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的戲精配偶
我的戲精配偶 連載中

我的戲精配偶

來源:google 作者:一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程森 許清如

【白切黑瘋批女VS身披羊皮的臭弟弟】【雙總裁戲精上線】許請如——眾人以為的小白兔,背後瘋批,操縱一切,腹黑大佬程森——裝傻充愣他最能,在這個過程中得到自己想要的誰能想到許清如個回家還能撿着個人兒?程森憨笑,左右搖着許清如的手臂撒嬌:「姐姐,求收留~」……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那許清如和程森算什麼……展開

《我的戲精配偶》章節試讀:

十月初旬,虞城的夏天還是35度的高溫。

街道上路燈射出昏黃的光線,映照着灰白的路面,投落滿地斑駁的樹影,夜風習習,光影隨風而動,似夢似幻,令人目眩神迷。

許清如踏着小白鞋身穿白色碎花裙走在回家的路上。

「咣當」一陣撞擊鐵皮的聲音。

許清如的腳步緩緩停下,轉過頭看向身旁的綠色鐵皮垃圾桶,側耳細聽。

許清如歪着頭,眯起眼睛,仔細打量。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從裏面走出來一個人?

許清如被嚇了一跳。

哦,不對是從垃圾桶旁邊不是裏面。

少年從裏面踉踉蹌蹌的走出來,撞了垃圾桶好幾下。

程森迷瞪的立定在許清如的面前,微微彎腰,與她對視。

暖黃色的路燈光,照亮前後,灰暗的路……

靜,非常靜,只能聽到草叢裡小昆蟲的叫聲。

暖黃的燈光照在少年的身上,就連頭髮絲都很漂亮。

這是從天而降的神明?不是的,他是從垃圾桶里出來的。

少年吧唧着嘴,戳了戳許清如的臉,「嘿嘿,姐姐長得好漂亮啊!姐姐你是仙女嘛?」

許清如:這怕不是個傻子吧……

許清如剛要說,讓他趕緊回家的話。

誰知他往前走了一步,下巴拄在許清如的肩上。

「姐姐,你帶我回家好嘛?」

許清如的小鹿眼眨了的幾下,這是什麼玩意兒?

許清如兩眼直獃獃的看着前面的垃圾桶,似乎還有點不相信這是真的。

半晌才開口:「那你家在哪啊?」

語氣像是在哄一個找不到家的小孩兒。

程森站直,但眼睛還是迷離的,輕輕搖頭:「我沒家了,姐姐我去你家好不好?」

雙泉水般純凈的眼睛裏,含着柔和的光亮。

此刻的程森就想,在能凍死他的冬天,穿着破衫,站在許清如家的門口祈求收留。

見許清如不說話,程森拽着她斜挎着的背包搖晃:「姐姐,求求你了~」

許清如實在是受不了他的撒嬌了,點頭如搗蒜:「好好好好好。」擺了擺手,「你跟我走吧。」

他嘴角勾起,冷冽的眸底似染上一絲笑。

許清如瞥了他一眼,轉頭向家走去,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冷笑了一聲。

這又是派來的眼線?

許清如走在前面,程森乖乖的跟在她身後一聲不吭。

進到別墅裏面,一個兩鬢霜白的阿姨從裏面走出來

「小姐,你回來了,飯準備好了。」

許清如把程森拉進來,隨手把包包放在沙發上。

程森大量了一圈,一眼望見的是及盡奢華的大廳,繁複的燈飾卻發出冷烈的燈光,厚厚的金紅花紋地毯一塵不染,沙發和茶几皆是乾淨的月牙白色,低調又不失高貴。

程森非常講究的把鞋脫下。

陳媽對自己小姐的事從不過問,既然小姐帶回來一個人,那自己就要好生招待着。

陳媽:「小夥子,給你鞋,小姐去樓上了馬上下來,您先入座。」

程森拘謹的微微彎腰表示感謝,陳媽帶他去了餐廳。

許清如本想穿着弔帶睡衣出去,但想了想又覺得不妥,就在外面套了一件針織開衫。

把頭髮拿鯊魚夾挽起,比起剛剛的一身裝備,現在倒是成熟許多。

睡裙不長不短剛好到膝蓋,到樓下時已經看到程森入座,但沒動筷,是在等她。

許清如原本清冷的神情變得柔和,坐在椅子上。

程森看到她穿弔帶裙到沒有什麼反應,低下頭,像個偷吃被主人發現的大狗狗:「麻煩姐姐了。」

許清如盡量讓自己的語調活潑一些:「沒事噠,快吃飯吧!」

許清如:真墨跡,還讓不讓我吃飯了,餓死了。

程森和許清如都有着食不言的習慣,飯桌上誰都沒挑起話題。

飯後許清如吩咐陳媽帶程森找房間,就蹦蹦跳跳的上樓了

消失在程森視線瞬間變了樣子,沉穩的走進房間。

許清如打開筆記本電腦,開視頻會議。

對面的人噼里啪啦說了一大堆英文,許清如皺眉,那邊的人自覺的停下。

「Is there something wrong with Xu?」

(許總有什麼問題嗎?)

許清如:「This plan is unreasonable……」

(這個方案不合理……)

然後又噼里啪啦的說了一堆英文。

程森那邊陳媽把他送到房間,程森感謝,

「沒事的,沒事的,小夥子早點休息!」

程森洗漱好,躺在床上給林特助發了幾條信息就睡了。

而許清如那邊出了些問題,後半夜才睡。

《我的戲精配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