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誰惹我,坑哭誰
四合院:誰惹我,坑哭誰 連載中

四合院:誰惹我,坑哭誰

來源:google 作者:璞玉待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何雨柱 許大茂 都市小說

簡介:穿越到禽滿四合院,我竟成悲劇人物傻柱,還好坑人系統傍身,禽獸不能靠近!秦淮茹纏我,坑她!許大茂惹我,坑他!賈張氏叼我,坑她!賈棒梗偷我,坑他!其他人算計我,照坑不誤!反正都是一群禽獸,唯有系統誠不欺我誰惹我,坑哭誰!坑人就能變強,我黑化了,我也變強了!展開

《四合院:誰惹我,坑哭誰》章節試讀:

秦淮茹失落地回到四合院,但她依舊相信傻柱絕對不會讓自己失望,她能把傻柱拿捏得死死的!

這些都是作為一個「吸血鬼」的基本修養!

剛進門,看到三大爺閻埠貴正在澆花,秦淮茹連忙走上前面帶微笑地說:「您老澆花呢!」

「回來了!」閻埠貴應了一句,眼睛卻不自覺地看了一眼秦淮茹的手,手裡空空如也。這不正常,這絕對不正常,很少看到秦寡婦空手而歸。

賈張氏依着房門站在房門口等秦淮茹回來,她可再也不想吃那棒子麵糊糊了,撕拉得嗓子眼都有點疼,就算是秦淮茹被男人揩油,只要是能換回幾個白面饅頭,她也照吃不誤!

這個時候秦淮茹低眉順臉地回來了,她還是第一回從傻柱那裡吃了敗仗,心裏難免有點不甘心,畢竟以前都是有求必應!

「你就這樣空着手回來了?啥也沒帶?還是你自己在外面快活,我們這老的小的你都不管了!」賈張氏向上翻着白眼,數落着自己的這個倒霉兒媳婦。

秦淮茹有苦難言,年紀輕輕就做了寡婦,帶着三個半大孩子不說,還有這樣一個好吃懶做的惡婆婆,真的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家裡不是還有一點吃的嘛,先把這一頓解決了,下一頓我再想辦法!」秦淮茹強壓怒火說。

賈張氏根本沒有去做飯的意思,秦淮茹只能自己洗了手去做飯,日子難熬,好歹還有一個傻柱可以填坑,想到傻柱說的大禮,她突然就樂了,不經意間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看你那個賤樣,是不是在想外面的野男人?」賈張氏說。

秦淮茹想反駁,但又忍了,畢竟她可是這方圓十里有名的好兒媳婦,為了自己的名聲,她得忍了!

秦淮茹麻利地做好飯,端上桌子,她自己卻不着急吃飯,她走出房門看了一眼,傻柱還沒回來。

「秦姐,你有沒有看到我家的一隻黃色的老母雞,我指望它下蛋給我家大茂補身體呢!」婁曉娥看到秦淮茹,立馬打聽自己的老母雞。

「沒有呀!我剛下班,就忙着做飯了,還真沒見過你的什麼老母雞!」秦淮茹解釋說。

聽到婁曉娥的聲音,其他人也都出來看熱鬧。

你一言,我一語地議論着。老母雞的下落不重要,重要的是又有熱鬧看了!

秦淮茹對這些都絲毫不感興趣,她現在只是想等傻柱回來!

秦淮茹回到房子,賈張氏手裡拿着半個棒子麵饃饃,雖然表情有點痛苦,但是還是死命地往嘴巴里塞。

小當和槐花兩個人碗里的粥基本沒有動,只是有點獃獃地看着棒梗。

「哥,你太能吃了!吃了那麼多雞肉,你還能吃得下去!」槐花說。

小當連忙捂住槐花得嘴巴,示意讓她不要再說了。

秦淮茹看到小當和槐花油膩膩的小嘴,槐花的衣服袖子上還有一點油漬,再聯想到剛才婁曉娥在找雞,秦淮茹馬上就明白了。

她白了棒梗一眼,棒梗還在埋頭吃飯,只是用眼睛的餘光偷偷掃了秦淮茹一眼。

「媽,你不吃嗎?你不吃的話,我把剩下的粥都喝了!」棒梗試探性地問秦淮茹。

秦淮茹看到傻柱還沒有回來,她有點心慌意亂,根本一點胃口都沒有。

「我不吃!你都吃了吧,撐死你!」秦淮茹有點煩躁地罵了棒梗一句。

「半大小子,吃窮老子,棒梗正是長身體的年紀,你不應該嫌他吃得多,你應該反思一下,你連孩子都喂不飽,怎麼配給人做娘!」賈張氏護犢子,數落了幾句秦淮茹。

「傻柱回來了!」突然外面有人說了一句。

「嗯!回來了!」何雨柱應允着。

這幫子禽獸,還以為自己還是原來的傻柱呢,不!他不是了!他今晚要在這院子里唱一場大戲。

他之所以這麼晚回來,是他找了一些黃芪和紅棗,這是今天這場大戲的重要道具。

「傻柱,你有沒有看到我家的雞?」婁曉娥看到傻柱忙不迭地問。

「沒有!」傻柱言簡意賅地回答,順帶瞟了婁曉娥一眼,畢竟這個女人給原主生了一個兒子。

長相確實蠻俊俏,可惜是個二手貨,他何雨柱這輩子肯定是不要了,他可不要許大茂玩剩下的。

「傻柱,你看什麼呢?我家的雞是不是你偷了?」婁曉娥怒吼一聲。

「倒是看到了,我面前不就有一隻不會下蛋的老母雞么!」何雨柱淡淡地說。

「哈哈哈……」

大家都聽出傻柱在內涵婁曉娥,她和許大茂結婚兩年了,別說下蛋,一根雞毛也沒有生出來。

「傻柱,傻柱,你可真是頭傻豬!一個連女人的手都沒有碰過的男人,還大言不慚地嘲笑別人!」許大茂穿過人群對何雨柱破口大罵。

「一邊去!老子沒工夫和你白話,我還有正事呢!」何雨柱說著就要走進自己的房子。

「傻柱,我今天就說了,今天就是你偷了我家的雞!」許大茂瞪着眼睛說瞎話。

何雨柱淡淡地笑了一下,魚兒上鉤了,在原劇中是何雨柱從軋鋼廠食堂偷回來了一隻雞,他可不願意偷公家的東西,一來不道德,二來二大爺易中海那個老狐狸還在一旁盯着呢!

但他今天做了雞肉,他故意讓身上有雞肉味,給許大茂一滴雨滴,許大茂就可以還他一片汪洋大海。只要許大茂認定雞是他偷的,他的這場戲才算搭起檯子了!

「這小子肯定是偷了我家的雞,拿到軋鋼廠食堂吃了,不然怎麼現在才回來!」許大茂向前歪着腦袋,一副要將何雨柱繩之以法的樣子。

「那也不一定,說不定這小子偷吃食堂的呢!」二大爺易中海從人群中擠進來說。

「二大爺,朗朗乾坤,你可不能說呀!偷了廠里的那可就是偷了國家的,那是大罪!我何雨柱膽子小,你可別嚇我!」何雨柱說。

二大爺縮了縮腦袋,想說什麼又忍了。

傻柱才懶得理這些人,他忙不迭地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傻柱,你偷了我家的雞還這麼囂張,我讓大茂去報警!那隻雞可是我家大茂去農村放電影,老鄉送的呢!生了火爐,拿出砂鍋把一點黃芪和一大把紅棗放進去,又放了很多冰糖。

一鍋湯「咕咚咕咚」地在爐子上煮着,傻柱看着火爐上的火焰謀划著。

「傻柱,你給我出來!有本事偷人家的雞,就有本事認下來,今天你若不賠我的雞,我就算把你的腸子扯出來,我也要讓你原形畢露!」許大茂一邊咒罵,一邊一腳把傻柱的房門踹開了。

紅棗和冰糖在大火的烹熬下,房間里瀰漫著一股香甜的味道,讓人陶醉。

「傻柱,你這鍋里煮的什麼東西,好香甜!」賈張氏砸吧了一下嘴巴說。

棒梗聞着味道就來了,全然把秦淮茹讓他躲起來別出來的事拋擲腦後了。

「傻叔,鍋里是什麼呀!」棒梗說著,已經進來揭開了鍋。何雨柱的東西,他早已經白吃慣了。

眾人都瞪着眼睛看何雨柱鍋里到底煮的是什麼東西,看是一鍋紅棗湯,也就沒什麼懸念了。

「傻叔,我想喝!」棒梗看到這樣香甜的紅棗湯,哈喇子都流下來了。

「一邊去,沒你的份兒,我這兩天被油煙嗆到了,咽炎犯了,這是我的潤喉湯。」何雨柱說著,摸了一下自己的喉嚨,做出喉嚨難受的樣子。

棒梗委屈巴巴地看了秦淮茹一眼。

「喝你一碗湯怎麼了!棒梗,拿碗去!」秦淮茹說。

棒梗得了秦淮茹的授意,早已經屁顛屁顛地跑回去拿碗去了,不!他直接拿了一個陶瓷盆就過來了。

三步做兩步跨進傻柱的房子,一下子就把黃芪紅棗湯舀了滿滿一盆。

端起來就咕咚咕咚地喝了起來。

「真好喝!」棒梗一邊喝,還不忘給傻柱點贊。

吃了雞肉,又吃了那麼多飯,棒梗的肚子早已經和皮球一樣鼓了,因為醬油弄得太多,他一直想喝點啥,傻柱的這一鍋湯可真是給他備上了。

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大家是沒有饑飽概念的,都是飢一頓,飽一頓。棒梗今天吃了太多東西,這一盆黃芪紅棗湯下去,直接滿到嗓子眼了。

棒梗得臉憋得通紅,胃裡已經翻江倒海,他想強咽回去,但是突然感覺一陣噁心……

「哇……」的一聲就吐了一地。

《四合院:誰惹我,坑哭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