚之後,她就再也沒來過。

十幾年了,地面從土地變成了石灰路,好多平房被蓋成了二層小別墅,路邊隔幾步路就有一個路燈,綠化也做的很好,看起來**是花了心思的。

這對於林聲聲來說也許是個好事,在大城市待久了的人,反而更嚮往鄉村生活。都市的繁華和熱鬧,待久了容易迷失自己,會有一種觸碰得到的錯覺。家鄉的生活節奏慢,平靜有煙火氣,走兩步就能遇到熟人,簡單美好。

賀延一言不發快步走着,林聲聲小步慢跑緊緊跟着。

轉了兩個彎之後就沒有路燈了,還夾雜着嗖嗖的冷風。

林聲聲打了個哆嗦,留城的晝夜溫差是挺大的,應該是靠近海邊的緣故。

前面一戶人家窗子里透着微微的亮光,賀延停下,把行李箱讓給她,悶悶的說:「到了。」

林聲聲看着眼前的高高的圍牆,裏面是三層別墅,正對門口還有一個小花園,愣了一下,問:「這是我家?」

「嗯」

這和她想像中差太多了吧,小時候奶奶家還是一個磚頭蓋的土房子,就算翻新裝修,也沒有想到變化有這麼大。

賀延轉身就要走。

林聲聲喊住了他,下一秒,賀延手心裏被塞了一團有溫度的紙,「謝謝你送我回家,給你勞務費。從此咱們倆兩不相欠,後會無期。」

賀延藉著光一看,一張百元大鈔。

《全日制心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