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商業天驕
商業天驕 連載中

商業天驕

來源:google 作者:雷響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赫建 都市小說 雷響

【zwzx】女子三十多歲,一看就是村裡的農婦雷響也懶得管,轉身走人農婦的聲音傳來「村長,再給我幾張砍蔗票和進廠票吧」我橾!原來何道林利用發放砍蔗票和進廠票的特權搞性.交易!砍蔗票和進廠票是蔗...展開

《商業天驕》章節試讀:


田福生裝逼:「我說什麼了?」

「你說科長調走,讓我來接任他!」

田福生冷然一笑。

「我說了不算,廠委說了才算!」

雷響的臉色很難看。

田福生朝着門口揮了揮手。

「你回去吧,做好準備,迎接新科長,齊心協力把科里的工作做好!」

雷響咬着牙根。

「你是廠委一把手,你當時跟我講的時候,就已經代表廠委!

你現在拿廠委說事,你耍我?」

雷響一頓搶白,田福生臉黑了下來。

「你有什麼資格這樣跟我說話?

我就是說話不算數,就是耍你了,又怎麼樣?」

原本是咬牙根,現在是眼冒火花。

「田福生,你不要欺人太甚!」

竟敢這樣大名大姓地點將自己的名字。

田福生怒火衝天。

可跟這麼一個普通員工較勁傳出去也不好。

田福生強壓心中怒火。

「好,你既然這麼說了,我就把話攤開說吧!你的所作所為,表明你沒有能力擔起科長的重任!」

雷響瞪紅了眼睛。

「我的什麼所作所為?」

「跟蔗販子打架,到警捕房鬧事,你這種素質的人,也配當科長?」

多年來被打壓欺壓積下的怒火瞬間爆發。

一聲怒嚎:「我橾你祖宗!田福生,你耍我,你不得好死!」

敢罵我祖宗!

扇死你!

田福生猛地掄起巴掌,向雷響狠狠扇去。

尼瑪,敢打老子!

臉一側,抬手過去,一把抓住田福生掄下來的手。

「雷響,你幹什麼!」

方達亮突然進來,從後面抓住雷響的手。

沒容雷響說話,田福生大聲吼叫。

「方科長,把他給我轟出去!」

本來方達亮就想動手。

田福生這麼一吼,直接就把雷響往門外推。

雷光耀正從門口經過,看此情形很是驚訝。

「你們這是幹什麼?」

田福生又一聲吼。

「把他給我轟出去!」

雷光耀愣了片刻,

上去摟着雷響的肩膀往外走。

「雷響,怎麼回事?先出去再說。」

方達亮愣愣地看着。

如果他的官比雷光耀大,他會揮手把雷光耀撩到一邊。

方達亮知道雷光耀跟田福生在工作中有分歧。

田福生有時候安排重要工作也避開雷光耀。

看着雷光耀攬着雷響的肩膀離開。

方達生眼珠子一轉。

「廠長,雷副廠長他想幹什麼?」

田福生不假思索。

「不管他想幹什麼,只要把人給我轟出去就行!

膽大包天,竟敢到我辦公室來強行要官!」

方達亮心裏一怔:「他想當科長?」

「對,於長明的調令已經下來了。」

「他連副科長都不是,就想直接當科長?廠長,把他放到村裡去!」

田福生思忖片刻。

「可農務科從來沒有駐村的先例啊……」

「您是一把手,一切您說了算,就從他開始!廠長,農務科科長我來當比較合適!」

「我腦子過濾了一遍,也只有你比較合適當這個科長。

你做好準備接於長明吧,下午召開廠委會,走個程序過過會!」

方達亮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雖然農務科不是什麼好部門,

方達亮現在是副科長,到農務科就直接轉正科了。

最重要的是,他做了雷響的直接領導!

「廠長,剛才雷響要動手打你,要不要向上邊彙報?」

田福生一愣,方達亮這招是狠招。

只要彙報上去,雷響吃不完兜着走。

名聲盡毀,還得受嚴重的處分。

問題是自己先動的手,雷響也不傻。

到時候真鬧起來,自己也不光彩!

田福生很認真地看着方達亮。

「記住,不要到外面說他想打我。就說他到我辦公室強硬要官就好了!」

方達亮一愣神。

心裏突地明白,趕緊點頭。

……

雷光耀攬着雷響的肩膀走進了他的辦公室。

雷光耀是縣公司下派人員,到松嶺糖廠任第一副廠長已經有四年多的時間。

原本計划下來鍛煉二、三年就回去。

沒想到縣公司老總因故離世,雷光耀被擱在了這裡。

都是從縣裡下來,雷光耀和雷響之間有一種至親的感覺。

但雷響得罪了副總,雷光耀也不敢跟雷響走得太近。

平時跟雷響若即若離。

「到底怎麼回事?」

雷響把經過道出。

「你真傻啊,田福生會讓你當科長?」

雷光耀壓低聲音。

「你去找他沒錯,但跟他發生衝突就不應該!」

「廠長,他欺人太甚!」

「用不了幾分鐘,整個廠里就全是你到廠長辦公室強行要官的新聞!」

雷響愣然。

方達亮沒事都想搞出事來,

他會放過散布他負面新聞的機會?

「廠長,他們想怎麼傳就怎麼傳吧,反正我就是死豬一個!」

「越是這個時候越不要給自己製造負面新聞,你還年輕,那樣對你不好!」

雷響默然點頭。

回到辦公室,雷響把衝突的事告訴於長明。

於長明愣了半晌。

一個人把你看死,你做得再好,他也不覺得你好!

這就是人性。

況且對方是田福生!

「對不起,雷響,我不應該讓你去找田福生!我忽略了他一直對你的打壓!」

「科長,你不讓我去,我也要去的!」

於長明長長地吁了口氣。

「這個事鬧出來也好,讓大家看看田福生的做派和德行!

接下來你得保持沉默!不管誰來當科長,你都得夾着尾巴做人。

靜等機會!」

……

不出雷光耀所料。

第二天廠里所有的人都知道,雷響到廠長辦公室鬧騰要官。

有人指責,說雷響想當官想瘋了。

有人同情,說那是廠長承諾的,就應該履行承諾。

雷響懶得理會,中午下班直接回了房間。

剛坐下,胡小丫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小丫……」

自那次鬧了不愉快之後,胡小丫幾乎就沒有主動給雷響打電話。

更不用說要見雷響。

即便雷響打過去,她也是愛搭不理,接了電話三言二語就掛了。

「聽說你到廠長的辦公室強硬要官被掃地出門了?

你還要不要臉啊!」

「你別聽方達亮的,這個人很壞,我不希望你跟他靠得太近!」

胡小丫沒好氣。

「你竟然說人家方達亮的不是!

如果不是人家,你現在恐怕進拘留所了!」

「小丫,我確實到廠長的辦公室去了。

但我不是強行要官,是讓他履行他的承諾!」

「我不聽你說這些!你想辦法調回來吧!

如果調不回,你知道的……」

「小丫,你聽我說……」

「說再多也沒用,等你的好消息!」

電話掛了。

屋漏偏逢下雨,雷響幾近崩潰!

這是給雷響的最後通碟!

這個世道,要調動要提拔,沒有人幫你想都不要想!

雷響又想到了蘋果,想到她給自己的承諾!

堂堂的一把手說話都當兒戲。

一個生意人還能指望什麼。

就當她哄自己開心吧。

雷響有一種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絕望!

……

下午剛到辦公室,賀依琳就走了進來。

「響哥,廠委馬上召開會議討論農務科科長的人選問題。」

雷響斜眼,不吱聲。

賀依琳的頭湊了過來。

「我去給田廠長送文件,聽到他跟幾個廠委說,方達亮適合當這個科長。」

雷響一怔。

真是方達亮過來,那可真是冤家路窄了!

……

臨近下班,廠委會議結束。

賀依琳又來了。

「農務科新的科長定下來了,已經加急往上報,一、二天的時間就可批下來。」

正在收失拾東西的於長明抬頭看向賀依琳。

「這麼快?誰?」

賀依琳瞟了一眼雷響:「方達亮!」

「不出我所料!」於長明嘆了口氣。

賀依琳接話。

「副科轉正科,也算是提拔了!」

雖然上午賀依琳已經透露,

可真正確定是方達亮,雷響還是有點發愣。

以後的日子更不好過!

於長明安慰。

「雷響,別難過!

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是你的誰也搶不去!」

雷響點頭:「科長,我沒事,我都想明白了!」

……

第二天下午,廠委發了個工作調整任免通知。

緊接着,於長明跟劉達亮進行了交接。

然後拍屁股走人。

方達亮有些得意。

「雷響,希望你配合我的工作,共同把農務科的工作搞好!」

雷響低頭不語。

方達亮拍了拍雷響的桌子。

「雷響!我知道你不服我,不服你就拿出本事來壓我!

從明天開始,農務科駐村管理!」

屁瑪!

你不讓我好過,我也不會讓你舒服!

雷響斜眼看着方達亮。

「駐村?好啊,領導帶頭,我跟着!」

「你自己去!」

「傻逼才去呢!」

「你不去試試!我要你直接滾出國企隊伍!」


《商業天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