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不是太監!!
我不是太監!! 連載中

我不是太監!!

來源:google 作者:文風喪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容昭明 文風喪膽

【有系統】【穿書】【古言】【搞笑】容昭明不小心穿成了一個太監!所以她要努力逆天改命!走上人生巔峰!等待她的會是什麼呢?展開

《我不是太監!!》章節試讀:

就在眾人認為容昭明會跪地求饒的時候,容昭明突然站了起來,她的身體雖然濕漉漉的,但是卻一點兒也不狼狽。

喲,這小容子怕不是要寧死不屈,和他們硬剛吧?

首領公公皺了皺眉,身邊的太監心神領會地拎着鞭子和棍棒舉起,想要打得她心服口服。

容昭明眼睛一轉,腦子裡開始瘋狂搜尋看過的宮斗電視劇里太監的樣子,咳咳清了清嗓子,又捏了捏,有模有樣學着。

害,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吧。

於是一聲詭異的尖音響起:

「奴才知錯了公公!」

這一聲夾得真是難聽極了,太監聽了都嫌棄,惹得他們也打了個激靈,拿着刑具的手也跟着抖了抖。

容昭明沒覺得有什麼不對,還在暗暗佩服自己的模仿能力,很好的融入了大傢伙。緊接着她愣了一下,思考片刻,又覺得這個場合站着說好像有點不太合適,趕緊五體投地,整個身體趴在地上。

還別說,動一動這渾身還真的疼。容昭明覺得自己好慘,她一邊想着,一邊趕緊想點難過的事情擠出了幾滴眼淚。

「公公!奴才錯了!公公!奴才真的錯了!」容昭明開始邊哭邊大聲喊。生怕她的聲音沒人聽到。

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不管怎麼樣,先認錯,總沒錯吧!

太監們看着容昭明這些奇怪的舉動,覺得她彷彿整個人被撞鬼了似的。這還是之前唯唯諾諾,不敢出聲大氣的小容子嗎?

眾太監面面相覷。

這小容子,莫不是被打瘋了吧?

不過跪地求饒,總算是達到他們的目的了。領首的公公看小容子又趴又喊又哭的,稍微緩和了點。

「還算你有點腦子,知道惜命。你現在就只是個狗奴才,在宮裡,你連個屁都不是。就算你現在被打死了,不僅沒人管,連下葬都成問題。這事還有下次,你知道是什麼後果。」說完,領首的公公對着容昭明比了個劃脖子的手勢。

這是要她死啊!

「是,奴才明白。」小容子趕緊應了應,把頭又低了點趴着。

領首的公公看小容子終於老實下來了,揮揮手讓小容子退下。

「是。」

容昭明得到首領公公的指示如釋重負,趕緊站了起來,往後挪了兩步,又往外走去。退出大殿的時候,已經入夜,宮內燈火通明,走了一小會,容昭明覺得身體已經軟綿綿的了,渾身濕答答的難受極了,眼睛也睜不開了。

她一邊走一邊擼起袖子查看自己的傷勢,發現自己的胳膊上布滿血痕,有的看起來是舊傷,已經結痂了,有些還在不停的往外滲血。

她的心中暗罵道:該死的劇情,該死的太監!我真的好痛啊!她記得在她看到的反饋里,為了宿主的穿書體驗,快穿系統專門有保護和療傷功能,以免宿主在穿書過程中因為傷情耽誤劇情走向。

保護功能是指宿主在穿書之旅中受傷或者死亡,系統會自行削減百分之五十的疼痛感,以至於宿主不會因穿書劇情而劇烈疼痛導致本體休克。畢竟宿主和原主的承受能力不盡相同。但是儘管如此,容昭明仍然覺得這痛感實在是讓她難以忍受。

但她現在最要緊的事,肯定是先找個房間療傷。

在系統設置的指引下,她找到了自己的住處。

等容昭明找到住處的時候,眼前的一切又讓她大跌眼鏡。

也沒人告訴她,太監都是集體宿舍啊!

剛進屋,一個和她同樣打扮的小太監朝她跑了過來。

「小容子,你終於回來了!」

那太監看起來個子不太高,胖乎乎的,約莫才十五來歲的年紀,用一雙眯眯眼使勁瞪圓了,直勾勾地打量她。

「太慘了,小容子,你這傷……徐公公他們下手也太狠了,這一下去半條命都要沒了。」那胖乎乎的小臉看着她滿身血跡,突然皺眉擰成了一團,關心地說著。

容昭明想了想,可能眼前這個太監和原主關係不錯,於是她友善地對他笑了笑。

「沒事,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聽完這句話,那小胖臉從關切的表情突然變成了一臉驚恐。

「小容子……你是被打傻了嗎?」

嘶……這小太監的表情有點不太對啊。

容昭明意識到自己的表現可能與原主的性格大相徑庭,她連忙變了個臉色。

重來!action!

「沒事。」容昭明面無表情地淡淡說著。

沒錯,在不知道原主性格的時候,沒表情就是最好的表情管理!

好像反應對上了,小太監驚恐的表情也漸漸褪去。

「那你這傷要不去太醫那看看?」小太監繼續關心地問着。

「不用。」

聽到容昭明直接拒絕,小太監也沒繼續追問,好像早已經習慣了。

「那好吧。你趕緊去混堂司把血洗乾淨,再換身衣服。」那小太監一臉不忍地又看了看容昭明,看她渾身是血又濕漉漉的,去衣箱里拿了套自己的太監服遞給她。

「你上次洗的衣服還未乾,你比我高,你穿也正好。」

「……」容昭明看着這太監服思索了片刻,聯想到原主身上的舊傷。

原主也一定經常被這樣鞭打,距離上次被打得滿身血污,間隔時間短,短到上次清洗的衣物還未乾。

真慘啊!系統到底選了個什麼龍套,當個太監還不夠,還得是個這麼慘的太監!

容昭明表示她很拒絕。

她還是接下了小太監遞過來的衣物,打算洗個澡療傷,再放鬆一下。

「看你能活着回來,想必你已經答應了徐公公的要求,去伺候張公公了吧。」

張公公,誰是張公公?

小太監見她沒說話,覺得是默認了。眼睛眯成了一條細縫,欲言又止的樣子。但是那話好像沒能說出口,嘆了口氣,換了個話題。

「放心吧小容子,混堂司已經沒人了。等你沐浴後,我再帶你去找張公公吧。」

小太監聲音突然放低了很多,對着小容子悄悄說道。

……?

容昭明聽完小太監這句話感到一陣納悶。

混堂司不難猜想,大概是這公共宿舍里的大澡堂子。她剛剛確實忽略了這一點。

雖然她現在也披着太監的馬甲,但就這樣去大澡堂看一群太監洗澡也太嚇人了!!

不過……這小太監怎麼還刻意提醒自己?

真是奇了怪了。

不過容昭明也沒想開口問。畢竟咱是看過這麼多宮斗劇和小說的娃,深刻的明白了險惡深宮裡的奧秘。

屁多討人嫌,話多不值錢!說多錯多,先按兵不動為好。

容昭明給了小太監一個肯定的眼神,拎着太監服走了。

留下小太監一個人在公共宿舍乾瞪眼。

這小容子,怎麼正常裡帶着點奇怪呢?

他搖了搖頭,覺得小容子可能是被折磨得有點精神不太正常。

是啊,聽到那樣的消息,換誰能安然無恙呢?

《我不是太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