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決定放手
我決定放手 連載中

我決定放手

來源:google 作者:沈盈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盈盈 現代言情 賀少年

沈盈盈沒有被他的話刺激到半分半毫,精緻出眾的臉上滿是淡然她望着許明朗那張得意的臉,嘴角噙着冷笑:「許明月身體不好」「你說話的時候積點口德,小心報應錯人」許明月是許明朗的妹妹,是他的掌心寶貝這話是許明朗的死穴,誰戳他就滅誰的那種,沈盈盈以前想融入這個圈子,跟他們搞好關係,所以從來不說重話別人對她明嘲暗諷,她大概只會咬着牙忍,一句話不說,倔強地假裝什麼都不放在心裏...展開

《我決定放手》章節試讀:

——是賀少年的。
沈盈盈盯着電話,心裏撲通撲通地跳。
一年前,賀少年去歐洲開拓海外市場,期間只回來過兩三次。
距離上一次接到他的電話,已經過去一個多星期。
賀少年工作繁忙,常年坐飛機,手機經常由助理保管,沈盈盈打電話時也經常找不到他。
時間長了,賀少年的助理們對她頗有微詞,時常故意不接她的電話。
以前沈盈盈被他的助理們戲弄時,還會生氣,隔着電話質問。
後來漸漸習慣了,但外面還有不少傳聞說,沈盈盈平時纏人緊,脾氣又大,賀少年這才不願意回國。
沈盈盈由着電話響着,吃光了碗里最後一口面。
深夜,香榭麗舍大道靜謐。
賀少年剛剛結束一場談判會,步伐嵊厲地離開會場,返回盧塞恩麗笙酒店。
黑色的賓利車內,集團特助王穩拿着剛剛結束的會議報告找他簽字。
簽完字,正準備離開。
後排長沙發上,男人一直悄無聲息地坐着,突然問了一句:「還有別的事?」
王穩聽完立刻凝住氣,腦子裡高速運轉,想着還有什麼別的事情需要跟他彙報。
他低着頭,怎麼都想不出來:「一切工作都很順利,沒有發生計劃之外的事情。」
賀少年微微凝起的眉頭並未舒展,他望了一眼窗外深寂的夜:「現在國內幾點?」
助理答:「上午十一點。」
賀少年沒說話,但助理還是感受到車內氣壓在這一瞬間變低。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老闆一眼,不知是自己哪裡說錯話。
回到酒店,像往常一樣,賀少年脫下西裝就去書房加班,隨行的助理和智囊團們,一應也跟着他後面熬夜。
在外人看來,賀少年是個商業奇才,短短十年就把賀氏做成國內的行業巨頭。
但只有少數人才知道,他是個極端完美主義者,工作起來甚至不分晝夜。
一直熬到將近天明,助理和智囊團們終於熬不住了,想要回去休息。
可書房裏面的人不發話,沒人敢走。
王穩硬着頭皮進去提醒賀少年休息,卻被他一個眼神掃了出來。
酒店房間外面的會議廳,助理們哀怨地坐在一起。
沈艾看了一眼屋內,眼裡露出擔憂。
她年紀在裏面最大,也是在賀家最久的老臣,平日里深知老闆的脾性。
這般瘋狂自我虐待式的加班,與其說他是在加班……不如說老闆心情不太好。
沈艾若有所思:「今天賀先生有沒有說過什麼?」
眾人皆搖頭:「開了一天的會,晚上歐方宴請,吃完飯咱們就回來呀。」
王穩想到今天簽文件時候的事:「今天在車上籤報告時,老闆問我國內幾點了。」
沈艾察覺:「他還問什麼了?」
王穩搖頭:「別的沒了。」
眾人一臉迷茫地看着沈艾:「怎麼了?」
沈艾腦子裡突然想到什麼,一閃而過:「最近國內有打過電話來嗎?」
助理:「昨天先生母親打電話過來,問了一些近況。」
直覺告訴沈艾不是這件事:「還有別的?」
助理:「前兩天賀先生好友許先生也打過電話,問先生什麼時候回國。」
沈艾眼神突然跳了一下,突然想起一個人來:「沈盈盈呢?」
眾人面面相覷,連忙去翻通話記錄。
想起沈盈盈以前的電話頻率,沈艾發現最近她好像沒有打過來:「沈盈盈打電話過來沒有?」
王穩還沒聽出這句話的深刻含義:「沒有。」
沈艾:「她上一次打電話是什麼時候?」
助理:「十天前,不過那時賀先生在書房開電話會議,我們接到電話……但沒有告訴他。」
沈艾翻看上次的通話記錄,腦子裡有個聲音告訴她,問題就出在這裡。
「打過去。」

《我決定放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