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沈盈盈賀少年的小說
沈盈盈賀少年的小說 連載中

沈盈盈賀少年的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賀少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盈盈 現代言情 賀少年

她站着的位置,正好跟許明朗站成面對面他掃了眼她的行沈箱,出口便是諷刺,似乎對沈盈盈的這招見慣不慣許明朗懶洋洋地對着沈盈盈,漫不經心:「又玩這招?」...展開

《沈盈盈賀少年的小說》章節試讀:

深夜,香榭麗舍大道靜謐。
賀少年剛剛結束一場談判會,步伐嵊厲地離開會場,返回盧塞恩麗笙酒店。
黑色的賓利車內,集團特助王穩拿着剛剛結束的會議報告找他簽字。
簽完字,正準備離開。
後排長沙發上,男人一直悄無聲息地坐着,突然問了一句:「還有別的事?」
王穩聽完立刻凝住氣,腦子裡高速運轉,想着還有什麼別的事情需要跟他彙報。
他低着頭,怎麼都想不出來:「一切工作都很順利,沒有發生計劃之外的事情。」
賀少年微微凝起的眉頭並未舒展,他望了一眼窗外深寂的夜:「現在國內幾點?」
助理答:「上午十一點。」
賀少年沒說話,但助理還是感受到車內氣壓在這一瞬間變低。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老闆一眼,不知是自己哪裡說錯話。
回到酒店,像往常一樣,賀少年脫下西裝就去書房加班,隨行的助理和智囊團們,一應也跟着他後面熬夜。
在外人看來,賀少年是個商業奇才,短短十年就把賀氏做成國內的行業巨頭。
但只有少數人才知道,他是個極端完美主義者,工作起來甚至不分晝夜。
一直熬到將近天明,助理和智囊團們終於熬不住了,想要回去休息。
可書房裏面的人不發話,沒人敢走。
王穩硬着頭皮進去提醒賀少年休息,卻被他一個眼神掃了出來。
酒店房間外面的會議廳,助理們哀怨地坐在一起。
沈艾看了一眼屋內,眼裡露出擔憂。
她年紀在裏面最大,也是在賀家最久的老臣,平日里深知老闆的脾性。
這般瘋狂自我虐待式的加班,與其說他是在加班……不如說老闆心情不太好。
沈艾若有所思:「今天賀先生有沒有說過什麼?」
眾人皆搖頭:「開了一天的會,晚上歐方宴請,吃完飯咱們就回來呀。」
王穩想到今天簽文件時候的事:「今天在車上籤報告時,老闆問我國內幾點了。」
沈艾察覺:「他還問什麼了?」
王穩搖頭:「別的沒了。」
眾人一臉迷茫地看着沈艾:「怎麼了?」
沈艾腦子裡突然想到什麼,一閃而過:「最近國內有打過電話來嗎?」
助理:「昨天先生母親打電話過來,問了一些近況。」
直覺告訴沈艾不是這件事:「還有別的?」
助理:「前兩天賀先生好友許先生也打過電話,問先生什麼時候回國。」
沈艾眼神突然跳了一下,突然想起一個人來:「沈盈盈呢?」
眾人面面相覷,連忙去翻通話記錄。
想起沈盈盈以前的電話頻率,沈艾發現最近她好像沒有打過來:「沈盈盈打電話過來沒有?」
王穩還沒聽出這句話的深刻含義:「沒有。」
沈艾:「她上一次打電話是什麼時候?」
助理:「十天前,不過那時賀先生在書房開電話會議,我們接到電話……但沒有告訴他。」
沈艾翻看上次的通話記錄,腦子裡有個聲音告訴她,問題就出在這裡。
「打過去。」
——桌子上的電話鍥而不捨地響着,沈盈盈聽了會兒覺得厭煩,於是將手機里的電話卡**,扔進盒子里。
以前賀少年很少打電話給她,每次接到他的電話,她能高興好幾天。
但今時不同往日。
裝上新的電話卡後,她給好友打電話。
於曉曉也是這個圈子的,她跟沈盈盈是大學同學,是個標準官二代。
一早剛聽說沈盈盈從賀家搬出去,正準備打電話問她怎麼回事。
電話一接通,那頭就咆哮起來:「姑奶奶你又在搞什麼?」
作為沈盈盈的好友,於曉曉曾經放話,只要她能把賀少年放下,自己一定給她找一個比賀少年更帥,更有錢的。
可從讀書開始到現在,沈盈盈的眼裡只有賀少年,於曉曉對她恨鐵不成鋼。
所以一聽說沈盈盈從賀家搬出去,她下意識就以為又是沈盈盈在作什麼妖:「說吧,這次你又想怎樣,逼婚?」
沈盈盈在電話這頭無聲地笑了笑。
見沈盈盈不說話,於曉曉放下手裡的塗料,語氣變得正經起來:「你怎麼了?」
沈盈盈在電話里深吸一口氣,隔斷心裏的不舍:「我決定放手了。」
於曉曉在電話那頭唏~了一聲,不以為意:「這句話你都說過八百遍了。」
她不當回事,在她看來沈盈盈迷戀賀少年迷戀的要死,要讓她放手,估計只有沈盈盈死了。
沈盈盈也笑,似乎也是不相信,搖搖頭,岔開話題:「明天我去工作室。」
於曉曉稀奇:「你八百年不來工作室一趟,來幹嘛?」
沈盈盈慢慢走到小公寓的陽台上,輕笑:「不工作你養我呀?」
於曉曉白了白眼:「賀少年那麼有錢,輪得到我嘛……」沈盈盈:「我沒拿賀家的錢。」
於曉曉那邊愣了幾秒,隨後:「什麼意思?」
沈盈盈住在賀家,吃穿用度都是賀家的。
賀少年雖然不喜歡她,但她頂着未婚妻的頭銜,對她很是大方。
前幾年沈盈盈為了能融入他那個圈子,拚命地買奢侈品包裝自己。
後來才知道,那段時間許明朗他們背地都叫她拜金女。
現在想想,當時的自己也真是可笑。
沈盈盈:「字面上的意思。」
於曉曉沉默了幾秒:「你認真的?」
沈盈盈苦笑:「你們都不相信我會放手?」
於曉曉說:「誰會信?
你把他放心尖上愛着,為他在賀家待了這麼些年,現在說放手就放手,你問問你自己信不信?」
沈盈盈本來很傷心,被於曉曉這句話逗笑了:「你們是不是覺得沒他我就不能活了?」
於曉曉毫不猶豫地說:「是!」
沈盈盈:「……」——外面天色漸晚,小公寓的客廳亮起了一盞淺白的燈,沈盈盈蹲在地上擦着地板。
地板已經被擦了很多次,光可鑒人,可沈盈盈卻走神地擦了一遍又一遍,像是要把心裏的那個人磨平。
放在客廳的電話又響了,不過這次是視頻。
沈盈盈擦乾淨手,回到客廳,掃了一眼手機,賀少年的微信頭像跳了出來。
沈盈盈挑眉,頓了頓動作。
賀少年從來不跟她開視頻,這是第一次。
猶豫了片刻,她接起電話,隨後又將視頻切換成語音。
那頭接通後,傳來一聲低沉的男音:「在哪兒?」
賀少年說話向來都是言簡意賅,直奔主題,從來不會繞彎子。
譬如現在,他不問沈盈盈為什麼搬出去,而是問她在哪兒,所以……他真的一點都不關心她為什麼會搬出去嗎?
「外面。」
「回家。」
賀少年的語氣很平穩,似乎沒有把沈盈盈搬出來這件事看的太要緊。
沈盈盈正要開口說些什麼,或者解釋一下她現在的心情。
賀少年:「我最近很忙,聽話。」
說完,沒等到沈盈盈回應,賀少年掛了電話。
電話這頭的沈盈盈先是笑了一下,然後表情漸漸變得悲傷起來,雖然她早就知道賀少年不喜歡她,不愛她,並不把她當回事。
但是被如此忽視,她還是覺得很悲哀。
從成年開始,賀老爺子便陸續把賀家的事情交接給賀少年,他天賦強,能力出眾,在那幫二代里是最出挑的,用了六年的時間接手賀家生意後,這幾年又把目光放在海外市場。
正因為賀少年太優秀,所以厭惡沈盈盈的人里,大多也是因為嫉妒。
如果沒有沈盈盈,賀少年將會是不少人的心上人,比如許明月。
許明朗針對她,也是因為這個。
在他們看來,沈盈盈是配不上賀少年的,一個畫畫的,一個商業巨子。
如果沒有沈賀兩家幾十年前的約定。
現實生活里,恐怕賀少年連看都不會多看她一眼。
這個道理,是沈盈盈最近才想通的。
強扭的瓜,真的不甜,還灼心。
沈盈盈一邊想,一邊將掉落在地板上的眼淚擦乾淨。
——第二天一早,沈盈盈吃完早飯後去工作室。
大學一畢業,沈盈盈就跟同學畫畫的於曉曉開了這家工作室,她平常不怎麼來,都是於曉曉前前後後地處理事情。
作為老闆之一,沈盈盈今天特別自覺地早早地過來,帶了咖啡和三明治。
工作室不大,二十來個人,大多數是新人,甚至有幾個都沒見過沈盈盈。
沈盈盈一進來,就被門口的行政攔下來:「您找誰?」
沈盈盈趕緊把包里的門禁卡掏出來,在打卡機上打卡。
滴一聲,上面清楚的顯示出,本月打開天數:0.沈盈盈臉一紅,她這個老闆做的十分不稱職。
進來後,推開於曉曉辦公室的門。
於曉曉抬頭見她,一臉詫異:「還真來了?」
沈盈盈厚着臉皮將早餐遞過來:「以後我會規規矩矩來上班。」
於曉曉接過早餐,看了眼是自己愛吃的,咖啡也合她的口味。
咬了口三明治:「說真的,你怎麼想的?」
「放着賀太太不當,來我這兒?」
沈盈盈看她桌子上的設計稿,有幾幅已經是成型了的。
沒有回答於曉曉的話,看了眼上面的數據:「這個比例是室內?」
於曉曉放下早餐,認真地說起工作:「嗯,一個藝術展的內壁。」
不過很快又回答剛才的話題:「真放手了,不追了?」
沈盈盈認認真真地看着畫,沒抬頭,嗯了一聲。
隨後,身後有一股巨大的力道拍在她的背上,沈盈盈差點被於曉曉的手勁拍出血來。
於曉曉:「不是我不相信你,實在是你每次放狠話後的表現都太沒有骨氣了。」
「我敢保證,只要賀少年電話一個電話,你就會乖乖回去。」
沈盈盈:「已經打過了。」
於曉曉:「什麼?」
沈盈盈說:「他已經打過電話了,我沒有回去。」
說著拿走於曉曉桌上的幾張訂單,打開電腦開始畫圖。
於曉曉看她一副認真的樣子,半信半疑。
沈盈盈美術功底不錯,但這麼多年一直不務正業,白瞎了她的天賦。
她在工作室呆了一個下午,完成了一張圖的沈稿,拿給於曉曉看的時候,於曉曉直嘆氣:「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那個學院第一的沈盈盈呀!」
接過畫仔細看了看,一臉羨慕:「你也沒怎麼動過筆,怎麼這一下筆就是別人不一樣。」
「也太有風格了!」
沈盈盈:「誰說我沒動過筆?」
於曉曉說:「從畢業到現在,你什麼時候畫過一張畫?」
沈盈盈畫過,於曉曉不知道。
她畫的都是一個人,畢業後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在賀少年的身上,包括她才華。
她把所有的才華,都用來畫賀少年了。
不想解釋這些,她專心畫圖。
中午,於曉曉說她那邊有幾個急單,於是沈盈盈在工作室點了外賣,吃完飯後又繼續工作。
一直畫到下午,於曉曉進來時,她也沒注意,扶了扶眼鏡繼續畫畫。
「你們家大內總管來接你了。」
沈盈盈抬頭,她思緒剛從畫中出來,似乎有些愣神,顯得眼眸純凈,模樣呆萌。
大內總管是賀家的管家,姓孟,單名一個忠字。
他雖然是賀家的下人,但地位不低。
從賀老爺子那一代開始就伺候着,現在管着賀少年這邊,算是賀家的「三朝元老」。
「他來幹什麼?」
於曉曉欠了欠身,一副欠揍的語氣:「接太子妃娘娘您回宮~」沈盈盈笑着拿筆扔她:「找打。」
於曉曉這下是真的有點相信沈盈盈要放手,壞壞的問:「大內總管在外面候着呢,怎麼處置?」
沈盈盈頭也不抬地繼續畫畫:「愛等就等着唄。」
於曉曉特別欠,她之前就聽說這個孟忠陽奉陰違,對沈盈盈不好。
他這種老人,在賀家有點小權力小地位,真把自己當賀家人了。
雄赳赳道:「我去把大廳冷氣打開!」
今天外面十多度,不算特別冷。
於曉曉讓人把冷氣打開,不得不說這個決定很優秀!
沈盈盈笑着搖搖頭:「隨便你。」
這一等,三個多小時過去。
她把一幅畫上了色,已經乾的差不多,抬手看時間,準備出去倒杯熱水。
茶水間跟她的辦公室隔着一個大廳,她路過大廳時,被人叫住。
「沈小姐。」
沈盈盈回頭,只見管家筆直地站在大廳,不遠不近地看着她。
不得不說於曉曉真夠損的,沈盈盈被頭頂的冷氣打得脖底一涼,而管家卻一副不卑不亢的樣子,站的猶如雪中松柏。
倒是把她襯托的心胸狹隘了。
沈盈盈端着杯子問:「有事?」
管家帶着黑色手套,雙手交叉,立在前面,語氣不急不緩,不像是規勸,像是命令一樣。
「您該回去了。」
沈盈盈頓時覺得稀奇,賀少年命令她就算了,他一個管家算哪根蔥?
她皺眉:「我要是不呢?」
管家態度強硬,像是在面對一個不懂事的小孩:「請您不要讓夫人為難。」
沈盈盈放下杯子,她坐到旁邊沙發上,示意他:「請坐。」
管家坐下,態度似乎被沈盈盈的「請」字稍微取悅到,語氣**,「沈小姐,耍性子一次是情趣,多了就變成不懂事。」
沈盈盈冷笑,面上有隱隱的怒意:「是嗎,我怎麼就不懂事了?」
管家還真像個太監,端坐着開始細數沈盈盈的罪狀:「第一,你昨天不該跟夫人頂嘴。」
沈盈盈昨天搬出去之前,跟賀少年母親吵了一架。
「第二,賀先生在國外事務繁忙,你不應該用這些小事打擾他,妨礙他工作。」
這句話,意思就是說她在賀少年那裡告狀?
沈盈盈忍了忍,吸了一口氣,笑着問:「還有呢,您說?」
管家大約覺得訓斥沈盈盈,能顯示出他在賀家地位不僅僅是個下人。
「還有一點,你不應該嫉妒。」
沈盈盈眼裡是要噴火了。
管家:「許明月是夫人朋友的女兒,又是賀先生的好友的妹妹,住進賀家來是理所應當,你不應該嫉妒。」
沈盈盈聽着這話,突然想笑。
她很想問,這麼多年她在賀家到底算什麼?
她是賀少年的未婚妻,居然要讓她容忍另一個女人住進她和賀少年的家。
管家站起來,神情倨傲:「希望你能好好想想,那些做的不好的地方,及時改正。」
沈盈盈有點後悔,她到底是腦子又多不好,才會在這裡浪費時間聽這些。
「等下。」
管家頓住腳步:「你要是想道歉的話,應該對夫人和明月小姐道歉。」
沈盈盈笑了一下,道歉?
是啊,以往每次她和賀夫人發生矛盾,都要去道歉。
每次和許明月吵架,她都要去道歉。
她閉了閉眼,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最近兩天,賀少年的手機一直帶在身上。
所以當賀少年接起電話時,沈盈盈聽到他那邊有人在開英文會議。
沈盈盈壓着聲音,紅着眼恨道:「賀少年,鎖好你家的看門狗,不要讓他出來亂吠吠。」
管家站在旁邊神情一凜,似乎沒想到沈盈盈會打電話給賀少年。
賀少年正要開口,就被沈盈盈掛了電話。
她冷冷地看着管家:「怎麼?
空調冷風沒吹夠,還要我送你出去?」
管家看了她一眼,打開門走了。
接待大廳就剩下沈盈盈一個人,她坐在沙發上,抱着膝蓋放聲痛哭。
於曉曉也不藏了,一開始她是單純地想過來聽八卦,沒想會見到沈盈盈這麼被人欺負。
「這些年你到底把自己作踐成什麼樣子?
連條狗都敢來欺負你?」
於曉曉站在不遠的地方聽了全程,氣的差點要提刀去賀家砍人。
見沈盈盈哭,又氣又心疼,上前抱住她:「這些事,你怎麼從來不說呢?」
在外人看來,沈盈盈是足夠幸運的,賀少年雖然不愛她,但是接納了她。
她是賀少年的未婚妻,光這一個頭銜,就能叫人從夢裡笑醒。
可這頭銜背後受的委屈,又是誰能知道的?
沈盈盈抬頭,擒着淚問她:「我現在回頭還來得及嗎?」
於曉曉摟着她哄,「來得及,咱們忘了那個王八蛋!」

《沈盈盈賀少年的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