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君下凡之我的妻子是女帝
天君下凡之我的妻子是女帝 連載中

天君下凡之我的妻子是女帝

來源:google 作者:白胖QAQ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伐 白胖QAQ

神界就一定美好嗎?神罰天君告訴你,怎麼可能無所事事了五萬年之後,快閑出神經病的神罰天君選擇了兵解重生,投胎到了大楚四大家族的楚家,開啟了新的人生展開

《天君下凡之我的妻子是女帝》章節試讀:

「嘶——好痛。」次日清晨,李白萱揉着胸口從睡夢中醒來。

她只記得昨夜自己一個人好好地修鍊着,然後莫名其妙地就斷片了,現在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唉。」她感受着自己的境界,皺着眉頭嘆了口氣。看起來自己昨晚確確實實沒有突破到《太上忘情錄》的第二篇。

她拖着沉重的身軀坐起身來,手往旁邊一放,忽然摸到了一隻手,她順着觸感看去——

「啊!」李白萱驚恐的叫出聲來,然後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為什麼自己的床上會有個陌生的男人啊?

呃——李白萱忽然注意到了楚伐身上的衣服,哦,是喜服誒,原來自己成親了啊,那沒事了。

不對啊!還是有事啊!自己還打算走太上無情之道呢,怎麼可以和一個男人睡在一起?

李白萱趕忙檢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是否完整,看着衣服完好如初,不由得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只是在一個床上躺着而已,沒睡成。

忽然,李白萱的目光被床單上的一處亮眼的紅色吸引住了,整個人瞬間呆若木雞!這這這,床單上怎麼會有血跡呢?

李白萱趕忙伸出手碰了一下那處血跡,確確實實是自己的血!如果不是因為李白萱確認自己還是個完璧之身,她肯定會懷疑昨晚是否發生了什麼。

其實這血跡是昨晚李白萱噴到楚伐臉上的。楚伐本着廢物利用的原則把臉上的血液塗到了床單上,這樣對雙方的父母也算是一個交代了。

李白萱皺着眉頭在床上沉思良久,但是根本整理不出來什麼思路。她走下床鋪,徑直換了一件衣服。

雖然她也不知道是給自己偽造了新婚之夜的證據,但是既然有人主動幫忙,那自己也不能錯過了這個機會。

「小姐,姑爺,該起床了。」一個侍女走到門口,敲了敲門。

李白萱徑直走到了床邊,推了推楚伐。既然自己還沒有足夠的實力逃跑,那就繼續扮演李家三小姐這個角色吧。

「嗯?你是誰?」楚伐有些痛苦地揉着腦袋,一臉疑惑地看着李白萱。

「你——」李白萱眨了眨眼,不是說他是個傻子嗎:「你能正常說話了?!」

李府今天的熱鬧不遜色於昨天,畢竟原本憨傻的姑爺在新婚之後居然恢復正常了,對於李府的人來說真的是件大喜事啊。

現在李府的人都在傳,楚伐之前在楚家中了邪祟,離開楚家之後就遠離了邪祟的根源,再被喜事一衝,就恢復正常了。

在餐桌上,李府主母楊清清熱情地拉着楚伐的手,親切地問道:「好孩子,你是怎麼清醒過來的?」

原本楊清清看着自己的女兒和一個傻子成了親已經快哭死了,結果傻子第二天就恢復正常了!而且仔細看來,楚伐長得也算是一表人才,不錯不錯。

「回娘的話,我其實也不清楚自己是怎樣清醒過來的。」楚伐恭恭敬敬地說道。眼神清明,一點也沒有之前瘋瘋癲癲時的渾濁:「我彷彿做了一個很長的夢,今天早上終於夢醒了。」

「醒了好啊,醒了好啊。」李府的鄭國公李演笑容滿面,不停地喝酒。

楊清清一隻手抓着楚伐,另一隻手將李白萱的手抓了過來,將兩個人的手疊在一起:「小伐啊,你可要照顧好白萱。我總共也就兩個女兒。」

大女兒李白芝是皇帝的護衛,公務繁忙,哪怕是自己妹妹結婚也沒能趕回來。

李白萱條件反射般的就要把手抽出來,但卻被楚伐牢牢抓着:「好的,娘,我會照顧好白萱的。」

李白萱想着自己在父母面前還是得演好戲,所以就任由楚伐抓着自己。只是胳膊上起來的那些細密的雞皮疙瘩證明着自己並沒有那麼不在意。

楊清清有些無奈地看着自己的女兒:「白萱啊,這種喜慶的時候就不要一直板著臉了啊。」

自己這女兒什麼都好,文採好,武藝好,但就是這脾氣太冷了,哪怕是在父母面前也不會笑一笑。

聽到母親的話之後,李白萱有些猶豫,但只是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母親說的是。」

楊清清和李演對視一眼,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算了,這種事不能操之過急。

李演把視線轉向楚伐,有些遺憾地說道:「可惜了啊,雖然伐兒已經清醒了,但畢竟是浪費了十幾年的光陰,以後的路不好走咯。」

不管是從文從武,都得從小抓起。楚伐現在才清醒過來,除非他天賦異稟,否則很難取得什麼作為。

李安在擺了擺手:「沒事,就讓妹夫跟着我一起習武唄。我看他身子骨還算健壯,估計現在習武還來得及。」

雖然取得多高的的成就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在李府的資源的供養下,達到武師境界還是可以的。

李演點了點頭,也確實只有如此了。畢竟十六歲了再從文確實有點晚了。

吃完飯後,李白萱在李演的要求下帶着楚伐在李府里轉一轉,他自己則和楊清清一起在書房裡討論着什麼。

「老爺,你真信楚伐說的話嗎?」楊清清皺着眉頭問道。

病了十幾年,新婚第一天就清醒了過來,這種事聽起來也太假了。

李演搖了搖頭,然後嘆了口氣:「看起來,小伐在楚府真的很不如意啊。」

畢竟是自己女兒的夫婿,他很早之前就收集了很多楚伐的消息。結合楚伐在楚府的待遇他不由得得出了這麼一個結論:楚伐之前的憨傻只是偽裝!

「那孩子的母親在很早的時候就去世了,」李演解釋道:「楚府的主母也看他不順眼,如果不是裝瘋賣傻的話,他可能也活不到今天。」

他把楚府內部的矛盾詳細地給楊清清解釋了一遍。

聽過李演的解釋,楊清清的疑慮瞬間消失:「原來如此,這孩子可真可憐。」

「所以啊,你平日在家裡的時候要多多關照一下人家。」李演叮囑道。

「我知道的,老爺。」楊清清翻了個白眼,但是很快臉上就爬上了一絲擔憂:「只是我關照沒用啊,還得白萱上心才行。」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此時的李演,正興緻勃勃地跟着李白萱在花園裏面散步。啊——多麼美好的生活啊!

李白萱在前面面無表情地帶着路,但是手卻時不時地放到胸前揉着,似乎是昨晚楚伐的那一拳造成的傷勢還沒消失。

李白萱的揉胸口的頻率實在是太高了,哪怕是一直在欣賞着花園風光的楚伐都不得不注意到了這一行為。

意識到自己那一拳太用力了的楚伐的神色有點尷尬,昨晚是他重生之後第一次出手,確實可能用勁太大了。

然而李白萱其實一直在關注着楚伐的反應。她看到楚伐臉上尷尬的神情之後,不由得眯了眯眼睛:「楚公子,你可還記得昨晚發生了些什麼?」

《天君下凡之我的妻子是女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