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聽此戩心
聽此戩心 連載中

聽此戩心

來源:google 作者:約伯地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敖聽心 楊戩

好嗑敖聽心和楊戩,寶蓮燈後來二哥看敖聽心的眼神真的有不一樣!戩四值得,寫個同人,劇情都改了,但大致不變不喜勿噴嘻嘻展開

《聽此戩心》章節試讀:

說到底也是個十幾歲的少年郎,這般的情緒,不禁讓她動容。可是話說回來,聽心歲雖百歲,也依舊像個孩子。

「好。」這回答堅定又溫柔,流進他心裏,激活了一切死寂。

「二郎,我餓了。」楊戩看着她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己,滿臉都是對食物的渴望。

楊戩失笑,在幻境周圍水柱里逮了幾條肥魚。看着楊戩細心的撥着魚鱗,聽心捧着臉,看了個失神。長得帥也就算了,還極有胸襟報復,最主要的是這魚做完一定很香。

想到這兒,聽心不由得咂咂嘴

反正這天雷應該也過了,不如趁此機會在這別有洞天的地方歇幾天。想着,便躺在一旁的石床上睡過去了。

楊戩感受的到,外面時不時便會有天兵在此處巡查,如果現在出去定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想來,他雖然法力比曾經高出了許多,但是仍然無法和他們打持久戰。這洞倒是個修養的好地方,只是,這姑娘怕不是那麼簡單。她雖然一身素衣,但金髮卻是天上人間未見過的,莫不是遠古鮫人?可聽師傅說過,鮫人幾百年前便在那場天劫中消失了。況且,

她這個姿勢...絕對不是鮫人...

傳說中,無論是男鮫還女鮫,皆是顏如玉態如蘭。

但此時的敖聽心,整個人趴在石床上,嘴邊也不知道是餓了還是看見了什麼美男...口水順着嫩唇緩緩灘下來。

「絕對不是...」

幻境外,

那天兵喚來了水族,

「我等來此捉拿天庭要犯,可是入了此無名海域便消失不見了。三日內,天庭必要抓到此賊人,不然要你們水族好看!」

「是。」

等這些天兵離開,落雨便摘了面具,「該死的天兵,敢命令你姑奶奶。等找到公主,我非得和她一同上天參你一本。」

眉目間透着對這些虛偽天兵的不屑,面容透亮被灰黑色的披肩發勾勒,如果說是狠戾,不如說是帶着些想玩死那些天兵的冷笑,令人發顫。

「副將,公主天劫時間已過,可至今我找遍了這片海域都沒有消息。」東海的兵卒也都換了型,露出了原本銀盔樣貌。

她思索了片刻,看了一眼海面下的一切,法力運轉,可什麼都發現不了。

「公主定然是在這片海,只是,這海似乎有什麼陣法。」東海的雪玉還亮着,證明公主現如今還活着,落雨握了握手裡的平州劍,

「你們繼續在附近巡查,我去海盡處尋。」

說著眾人便都入了海。

「魚,魚,烤糊了。」

「聽魚,你再不起來,這魚就真的糊了。」

冷冷的言語傳進聽心耳朵,悠然轉醒,反應過來自己太累的話睡覺會流口水,再一看,果然石塌上一小灘乾涸的...唇邊好像也有些熟悉的感覺,楊戩看着聽心臉色從有些蒼白變得開始不正常紅暈。

我現在該如何解決眼前的窘迫,聽心一動不動,陷入了僵持狀態。

「聽魚?」楊建試探性的叫了一聲,想明白了她窘迫的原因,一時沒忍住捧腹放聲笑了出來。

「你笑夠了沒!」聽心惱死了,又覺得有些羞。不過,倒是沒有方才那般感覺了,反正他也不知道我身份。想着便奪過他手裡的魚,邊啃邊看着他笑的停不下來。

氣死本公主了!這魚還真是不錯,比落雨烤的香。

「咳咳,」

「你怎麼了?」聽心連忙撇了魚扶起他盤坐在地上,楊戩臉色不是很好

「沒,沒事,應是和天兵打鬥時受了內傷。」說著便自行運起功來,聽心在一旁看他習得的功法,像是師從崑崙那些老仙道。所以,這二郎,身份定是極為特殊。不然,天庭抓人,她怎麼可能不知道。況且,這溶洞的法陣竟然對這套功法毫無效力。

聽心原本想起身離開,讓他定心,可突然楊戩湧出一口鮮血!聽心有些吃驚,連忙又蹲下支撐他不至於向前倒。

「你怎麼樣?」聽心問着,

楊戩睜開眼, 眉頭緊鎖,擦了擦嘴邊的鮮血。「沒有大礙,只是,只是這陣法還是對我有影響,沒辦法聚全力。」

聽心看他有些痛苦的撐着,便對着他坐下,強行運功。陣法說來,就是當年鮫人為了和龍族對抗設下的,聽心不但無法聚氣,還被巨大的衝擊力四方壓着。可她不是見死不救的人,慢慢運作內力進入楊戩的身體。

「不可!」楊戩看她犯險連忙抓住她右臂,可卻被聽心躲開。

「少廢話,我還不知道多少天才能恢復,沒有你誰給我做飯!」

楊戩從渾噩中感受到一股內力在身上遊走,逐漸平復了內傷。再次醒來時,便發現自己躺在石床上,聽心靠在不遠處的石壁旁休息。他覺得渾身都比方才輕鬆了不少,只是即使沒在她面前,也能看到她方才被冷汗浸濕的金髮。

楊戩慢慢走向她,面色比初見時更加蒼白,整個人更顯狼狽。不為別的,只想讓她舒舒服服的睡一覺,將人打橫輕抱了起來。聽心很輕,讓楊戩抱起來很輕鬆,她一點轉醒的跡象都沒有。楊戩輕輕地把她放在了石床上,自己也靠在旁邊又睡了過去。

《聽此戩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