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殺神白禮
殺神白禮 連載中

殺神白禮

來源:google 作者:菜刀砍閃電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白禮 菜刀砍閃電 都市小說

高等文明的最好統治者,造兄弟背叛,流落低等文明的藍星,看至尊仙帝化身殺神,從藍星逐步崛起,殺向宇宙!展開

《殺神白禮》章節試讀:

『這顆星球靈氣資源枯竭到了極致,人都難以修鍊,自然也很難誕生什麼天材地寶、神禽異獸,那我的修仙之路豈不是要斷送?』

『如果這樣,我什麼時候才能回到,數兆億光年之外的神光仙域,向那對狗男女報仇呢?』

從雲霧林海回來的白禮,邊在校園裡漫步行走,邊思考道,無法再進行下一步的修鍊讓他無比的苦惱。

「嗨,白禮!」遠處三名相貌絕色的美女迎面走來,好似從天邊降下的一片美麗雲霞。

她們絕對是這青春校園中最美的風景,走到哪裡,都吸引着周圍一眾男男女女的目光,沒辦法,實在是太美了。

絲毫不亞於電影女明星,甚至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三人就是晉原大學,文學、體育和空乘學院的三名校花,也是晉原大學公認的三大美人。

「三美之外,再無校花。」是晉原大學整個學校師生,對三人的評價。

對着白禮說話的,是穿着一身性感高訂愛馬仕的,空乘學院校花唐馨。

唐馨在晉原大學號稱「萬人迷」,是那種既性感嫵媚,又比較放得開的女生。

她來自小縣城,父母都是普通老師,但是卻有着一顆不甘平凡的野心,她的各種高訂名牌、奢侈品,都是她的歷任高富帥男友送給她的。

白禮看到有人跟他說話,有些錯愕,在周圍一眾羨慕的目光中搜索了一下記憶,才脫口而出:「唐馨。」

「你今天跑哪去了?為什麼我給你打電話也不接?難道你不知道今天是若依的生日嗎?」

「往年各個節日,你可都是搶着給若依過的。」

唐馨穿着一件黑色愛馬仕的弔帶露背高開叉裙,各處的雪白暴露在外,敏感部位在黑色蕾絲花邊衣料的遮掩下,若隱若現。

看的周圍的同學一陣血脈噴張,這個妖精一樣的女人,真是讓人慾罷不能啊。

「柳若依?」白禮腦子又是一愣,然後反應過來,看向了旁邊那名白衣如雪如仙,清水出芙蓉一般的女生。

柳若依,文學院校花,一個第一次進校門就讓整個文學院及晉原大學轟動沸騰的女子。

真的是太美了,真的是如雪如仙的那種美,像獨世絕立的小龍女,像飄逸絕塵的飛天神女。

而且因為她的皮膚白的發光,如雪如冰的一樣,所以也被晉原大學的同學叫做「白雪公主」。

而這白禮之前,就一直是柳若依最忠誠的舔狗,之一。

幾乎是,掏心掏肺,付出全部的那種。

當然,白禮這種舔狗在柳若依這樣的女神眼裡,自然連備胎都算不上,只能是免費的搬運、打雜、跑腿人員。

往年的柳若依生日,以及七夕、情侶、三七女神節等各種節日,白禮這種舔狗都是忙前忙後,負責打雜布置的。

做完各種前期工作,就退居幕後,回到宿舍吃泡麵,然後柳若依再跟別人去過這些節日。

所以這次白禮的反常,作為閨蜜的唐馨很是為奇怪,所以在恰巧撞見白禮之後就忍不住問問。

柳若依則淡淡一笑,笑靨嫣然,表示毫不在意。

因為作為晉原大學的頂級女神,白禮這樣的舔狗實在太多了,所以對於白禮的印象也並不是很深。

「哦,我的手機壞了,沒接到。」白禮掏出了口袋中已經震成碎片的手機,解釋道。

剛才修鍊到練氣六層初期,開通身體百脈之後,白禮體內力量爆發,身體周圍方圓十幾米都發生了劇烈爆炸,當時只用真氣保護了衣服,所以手機就碎掉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說呢,你這隻舔狗,平常舔若依舔的那麼殷勤,今天怎麼忽然冷淡了呢?」

唐馨知道之後,滿不在乎地說道,絲毫沒有在意自己說的話,對白禮的冒犯。

因為她這種性感嫵媚,又比較開放的女神身邊的舔狗更多,她從來都是呼來喝去、頤指氣使的。

白禮臉有慍色,自己堂堂仙界帝尊,竟然被這種低級生命的女人,說成是狗,還是那種舔狗,真是找死!

別說白帝是仙界帝尊,就算是人類的皇帝,那身邊的太監、大臣也是絲毫不能說半句冒犯的話。

甚至皇帝討厭、膈應的一些字眼,跟皇帝名字相關的字眼,都絕對不能說的,一旦說了就是滿門抄斬、殺你全家。

比如說,明朝皇帝朱元璋,因為做過和尚,就特別討厭「僧」、「禿」、「亮」、「光」等跟和尚相關的一切詞彙,誰要不小心說到,哪怕是身居高位的大臣,也是直接帶來殺身之禍,滿門抄斬。

更不要說直接頂撞辱罵帝王了,基本就是欺君罔上,大不敬之罪,直接誅滅九族。

古代給皇后梳頭髮的太監或者宮女,不小心輸掉一根頭髮,都是要殺頭的。

這還是低微的人類的帝王,他們的威嚴尚且如此,更何況是白帝這樣恐怖的無上仙帝的存在呢。

在神光仙域,基本上就是,膽敢冒犯仙帝之威,直接就是踏滅其所在的星辰。

白禮剛要動怒,忽然瞥見一旁的柳若依,『這是?絕陰之體!』

在修仙體質中,從低到高,分為九品到一品,一品之上還有聖體、仙體、神體。』

『在這個幾乎是最低等文明的荒蠻星球,別說一等修仙體質,就是九品修仙體質都恐怕難找,這不是撿到寶了嗎?』

白禮還正在發愁沒有靈氣,無法修鍊,無法讓自己的修為更進一步,就立馬發現了這樣的稀有體質。

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這絕陰之體是三品修仙體質,如果跟她雙修的話。

小的好處,可以讓他在幾年內達到練氣九層。

大的好處,如果讓他找到足夠的靈脈礦藏,他可以藉助柳若依絕陰體質這顆大葯,一舉晉陞築基,成為半肉體半靈體生命,擁有神通法力。

但唐馨絲毫沒有覺察到白禮的殺意,依然自顧自地說著:「看在你給若依當了這麼多年舔狗,盡心儘力的份上,今天本女神提點提點你!」

「今天海天大酒店的李浩李公子,專門在海天大酒店給若依準備生日宴,你就跟我們過去,作為氣氛組,到時候跟着大家做陪襯,鼓鼓掌,搖旗吶喊,搞搞氛圍吧!」

「給你一個跟女神一起吃飯的機會,到時候記得感謝我呦!」唐馨得意地說道。

她是一個性感嫵媚到骨子裡的人,一顰一笑都能勾人心魂,但是對白禮卻不咸不淡,說白了,是一種發自骨子裡的瞧不起。

因為她的性感嫵媚都是對那些貴公子的,白禮這樣的一大群圍在她周圍的窮鬼舔狗,她除了隨意使喚,都不屑多瞅一眼。

唐馨說完,還請示般地瞅了一眼,中間那名高個長腿女生,顯然是在徵詢她的意見。

顯然三人之間,竟然隱隱的以這名高個長腿女生為首,雖然是柳若依過生日,但還得徵詢她的意見。

體育學院的校花陸雪芙,也是晉原大學的第一校花,整個人英姿颯爽、英氣勃發,好似天山上的一朵雪蓮,也好似一塊絕美玉石雕成的一柄利劍,彷彿花木蘭在世一般。

因為她美得清冷、孤立、英氣勃發,所以同學們都稱她為「天山雪蓮」。

陸雪芙梳着趕緊利落的馬尾,身材高挑堪比高級超模,兩條大長腿又細又直,讓人的目光捨不得離開半刻。

「既然是給若依過生日,多找些同學,熱鬧熱鬧,也是好的。」陸雪芙淡淡地說道,似乎並沒有把白禮的加入多當回事。

「嗯嗯,我們聽雪芙的,李浩他們開車過來了,一會兒白禮你就坐最後面那輛車吧!」柳若依安排道。

白禮沒有說話,盯着柳若依凝視了一下,『嗯,還好,是完璧之身,絕陰之中的那點真陽還沒有被摘取,可以與之雙修!』

這三個女人白禮已經看過了,除了性感嫵媚、男友眾多的唐馨,陸雪芙和柳若依都是完璧之身。

但是這陸雪芙和唐馨如何,跟白禮都沒有半點關係,在他的眼裡,藍星上的普通人真的連螻蟻都不如。

要知道他所在的仙域,連一隻螞蟻的身軀,都遠比藍星大得多,一口吞掉藍星,幾乎毫不費力。

所以,人會對地上的一隻好看的螞蟻產生情愫嗎?顯然不會。

更何況,陸雪芙、唐馨這樣的低等生命,比白禮所在仙域的螻蟻還要渺小低級無數倍。

「好,我跟你們去!」白禮淡淡地說道,反正修行已經到了瓶頸,那就先從這個柳若依身上着手突破吧。

不多時,五輛純紅色的保時捷718,如同一道燃燒的燎原火線,朝着這邊飛馳而來。

超大馬力的發動機產生的巨大轟鳴聲,引得校園中的學生,紛紛轉頭注目。

「天哪!竟然是最新款的保時捷718,恐怕都得100多萬吧,而且還是一起五輛,全部紅色,這是哪位大少蒞臨咱們學校了呀?」

「要是我能坐在這樣的車裡,就算開車的是頭豬,我都嫁給他!」

周圍一眾星星眼女生羨慕道,恨不得立刻就能夠跳上車去,感受着豪車帶給自己的高貴和自豪感。

保時捷車隊徑直來到柳若依等三位女神的旁邊,從車上下來了5名滿身都是大牌奢侈品的大少公子們。

「哇!好多,超帥的小哥哥呀,我想加他的微信,給他生猴子!」周圍不少女生在跟閨蜜竊竊私語,商量要不要主動一點,為自己爭取機會。

這時,車隊最前面一位穿着意大利高訂黑色西裝,帶着200多萬百達翡麗手錶的公子哥,嘴角微微一笑。

昂首闊步上前道:「若依,一切都準備好了,就在我們家的海天大酒店,今天我一定為你準備一個終生難忘的生日宴會!」

「嗯,謝謝你,李浩,那我們出發吧,雪芙你坐最前面的車吧,我跟唐馨坐後面的車。」柳若依自然的說道,唐馨也默認同意。

「額,這位是……」李浩指了指旁邊穿着廉價帆布鞋,地攤貨大褲衩和襯衫的白禮問道。

「負責陪襯,搞氣氛的,跟你提前派人拉過去的那批晉原大學同學一樣,這個之前沒聯繫上,跟咱們一起走吧,也順道讓他感受一下坐保時捷的感覺。」

「恐怕,這窮小子一輩子,都沒有坐保時捷的機會吧!」

唐馨絲毫不掩飾地說道。

「嗯,那兄弟,謝了啊!一會兒好好表現,要是表現好了,等聚會結束,本少爺給你賞紅包。」

李浩嘴角露出一抹輕笑,掃了白禮一眼,趾高氣昂說道,如同高貴的富人在施捨乞丐。

說完,轉身為柳若依打開車門,瀟洒地單手開着豪車揚長而去。

「喂,你到底走不走,傻站在那裡幹什麼呢?」最後那輛保時捷上的個公子哥,瞅着白禮十分嫌棄的說道。

他心裏十分的憋屈,明明來了五輛保時捷718,前三個是柳若依她們三個女神坐了,那還有第四輛啊,這個土老帽為啥非得坐他這輛車上,真是晦氣。

白禮開門上車,那名公子哥嗤笑了一句「土包子!」,然後白眼一翻,一腳油門,揚長而去。

海天大酒店,雲州的唯一家本地的五星級酒店,裏面金碧輝煌,一應俱全,包括吃飯、洗浴、娛樂等等全都能夠在這享受。

因為在這吃飯有最低標準,所以能夠在這消費的,基本上都是本地有頭有臉的權貴、富商們。

幾人剛把車停到門口,就有門童趕緊上前負責停車去了。

同時一眾服務人員,齊立大堂兩側,全部躬身行禮道:「李總,好!」

李浩面帶笑意,微微點頭,如同君王在巡視自己的子民。

之前就已經被李浩接過來的,那批搞氣氛的同學們,早早就在門口等候多時,此時都齊齊閃道一邊做好陪襯。

看到此時的這般場景,這些氣氛組的同學們又不禁對李浩等公子哥們兒一陣羨慕。

好幾個女生暗暗發誓,一會兒一定要拿出自己勾人的十八般武藝,今晚至少要拿下一個大少再說。

一些三大女神的舔狗追求者們,看到人家大少們如此奢華高貴,而自己一個月才滿打滿算一千塊錢的生活費,這還怎麼比啊!

這分明就是天上的雄鷹和草叢的螞蚱一般的差距啊!

眾多氣氛組的男同學一陣心情落寞,心中暗暗發誓,今後一定要對女生舔得更加殷勤一些,這樣才能讓女神感受到自己的愛。

「沒見過這樣的陣仗吧,土包子!」

跟白禮一同下車的那名公子哥嗤笑道:「咱們終究不是一類人,我們生而高貴,你們生來低賤,我們所擁有的,你們一輩子都無法奢望。」

「甚至,見都沒見過,聽都沒聽過,所以認清自己的身份,別以為能跟我們一起吃飯,就拿自己當個人,你們在我們面前,還不如我們家養的一條狗值錢。」

「所以,在我們面前收起你那驕傲自信的模樣,學會對我們卑躬屈膝、逢迎諂媚,否則會有你的好果子吃的。」

「還有,柳若依不是你這樣的窮鬼能夠觸及的,所以要將心裏那份不切實際的奢望抹掉,想都不要想,知道嗎?」

「是狗就要有做狗的覺悟,不要分明是一條卑賤的狗,還要拿出人的那副驕傲模樣,因為,你們不配!」

那名公子哥十分鄙夷地說著,好像高貴的貴族在教訓鄉下人。

「真是越卑賤的東西,越習慣叫囂啊!敢在我面前滿嘴噴糞,是誰給你的勇氣?」白禮瞥了他一眼,殺機畢露。

這名叫常家豪的公子哥,左口一個狗,右口一個狗,在他們眼裡,白禮這樣的普通人,跟被隨意欺凌宰殺的豬狗沒有什麼分別。

「你,找死!」常家豪詫異白禮這個窮鬼竟然敢跟他頂嘴,剛要發作叫一幫人來將白禮廢掉。

「呼!」

一道無形無質,肉眼不可見,堪比大鎚的高速氣流,向著他的面門直撲而來,一下就轟擊在了他的面門之上。

但卻如同隔山打牛一般,直接透過他的面門,將那股勁力轟在了常家豪的大腦內部。

呵氣成錘,無形之劍!就算是一般的打通了十二正經的,內練巔峰的絕世高手都未必能夠做到。

因為地球上武道的最高層次就是打通任督、奇經八脈和十二正經,根本就不知道人體神藏還有百脈的存在,更沒有打通的方法。

所以即使是存在內練三重的絕世高手,也未必能做到白禮一般。

轟!

狂妄公子哥常家豪,豆腐一般脆弱的大腦,如遭錘擊,當場成為一灘漿糊,直接白眼一翻,全身抽搐,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剛剛,白禮就是簡單的向他吹了一口氣而已。

呵氣成劍,殺人無形!敢冒犯仙帝者,殺無赦!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殺神白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