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決定放手小說賀少年
我決定放手小說賀少年 連載中

我決定放手小說賀少年

來源:google 作者:沈盈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盈盈 現代言情 賀少年

二樓卧室,賀少年邊打電話邊推門進來沈盈盈正在換睡衣,冷不丁地見他進來,下意識地遮住自己男人視線在她根本遮不住任何的身體上掃了一眼眼神不明意味地晦澀一暗,然後移開,繼續打電話沈盈盈在心裏鬆了口氣,打算等他打完電話就把分手的事情說清楚...展開

《我決定放手小說賀少年》章節試讀:

十點不到,門鈴聲響起。
那會兒,沈盈盈正蹲在衛生間洗顏料盤,她洗乾淨手,赤着腳從衛生間跑起來,地板有些冷,她被凍得有點哆嗦,一蹦一蹦地去開門拿外賣。
滿心歡喜的以為是外賣,一打開門,結果見到門外的賀少年。
生活總是這樣,經常在不經意的地方,用鮮花和美食包裝一個手榴彈誘餌。
就待炸的沈盈盈重新做人。
她從來沒想過,賀少年會出現在她的門外。
沈盈盈的心不自覺地陷了一下,因為門外站着的人,彷彿整個世界都變得抖動起來。
她呆立着,四肢百骸都被定住,不知道從哪裡發出來的聲音,乾乾的:「你怎麼來了?」
男人來的路上其實是很生氣,不過見到她後,以及沈盈盈的反應,況且稱之為高興吧。
讓他唇角不自覺地上揚。
雖然幅度很小,但依舊能顯示出他心情不錯。
兩人對視上,都沒有說話。
在安安靜靜的夜裡,顯得有些故人重逢的意思。
賀少年先是在門口站了片刻,他在等着沈盈盈過來擁抱她,像以往一樣。
但沈盈盈並沒有動。
賀少年有些意外。
僵持之下,他勉為其難地上前一步,想要拉進兩人的距離。
沈盈盈卻不自覺地往後退了一步。
賀少年腳步頓住,他沒有忽視沈盈盈輕輕往後退的那一步,抿着嘴角,不解地看着她。
眼底露出淺淺的不悅,他從未被沈盈盈拒絕過。
沈盈盈往後退了之後,有些尷尬,她抬手想要關門:「你進來吧。」
門外的人抬腿進來,高大挺拔的身軀瞬間將公寓襯托又小又簡陋。
路過沈盈盈身邊時,他視線停頓了一秒,「過來。」
沈盈盈跟在他身後,思緒有些混亂。
她也曾經設想過,如果搬離開賀家,賀少年會是什麼反應。
可是到最後,她什麼都想不到——大概賀少年的反應就是,沒有反應,她從來不覺得自己的離開會對賀少年的生活有什麼影響,她很明白自己在他心裏的地位。
設想的千萬種可能中,唯獨沒有現在這種情況——他居然親自過來了。
賀少年一邊進來,一邊打量着她的公寓。
一眼望去客廳廚房卧室,什麼都一目了然。
蛋殼大點的地方,賀少年不自覺地皺眉嫌棄。
他曲膝坐在沙發上,視線落到她的腳上:「鞋呢?」
沈盈盈用腳趾勾勾,找到了一隻鞋,另一隻鞋不見影子。
八成是被她踢到沙發底下去了。
她腳被凍得腳心疼,可這時候又不能撅着屁股趴在地上掏沙發底。
賀少年好整以暇,十分輕鬆地看着她。
沈盈盈也顧不得什麼矜持,趴在地上找鞋,她手臂短根本撈不着。
折騰了一分多鐘,頭上傳來聲音:「為什麼搬出來?」
——沈盈盈就以這麼狼狽的姿勢,接受賀少年的拷問。
確實,她現在的生活實在比不上在賀家,偶爾晚上加班回來還要自己做飯。
她以前喜歡光着腳踩在地板上走路,可自從住進小公寓,她硬是把這個習慣給改了。
沒別的原因,條件不允許罷了。
小公寓沒地暖,晚上回家溫度又低,有時冷的她連外套都不願意脫,更不用說光腳走路了。
雖然賀少年什麼都還沒說,可現實的處境就是,她確實很落魄。
拖鞋沒能拿出來,她坐在地上不說話。
賀少年心裏大概是知道沈盈盈有不高興的事情,不過這些不高興,歸結起來大概是他沒能滿足她的需求罷了。
男人的不高興大多是因為**沒有滿足。
可女人的不高興,卻有多種多樣,賀少年他不懂,沈盈盈也沒再有興趣跟他講。
她抱着手臂靠在沙發邊坐着,頭髮吹散在瘦窄的兩肩,落在她的胸前,不是很白的暖黃燈光下,顯得她格外柔和,漂亮。
男人把她從地板上抱起來,然後解開西裝外套,扔到她的身上。
沈盈盈揮開蓋在她臉上的西裝後,便見到賀少年單膝跪在地上,其中一隻手幫她在沙發底下找拖鞋。
白襯衫的袖子被挽在手腕的地方,蹭到沙發邊上,留下一層重重的灰塵痕迹。
他長手長腳,很快就把她的拖鞋找出來。
兩隻一起,被擺在了沙發下。
賀少年洗了手,重新回到客廳:「什麼時候回去?」
沈盈盈抬頭看他,看到他臉上從容不迫的表情。
他們住在一起八年,每次兩人見面,就算賀少年一句話不說,沈盈盈對賀少年的愛意,也會像一把烈火,義無反顧地投身在萬里冰原之中。
沈盈盈的不同尋常,讓賀少年意識到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他臉色差了些:「要鬧到什麼時候?」
沈盈盈先是低頭不語,聽完這句話後,電光火石間沈盈盈突然想到那句話,其實許明朗他們說的沒錯。
賀少年只要一個眼神,一句話,她就會乖乖拎着行李跟着他回去。
回去繼續做深愛着賀少年的沈盈盈,整個世界為他轉着,為他歡喜,為他獨傷。
沈盈盈看腳下光亮的地板,那是她一遍遍擦出來的。
每擦一次,她就在心裏對自己說,忘了他。
如今,地板已經被她擦得毫塵不沾,沈盈盈的心也變得枯寂。
見她不說話,賀少年的視線落在別處,「你喜歡住這種地方?」
沈盈盈抬頭,這種地方?
這種地方怎麼了。
他坐在沙發上,雙手交疊,隨意地落在膝處。
是一個談判者的姿態:「沒有傭人保姆,沒有最好的食物,沒有最漂亮的衣服。」
「你能習慣?」
這些話,沈盈盈聽得字字誅心,他的話句句都是利益衡量,竟一句都不參雜感情。
在賀少年商人的世界裏,興許是這樣,每一個決定都是在衡量。
沈盈盈捨棄優越的條件,一個人跑住在寒酸的公寓,在賀少年心裏,是很愚蠢的。
不過面對着終究是沈盈盈,他覺得自己應該更耐心些。
語氣變得沒那麼功利,聲音也柔和許多。
低聲哄道:「聽話。」
以前,「聽話」這兩個字,是一道符咒。
不論沈盈盈有多不高興,多傷心,多想要放棄賀少年。

《我決定放手小說賀少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