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有一劍如山海
我有一劍如山海 連載中

我有一劍如山海

來源:google 作者:朝歌長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朝歌長樂 李青山

天昭昭,百里烽煙刀殘陽落燼風瀟瀟,黃沙凶灌袍城破如洗路遙遙,崎路無人曉馬踏水影水滔滔,山河兩袖潮槍戟旌旗鼓聲如雷震天起,高歌詞一曲繁華已去情散盡,烈酒溫醉意枯葉涼路兒郎行,忘卻浮生景腌臢潑皮莫妄語,生殺百陣里大漠蒼茫冢遍地,血染英雄衣玉樓關外硝煙盡,魂卒為歸期年少時仗劍江湖,妄言天涯咫尺,然一路行來回頭笑嘆不自知,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江湖,而這個,是我心中的江湖展開

《我有一劍如山海》章節試讀:

李青山抬眼直白楞他,怎的還罵上街了。

剛爬上來屁股還沒坐熱,這一句講出豈不是要被轟走。

誰知花魁移步對坐,非但沒有惱怒,反而輕聲細語的詢問到:

「不知公子何意?」

天機公子王語蕭並未急於作答,反而向花魁詢了生辰八字,認真觀瞧。

盞茶間便瞭然於胸。

隨後正色道:

「姑娘貪狼坐命,安身於這煙花之地,本為上吉,而自身乃純陰之體,先天資質極佳,如若有幸與姑娘結為道侶,便可一日千里,暢通無礙。無論怎樣觀瞧,卦象皆吉。」

王大公子言罷不等眾人反應,話鋒一轉到:

「可此一切均為顯相,姑娘可知貪狼如若在其它宮化忌守命還則罷了,偏偏貪狼在宮限,化忌見羊駝,又遇純陰之體,此等命格,不說血光之災,單是壽命便無望半個甲子,姑娘近日可察覺自身命數內隱象已現,周遭之事多不盡本意,這身子也不像以往般輕盈,恍若泰山壓頂氣息奄奄,日薄西山。此等卦象氣運,姑娘怕是震懾不住啊。」

李青山聽得雲里霧裡,拿胳膊直捅王大公子,悄聲問道:

「啥意思,你不說她有大病嘛,咋算上命了?」

王語蕭回到:「活不久算不算?」

李青山聞言頓感心驚,回頭看向那皎皎如皓月般的女子,心道也太玄乎了,擲子卜卦就能看出這般事來?不愧為天機公子。

且不論真假,單是敢在正主身前言明,便是氣魄,這是他李青山做不到的。

主要是怕挨打。

可若是此事當真,豈不是尚未綻放便已枯萎?紅顏多薄命,越是傾城,越是邪乎。

想到這,杯中酒憑地沒了滋味。若說事不關己吧,氣氛都烘到這了。女子正值朝露華年,卻命不久矣。這世間頂大的悲也就如此了。

至少對於現在的他來講,沒有什麼可比的過。

可若說痛心疾首吧,女子於他卻也不過萍水相逢。

滿船儘是他鄉客,無言悲喜未自知。心中有些許感慨,卻也僅此而已。

世間命苦之人如牛毛,苦命的盼着老天開眼望一望這世間疾苦,枉法的卻又期盼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人性本是如此。

李青山並未開口勸慰,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的道理他一早就明白。

抬眼看向王大公子,既然這船都上了,病也瞧了,該說的不該說的也說了,他應有應對之法,自個兒這個看客也無法左右什麼。

事已至此,花魁自顧沉思,天機子所言非虛,其中些許病症確有經歷,不然今日也不必邀其登船。但只此無從知自身命數,這玄而又玄之事,無法考究,無法附和亦無法反駁。倘若日後真如天機子所說一語中的,不得不早些打算。

隨即問道:

「天機公子果真不凡,上述之症奴家卻有經歷,只不過命數二字多揣測,若真如公子所言,不知有何破格之法?」

王大公子正跟李青山搶桌上糕點呢,全然沒有一絲世家子弟的氣量,差點就上手了。見花魁詢問,便整理儀容恢復先前淡然模樣,道:

"你之氣運不足,蜿蜒如溪,唯有併入大氣運者方可破格。如此隱象滅,表象全。一法通則萬法通。 "

花魁蘇清清面露喜色,急忙問道:「不知公子口中身負大氣運之人所在?」

王語蕭道:「卦不可算盡,言不可至深。姑娘邀我登船,我言至於此,剛好。」

說完便去一旁捅咕李青山,滿臉的興奮,大有此時不結拜何時結拜的勢頭。

要說蘇清清自小便是養在卉香樓,察言觀色的本事早已爐火純青。天機公子如此驚才絕絕之人與自己多說兩句都不肯,卻如糖人兒般黏着一旁的少年,姿態如此之低,用諂媚二字都不為過。

難不成此少年便是身負大氣運之人?

想到這便飄然起身移步上前,緩施一禮,貝齒朱唇輕啟,開口道:

「奴家見公子劍眉星目冠如美玉,心底甚是歡喜,不知公子是何姓名,若不嫌棄,奴家願一舞劍器供公子觀賞,可好?」

李青山只覺芳香撲鼻,恰似清風撫兮,春自來。四目相對時,女子玉面桃花,自成風韻,一顰一笑間百媚傾城。

李青山心裏都炸開鍋了,若要形容,就如同平靜水面下的激流,這般美貌的女子他哪怕做夢都不曾夢到,何況觀其劍舞了。

「我天爺!還有這等好事?!」

大抵是跟窮奇混久了,吳大統領也學會了這一聲「我天爺」。

李青山乾咳兩聲道:

「蘇姑娘莫怕,山野村夫見不得市面。在下李青山,夜涼溫酒薄青山,姑娘只管舞便是,在下還不曾賞過劍舞,今有姑娘舞上一曲,實乃幸事。」

窮奇一臉驚奇的望向李青山,心道這貨什麼時候這般文縐縐的了?昨兒晚還罵娘來着,再說他上哪兒學這麼些個詞兒?要不是此時嘴裏塞得滿滿當當,定要問個明白!

只見蘇清清

絲竹呈舞劍成風,珠纓妙曼璇宿空。

指若龍蛇花蔓動,柳腰蓮步月明中。

花魁不愧為花魁,眾人雖不曾得見蝶月樓餘下的十一位,但大抵也就如此了。李青山不信這世間會有哪個女子劍舞勝得過蘇清清,即便是有,也絕不會認。

這要是扛回家做媳婦兒,那可就太美了,李青山着實是這般想的。

正在眾人沉浸於蘇清清劍舞中時,只聽「嗖!」的一聲,一梅花袖箭破空而來,袖箭飛刺之處正是李青山所在。

窮奇聞聲而動,抽出腰間唐刀劈空便斬!行雲流水,刀舞成風。

「噹!」

梅花袖箭被一劈兩半,屋外刺客聞聲轉身便逃。

一擊不中,遠遁千里。是一把好手!

窮奇也沒閑着,其拇指與食指捏合,放入口中,口哨聲響徹花船,長長短短婉轉似林中鳥一般。

只需片刻,由遠處傳來相同口哨聲響,似是回應。

窮奇忙完這些便又恢復先前那副大大咧咧弔兒郎當的模樣,還捎帶腳順了李青山一塊桂花糕。

也不等李青山反應,徑直就往嘴裏塞,生怕便宜大皇子開口討要。

這回換做吳大統領罵了聲「出息」!

花魁蘇清清舞至一半遇此刺殺,也不知是繼續還是就此作罷,求助般的望向李青山,那桃花眼眸呼扇呼扇的,看的李大公子心裏直亂顫。

隨即興奮道:

「不慌不慌!接着奏樂,接着舞!」

《我有一劍如山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