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身懷異獸,愛情事業她兩手抓!
身懷異獸,愛情事業她兩手抓! 連載中

身懷異獸,愛情事業她兩手抓!

來源:google 作者:李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雲瀚 現代言情 袁月

蛇修千年化蛟,蛟煉千年化龍她沒承受住第三道天雷,還未成龍便入輪迴轉世為人他天生龍命,是家族後輩中最有望的繼承人奈何卻成天圍在一個玄門姑娘身邊!成何體統!外界怎麼看?集團怎麼辦?展開

《身懷異獸,愛情事業她兩手抓!》章節試讀:

江城的夏天,烈日炎炎。

人行道上,姑娘一手遮着太陽,另一隻手翻看着手機信息,腳步匆匆。

「滴!」

一聲長長的鳴笛,車停。

姑娘應聲摔倒在地,還好車速不快。

「喂!你瞎了啊,往我車上撞?」肇事車下來一男一女,男人一臉橫肉,衝著地上的姑娘吼道。

附近的路人聞聲都圍了過來。

「車都開上人行道了」

「對啊!自己違章還理直氣壯!」

「姑娘要不要緊啊?先報警吧!」

人越聚越多,一時間議論紛紛。

袁月起身,不緊不慢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還沒等她開口。

橫肉男不顧身邊女人的勸阻,指着她大聲道:「你走路不看車找死啊?看起來也沒怎麼樣,別在這碰瓷啊!否則我報警!」

惡人先告狀?周圍的路人都看不過去了。

袁月剛想開口給他幾句難堪,結果看到男人面相後,只說了一句:「看在你家裡要有白事的份上,不跟你計較。」就走了。

橫肉男聽了直發瘋:「你個兔崽子敢咒我家裡死人?你有種再說一句!」

身旁的女人把他拉回車上:「行了!還嫌事情不夠大嗎?想鬧到**來查你酒駕嗎?」

男人這才作罷,周圍人見狀也都散了。

這姑娘看着漂漂亮亮的,沒想到嘴巴還挺毒!

袁月可不是嘴巴毒,她看到那橫肉男額頭暗滯,日月角上隱隱看着有一團黑氣。

日月角又叫父母宮,飽滿明亮示為健康長壽,發暗代表疾病纏身,烏黑則父母性命垂危。

可不是要辦白事了么。

跟這種人還計較什麼?

這時,已經開遠了的橫肉男接了一通電話,是他老家姐姐打來的,父親病逝,速回。

掛斷電話,橫肉男想到了剛剛撞到的姑娘,愣了許久......

富貴茶樓。

「你好,劉先生,具體說說你的情況吧?」袁月來到茶樓二層的包間,坐穩後向對面的男人問道。

舅舅發來的信息,讓她立刻到富貴茶樓202,說是有筆大買賣。

這不,她就過來了,誰叫她舅舅缺錢,她又恰好需要功德呢。

劉福生摘下墨鏡,看到來人居然是個年輕姑娘,心生疑惑。

看起來也就二十一、二的年紀,頭頂棕色**浪,巴掌臉,大眼睛,漂亮是漂亮,但他約的人是袁大師啊!來個小姑娘算怎麼回事?

「姑娘,我也是費了挺大勁,又多方打聽才聯繫上的,請問袁大師他是今天不方便親自過來嗎?」

劉福生年近四十,額頭寬闊下巴圓,臉上一直掛着笑,身後還站着兩個跟班。

妥妥幹事業的富貴相,果然是舅舅口中的「大魚」!

「別一口一個大師的叫了,袁月,喊我名字就行。」袁月說完看着劉福生,端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

「你就是袁大師?沒想到這麼年輕。」劉福生詫異,卻依舊帶着笑。

袁月懂了,這是見她年輕,怕是個騙錢的神棍。

「有話還請直說。」袁月開門見山道。

「呵呵,姑娘,我的事有些棘手,你得讓我確信你有真本事,我才能全盤交代呀,你說是不?」劉福生也不藏着掖着。

看樣子不先給他露兩手,這單生意多半得黃!

心神一動,一個只有她才能聽到的男聲響起,低沉清冷:「這劉福生不簡單,他身上有東西。」

隨即一道青色的影子從袁月身上飛出,悄然奔向劉福生,未被察覺。

「拿給他看!」青影回到袁月身上,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她感覺到自己手心裏多了一個帶有溫度的東西,是塊玉佩!

「劉先生,這麼寶貝的東西可要收好了,丟了它相當於少了半條命呢!」袁月拎着玉佩,在劉福生面前晃了晃。

劉福生見了眼前的玉佩,連忙摸向自己脖子,看袁月的眼神立刻變了。

收起臉上的笑,接過玉佩道:「這塊玉跟了我十年從未離身,袁姑娘本事了得,怪我眼拙了!」

說著給袁月面前的杯子添了茶。

原來這劉福生父母走得早,十年前做生意白手起家。隨着這幾年生意越做越大,生活條件也越來越好了,但是他一直有個心病,就是妻子與他結婚近十年,從未有孕。

俗話說人吃五穀雜糧,哪能不生病呢?在他們眼裡,那生不出孩子就是病,有病就得治。劉先生夫妻倆一起去醫院檢查,全國各大權威醫院都去過了,檢查結果無一例外,雙方都很健康!

去醫院打針吃藥罪沒少遭,就是不見效。

醫學不行上玄學!

凡是聽過的方法,甭管是靠譜的、還是不靠譜的全部試過,妻子更是多方求神拜佛。

還別說,真讓她給求着了!

就在去年年底的一天早晨,妻子醒來突然很興奮地跟他說起個夢,自己夢見了送子娘娘,娘娘告訴她三天內會有好消息!

劉福生哪能信這話呢,不過為了照顧妻子的情緒,也就敷衍了過去,沒太在意。

從那天開始,連着三天,妻子天天用驗孕棒檢驗。

結果在第三天,真就見到了「雙杠」!

夫妻倆開心得不行,就差提前宴請親朋了!

可是懷孕三個月以後,只要自己不在妻子身邊,妻子便夜夜噩夢,伴隨腹痛。每次都會半夜疼醒,肚臍眼上還有血跡,去醫院孕檢也查不出任何問題,醫生只說注意休息。

如今妻子月份越來越大,情況也越來越嚴重,有一次劉福生出去談生意喝酒,回家已是深夜,見到血從妻子的肚臍眼流到床上,一大灘。

劉福生嚇得腿都軟了,喊妻子卻怎麼也叫不醒,立刻打120送去醫院,醫生只說孕婦注意休息,補充胎兒營養,沒其他異常。

身邊有人告訴他,這多半是撞了陰邪,讓他去找道上的先生給看看。

大齡產婦本就危險,再加上孩子來之不易。這方面的先生倒是被劉福生找來了不少。

跳大神的、念經念咒的、喝白酒翻白眼的......凡是能找來的都來看過,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情況越來越嚴重......

直到有天,來了個白髮道士給他三張符紙,讓他在太陽落山後,貼於妻子床頭。

劉福生照做,醒來符紙安然無恙。妻子一夜安穩,沒有噩夢也沒再流血。

第二天找到白髮道士給了個大紅包,想多求些符紙。

不料那道士搖頭嘆息道:「為時已晚。」

《身懷異獸,愛情事業她兩手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