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天降小萌寶:王爺爹爹休想逃
天降小萌寶:王爺爹爹休想逃 連載中

天降小萌寶:王爺爹爹休想逃

來源:google 作者:清風在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月漓 祁墨、許澈

「娘,他們都欺負我」粉嫩包子撇着小嘴委屈巴巴地說楚青漓翻了個白眼,頗有些恨鐵不成鋼地說:「你不會打回去嗎?」「可是我打不過哎」「打不過也得打,氣勢不能輸!」「哦,可是打完我們今天就會沒有飯吃……」楚青漓想了想語重心長地說:「有沒有飯吃不重要,只是包子你還小不能打架鬥毆,暫時放他們一馬吧」包子意味深長地回了個「哦~」楚青漓老臉一紅……展開

《天降小萌寶:王爺爹爹休想逃》章節試讀:

這日用完晚飯,楚月漓揉着肚子歪在躺椅上舒服的哼起了小曲兒。

「娘,很難聽哎。」糯包子絲毫不留情面。

「糯包子,能不能給娘留點面子?」

「先生說小孩子不能撒謊。」

「哦?你撒的謊還少嗎?」

糯包子斬釘截鐵地說:「那是情勢所逼,情有可原。」

楚月漓不由得伸出了大拇指,真佩服糯包子這厚臉皮。

「呵呵呵,夫人,小公子,你倆別鬥嘴了。」站在一旁的小丫頭阿香笑道。

兩個婆子挨了板子後天天稱病,管家就安排了阿香過來服侍,月漓很高興,還將自己的房間隔了一個小間出來讓阿香住,阿香十四歲活潑機靈,總比天天看那兩個老婆子強。

「阿香,你說糯包子這是在哪學的這些歪道理?」月漓是真的很好奇。

「夫人,小公子小小年紀能說會道,阿香看他聰明得很呢。」

糯包子深以為然:「阿香還是你眼光好。」

月漓懶洋洋地開口:「如果沒記錯的話,糯包子是因為把先生的課攪得雞飛狗跳被攆回來的吧?」

「娘,咱們明明說過不提這事的。」糯包子很不開心。

「好,不提就不提,糯包子也要面子。」楚月漓失笑。

「娘,呆在院子里好悶啊,澈兒要悶死了。」

楚月漓何嘗不悶呢,這古代不像現代那麼多夜生活,還有電視手機打發時間,在這就只能天天躺在床上看着屋頂發獃。

「要不娘帶你出去玩吧?」楚月漓憋了這麼多天,也確實快要發霉了。

糯包子兩眼發光:「好呀好呀,娘,咱們現在就走。」

阿香趕緊阻止:「夫人萬萬不可,要是被老爺和二夫人知道了就慘了。」

「阿香別說出去就不會有人知道的。」月漓拍了拍阿香的肩。

「不行啊,夫人,外面有人守着呢!」阿香着急起來。

「對哦,娘,院門有人守着,我們出不去。」糯包子一下就焉巴了。

楚月漓不屑一顧:「這對我來說還不是小菜一碟。」好歹她的這副身子早已恢復得七七八八了,每日的功法練習更是不曾落下,想出去還不簡單,她早就將這院子地形摸了個遍,一牆之隔就是一個小巷,從小巷出去就到了大街上。

「阿香,我和小公子出去後你就滅了燈歇下吧,要是有人問就說我倆睡了。」說完拎着糯包子一躍就上了院牆,幾個起伏間不見了蹤影,阿香心中焦急卻無可奈何,滅了燈就坐在屋子裡等,期盼着楚月漓她們早些回來。

街道兩旁店肆林立,籠罩在朦朧夜色里的綠瓦紅牆,車馬粼粼,行人如織,好一派盛世景象。

月漓和糯包子站在長寧最繁華的街道上,兩個人嘴巴可以塞下一個雞蛋,一個是自出生就沒走出過許府,一個是沒見過古代的夜市,兩個活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東摸摸西瞅瞅,忙得不亦樂乎。

「糖葫蘆,賣糖葫蘆咯!」街邊的小販不停吆喝。

「娘,我要那個。」糯包子指着紅彤彤的糖葫蘆直咽口水。

楚月漓習慣性的掏錢,才發現自己身無分文,天吶!自己竟然忘了最重要的東西錢!

「糯包子,那個不好吃,咱不要。」月漓擠出一絲微笑。

糯包子倔脾氣上來了:「不嘛,娘,澈兒還沒吃過。」

「可是娘沒有錢。」楚月漓弱弱地回答。

「哎,突然覺得也沒那麼想吃了。」糯包子又吞了一口口水。

楚月漓又心酸又愧疚,一把摟過糯包子:「都怪娘太沒用了,娘一定想辦法去搞錢,大錢搞不了,小錢總能掙吧。」

「嗯,澈兒相信娘。」楚月漓不由感慨,雖然穿越過來啥也沒有,可這個便宜兒子是真的很貼心吶……

祁墨坐在醉仙樓的窗邊,一邊淺酌一邊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臉冷峻辨不出神色。

「王爺您看,那是不是你的便宜兒子?」站在身後的護衛祁澤叫起來。

祁墨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祁澤,你信不信我讓人縫了你的嘴?」

祁澤吐了吐舌頭,不敢再說話,雖然他知道王爺只是說說而已。

祁墨不經意地瞟向祁澤指的地方,女子穿着一件簡樸的素色長裙,瘦削的肩,腰間一根玄紫色的腰帶,越發顯得腰身纖細,黑如墨染的頭髮挽成一個鬆鬆的雲髻,端是洒脫肆意,不過此時一張白皙清秀的臉上帶着些許窘迫。再一看被她摟在懷裡的圓滾滾的小人兒,正眼饞的望着街邊的糖葫蘆。

祁墨嘴角不由得上揚:「祁澤,給本王講講許言之這個三夫人和小公子。」

「王爺這說來話長,話說……」

「打住,撿重要的說!」

「小公子許澈是大夫人所生,大夫人生他時難產而死,是以許言之並不待見他,生下來就沒管過,二夫人謝茹覺得大夫人死後府里不太平,在府門口撿了三夫人楚月漓回府做主嫁給許言之沖喜,許澈就被丟給了三夫人撫育,三夫人是孤女,兩人在府里過得並不太好,好在她倆規矩得很,倒餓不着。不過屬下看那日三夫人落水很是蹊蹺,也不知是怎地惹了不該惹的人,只是現在看來竟恢復得差不多了。」說完祁澤悄悄看了一眼祁墨,王爺竟然關心起別人的家事了,奇了怪了!

祁墨聽完輕笑一聲開口道:「你說她倆規矩?就那胖小子就不是個老實的主兒!這三夫人倒也命硬,那日救起她時明明已經不行了,沒想到竟然活過來了。」

「那可不,屬下看她這精氣神可不像大病初癒的樣子!說來也算她命不該絕,竟然剛好能碰上王爺,只是屬下不知王爺為何會救這三夫人吶?」

「若不是那臭小子叫得實在凄凄慘慘,本王才不會多管閑事!」

正在這時,撲在楚月漓懷裡的糯包子若有所感地抬起頭,朝酒樓看過來,然後嚷起來:「娘,我好像看到爹了!」

「啊?那我們趕緊溜,被發現就完了!」楚月漓拉起糯包子就要跑。

糯包子卻甩開她的手朝醉仙樓跑去,楚月漓糾結了一會兒,跺了跺腳追着他一起進了酒樓。

「王爺,要不要跑?那小胖子好像找您來了?」祁澤看見這一幕,轉過頭問祁墨。

「你要本王跑?不過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罷了。」

「哦,希望王爺等會也這麼想。」

祁墨猶豫了片刻:「現在走還來得及嗎?」

「怕是來不及了,王爺。」祁澤有些幸災樂禍。

「爹爹,爹爹!」一個矮小圓潤的小人兒衝進了雅間,直直地朝祁墨奔去。

下一秒,祁墨一隻手抵住了糯包子的腦袋,止住了他向前的步伐。

「胖小子,你認錯人了,你自己的爹此刻應該在家裡。」祁墨冷冷的開口。

「不,你就是我爹爹。」糯包子胖乎乎的小手扒拉着祁墨的胳膊,想將他按在頭頂的手給拉下來,無奈力氣太小像撓痒痒似的。

楚月漓追到門口就聽見這對話,猜到裏面正是之前見過的墨王爺,轉過身抬腳就要走。

「娘,你快讓爹爹放開我!」

楚月漓心裏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許澈,你可真是娘的好兒子!

知道自己走不了了,楚月漓挪着小碎步走進了房間,撲通一聲就跪下了:「月漓拜見王爺。」好像電視里就是這樣演的吧,哎,不管了……

「起來吧。」

「謝王爺,澈兒年幼無知驚擾了王爺,還望王爺恕罪,月漓這就帶他離開。」楚月漓仍舊伏在地上。

「無妨,本王還有些話想問問,你先起吧。」

楚月漓無法,只能站起身立在一旁,垂着頭看着腳尖。

祁墨從月漓身上收回目光:「許澈,坐回位置上去,否則本王將你丟下樓去。」

糯包子聽見這話也不掙扎了,一屁股坐在祁墨對面的位置上,撲閃着大眼睛看着祁墨:「好的,爹。」

祁墨有些哭笑不得,身後的祁澤卻笑出了聲,祁墨狠狠瞪了他一眼,祁澤收了聲,不停聳動的肩膀卻暴露了他忍得很辛苦。

「許澈,你為何要將本王認作你爹呢?祁墨很是不解。

完了,糯包子你可千萬別胡說啊!楚月漓默默祈禱。

糯包子歪着頭想了想:「因為你長得好看,澈兒沒見過比你更美的人了。」

「噗嗤,哈哈哈哈。」祁澤再一次笑出了聲,祁墨真的很想縫上他的嘴。

祁墨一瞬間全身都散發出濃濃的殺氣,他最討厭別人說他樣貌,感覺糯包子下一秒就要涼了。

楚月漓趕緊抬頭解釋:「王爺息怒……」好一張翩若驚鴻的臉,面如冠玉,唇紅齒白,斜飛的劍眉下一雙細長的桃花眼,乍一看多情風流,細看卻冷漠疏離。月漓被眼前的美色震住了,一時忘了要說什麼。

「咳咳咳。」祁澤看不下去了。

「王爺息怒,王爺息怒,糯包子他這裡有些問題。」楚月漓回過神來,用手指了指腦袋。

在場的三人同時無語。

糯包子一張小臉憋得通紅,就要開口反駁,月漓趕緊做了個「噓」的動作,糯包子難得聽話將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高高翹起的小嘴表達了他的不滿。

祁墨將這一切盡收眼底,覺得這母子倆有趣得很,一瞬間湧起的殺氣消散了,這偌大的長寧城終於有點他感興趣的東西了。

「既然令公子不太聰明,許三夫人可要看好了,別讓他到處認爹。」

糯包子不樂意了:「我可沒認別的爹,你是我唯一認定的爹爹。」

祁墨生出了一股無力感,雖然他如今二十有一算是大齡青年了,可他還沒成婚,這突然冒個兒子出來讓他很不適應。

「許夫人,你快帶他走吧。」祁墨揮揮手,這胖小子還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呢,眼不見為凈。

「是,王爺。」一旁腳趾頭都抓緊了的楚月漓終於鬆了一口氣,上前拉起糯包子就走,生怕今天走不出去了……

糯包子一邊被拉着狂奔,一邊還不忘回頭朝祁墨揮了揮小手:「爹爹,再見!」

「祁澤,能揍他一頓嗎?」祁墨捏緊了拳頭。

祁澤想了想:「王爺,現在是不能的,畢竟他是許侍郎的兒子,不過還有一種方式是可以的。」

「什麼方式?」

「讓他做你的兒子,你想怎麼揍就怎麼揍。」

「滾!」

楚月漓帶着糯包子終於回到了許府:「糯包子,快去睡覺,今天的事不能告訴任何人知道嗎?」

糯包子「哼」了一聲不搭理她,扭着胖胖的身子回了自己的房間。

「小胖子還挺記仇。」

楚月漓推開自己的房門,等候多時的阿香急忙迎上來:「三夫人,你們可算回來了!」

「阿香,不是讓你先睡嗎?怎麼還在這等着?」楚月漓有些驚訝。

阿香搖搖頭:「夫人沒回來,我睡不着。」

楚月漓笑道:「傻丫頭,沒事的,趕緊去睡吧。」阿香這才安心的跑去隔間睡了。

楚月漓躺在床上這才覺得累得慌,在現世看了那麼多宮斗權謀劇,雖然知道皇族中人都不簡單,可是只有真正經歷了才知道,那種天生的威嚴和壓迫感太強了,也不知道糯包子哪裡來的勇氣能扛住這威壓三番兩次作死……

《天降小萌寶:王爺爹爹休想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