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算小祖宗:大叔,你老婆超甜!
神算小祖宗:大叔,你老婆超甜! 連載中

神算小祖宗:大叔,你老婆超甜!

來源:google 作者:澄空初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煙 現代言情 陸珒南

現代言情小說《神算小祖宗:大叔,你老婆超甜!》推薦給各位書友,小說的男主人公是陸展開

《神算小祖宗:大叔,你老婆超甜!》章節試讀:

「你沒事吧?」
一個年輕男人從駕駛座下來,臉上冒着冷汗,緊張地衝到姜暖面前,蹲下關心地問道。
姜暖沒有理會他,轉頭,凌厲鋒銳的目光看向幽暗的山林深處,右手快速結印,隨即一揮掌,一道金光打在了正在快速飄遠的白色身影上。
「啊——」 凄厲的慘叫聲劃破夜空,只見那道白色身影轉眼間消散成灰,湮滅於天地之間。
年輕男人卻彷彿什麼聲音都沒聽到,眼神古怪地看着姜暖,不明所以。
他順着姜暖的視線看過去,什麼都沒看到,後背卻莫名的湧起一股子寒意。
男人打了個寒顫,又問了一遍:「這位小姐,你沒事吧?」
「沒事。」
姜暖搖搖頭,在男人的攙扶下站起身來。
男人剛想再說些什麼,卻見姜暖突然轉頭,目光凌厲地看向車子,嚇了他一跳,關心的話哽在了喉嚨里。
姜暖看了一眼後,微微皺眉。
難道是看錯了?
「張懷。」
後排的車窗突然降下,坐在裏面閉目養神的男人出聲,打斷了姜暖的沉思,「還沒好嗎?」
張懷臉色一變,連忙朝車子後排走去。
走了兩步又回頭看了一眼滿身血污,傷得不輕的姜暖,到底是心有不忍,咬了咬牙說道:「三爺,我看小姑娘身上有傷,這荒郊野外的,您看是不是能順路把她帶回市區?」
陸承鈺朝姜暖那邊看去,眉心微蹙。
張懷一看他臉色不太對,當即就有些懊悔自己的自作主張。
三爺有輕微潔癖,私底下極為講究,今天又是剛從國外的療養院回來,那姑娘髒得就跟從泥潭裡爬出來似的,從頭到腳就沒有一處乾淨的地方,三爺能讓她上車?
熟料—— 「讓她上車。」
陸承鈺似乎隱忍情緒,深邃若星海的眸子睨了他一眼,沉聲快語道,「動作快點。」
張懷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拉開車門,回身招呼姜暖:「小姑娘,快上來吧。」
正愁不知道怎麼離開的姜暖也不客氣,道了聲謝就彎腰上車。
只是,視線落在端坐在另一側閉目養神的陸承鈺時,她的動作一頓,瞳孔微微縮了一下,但很快地收回了視線,不動聲色地坐好。
看來自己剛剛並沒有看錯。
身旁的男人面容俊逸,氣質矜貴,本是賞心悅目的,奈何鬼氣纏身,身上煞氣幾乎化作實質。
姜暖右手似無意般接近男人幾分,掌心朝上輕輕一抓,只一秒的功夫,那煞氣就被她悉數吸入體內。
「小姑娘,你要去哪裡?」
張懷發動車子開了出去,看了一眼後視鏡問道。
姜暖抿了抿唇,思索片刻後才不答反問道:「你知道燕城哪兒最多算命攤子嗎?」
她現在身無分文,也不知道家在何方,當務之急就是要賺錢,不然她今晚就只能睡大馬路了。
張懷沒想到對方會這麼問,愣了一下才回道:「比較出名的就是什剎路那邊了。」
「那就去什剎路吧。」
「……」 小姑娘看起來傷得挺嚴重的,不先去醫院嗎?
本來一個渾身是傷的小姑娘大晚上的出現在荒山野嶺就夠奇怪的了,現在聽了她的話,張懷更覺詭異。
他沒忍住問道:「小姑娘你是要去算命?」
姜暖搖頭,「不,我是要去給別人算命。」
張懷:「……」 雖然你很漂亮,可你這一副活像剛從難民營里出來的模樣,哪裡像是會算命的樣子?
想是那麼想,張懷還是打趣地問道:「那你能幫我算算我什麼時候姻緣到嗎?」
好歹人家好心送自己,姜暖也沒有小氣,透過後視鏡仔細觀察了一下張懷的面相,然後說道:「你魚尾奸門深陷,命主桃花,我勸你最好小心一點不要隨意搭訕,不然很容易招惹桃花劫。」
張懷手一抖,小心肝怦怦跳着。
也不知道是這小姑娘真有本事還是誤打誤撞,他前幾天確實因為搭訕了酒吧里的一個美女差點被揍。
「既然你都幫他算了,不妨也幫我算一個?」
一直閉目養神的陸承鈺突然涼涼的開口,語氣完全不容人拒絕。
姜暖偏頭看向陸承鈺,半眯着眼睛。
沒了煞氣的遮擋,男人更顯俊美,五官如雕刻般完美妖冶,氣質溫雅尊貴,是屬於那種看一眼就能讓人深陷其中的類型。
五嶽端正朝拱,四瀆清秀明亮。
是個福緣深厚,大富大貴,壽命綿長的天道寵兒。
可不知是何原因,他的眉心卻籠罩着一股黑霧,形成了天人五衰之勢。
這樣的人,最容易吸引魑魅魍魎近身。
就如此刻,剛剛才被她清除乾淨的煞氣,竟又以他為中心籠罩而來。
「這位公子印堂發黑,鬼氣纏身,恐有厲鬼糾纏,若不儘快驅除,只怕性命堪憂。」
姜暖直言不諱道。
空氣,瞬間凝結成冰。
陸承鈺盯着姜暖,眼神陰鷙如刀。
前面開車的張懷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小姑娘還真是敢說!
真不知道該說她膽子大還是該說她蠢。
生怕她惹怒了三爺他也跟着遭殃。
這種時候又不敢插嘴,只能忐忑的祈禱三爺發怒別殃及池魚。
幾秒後,車廂里卻響起了一陣輕笑聲。
出乎張懷意料,陸承鈺竟沒有生氣,反而問道:「你的意思是你能替我驅鬼?」
姜暖搖頭,「那個鬼現在不在,我也沒辦法,不過……」 陸承鈺挑眉,笑得有些嘲諷:「不過什麼?」
姜暖沒說話,直接伸手握住陸承鈺的一隻手。
張懷嚇得一腳剎車踩了下去,「對不起三爺!」
不用看他都知道三爺現在的臉色一定非常嚇人。
要知道三爺可是最討厭別人碰自己的,上一個不怕死摸了三爺手的女明星,手已經被砍掉在垃圾堆里腐爛掉了。
正想着,張懷默默抹了把冷汗。
因為那小姑娘竟然神神叨叨地用手指在三爺的掌心畫著什麼。
更詭異的是,三爺竟然沒有動怒,就這麼任由着她亂來!
「可以了。」
姜暖鬆開陸承鈺的手,淡淡說道,「這道符可以保你三次,以後要是有需要,你可以到什剎路找我。」
她一般不做虧本生意,念在這兩人是她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一次遇到的人,又好心送她,就當一報還一報了。
 

《神算小祖宗:大叔,你老婆超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