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五年怨種三年逆襲
五年怨種三年逆襲 連載中

五年怨種三年逆襲

來源:google 作者:kukukajiji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余消小 現代言情 筱筱

我好像突然有了金手指...以後再也不當怨種了!展開

《五年怨種三年逆襲》章節試讀:

我被一個飽受霸凌的女生奪走了身體。
我找到她。
她卻頂着我的臉,對着我冷笑:」只要我變得像你一樣漂亮,我就可以擁有完美人生。」
後來,她待在我的身體里,孤零零地望着她曾經厭惡至極的身體……被眾星捧月地包圍。
01鏡子里的臉,小眼睛,肉鼻子,矮塌的山根上架着厚重的黑框眼鏡。
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地重新貼近那面已然有了裂痕的梳妝鏡。
不否認,我於筱筱是個低調的人。
是典型的那類,不想依靠富裕家庭,想靠着自己雙手打出一片天下的奇女子。
沒有人知道我的家庭背景,我也極少打扮。
但哪怕如此,我依舊靠着自己的人格魅力以及秀美的臉蛋收穫了不少的朋友。
可再怎麼樣低調。
我也不可能低調成鏡子里這副醜樣。
而且這張臉我熟得不能再熟了。
因為是我,親手將她從教學樓天台的高頂上救下來的。
02我試圖回憶起有關我這張臉的一切。
可她太沒有存在感了。
我僅有的印象還停留在,她被校領導拎到主席台上,因為多次作弊以及騷擾異性同學而進行全校通報。
那時,她就是頂着我現在的表情,屈着肥胖的身體,矮着頭,陰鬱地站在台上。
嘴裏哆哆嗦嗦的,只對着話筒念出一句:」我沒有作弊。」
台下的唏噓聲此起彼伏,大家都是像在看笑話一樣看着台上的那個人。
不絕於耳的談論傳入我的耳中。」
余消小說她沒有作弊。」
」看她那長相就不像是正經的主,聽說都騷擾到 A 班那富二代頭上了。」
」就她?
她是不是對自己的外貌有什麼誤會……」」哈哈哈哈……」那時的我在想什麼?
我可能壓根沒當回事,我只是隨口說了句:」不懂她,好端端作弊幹什麼,肯花時間背書不就全解決了。」
」就是啊。」
同班同學附和,幾個人交頭接耳,笑得大聲,」筱筱,你知道嗎,你和台上那個醜女名字讀音一樣,太晦氣了。」
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在這之前,已經有不少人將我倆的名字放在一塊兒,連帶着校園網上都有一些嘲諷的聲音。
我都是睜隻眼閉隻眼,畢竟對我沒有實際影響。
而再次見到這個」醜女」,就是在教學樓的天台頂上了。
我只是想來樓頂和家裡人打個視頻電話,沒曾想會撞到有人跳樓。
余消小站在黑夜中,突降的零星小雨打**她的頭髮,濕噠噠地粘在了她的兩頰。
我着急地朝着她招手:」不就是作弊嗎?
下次好好考不就行了,沒必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她只是抬起那雙充滿恨意的鼠眼瞧向我。」
於筱筱,很得意是吧?」
」什麼?」
我一愣,」你認識我。」
」就是你吧。」
她說,腳尖前傾,做出要跳樓的動作。
我心裏頓時一咯噔。
她笑了,像被籠罩的惡鬼,眼神遠遠鎖定住我:」看到大家把我倆放在一起比較,你很不爽吧。
讓人把我的頭摁進馬桶,讓人誣陷我作弊,讓人疏遠我……」這一切,都是你於筱筱唆使的吧!」
03暈過去前的最後一秒,我看到了余消小扭曲的臉。」
不就是作弊嗎,說起來真容易啊。
那既然如此,你就來體驗看看我的人生。」
我們交換一下,看看你用着我的這具身體,還能不能過得像你嘴裏說的那樣簡單!」
再醒來時,我就變成了余消小的模樣。
四面八方傳來的熏臭味充斥着我的鼻尖,我忍不住皺眉,環視這令人作嘔的環境。
說是房間,都算抬舉了。
這頂多就是個……臟惡臭的雜物間。
額頭針扎似的,我敲了敲腦袋,坐起身,試圖梳理這起離譜事件的前因後果。
我這是被報復了?
這麼說起來,余消小她是故意瞅准了我,她的目的就是讓我變成她。
可她那句」這一切,都是你於筱筱唆使的吧」,到底是從哪裡冒出的結論。
我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而如若真是我所猜想的這樣,真正的余消小接下來一定會頂着我的身體胡作非為!
我可不想我在學校被人標記上」第二個余消小」的殊名。
想到這,我幾乎是一刻也等不及了,出門攔了輛車後直奔我家別墅。
說來巧,遠遠就看見穿着米白色高定的」我」被我的好友蘇遼攙扶着,緩緩從遙控大門走了出來。
她亦步亦趨,保姆給她遞行李時,她也是小心翼翼地接過。
下一秒,我倆的視線相撞。
她眼神異樣。
我拍下車門,還未上前,就被她的尖叫聲給制止了腳步。
我眼睜睜看着,我的身體一下蹲坐在地上,雙手捂着頭,大喊:」你離我遠一點!」
兩道警惕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張了張嘴,很想對面前敵意十足的蘇遼和劉阿姨說:」我才是筱筱啊,她是冒牌的。」
卻被蘇遼重重推開。
我因為慣性跌坐在地上。
蘇遼目眥欲裂:」你就是那個欺負我們筱筱的醜女。
我們筱筱是什麼身份,我告訴你,你這樣,我們會讓你負法律責任的。」
04我……欺負她?
想必這個余消小,用我的身份顛倒了是非。
我忍不住抬頭道:」余消小,這樣詆毀你自己,你不難受嗎?」
可余消小壓根就沒有看我,她全程低着頭,瘦小的肩膀細微地顫抖。
看起來可憐極了!
我頓覺一口氣不上不下,鬱結在胸口,可這樣,只是讓我喘氣的頻率更大了些。
這具身體太胖了,只不過短時間的小跑,就給我造成了負擔。
我不禁有些崩潰。
我可不想一直在這麼一具廢物軀體里過日子!」
劉阿姨。」
我把目標對準了保姆,我一把抓住保姆的手腕,我爸媽工作忙,可以說,我的大多數時間,都是劉阿姨陪伴着我。
劉阿姨絕對了解我的。
我深呼吸,努力讓自己恢復應有的冷靜自持。」
劉阿姨,花圃新進的那批玫瑰種子,要用弱酸性的泥土施種。」
我對玫瑰花情有獨鍾,平日里沒空的時候,都是劉阿姨幫我施肥播種的。
我不信她余消小連這個都能預料。
劉阿姨卻是怪異地拍開了我的手。」
你這麼了解我家小姐,到底有什麼目的?」
我滿腹的解釋瞬間卡在了喉嚨口,同一時間,余消小柔弱的聲音打破了這份寧靜。」
你這次想要多少保護費,我給你。」
我一愣。
她變本加厲,哭得愈發梨花帶雨:」我給你,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求求你,不要再來找我了!」
這話一出,完美置我於死地。」
你還敢威脅筱筱!」
蘇遼跳腳,看這架勢,隨時隨地準備回院子拿棍子來驅趕我。」
真是人丑心更丑。」
她恨恨道,像護犢子一樣把余消小護在身後。」
小姐,你別怕,我們報警!」
會哭的孩子有糖吃,劉阿姨也立馬被帶跑了節奏,她擋在余消小身前。
我看到她拿出了手機。
我深知現在這種情況對我不利。
進了局子,也沒人會相信我和余消小換身的荒唐事。
更何況我以余消小的身份模樣被拘留,沒有人會來保釋我。
思及此,理性戰勝了感性,我不敢再衝動行事。
要想換回來,只能從長計議。
我不能暴怒,這樣,只會向余消小顯露出我的無措,我的痛苦。
這對我是不利的。
餘光里,余消小躲在劉阿姨的懷裡,仍在不停抽泣。
握緊拳頭,我爬起來,惡狠狠望向那個看似柔弱的背影。」
余消小,你以為你躲在我的身體里就可以過完美人生了嗎。」
就你這個性格,哪怕我把身體送給你,你也只會白費力氣。」
你等着,我會讓你求着我把身體給你。」
05我在電腦上查閱了有關身體互換的資料。
跳出來的都是這類題材的小說,只有一條五年前的回答吸引了我的視線。
被換身者,必須由換身者同意,才可換回。
我往下翻閱,評論不少。」
說得和真的一樣,我都信了。」
」這世界上真的有換身術嗎?」
」那如果一個人嫉妒另一個人比她優秀,真的換身了,嫉妒者怎麼可能同意換回來?」
」樓上,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各自過好自己的人生了。
優秀的人自然有優秀的道理,要我,我就把嫉妒者的身體過好,過得比原來的自己還好,氣死那個嫉妒者。」
」聰明啊,那麼嫉妒者就會自願把身體還給優秀者了!」
我抿了抿唇,這條評論,並不全無道理。
如果真的需要余消小同意才能換回我的身體,那麼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余消小的身體過得比於筱筱好。
我只要讓她後悔就行……我解開余消小的手機,望着通訊錄里了了的幾個手機號,思緒亂成了一團毛線。
余消小一看就是個孤僻的人,我都沒法從她的朋友嘴裏套取有關她的信息。
我漫無目的地又打開余消小的社交軟件,試圖尋找一些蛛絲馬跡。
無一例外,連個聊天記錄都沒有。
不難看出,余消小這人的社交面有多窄。
唯一的一條還是,備註為班長陳薇的人發的警告,讓余消小一個人去學校後面的垃圾焚燒廠。
顯示的日期是 5 月 13 日,和我與余消小在天台相見的那一天是同一天。
所以說…….余消小那天的跳樓,並不是意外。
這個陳薇,肯定是對她做了些什麼。
這是個突破口。
正打算登錄我自己的賬號聯繫一下我的朋友們,理由我都找好了,我得傳染病了,讓他們近些日子離我遠點。」
是否向綁定手機號發送驗證消息」的信息彈了出來。
完蛋,忘記現在登錄社交賬號都需要手機驗證了,而我的手機現在還在余消小那廝的手上!
然而壓根沒給我時間後悔。
因為不過堪堪幾秒鐘,我就收到了我自己手機號的回信。」
不要掙扎了。」
沒有人會相信的。」
放棄吧。」
06」余消小,我警告你,不許拿着我的身體亂來。」
我忙不迭發送短訊,可是還是晚了一步,短訊發送失敗了。
我被余消小給拉黑了。
我嘆了口氣。
事到如今,也只有先得過且過了。
不可能不上學,也不可能任由余消小拿着我的身體為非作惡,反而最保險的方式,是我親自去學校盯着她。
她余消小不是不相信我能用這具身體過得好嗎,我偏要試試。
我要讓她求着我把身體給她,我說到做到。
07我首先找到了那天數學考試的監考,讓他給出余消小作弊的證據。
那個監考一開始並不想理睬我,我心想反正不是我的身體,乾脆破罐子破摔,對着他死纏爛打,以死相逼。
各種無理的行為被我做了個遍。
終於得到了一個稍許有用的信息。
作弊這件事,是有人舉報的,並不是監考主觀判斷的。
這就夠了。
第二步,就是找到這個舉報的人,證明這具身體的清白。
而同時,我也得保證接下來所有考試的正常發揮,讓老師知道我的實力並不需要依靠作弊。
我還給自己安排了嚴格的減肥和護膚計劃。
我注意到高三的年級第一謝遂是個遊戲控,我便趁着放學去 A 班找到他,和他說,只要他願意給我補課,我就帶他上最高段位。
周邊的竊竊私語聲盡數落入我的耳朵里,我當即搶過謝遂的手機,給他表演了一把什麼叫作炫技五殺。
隨着一聲激動人心的」Victory」,我成功推了敵方的塔,獲得了在場所有人的驚呼。
陸遂的眼神也從一開始的狐疑變成了如今的崇拜。
我說:」一天一把,等到了高考那一天,你就是無雙王者。」
我的誘惑太大,他當時就把手裡的筆記本遞給我。
我看着那些圈畫的重點,情不自禁勾起了唇角。
正巧頂着我身體的於筱筱從教室門

《五年怨種三年逆襲》章節目錄: