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古妖決
萬古妖決 連載中

萬古妖決

來源:google 作者:許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安祿 許飛

【fqxs】漆黑的海德洞,潮濕的空氣中帶着一種刺鼻的氣味這種氣味像是進了動物籠子,仔細鼻嗅,還能夠聞到濃重的屍體腐臭味許飛眉頭緊皺,抬手揉搓了一下鼻尖,嘴角微微上翹道;「所有進入海德洞的人,都是被你這個...展開

《萬古妖決》章節試讀:


海德洞深處,一潭青水平穩如鏡面,空曠的迴音格外的震耳,緊隨而至的是滲人的寧靜。

四條手臂粗細的漆黑鎖鏈,貫穿水潭中心之人的肩膀,藉助洞穴上方孔洞的光線能夠看到,那貫穿之處已經生長出了青苔。

許飛試探着走到水潭近前,眉頭緊皺,雙眼死死盯着那披頭散髮之人。

水潭距離正中心還有很寬一段距離,再加上山洞中的光線昏暗,即便是雙眼刺痛流出淚水,依然無法看清此人的面貌。

咕!

突然,一聲詭異的聲音響起,那披頭散髮的傢伙竟然動了。

許飛站在水潭邊,身體猛地一震,險些跌落水潭。

不過,即便是沒有掉入水潭,他那左手六,右腳踢的身手,在慌亂之中,重重的來了個屁墩。

「我去,人嚇人,嚇死人的,綁個鐵鏈子就以為自己是捆鏈大將了嗎!」

許飛跌坐在地上,手扶着後腰,罵罵咧咧的站起身,不自覺的後退了兩步。

被四條手臂粗細的鎖鏈捆住,肯定不是等閑之輩,況且,此時還不確定這傢伙是人是妖,亦或者是鬼,還是小心為妙。

咕!咕!

又是兩聲詭異的聲音響起,那披散的頭髮晃了晃,露出一雙紅色的雙眼。

「我尼瑪!還真不是人,老子不和你玩了!」

許飛大罵一聲,左手六,右腳踢,身形彈跳着後退,眨眼之間便拉開距離。

四條鎖鏈,捆鎖一人,鎖鏈貫穿此人肩胛骨,看着那身上長滿的青苔,能夠確定,此人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咕!

此時,那披頭散髮之人再一次發出聲響,身體猛然晃動,四條鎖鏈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只見那人猛地抬起頭,髒亂的頭髮四散開來,露出一張無比恐懼的臉。

這張臉上布滿了蟲蟻,密密麻麻的傷痕,給這些蟲蟻提供着充足的養分,此人每動一下,都會引來那些蟲蟻瘋狂的啃食。

許飛見到這一幕,心中一驚,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遠遠的看着此人那張恐怖的臉,一點點後退,一刻也不想多做停留。

咕嚕……

滿臉蟲蟻之人,眼睛中閃過一抹生的希望,嘴中咕嚕咕嚕想要說話,可是,許飛連頭都沒有回,徑直的離去。

雙眼剛剛升起生的希望,在這一刻再一次熄滅,沉重的鎖鏈將他壓倒,髒亂的頭髮再一次將他的面容遮掩。

此時此刻的許飛已經來到了海德洞外,轉回頭看了一眼山洞,深深地呼了口氣。

「哼!想要考驗我,弄這麼個噁心的傢伙,老子可不是聖母!」

許飛很清楚,在這樣的環境下,出現一個髒兮兮被鎖鏈捆住之人,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極惡之人,另一種是太子府的試探之人,少管閑事能長壽。

嘭!

突然,遠處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響聲,彷彿什麼東西掉落進這個院子,只是被不遠處的兩座房屋擋住了,看不見。

海德洞乃是太子府的禁地,這裡不可能有人來的,這一定又是一隻兔子。

許飛滿臉激動之色,在這裡也太無聊了,應該是那隻脫了皮大衣的兔子又回來了,來聊天的了。

左手六,右腳踢,滿臉興奮之色,三步並兩步,兩步一大跳,轉眼間便來到了房屋拐角處。

「沃擦!」

許飛大叫一聲,只見在角落中,一女子,右腿深深的陷入木箱之中。

女子臉上滿是血跡,凌亂的頭髮加上狼狽的情況,證明她是被追殺至此。

「什麼人!」

女子滿臉殺氣,猛然抬頭,雙眼怒視着許飛。

「不要誤會,我並沒有惡意,只是聽到聲響,過來看一看!」

許飛看着女子一身黑衣,其刺客身份不言而喻。

女子彷彿也發現了這個問題,用力抬了抬腿,想要將自己的腿抽出來,見無法抽出的時候,在腰間拿出一塊令牌。

「我是殿正司的人,正在執行秘密任務,還不速速上前幫忙!」

女子手中一塊黑色令牌,在夜色下,黑漆漆的令牌上閃過一個綠色的司字,一閃而過,格外刺眼。

許飛很清楚,這的確是殿正司的令牌,不過,這殿正司的人,為什麼會來太子府,而且,還是全身沾滿血跡,右腳踢着向前,故意減緩了速度。

「是誰敢傷殿正司大人,難道不想要狗命了嗎!」

許飛彎腰用力拉扯木箱,就在這時,他發現在女子身後插着一把刀,刀長三尺,寬四寸左右,刀尖插入其尾巴根上方處。

女子髒兮兮的臉,低頭掃了一眼許飛,怒喝道;「殿正司辦事,休要廢話!」

許飛知道這女人一定是在哪裡吃癟了,並沒有再繼續追問,畢竟和女人講道理,是最不明智的事情。

木箱並不是太大,只是木板卡住了女子的腳,用力拉扯了兩下,便將木板拆掉。

「好了,殿正司大人受傷了,是不是讓小的給您包紮一番?」

許飛在海德洞太無聊了,好不容易來個人,而且還是個女人,想盡辦法想要將其留下。

女子脫困,晃了晃自己的腿,轉身直接離開,走路的時候,抬手在自己肩膀處抓了又抓,彷彿在找什麼東西。

女子抓了許久,猛然回頭,雙眼之中露出一絲殺氣,呵斥道;「好大的膽子,我乃殿正司陸瑤,速速將我的銹絨刀交出來!」

什麼?

許飛滿臉驚愕之色,他是萬萬沒有想到,這女人比他還不正常,抬手指着她的後面說道;「回稟殿正司大人,你後背尾巴根上面,好像有一把刀!」

陸瑤受傷過重,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後背插着一把刀,抬手摸了摸,臉上露出一絲尷尬之色。

「大膽!還不速速為本大人包紮,耽擱了殿正司的任務,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陸瑤大聲怒喝,緊接着,一道白色絲線出現在其掌心,絲線緩緩流動,猶如聽話的小蛇,在其身體上環繞。

嘭!

一聲沉悶的響聲,那把銹絨刀掉落在地上。

許飛見到這一幕,面色一凝,他沒想到,這個女人還是一名靈者,怪不得能夠進入殿正司。

「殿正司大人威武霸氣,深入皮肉尾巴骨,重如銹絨刀此等神兵,亦能輕鬆震落,強悍!」

一頓馬屁拍的響亮,許飛自己都覺得有一點噁心了!


《萬古妖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