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蹦出棺材逆勢成神
我蹦出棺材逆勢成神 連載中

我蹦出棺材逆勢成神

來源:google 作者:逃學書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逃學書童 馬躍

開局主角醒來,發現自己睡在棺材裏……無系統,不後宮,不腦殘,不喜者繞行!「告訴我,這個世界上有神嗎?」「當然有!」「那神是什麼?」「求神拜佛,不如求己,神,就是你自己!你能掌控自己命運,你就是神」離開父母朋友,在這個陌生的修武世界,馬躍又如何躍馬紅塵,逆勢成神?展開

《我蹦出棺材逆勢成神》章節試讀:

馬躍微微抬頭,恰好看到那陽光下更加燦爛、可愛的笑臉。

她的嘴巴、眉毛、眼睛好像都充滿了笑意,加上兩個甜甜的小酒窩,甜笑更為放肆和蕩漾。

就像有一根柔軟的羽毛,在你的心裏,輕輕不停撩撥、搔動,讓人實在心癢的不行……

馬躍兩世為人,也從沒見過這樣甜美的笑臉,能一下子甜到人心裏去的笑臉。

不由老臉一紅,狼狽不堪,前世屌絲本性顯露無遺。

敢問在場的人,有誰不喜歡這麼甜的笑臉?

但很快被打臉!

還真就有人不喜歡……

「干你何事?他認識你嗎?一個女孩子,當眾調笑一個陌生男子,你難道不覺得羞恥嗎?」

趙倩男看到馬躍被欺負,心裏憤憤不平,便見義勇為挺身而出,來了一個英雄救美。

呃,這表述不對!

應該是,美女救狗熊……

而且,她的確不喜歡那黃衫女子的笑,那甜美的笑讓她感覺到緊張,心慌,還有一絲絲危險。

黃衫女子卻並不生氣,臉上笑意不減,她真生氣了的話,那也不是唐小嬌了。

「我知道他叫馬躍,也知道你叫趙倩男,這算不算認識呢?妹妹!」

唐小嬌可愛地眨着眼睛,狡黠剔透,用一種無比輕鬆的口氣反問道。

這麼說也沒毛病,剛剛點名她們兩個最先上場,在場的都知道。

「好厲害的一張嘴!」

馬躍心裏一沉,替趙倩男暗暗捏了把汗。

「知道名字又能怎樣,我們跟你很熟嗎?難道這樣一個女子就能當眾調戲別人嗎,你爹娘沒教過你嗎?」

這話也確實夠重,趙倩男毫不示弱,針鋒相對!

真是一場冰與火的對決。

周圍在場的人,都靜悄悄地看着,如同在看一場驚世大戰,個個爭當吃瓜群眾,看熱鬧不嫌事大,當然沒人說話或制止。

「我一向如此啊,熟悉我的人都清楚,說起我爹爹娘親呢,除了疼我,讓我笑之外呢,還真沒教過我這些。」

唐小嬌滿臉的天真,仰起頭回復道。

然後扮起可愛模樣,又甜聲問道:「敢問妹妹,這個姓馬的,他是妹妹什麼人啊?」

趙倩男驀然一愣,頓時漲紅了臉。

但很快,她柳眉直豎而起,帶着一臉的紅霞,雙目含霜,擺起了鎮南王府大小姐的架勢。

「他是我的什麼人,本小姐需要告訴你嗎?」

趙倩男放慢語氣,立馬貴氣十足,戰意飆升。

唐小嬌卻沒有還口,帶着不懷好意的狡黠目光,看看趙倩男,又看看馬躍,慢慢又變得笑臉盈盈。

「哦、哦、哦……」

那甜美的酒窩又回到了臉上,還意味深長地點點頭。

「司馬雲,乙等二品!」

試煉考核還在繼續!

「司馬家的大公子,怎麼才乙等二品?還以為他能被錄取呢?」

「他都不行,我估計是沒戲了!」

人群又開始議論紛紛。

「馬躍,你跟我來,」

楚長老突然沉聲道。

馬躍趕緊走上前,緊跟其後,穿過了試煉場地,走向宗門深處。

觀雲峰!

「攬天閣」宗門內主峰之一,處於宗門核心位置區域。

觀雲峰山勢險峻陡峭,懸崖斷壁,飛鳥振翅也難過,山猿力竭不可攀。

觀雲峰,一座密室里。

「宗主,馬躍已帶到。」

「你先下去吧,楚長老!」宗主道。

「是,宗主!」

楚長老告退。

馬躍微微抬頭,看到一位青衣老者,約莫有六十多歲,面容素凈,精神卓絕,舉手投足間,有一股超然脫俗之態。

他正是「攬天閣」宗主,趙無忌!

「你就是馬躍?」

趙無忌突然開口問道。

「是,弟子馬躍參見宗主!」馬躍連忙施禮。

「不用那麼客氣,你自然一點!」趙無忌微微一笑,看着馬躍不再說話。

馬躍稍微放鬆,靜靜在一邊恭候,暗自默默在想,宗主親自叫我來,到底所為何事?

先有鎮南王趙恆,後有「攬天閣」宗主趙無忌,他們都好像對我各種關照,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

難道是因為我重生之事?感覺又不像。

如果是這事,完全不用對我這麼客氣,直接抓來審就是了,根本不用這麼麻煩,好像他們對我有所忌憚。

難道……

我身上有什麼重大秘密?

或者說,是這具身體有什麼重大秘密?

他們感興趣的,很有可能是已經離世的馬保國,而不是我馬躍!

好像有點明白了……

還有件事讓他不可思議,從試煉大陣出來之後,精神狀態完全變了,一下子感覺精力大振,耳聰目明,感知變得異常敏銳。

在隨楚長老上山途中,一路風吹草動、鳥叫蟲鳴都聽的清清楚楚,就這還是沒集中精神的情況下,很是讓他納悶和驚奇!

在他兩世的記憶中,都沒出現過這種感覺,難怪頭腦變得這麼清晰、思維敏銳,很快就想到了關鍵所在。

到底發生了什麼?

趙無忌突然開口道:「馬躍,剛才試煉大陣,不但沒有測出你的靈脈資質,還因此毀了一個試煉陣法,這是怎麼回事?」

他一臉無辜、茫然無措,連忙說:「宗主明鑒,弟子真的不知道什麼情況,楚長老都在我旁邊,發生的一切,他都可以作為見證!」

看着馬躍急切的樣子,趙無忌道:「你不用着急,我相信你,只需把手伸來,我一探便知。」

趙無忌靜靜盯着他,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馬躍也想搞清楚,不假思索立馬挽袖,直接伸手遞給趙無忌。

趙無忌伸出手來,便搭在他的脈門,開始催動起玄力,慢慢侵入他體內,臉色忽然一變。

「你靈脈盡毀,你知不知道?」

馬躍被嚇了一跳,一時六神無主,心內雜念叢生。

我怎麼會靈脈盡毀?這可怎麼辦呢?

靈脈盡毀,那就等於不能修鍊任何玄功武技,如何在這個世界上立足?他越想心越亂,一時情急之下,他直接撲通跪倒在地。

「弟子不知,請宗主搭救,弟子來生當牛做馬,赴湯蹈火,也要報答宗主您的再造之恩!」

他神情哀傷,哭着很是悲痛,臉上淚水漣漣,頭磕在地上,長跪不起。

趙無忌不忍,伸手扶他起來道:「靈脈被毀,據我所知,在這個世上無人能恢復,即使能恢復,也只是恢復個十之一二,想修行玄力,走武道一途,不過痴人說夢罷了!」

馬躍頓感失望,只覺心如死灰,臉上毫無表情,一時呆立在當場,半天默默無語,

「馬躍,你也不必灰心氣餒,經我剛才探查,雖然你靈脈被毀,但你的神識卻異常強大,簡直是深不可測,倒讓我大為疑惑?」

「什麼是神識?」他又燃起希望。

趙無忌緩緩說道:「神識也就是常說的精神力,只不過在境界上,神識比精神力高了幾層。」

「也就是說,初級的叫精神力,高級一點的叫神識?」馬躍問道。

趙無忌的臉上,流露出欣賞的神態,輕輕微笑點頭。

「的確如此!」

「宗主,修行玄力需要靈脈為基礎,那有沒有以精神力,或者說神識,以它們為基礎的修鍊途徑呢?」

趙無忌眼神一亮,心裏大感意外,此子果然聰慧過人,悟性不凡。

竟提到自己都沒想到的問題,看向馬躍的目光,也開始慢慢變了。

對這個還未正式入門的弟子,他也發出由衷的喜愛之情。

趙無忌緩緩說道:「在我年少時,曾經四處遊歷,最遠到過南方的陽原大陸,好像在一個飄零的小島上,曾遇到以精神力修鍊的高手。」

他聽聞之後,冷寂的內心中,突然燃起了一道道火焰,雙眼奕奕生輝,靜靜地望着趙無忌。

趙無忌點點頭,臉上充滿笑意,眼神帶着熱切與期盼。

觀雲峰上空,此時正飄過一朵紅雲,就像一團猛烈燃燒的火焰。

炎炎升起,紫氣騰騰。

「看來趙恆所說非假,「九屍奪魂丹」這樣的奇毒,只是毀掉他的靈脈,他那深不可測的神識,到底又是怎麼一回事?」

望着馬躍的背影,趙無忌半晌無言。

「馬躍……」

站在山腳的趙倩男,老遠望見馬躍下山而來,高興地直衝他揮手。

馬躍加快步伐,迎上前去。

「那個楚長老,他帶你去做什麼?」

趙倩男見面就問,像審賊。

「你怎麼這麼久不回?害我們好擔心!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呢?」

「倩男妹妹,別擔心了,沒什麼事,放心吧,你看我不是好端端的嗎?」

馬躍微微一笑,感激道。

一旁的趙天行,默默看着妹妹的神情,突然哈哈一笑,賤兮兮笑道:

「倩男啊,我可是一點都不擔心,別帶上哥哥我,他就一渾小子,誰會擔心他呢?」

他說的這句話,一語雙關,而他又化身為陰陽人,一副陰陽怪氣的語調,趙倩男哪能聽不明白?

馬上變得慌亂不安,紅着耳根子,連忙急聲解釋道:

「哥哥,你忘了父王的話了,父王讓我們彼此和睦相處,相互提攜,我關心一下,這難道不是應該的嗎?」

「哎呀,我的好妹妹啊,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乖,這麼聽父王的話了?」

《我蹦出棺材逆勢成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