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古歸墟
萬古歸墟 連載中

萬古歸墟

來源:google 作者:此間再無南風意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蕭 謝縉

浩瀚星空之下,一顆蔚藍色的星球億萬年來,誕生過無數文明,一個個輝煌燦爛的文明湮沒在時間洪流之中只留下些許印記引得後來者無限遐想萬古奔流的長河,一夜之間卻是消失無蹤,矗立河底的九根巨大石柱如人手臂一般粗細不知是何物質的鎖鏈是何用途永鎮山河的石碑,到底是鎮的什麼偏遠山村裡,深不見底的溶洞之內,為何傳來陣陣龍鳴天下無數河流歸於大海,然而那大海卻又歸於何處消失的古國,出土的神秘文物是古人的臆想,還是時間長河的佐證迷霧籠罩之下的深谷,為何頻頻傳出異獸嘶吼展開

《萬古歸墟》章節試讀:

第七章

客廳外傳來「叮叮叮,叮叮叮」一陣嘈雜手機的聲音將秦蕭從睡夢中吵醒。秦蕭正準備起身時低頭往浴缸內一看,發現浴缸內的水已經變得渾濁不堪,笑道:「幸好沒有當場服下那天元果,要不然得落得個謝縉那樣的下場。」

說罷,緩緩站起身子,打開花灑正準備沖個澡,就在打開花灑那一瞬間,眼前噴洒而出的水彷彿加了慢動作特效一樣,在秦蕭眼裡變得緩慢無比。正當準備伸手去觸碰的時候,一切又恢復了正常。

「真是奇怪,難道是因為水裡泡久了出現的幻覺?」心裏這般想着,飛快的沖了個澡,來到客廳拿起手機一看是原來只是鬧鐘響了,「叮咚,今日同城熱訊」。秦蕭點進去一看,正是天機學院的招生檢測,到現在都還是人山人海,那附近的幾條街道都站滿了人。往下一翻,就看見一則短視頻,一道黑影從調查局內衝出,引得圍觀群眾紛紛嘔吐不止。秦蕭看着謝縉這模樣心裏暗笑,點進評論區評論到「內部消息,此人覺醒天賦屎之領域,三丈之內他無敵。」

剛發出去沒一會兒,秦蕭的手機不停的開始震動,僅僅三分鐘,那一條評論點贊量就破萬了。評論的人都有abc 多人全是現場怪。

「我在現場,,你說的應該是真的,現在還在吐」

「現場+1」

「現場+2」

「現場+3,我先去吐一會,火了叫我。」

「....」

萬萬沒想到人生第一次評論點贊過萬,是因為謝縉。想到這裡,連忙給謝縉打了個電話,居然在佔線中,掛斷又打了一次總算是通了。只聽得對面說道:「秦蕭,我感覺我在渝州混不下去了,要不咱早點走吧」

「這是咋地了,謝大少爺」秦蕭努力憋着笑問道

「同城熱榜第二那個視頻看了嗎」

「嗯,我看了,怎麼了」

「不知道那個缺德的在下面評論了一句什麼屎之領域,特么的三分鐘就上了熱評」

「那不是看不到你臉嗎」

「是啊這個是看不到,可是今天有直播啊,雖然看不清,但是熟悉的人都能看出來啊,一個個都打電話來問我是不是真的覺醒了那個天賦,我特么的」

秦蕭一邊聽着一邊憋着笑說道:「那個啥,這屆網友也就三分鐘熱度,明天就忘了。」

「行了不說了,我爸黑着臉回來了。我去解釋解釋」說完便掛了電話

秦蕭想像着謝縉規規矩矩的站在他爸面前解釋的場景不由得哈哈哈哈哈哈笑出聲來。

打開電視新聞一看,還在直播天都黑了,還有絡繹不絕的人不斷的往着靈能調查局走去。秦蕭默默的打開了重播快進到謝縉衝出來那一段裏面一陣標準的播音腔傳出。

「今日天機學院的天賦檢測人數將預計達到三萬人,其中更有人當場覺醒天賦,由於該名異人速度過快,我們現場攝影師只來得及抓拍了一張,請大家共同欣賞異人的風采」只見畫面一轉,一個渾身被黑色物質包裹的男子,正保持着奔跑的姿勢,頭向上抬起望着攝影師歪着頭,咧着嘴笑。頭頂根根長發直立,一口大白牙與臉龐身體形成了十分明顯的對比。

只聽見那播音室內傳來噗嗤一聲隨後一句畫外音 傳來「不好意思各位,我們是專業的一般不會笑,除非實在憋不住了。哈哈哈哈哈」

秦蕭聽到這話,笑得更厲害了。好不容易平復下心情準備收拾一下東西,卻發現並沒有什麼東西需要帶走。只是簡單的收拾了幾件衣物和那一個裝着他父母遺物的小鐵盒。看着這空蕩蕩的房間,從小到大的回憶不斷的湧現。客廳那張八仙桌上的人,隨着記憶奔流越來越少。直至最後只剩下秦蕭一個人。

第二天,秦蕭早早的起床,兩年來沒在家做過一頓飯的秦蕭,

破天荒的做了五碗湯圓,那四張黑白遺照前都放着一碗,秦蕭端着碗對着那四張遺照說道:「爺爺,外公,爸媽。今天我就要去天機學院了,去走你們沒有走完的路。所以今天咱們一家人在一起吃個早飯。嘿嘿嘿」雖然秦蕭是笑着在說著,但是眼裡分明有淚光閃爍。或許是感覺忍不住了,秦蕭背過身去望着窗外,雖然天剛亮,但升起的太陽爬過破舊的樓房,金色朝陽灑落在熙攘的人群身上。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彷彿在人群中看見了自己父母牽着手送他去學校的場景。

這時門鈴聲響起,將秦蕭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打開門一看張虎臣,徐孟,陳鎮都來了。

「那個,秦娃子今天你要走了,我們大家都來送送你,本來我是一個人來的,誰知道我是最後一個來的」徐孟站在屋外笑着說道。

將眾人迎進屋內後,張虎臣帶着走到那四張遺像前,表情莊重的說道:「本來是不想他走上這一條路的,但是娃娃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我們也該支持他對不對。本來調查組那十幾個老人都想來的,但是現在情況比較嚴峻,就我兩個老頭和小陳來了,你們走得早,現在就讓我們來替你們送一送小秦。你們在那邊可以放心了」說完叫着陳鎮一起給敬了個禮。

徐孟見着張虎臣說完之後便走了過去說道:「我不像張老頭那個人,太官方了,你們呢在那邊吃好喝好耍好,都為這邊些人辛苦輩子了。」說完便拿着他的老煙桿猛吸了一口。

「大孫子,你昨天檢測沒有得到功法的話,把這個拿着。你們試煉的時候,去劍閣的時候找那個玉虛子拿,我們雖然都有,但是不適合你。」徐孟一邊說著一邊遞過一柄平平無奇的紫色小劍,非金非鐵,非石非木。劍身約莫三寸長,兩指寬,上面就簡簡單單只刻着一個尊字。

「謝謝徐爺爺」秦蕭紅着眼接過那紫色小劍說道

「陳鎮,你把那東西也給他吧」只見陳鎮將背着的黑色木盒放下打開,裏面一把三尺長的綉春刀靜靜的躺在裏面。微微彎曲的黑金色刀鞘上,雲紋纏繞,刀柄長約一尺,金色的絲線纏滿整個刀柄。看外觀與那些先行者們的佩刀一模一樣。

這時只聽到張虎臣說道:「這把刀是你父親的佩刀,後來加入了從月宮帶回來的月晶,能更加充分的利用靈能,也讓刀身更加堅韌。那金絲是異獸蛛魔的絲,可以將靈能的傳遞損耗降到最低。刀身的陣紋沒有雕刻,等到你以後有適合自身的陣紋再自行雕刻上去吧,還愣着幹啥,你不是從小都想要一把嗎,現在它是你的了」

看着盒子中的綉春刀,本來還強忍着淚水的秦蕭,再也忍不住了,「錚」的一聲,刀身出鞘,銀白色的刀身竟散發出陣陣寒意,那刀刃之上寒光閃過,儼然鋒利無比。淚水滴落在上面,卻是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迹。

「好了小子,別哭了,收拾收拾,準備出發了。我送你去集合」一旁的陳鎮開口說道。

「嗯,好的」

秦蕭說完便收拾完碗筷後,背着一個登山包和那把綉春刀走出卧室。拿出三把鑰匙分給張虎臣三人說道:「有空來家裡坐坐,陪他們說說話」然後又擦了擦那四副遺像說道:「那我就走了,你們別太想我嘿嘿」

「走吧,陳叔」說完頭也不回的跨出大門。

陽台上張虎臣和徐孟望着秦蕭的背影上車消失,感嘆道:「人老咯,人老咯,走吧走吧」

渝州一個偏遠山區火車站台內站滿了人,秦蕭和陳鎮到這裡時都已經下午兩點了。秦蕭望着這擁擠的站台開口問道:「陳叔,我們為什麼不從市區內出發,要走這麼遠到這裡」

「因為神罰組織,本來張老準備親自送你過去的。但是現在大部分的異人修行者都在各個城市維護秩序,或者在探索靈墟。還是要謹慎一點,好了我要回去了,這裡有天機學院的強者同行沒什麼問題。

「好的,陳叔再見」聽到這話的陳鎮,背對着秦蕭揮了揮手,便消失在人群中。

在人群中之中搜尋了半天也沒見到謝縉和蘇九身影的秦蕭這才打開手機準備打個電話問問只看見好好幾條未讀訊息

蘇九:「蓉城那邊有急事,我先和外公回去了,學院見。」

「秦蕭,你是不是也是黑袍人來接的你」

「我咋感覺他不是什麼好人呢」

正準備給謝縉打電話的秦蕭忽然聽到身後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正是謝縉,今天的謝縉,沒有在穿着那身花花綠綠的衣服換上了一套簡單的黑白色運動服,頭上那頭誇張的頭髮也變成了短寸。不得不說這樣子的謝縉還是有幾分帥氣的。

「咋了,你的時尚風標改向了?」秦蕭笑着說道

「這不是出名了嗎,低調低調。」

這時不遠處一輛綠皮火車緩緩駛來,穩穩的停在站台前方,從上面走出三位老者,正是昨天給秦蕭檢測的三位學院老師。

只聽得中間那人說道:「各位新學員,你們好,我是天機學院的鄭瑜,旁邊這兩位是雷成和江遠,現在請念到名字的跟着你們面前的老師上車。」

隨着一個個名字被念到上車,最後站台之上只剩下秦蕭和謝縉兩個。此時那叫鄭瑜的老師開口說道:「你們兩個跟我們一個車廂。跟我來吧」

話音剛落,秦蕭和謝縉兩人也跟了上去。

偌大的車廂內,只有秦蕭他們五人,興許是對那天徐孟的做法不滿,那三人靠在椅子上閉着眼一言不發。

身側的謝縉此時已經呼呼大睡,秦蕭看着窗外的飛速消逝的景色怔怔出神。

渝州境內,雖無多少玉皇,太阿之類的大山名山但是各種山脈卻是綿延不絕,短短三十分鐘的路程所過的隧道一雙手都數不過來了,眼前又將進入一個隧道,路牌上顯示這九越山脈隧道全長二十公里。

那隧道內,暗黃色的燈光不時閃爍,像一隻巨獸張開巨口等着他們自投羅網。

此時那閉目養神的三位老師似有所感齊齊睜開雙眼,那鄭瑜開口說道:「老雷,通知他們警戒,你們兩個待在這裡別動,**,你和我去車頭看看」那雷成掏出一面玉牌,上面刻着各種奇花異獸,中間一個大大的玄字。只見雷成雙手掐訣,對着那懸在半空的玉牌說道:「各位老師,請保持警戒」與此同時各節車廂內的老師同時都收到了示警。

紛紛將自己車廂內的學院喚醒。

「哐當,哐當」當列車行駛到隧道一半時,隧道內的燈光忽然熄滅,整個隧道內都陷入了黑暗,窗外時不時的傳來陣陣撞擊聲,憑藉著列車陣法閃爍的亮光,有人看見一群翅膀展開有成人腦袋一般大小的蝙蝠正不斷的撞擊着陣法。每一次撞擊便留下一道血痕,數量密密麻麻,陣法之上竟然籠罩上了一層層血霧。車廂內的人頓時亂做一團。

「都安靜,這車廂外部有學院布下的陣法。很安全。」一位老師安撫着眾人說到,但神色卻不像他說的那樣輕鬆。

第一節車廂內,秦蕭看着窗外的陣法閃爍不停,除了蝙蝠的撞擊聲外,還多出了一些刺耳的抓撓聲,轉頭對着一臉凝重的雷成問道;「雷老師,外面的那些蝙蝠為什麼向發了瘋一樣不停的往陣法撞,剛才我似乎還看見了一群豹子一樣的動物,一直追着車跑。」

雷成轉過頭詫異的盯着秦蕭心想,這小子心性挺不錯,這樣的場景一點都不驚慌。隨後說道:「這是嗜血蝠,平時都在大山裡群居,平時極少下山。你看見那豹子應該是幽影豹,但平時都是獨來獨往的。但願不會是獸潮吧」

秦蕭聞言沒在說話,只是把一旁的謝縉搖醒。那謝縉醒來還迷迷糊糊的,看見一片猩紅的車頓時嚇得一激靈,整個人都清醒了。

「這麼刺激的嘛,是時候讓本少展示一下真正的實力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萬古歸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